中国良心犯后援会发言人:中共罪行罊竹难书(图文)

80

10月1日是中华国殇日。到了这一天,中共恶党窃国建政,给中华民族带来史无前例的巨大灾难,已有61年了。61年来,中共这只西来的毒灵,靠着欺世谎言和铁血暴力,用8,000万中华儿女的累累白骨叠起血腥的宫殿;它们疯狂地反天反地、否定神佛,摧残中华民族神圣的信仰和道德基础,并用丑恶的“党性”来扭曲基本人性,用卑鄙无耻的“党文化”来践踏中华五千年神传文化,残酷迫害实践人类普世价值的善良社会群体与主流民众,使中国社会面临社会道德体系、社会结构和生态系统的全面崩溃,使整个中华民族陷入了空前深重的危机。中共十恶不赦,天怒民愤,天灭中共已成为历史的必然。

香港在这一天举行中华国殇日“解体中共 复兴中华”声援八千万勇士退党集会及游行。中国良心犯后援会发言人蔡淑芳到集会现场声援并发言。以下是蔡淑芳的发言全文:

今天十一我不觉得需要庆祝,因为这个日子是代表了中国人被强奸、残害和杀灭了整整61年,所以今天是国殇日,是应该举国哀悼。去年甲子年,我们看到天安门有方块阵的阅兵大战,让我们想起1949年解放军入城,和1989年坦克屠城的悲惨经历,中国人可以说,从来都没有站起来过,反而镇压是没有停止,而共和的理想是彻底粉碎了。我们看到中共反人类罪行无日无之在灭绝中国(人)的人性,毁坏了大地山河和草木,不断地污染我们的城乡。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杀人的政权不断地杀生、杀婴和杀灵。更加可悲和可耻的是这个国家(政权)不但不爱人民,而且把一些忧国忧民的知识份子,和爱国爱民的维权人士不断地迫害和囚禁他们,令整个中国不容许有异见,不能维权,无自由,连思想和在网络上传播消息都受到严密的监控。我们看到中共的一党专政,多年来都是用坦克和枪杆来治国,全国人民都是活在一个囚城、牢狱和恐惧当中,建政后的政治运动,和人祸天灾,有超过一亿或更多的人每年都受害和受难。所以回顾这段历史时,我们看看这些人祸、天灾的数字,可以看到血渍斑斑,中国人民无处为家,他们连想去上访上诉都失败,被截访、被监控,或监禁着。甚至受难死去的同胞,他们的亡灵也没有办法得到安息、超度和公祭。

我们一直看到的是很多政治现实被扭曲和篡改,而宪法内的法律条文和基本人类的常识都在这个国家中没有任何保障。

在1949年,这个国家有4亿人口,到今天差不多有14亿,作为一个泱泱大国,其实这个共产党,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共产党,它的本质是什么,其实它是很荒谬地到现在为止仍未合法注册,它的党员组织是没有经过一个法人社团的登记程序,所以我们不知道它的党员是如何招募回来的,如何可以有一个合法的身份去领导全中国的人民,去代理我们党政军的要务,还有全国人民的财产。我们看到的是整个共产党在自我授权,自己封自己,是一个窃国的过程,公然无牌办公,垄断全国人民的资产,用一种强盗的行为无止境地侵略和杀害,制造无数的惨案和非正常死亡的事件,而这个犯罪和不断杀人的党,61年来将自己升上神台之后,其实是妖魔化了整个中国,令人类的灾难不断产生,我们不知道它多年来犯下的弥天错误和罪行,是如何可以公诸于世,知道事件的真相。它甚至是不容许人民去讨论,不容许我们去做公民调查。正如1989年的“六•四”屠城,解放军杀害自己的人民,这是人类历史上的重大罪行,究竟死了多少人,到现在也不可以提,不准人民去悼念。我们不知道何时这些死难者才能寻冤得雪。

简单地说,历史是会清算它(中共),但是何时?真是天灭中共的话,是何时?我们怎样可以还人民一个公道?如何才能让天安门母亲一个公祭?如何可以知道这个杀人政权究竟可以如何地追究它的屠城责任?还有它在什么日子下,才会向我们下跪道歉?

这61年来,共产党没有给人民任何希望和好处,相反在极权的统治下,它只是不停的杀灭我们的思想,令我们没办法行使我们的公民权利,也没有办法监察这个政府(政权)的施政,在党禁、报禁的严禁下,人民是被杀害、愚弄和消音。一路以来被批斗、被审查、被洗脑,令人民一代代活在恐怖当中,一举一动、一个眼神、一个想法都可以被政权当成一个犯罪的行为,而遭到严厉的打压和关控在冤狱内。

在中秋节时,我很希望在中联办放孔明灯,要求释放被囚的良心犯,我今次尝试列出现在被囚的良心犯名单不容易,其实要找这些名单不容易,因为它(中共)不让我们知道,有很多是秘密审讯,甚至法轮功的受害者也一样,没有人知道他们被监禁,我们现在尝试在这些政治良心犯中找出来的有11月将会出来的(中国民主党湖北省支部发言人)秦永敏,还没审判的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还有因为帮朋友维权而入狱的吴育人,还有很多因为以言入罪的黄琦、谭作人、刘晓波等,其实他们根本是无罪的,他们只是写几篇文章,或传播一些消息,但不明白这个国家就要囚禁他们11年或是无期徒刑来恐吓人民。

好像前一段时间,贾甲尝试回自己的国家,陈光诚刚坐完4年监被释,高智晟见完传媒后,到现在为止大家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在人间蒸发了,完全没有音讯。我们不知道这个如此没有人权的党无日无之去做一些恐怖罪行,杀很多的人。我现在尝试透过(大陆作家)黄河清和“中国冥路”(《新纪元周刊》报道)中的整理,读出历次的政治运动到底死了多少人。

这是1949至1979年的统计,是大概的统计,是保守的统计,透过官方统计整理出来的致死人数有6,500万人;1950至1951年的镇反运动歼杀了486万人;1954年的肃反运动整肃了140万人,枪杀和自杀的人有6万5千人;1957至1958年整肃右派、中右和反社会主义份子有86.5万人,株连数千万;1959年整肃右倾机会主义份子有365万人;1959至1961年三年灾害(人祸)大饥荒造成全国饿死4,120万人;1964至1965年四清运动斗杀和自杀的有77,560万人,整肃了532万人;1966至1976文化大革命死亡的有2千万人,整肃了1亿人;1975年河南有十几个大、中、小水库溃坝,死亡人数24万;1976年7月28日唐山大地震死亡人数24万人;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8万人死亡……;全国每年发生伤害的数字有7千万人,而死亡的是80万人。而在2000年后,我们发现全国的非正常死亡人数,透过一些已公开或通过调查的大概统计有480万。但若以一个粗略的估算,以全世界非正常死亡人口中占七成来自中国来计算,非正常死亡人数有800万人。透过室内装修污染而死亡的人数有210万人死亡,当中成人占11万人;空气污染致死的69万人;水污染致死的有70万人;医疗事故致死的有82万人;自杀死亡的有29万人;交通事故致死的有10万人;过劳致死的有40万人;而其它我们没办法续一统计的,包括死刑、很多的灾难造成的有22万人。

读这些数字时,其实是很伤感的,因为这些数字说明的是一个血泪的痛史,是罊竹难书的,而且这些资料的确是不尽不实,是透过官方,或经过艰难收集回来的数据,但可以肯定的是当中没有捏造和夸大的成份在内。在罗列这个数字时,有人问为何没有“六•四”;为何没有西藏;为何没有新疆;为何没有法轮功,包括近期的毒奶事件、疫苗、流行病毒、SARS、癌症村、泥石流、拆迁、上访,以及很多在看守所内突然暴毙致死的,这些非正常死亡数字和案例被中共不断地隐瞒、掩饰、遮盖,我们是没有办法去追查的,但我们一定要清楚的是,这些人间惨案是无日无之,这些人祸的罪行是在共产政权底下公然在社会上在进行着,所以我们要求中共必须要公开所有悲剧、惨案的真相。让民间和国际社会参与公开调查,给我们知道究竟每一场灾难死了多少人,死因是什么,他们的名单,我们需要这些详细资料。我希望这个政权某一天要向我们人民道歉和赔偿,还死难者一个公道。而我们最希望做到的是这些悲剧不能再重演。有机会的话,我们需要告诉下一代,我们不可以接受这个政权。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