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凯臣:提给美利坚合众国参众两院议员的一点建议

350

议员先生们,你们好!

在刚刚结束不久的奥胡会上,在美利坚合众国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最高权力者举办的“国宴”上,一位被美国政府邀请来的一个名字叫郎朗的钢琴家,演奏了名为《我的祖国》的乐曲。

这是一首什么样的乐曲?这是由中国拍摄的电影《上甘岭》的插曲,是讲抗美援朝的,是讲“中国人民”为消灭美帝侵略者这个豺狼而准备猎枪的所谓保家卫国的名曲。这样的曲子在这样的场合演奏,是表达对主人给来宾的盛情款待的感谢,是歌颂中美两国人民的深厚友谊,抑或对出席当晚盛会嘉宾的尊重与酬谢?不,都不是。恰恰相反,它所表达的是直刺主办国政府,主办国人民,主办国嘉宾脸面的,负有挑衅,羞辱,鞭挞隐意的不可告人的卑窃之意。对此,网络已披露,此事由胡手下策划,胡首肯,郎朗心知肚明,洋洋自得,受宠若惊,喜不自禁。而令人十分不解,非常遗憾的是,奥巴马总统,希拉里国务卿及其外交团队的兴高采烈与着实的心满意足。

韩战至今已过去六十余年。但我要说,对此历史事件的真相,中国政府至今没有向中国人民说清楚,美国政府应该说清楚的也没有说清楚。中国政府为什么不说清楚?因为这个政府从来都不是中国人民的,它的行政宗旨是专制,压榨,奴役中国人民的,为达此目的,它就自然会掩盖历史真象,始终对人民施以暴力和谎言。美国政府为什么也未讲太清楚?是因为缺乏深刻的思考与完备的工作。

韩战前的国际格局与国际秩序,是在人类经过惨烈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是经主持世界事务的联合国与各国集团经过充分协商与相互妥协而安排与布置的,是当时国际社会得以和平发展,相互尊重,各自应需恪守的最佳选择。从这个意义上说,谁破坏了这个安排与布置,谁就是破坏世界和平,谁就是向国际社会秩序挑战。谁恪守这个准则,谁就是正义的,是顺应人类发展方向的;反之就是非正义的,是逆历史潮流而动的。

共产专制阵营的棋子——金日成,在共产专制阵营的头子斯大林的默许下,在毛泽东与中共的大力支援与配合下,悍然首先发起侵韩战争。那么,这个战争的性质就必然是非正义的,反动的,破坏世界和平的。斯大林害怕与以美国为首的人类自由阵营直接对抗,而又想达到试探西方,侵袭西方之目的,他卑劣地架拢中国,要中国人民无谓地付出宝贵的生命与财产与之直接对抗。如果真是人民的领袖,如果真是对自己的人民与国家负责任的政党,如果真是富有远见卓识与审时度势的领导集团,就一定会识破这个阴谋,顶住这个压力。更何况当时的中国,大战甫定,国力破败,大战浩劫后的国家与人民急需修生养息,以待建设。更何况,从现已解密的材料与当时的情势分析,抵制金日成的一方并无侵占中国之意。而当时出兵韩战是经过联合国充分讨论与协商而执行联合国决议的联合国军,一个是出师正义,一个是力量强大。由此可以看出,“保家卫国”是臆造的虚幻的东西。出兵朝鲜也并非是什么抵抗美帝国主义侵略者,而是公然纵容真正的侵略者,向主持世界和平与秩序的联合国宣战。战争的结果:大大延缓了国家与民族的发展进程,百万优秀中华儿女的鲜血与生命无谓东流,无尽的国家资财耗损,使国家与民族成了挑衅与破坏世界和平的反动小丑,保护和帮助了残酷统治与压榨朝鲜人民的“金家王朝”,还欠了逼我们出兵的“老大哥”的一屁股债。

可想而知,毛泽东与中共怎么敢把这样的真相与恶果,坦白地告诉人民呢?那么人们可能会问,那毛泽东与后共产党的继任者,为什么也不向人民讲清真相呢?因为后任者与前者一脉相承,依然要做统治人民的独裁者,真相败露是不利于独裁者独裁的。但他们更加阴险的目的是:他们深知美国是有正义感,有实力,推崇民主价值,维护世界和平的重要力量。一旦中共的倒行逆施到了以美国为首的人类正义力量所不容时,他们便再次蒙骗中国人民,发起第二次“抗美援朝”战争,又要可怜的中国人民付出累累白骨,为维护他们的“核心利益”与“重大关切”而白白地去送死。他们要保留的是对美国等民主国家发动战争的动员力,是要受蒙骗的中国人一直保持狠狠杀死“美国鬼子”的冲动与仇恨。他们对北韩的怂恿与支持,对“六方会谈”的玩弄与忽悠,与伊朗,缅甸,古巴,委内瑞拉的相互勾结和取暖就是明证。大家应当注意到,中共的媒体及网络,长时间地,大量地充斥着“抗美援朝”的报导与话题,中美关系越紧张,这个方面就越甚。许多不明真相的人,特别是“愤青与五毛党”时常就会热血沸腾与跃跃欲试。这就是他们不向人民讲清真相的意图与居心。

而我为什么觉得美国方面讲清这个问题的真相十分重要呢?因为美利坚合众国为了维护人类的正义,世界的和平,在联合国的决议下而成为联合国军的一员。你们为此死伤了数万自己的无比优秀的儿女。而这些“美国大兵”甚至连一点韩国的概念都没有,就匆匆踏上了万里之外的战争征程,许多人就倒在了与自己无缘无故的异国他乡而葬在了焦土之下。他们无愧是美国的英雄,是人类的英雄。他们是为正义而战,为正义而死。为了他们,我们活着的人,特别的所在国的政府,一定要向世人讲清楚他们的作为,他们牺牲的高尚价值。尤其应该向杀死他们的对手的国度的国民讲清楚。这才叫伸张正义,才是不使死者死得不明不白。美国是民主国家,特别看重国民的生命,不到万不得已时不会派上战场的;中国是专制国家,就是要以牺牲人民的生命来维持专制,一定是毫不含糊蒙骗与命令人民去为他们而死的。中美两国是价值观,意识形态根本对立的国家。对立不可解时,战争是必然的,不可避免的。若美国早些向中国人民讲清真相,那么中共政权再想怂恿命令中国人民与美国人民开战就会失灵,无形中就保护了自己的优秀儿女——“美国大兵”的生命安全。这就叫作防患于未然,就叫作不战而屈人之兵,就叫作深刻思考与完备的工作,就是富有远见的“反恐战略的经济而有效的根本之举。

而就在朝鲜半岛形势紧张,战事一触即发之际,中国国内第二次“抗美援朝”之声甚嚣尘上之时,我们也未听到希拉里国务卿在任何场合义正词严地,客观全面地讲述这个真相。只是听到她讲:人权不在中美关系讨论范围之内,只是从属的次要的地位。

就是那个世界人民寄寓厚望的《美国之音》,这么长时期内也没有把这样非常重要的问题,大讲特讲,讲的清楚,讲的明白。他们有着向中国人民讲话的得天独厚的条件。就在北韩击沉韩国的“天安舰”,炮轰延平岛之后,《美国之音》请来一位美国人,专门谈朝鲜战争的真相,连美国出兵是正义之举,中共是非正义所为,都说得不明不白,躲躲闪闪,模模糊糊,闪烁其词。其目的与功效,真是让人又急又气,百思不得其解。

此次奥胡会,美国政府破天荒地,无理地给世界上最大的专制国的头子极高规格的接待,可他们还要在美国国府内挑衅美国,侮辱美国人民,可见猖狂之极,卑鄙之极。郎朗在美国总统面前,在美国要员面前,在他的主子面前,如此下贱地不怀好意,恣意妄为,而向专制暴政邀功请赏,是可忍,孰不可忍!

故此,我向议员先生们建议:由于郎朗无耻这般地侮辱美国,侮辱正义的联合国军,请议员迅速提案,禁止郎朗入境美国,并将此议案知会所有参加联合国军的国家,全部禁止郎朗入境,以示惩罚,以观后效。提案质询总统与希拉里及外交团队,请他们对此事做出解释与说明。因为希拉里国务卿及其团队有把关之责,总统有判断之责。

特此建议。

热爱中国人民与美国人民的 捍卫人类正义的 张凯臣

2011年1月24日

来源大紀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