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充当政治棋子 郎朗自损艺术形象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正文

<![CDATA[

尽管郎朗在胡锦涛访美国宴上弹奏的《我的祖国》早已收声,但被美国民众称为“钢琴政治”的“弦外之音”却越来越大。不少西方观众提出要杯葛抵制郎朗的演出,人们也从郎朗的成长经历中看到,他是如何成为中共替罪羊的。

郎朗撒谎 遭西方观众抵制

尽管郎朗一再否认自己“不知道这首歌的背景”,白宫和一些媒体也站出来替他开脱,但《纽约时报》也不得不承认,在国宴上演奏此曲是一个“令人遗憾的选择”,但愿这种伤害美国人民的做法,只是这位艺术家的“无心之举”。

不过对比郎朗自己在演出后的博客日记和以往对这首歌的评论,越来越多的美国民众认识到,“这个人在撒谎”。“公开说谎在美国的公众人物中极其罕见,且下场很悲惨。”很多西方观众在网络上呼吁:“你想去听那个在白宫国宴上为共产大亨侮辱整个美国的郎朗演奏吗?不要去参加那个对我们民族、特别是成千上万朝鲜战争老兵们,尊重度为零的郎朗音乐会!抵制他!”(Do you want to listen to Langlang who insults whole USA at White House state dinner for communist tycoon?Do NOT attend this concert where the pianist LANG LANG has ZERO respect to our nation esp the hundreds thousands Korean War Veterans!Boycott it !)

9岁被逼着自杀的天才琴童

尽管现年只有28岁,郎朗已经出版了两本自传。2008年5月的简体版自传《郎朗,千里之行:我的故事》在奥运前的大陆出版,7月英文版《Journey of a Thousand Miles》在美国出版,12月,用英文写成的自传《郎朗:我用钢琴改变世界》,被翻译成中文在台湾出版。书中这位80后坦率的讲述了自己的故事,包括那个被外人称为“赌徒”的父亲,以及在中央音乐学院所看到的大陆音乐界的黑暗。

1982年6月14日,郎朗生于沈阳一个音乐世家。父亲朗国任曾是部队歌舞团的专业二胡演奏员。2岁时,在看了动画片《猫和老鼠》的猫弹奏李斯特的《匈牙利狂想曲》后,他跑到钢琴前把那几个音弹奏了出来,从此父亲认定儿子是天才。在9岁获得全国星海钢琴比赛第一名后,父亲辞去治安特警的工作,带着郎朗来到北京,准备报考中央音乐学院。

谁知接待他们的那位女老师认为郎朗没有音乐天赋,不教他弹琴。自传里详细记载了一天父亲绝望疯狂地逼迫9岁的他在死亡中做出选择。书中写道:“你不能灰头土脸地回到沈阳,”他狂喊道,“人人都会知道你没考进音乐学院,人人都会知道你的老师不要你了,死是唯一的出路。”父亲要孩子吞食几十片药性很强的抗生素,“你先死,我后死”。“我跑到阳台上,想要躲开他。他尖叫道,“如果你不吞药片,那就跳楼,现在就跳下去。”20年后郎朗依然说:“我在写这一段文字的时候,甚至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发抖。这段文字后来我爸看了之后说,写得挺真实的。”

只有技艺 没有灵魂的琴童

随后郎朗父亲又到处借钱,送孩子参加国际比赛,全家的前途都押在郎朗是否成名这个赌注上。就在这样的高压环境下,加上对音乐天生的热爱,以及命运的安排,(1999年,17岁的郎朗代替一位临时生病的钢琴家),从而一举成名。其实,像他这样具有音乐天赋的中国孩子很多,有的比郎朗还要优秀。

如今郎朗每年演出150场,几乎每天都在机场、旅馆、剧院的来往奔波中生活,从2004年以来,他大量做广告代理,无论是劳力士或奥迪,松下或飞利浦、雅培奶粉或招商银行,这位年轻人自豪的宣称,要用钢琴改变世界,不过有人说,他改变的只是广告世界。

2007年在“明星郎朗”这篇大陆杂志的专访中,记者描述到,“黑色的Prada鞋子, Gucci的裤子, Armani的衬衫, D&G的腰带。郎朗说到这种装束时一脸自豪。”当记者问“现在,你会觉得小时候辛苦练琴物有所值吧?” 郎朗的反应非常夸张,他整个人跳了起来,右手在空中用力一挥:“值!太值了!下辈子还弹钢琴!”“说得好!”坐在一旁的郎朗妈妈忽然大声喝采,响亮地鼓起掌来。

不过英国《金融时报》特约撰稿人吴迪在《旧事重评:有技术、没灵魂的中国琴童》一文中评论说,郎朗那身混和打扮只是个“土包子”,中国2000万琴童中,很多都是“有技术,没灵魂”。

容易受伤的郎朗

作为一个小伙子,郎朗除了弹琴,只喜欢在森林里散步或去博物馆、图书馆。“高尔夫我很早就打,不过是迷你高尔夫,小孩子玩的,不会伤了手,不会把腰闪了。我看很多钢琴家随便玩,也没什么事,我不行,凡是干点什么肯定受伤。”

如今郎朗成了摇钱树,生怕受伤,“不光双手,我全身都有保险。因为弹钢琴不光双手,脖子啊,全身都可能损伤,保险额度大概几千万美元吧。”在他的生活中,“最好是生病的时候,不能弹琴,身体可能不舒服,但心里很舒服。生病也是一种生活调节。”

2006年11月,在成都为儿子音乐会做推广时,郎国任对媒体表示:只有皇家女儿赔得上他儿子,引来嘘声一片。成名后的郎朗对父亲的态度也不像一般中国家庭讲孝道,他说:“我小时候,他是老板;现在,我是老板!”因为大陆教育出来的人大多认同:谁最有钱有势有名,谁就是老大。

“大熊猫有一千,郎朗只有一个”

2005年11月胡锦涛访问德国时,郎朗在总统府欢迎仪式上演奏的曲目,最后一个就是《保卫黄河》,胡先后三次拥抱郎朗,中共文化部一位副部长说,“中国大熊猫有一千只,但郎朗只有一个”。外交部长李肇星第二天专门去旅馆看望他,并留言:“郎朗小朋友,感谢你为中国外交事业做出的巨大贡献,太喜欢你了!”

这次国宴上的钢琴政治,毫无疑问是中共外交部精心安排的一场戏。郎朗再次为中共站台,而且“感到特别荣幸自豪”。中共通过他的演奏告诉人们:“中国的力量与中国人民的团结是多么强大”。不过自从辱美事件曝光后,中共一直把郎朗推在前台,让他来承受美国人的愤怒指责,而中共却躲在后台不露面。

现在不光西方观众抵制郎朗,很多海内外华裔都评论说,“一失足成千古恨!如果当年刘诗昆身着红军制服参与纪念长征胜利70周年演唱会属“晚节不保”;那么郎朗此次在白宫演奏反美主题歌、羞辱美国政府,属轻狂失足!一个“才华横溢”的年轻人又被专制强权糟蹋了。从此郎朗不再是纯洁的艺术形象,丑陋、而又令人厌恶!专制社会就是这样创造出一个另类的“三鹿”品牌!”

为中共站台 就是在搞邪恶政治

郎朗在无力的辩护中称自己是艺术家,“不是政客”。不过,很多人评论说,“郎朗,无论你表现得多么无辜、单纯,但你深层次的心术——想利用非艺术手段永久霸占钢琴演奏的‘皇位’,还是昭然若揭。”不过在真正艺术家眼里,这种“装傻、装笨、装愚蠢,声称自己不知道背景”的“文化五毛”式行为,是受人鄙视的。

回顾郎朗一家的遭遇,父亲为了弥补被文革摧毁的艺术生命,把全部精力倾注在儿子身上,假如没有西方民主国家的接纳,毫无疑问,今日的郎朗还会像他儿时的同伴那样,在社会底层挣扎。面对这个屠杀了八千万中国同胞、并一手遮天的独裁中共,郎朗用屈辱奉承的方式,来换取当权者的一点赏赐。这样的生活不应成为真正艺术家的选择。

艺术是有道德属性的。二战纳粹德国最有名的导演莱妮?里芬施塔尔,才华横溢的她拍摄的《意志的胜利》,至今从艺术角度还被认为是“杰出的作品”。不过影片客观上成为了法西斯的宣传工具。二战后,里芬施塔尔是第一批被送进监狱的电影人。尽管她一直重复道:“我只是一个艺术家,不太关心现实”,但法庭认为,她的行为是有罪的。因为她选择了一种“带罪的美”。

同样的故事正发生在郎朗以及众多为中共站台卖命的名人身上。为中共歌功颂德者,必然受到世界各国民众的唾弃。有评论指出,如今在共产国家的真正艺术家,都被集权统治排斥,而那些出卖良知的艺人,才能在台上表演。目前真正的中国传统文化被中共打压,而血腥的暴力文化却被中共带入了白宫。

这正印了孔子几千年前的警示:“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在线办理中英文「退党证书」

为全球华人提供在线办理退出中共党(团、队)证书。

在线办理

相关文章

《九评共产党》

此书是在人类近、现代历史上,第一次能够真正意义上精确、全面剖析中共邪恶本质的一本“奇书”。自2004年出版以来,全球华人如遇珍宝、相互传看,并由此引发了“三退” 精神觉醒运动,为迎来一个没有中共邪党的未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了解更多

《解体党文化》

落叶归根,中国人对自己根的寻求和渴望从未停止过。近几年海外流传着一句话,“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让无数海外游子燃烧起对自己民族的强烈的归属感。对党文化进行清醒的反思和抛弃,驱除马列毒瘤,解体党文化,回归中华民族正统文化,恢复民族的神韵,此其时也。

了解更多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了解更多

推荐文章

退党服务

三退保平安​

到「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党、团、队。

退党证书办理

在线办理电子「退党证书」,快捷、方便。

证书查询验证

在线查询「退党证书」信息,并验证真伪。

证书信息变更

在线提交「退党证书」信息变更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