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用林曝光中共护照签证控制几大手法(图文)

458

中共长期以来以控制护照和签证来威胁民众,并通过杀一儆百来驯化、奴役民众。曾在悉尼总领馆工作的外交官陈用林向大纪元记者介绍了中共在这方面一贯使用的几大手法。

陈用林指出关键在于中共的一份黑名单,凡是上面的人,要么阻止不让出国,一旦放出去就再也不让回去;对已经在海外的采取不给签证、甚至取消护照让你变成无国籍的人士等来制造麻烦、让你痛苦。陈用林还表示中共表面好像很强大,实际上是越来越虚弱,因为民间反对中共暴政的声浪越来越大,互联网的发展使得整个地球都“变小了”,中共根本就抵挡不住,恐吓会无济于事。

中共严惩挑头者 企图“杀一儆百”

近日中国大陆著名的艺术家艾未未在北京机场遭到拦截,中共至今没有向其家人有任何交待。陈用林表示中共就是拿艾未未开刀,抓艾未未属于报复他,对他进行惩罚、限制他的自由,起到“杀一儆百的作用。”他还说:“对维权的领袖、对敢出头的人,共产党的政策一贯就是用杀一儆百的方式,就是严惩那些胆敢挑头的,然后适当地处理下面跟从的。无论是民族、宗教政策等很多领域,这一直都是它的一个策略。用那种恐怖的手段来对付特别有胆量的、有胆识的、挑战动摇它的统治基础的那些人。”

他举例国家宗教局的局长叶小文曾经就在中国驻悉尼的总领馆讲过:“对付那些挑动对抗政府的,首先要把这些领头的先严惩,然后给那些跟从的宽大处理,那一般的人就会去作选择。你要挑头就是这样的下场,很惨。”

福建三网民案中的主角之一吴华英,前不久她女儿去日本出国留学在机场遭到拦截,边检口头传达说是因为国家安全的原因,对此陈用林认为实际上就是中共藉此打压那些声援的力量。包括中共前段时间阻止了很多维权律师出国都是如此。

有可能令中共在国际社会丢脸的会被阻止出国

1104091112452068_1--ss.jpg
2005年4月14日,陈用林在悉尼声援2千万中国民众退出中共及其附属组织的大集会发言。(摄影:骆亚/大纪元)

陈用林表示现在中共除了对付敢挑头的人之外,对于出国后在国际社会引起不利影响的也一概拒绝其出国。他举例说像揭露中国爱滋病的高耀洁医生,中共曾多次地阻挠她出国,就是怕她把相关的资料信息透露给国际社会,让国际社会知道中共如何地草菅人命,就会使其在国际社会丢尽颜面。

他指出还有法轮功学员出国中共当局卡的非常严格,尤其是一些法轮功遭残酷迫害的案例、证据确凿的,特别是本人受到迫害,一旦出去会现身说法。中共担心他会把国内的很多真相告诉全世界,担心他们把真实的情况带到民主国家。那么中共就会限制他出去。宁可把他限制在国内、关在牢里,或者是对他进行监控,就是不让他到国外去造成一种影响。

“踢出去再也不让你回来”

陈用林还表示,对国内有一些人,它认为是比较难对付的,号召力特别大又不怕坐牢的,采用踢出去就不让你再回来了。他举例像目前在瑞典的小乔、上海去日本的冯正虎,就是这类的,不会让你自由往返的。

陈用林分析说:“当局认为这样的人自由进出的话,就很容易把国外信息带进来,把国内信息带出去,这是它们最害怕的,绝对不允许的。不然很多人会效仿。所以它想把影响限制在国外、把影响限制在最小,在这方面它们使用民脂民膏绝对是不惜血本地去做,去阻止中国的自由和民主思想的传播,来阻挡进步思想的影响。”

他还表示像维权律师高智晟这样的,中共最早对他的政策是出去你就不要再回来了,结果高智晟那时就不肯出去,但现在是你想出去又不让你出去。 “共产党就是故意让你不舒服,用这种方式造成一种恐怖的气氛,造成一种你参与维权你没有好下场。参与就是家破人亡、参与就没有自由、参与就没有任何正常生活的机会、就有牢狱之灾不能出国,那么很多人会望而却步,放弃参与维权。它就用这种手段来驯服百姓。”

中共手法:吊销、拒绝延期护照或拒发签证

陈用林指出在海外中共吊销、拒绝延期护照、以及不让进中国主要是政治方面的考虑,而法轮功学员、民运人士、支持西藏和新疆的人士等都是公安部的重点监控对象。

他说:“中国的所谓发签证实际上很简单,属于公安部禁止入境名单(黑名单)上的,它就不给你签证,没有马上就给你,根本无所谓符不符合那种条件。”

“我看到有一篇报导,法轮功学员去中国,不让他进去,还把他的签证给取消了,那么它就是担心法轮功学员到了中国以后会影响到其他人,它更担心法轮功会组织国内的一些学员来搞一些活动,讲真相或者是联系。那些活动它是很害怕的。它最害怕的就是有组织的活动。”

他表示民运中有很多组织能力的,像杨建利、王军涛、魏京生、王丹、吾尔开希等这些人,公安部都很警惕,因为这些人士有一定的号召力,有很强的组织能力,他们很害怕这些人回去,这些人都是属于被迫流亡。

陈用林还指出公安部一直在收集和罗列黑名单,通过限制出入境,割断国内外自由信息的传播。

他还说像西藏,中共是限制外国人去西藏的,尤其是记者都是经过严格的审查的。特别是到敏感时间像3月10号这种季节是绝对不发签证的。

部份汉学家因客观评价中国惹恼中共被阻入中国

陈用林还介绍中共阻止了一批汉学家不给他们签证进入中国,是因为汉学家好多都是中国通,比较了解中国,属于西方国家的那些公民、教授、老师,研究中国成了中国通或称为汉学家。“因为他们最了解中国,所以他们在评估中国的时候用的语言都比较中肯,对中国进行了非常客观的评价,而他们一客观,等于要了中共的命了,因为中共这些丑事、恶事就盖不住了,所以限制汉学家是正常的,因为好多汉学家就在外媒、学术论文上写东西,影响比较大,说些批评中共政府做的那些侵犯人权的事和做得不好的一方面,都进行比较客观的批评或评述。”

中共喜欢那些为中共敲锣打鼓、吹喇叭的人,最早像澳洲的工党领袖惠特拉姆(推动中共和澳洲建交),中共很喜欢他,认为他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实际上是中共的老朋友。因为他从来不说中共的坏话,永远只说中共的好话,吹捧中共,基本上可以说是中共在外面的发言人。

海外使领馆暗示、明示恐吓当地华侨

陈用林指出中共利用办理护照刁难或者不给签证来惩罚、制造恐怖的氛围,让其他的人不敢效仿。因此很多海外华人因担心拿不到中国签证,他很多时候就不敢说话,有的时候还经常去拍大使馆、总领馆的马屁,求得一点好处,这方面说明中共的手段还是奏效的。他举例当时原悉尼春节华人游行筹委会,不让法轮功团体参加游行,本身是一种中共胁迫下的行为、自我审查、讨好中领馆,做这些丧失良心的事。

他还举例说:“像神韵艺术团演出,有些华人就不敢去看,怕中领馆发现不给签证。因为中领馆它经常会暗示他们,‘你做错了会得到惩罚,你如果不配合我们就得不到好处’。中共经常会有这种暗示、甚至是明确的明示。所以有很多所谓的社团领袖主动配合中领馆去做,还有侨领根本就是中共的代理、傀儡,实际操作的就是大使馆或领事馆的人,在操纵这些木偶。”

他介绍中共在海外现在大部份的华人社团都搞了金字塔式的权利结构的团体,比如什么华人联合会、和统会等。他说:“和统会的总头子在中国,然后在各国、各州、各大城巿都设立分会;中共在一些国家设什么学生会联合会,就在先在各大学设立学生会,完了搞一个什么联合会来统一控制。然后利用这些团体来渗透、控制海外华人为中共作宣传,来反对那些中共认为对其政权不利的、构成威胁的团体和个人。”

中国人人自危 没有人是安全的

陈用林还表示中国这种地方没有人会觉得安全。中国的法律本身只是适用于弱势人群。而且就是中共的高官也好、富裕家庭也好,他们也一样没有安全感。他今天有权有势有钱,说不定明天可能就是阶下囚。所以他们没有安全感。

陈还指出,当他们到了西方发现西方的社会结构很稳定,真正的依法治国,很有安全感。所以他们就很喜欢这个西方社会。即使是贪官也喜欢到国外来拿国外的身份,将来希望中共一旦倒了,国外对他们来说有那种安全感,为了给自己找条出路。

打压下 正义的呼声越来越强烈

陈用林指出每个民族任何时候总是有正义感的人存在,否则这个民族就属于没有希望的民族,正因为有这些人,这民族才有一定的生命力。他认为中国有这样的正义感的人越来越多,说明中国共产党就越来越虚弱。

他进一步分析说:“这样的人真的最近这几年是越来越多,胆子也越来越大了。像那些维权律师,有志于改变中国的民主党人士等等。最近几年是越来越多,它真的是抓不绝。特别是互联网发展,人们通过这个联络,整个地球都变小了,那么参与维权、维护正义的人越来越多,中共根本就抵挡不住了,因为它不可能把所有人都定罪,恐吓也就根本无济于事了。”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