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军中“三退”与“唱红歌”(音频)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正文

庄尼:各位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来到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全球论坛》,我是主持人庄尼,一起在直播室里的还有本台时事评论员路乔女士和特约嘉宾石涛先生。

路乔:大家好。

石涛:大家好。

庄尼:两位,薄熙来去重庆以后,搞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所谓“唱红歌运动”,刚开始的时候只是局部瞎折腾,没人当真也没人去关注。可是最近中共政治局4个常委先后到重庆去参观,这4个常委是习近平、周永康、李长春和吴邦国,他们都不同程度的赞扬了薄熙来搞的“唱红打黑”政策,对薄熙来搞的这一套文革式宣传方式给予了相当的肯定。

还有就是中共控制下的报纸大量刊登反映过去所谓革命战争年代的那些回忆文章,各省市县政府机关、学校及企事业单位纷纷举办一系列的活动,譬如说唱红歌、看红色电影,征文、党史知识竞赛,评选先进、重温入党誓词等等,中国大陆真的像《德国之声》说的那样全面左转已成定局了吗?唱红歌可以救中共吗?

另外就是近期中共中央军委的机关报《解放军报》发表系列文章,承认军中存在着军队非党化的思潮。那有分析家说中国军队内部特别是高级将领正在思考,一旦中国的茉莉花革命运动大规模兴起,上百万民众上街,那中共的军队应该保持中立还是服从中共的命令屠杀老百姓呢?现在很多中共军队这些官兵也在思考自己前途。

还有就是目前在《大纪元》退党网站上公开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的三退人数已经超过了9,400万,并且每天以6万左右的人数递增,其中有许多是现役和退伍军人。那《解放军报》第一次公开披露了退党大潮在军队内部的反响。中共现在的唱红歌运动跟9,400万多人退党退团退队有什么关系吗?

我们今天就探讨一下这个问题,本台记者访问了著名的时事评论员伍凡先生,我们听听他怎么说。

伍凡:各位听众好,我是伍凡。今天我来谈一谈三退运动在中共军队中展开。三退运动是一个运动的形势,它的目的是要达到中共军队和共产党脱离,这是总的目标,那么具体的人员这些官兵们从高级将领到下面的士兵脱离共产党,使这个军队国家化并且是非政治化,非党化,非共产党化。

在围绕这么一个题目来讲,三退运动是一个外观的形势,而实际内容是要一个军队国家化和军队非党化。从我所知道的情况来看,最近这10年来中共军队内部,有相当一批官兵以及相当高级的将领们他们提出来要军队国家化,从2002年当时的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张万年就写文章讲话,就狠批军队国家化。

可见在十年前军队国家化的思路在中共军队里面就开始了已经有了,他们想脱离共产党的领导。到了2011年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又再次的批判在中共内部的军队国家化,军队非党化,军队非政治化的错误的思路,可见要脱离共产党的领导,走上非政治化,走上军队国家化,这个思路在中共军队内部已经至少存在10年以上了。

那么我们看看有哪些具体的表现呢?2009年国防部长梁光烈他就提出来中国军队应该走军队国家化,应该学美国以军事结构军事架构,不要学苏联共产党模式统治军队里面的模式,那个思潮在2009年达到一个高峰,双方在军队里面激烈的斗争,这是军队要脱离共产党一个非常强烈的表现。

第二个表现是在2006年中共军队有一批军官他们在海外的网路上登出文章,在《看中国》的论坛上,在2006年5月份连续登了两篇文章,他们的题目:“军中声音提出要解体中共”,那解体中共不仅仅是退出中共,而是要把共产党从中国的大地上铲除掉,他们提出这个目标用什么手段达到呢?

他们认为要用军事政变,用军事政变最快的速度,最小的成本,最大的社会效果来结束共产党的独裁专政,他们的目标是要用精干的军事力量来对中共中央的首脑机构以及党中央进行军事政变,一举歼灭共产党的最高级机关,以及把它们头头脑脑抓起来,一举在中国结束共产党的专政。

这是一个最高的一个形势了,最高形势,不仅仅是口头上讲,而实际上在运作,所以他们提出这个文章之后要求在海外成立一个论坛,来讨论来研究为什么要举行军事政变结束共产党,要来解体中共,并且要求建立一个论坛来研究分析结束共产党之后如何建立一个新中国。

之后到了07年底,他们又强烈的要求建立一个中国过渡政府,所以中国过渡政府是在一个军中声音的强烈要求底下,要解体中共的一个目标的指引下,把它建立起来的,可见在中国军队内部一个非常强烈反对共产党一股势力,要求要结束共产党对中共军队的绝对领导。

那么第三方面我们可以看看,中共军队除了上面两个高级将领以及一批军官的行为之外,那看看这些基层的官兵们,他们是如何表达他们要脱离共产党的呢?据我和他们所接触的一些经验来看,这批士兵们基层官兵,在中共军队的封闭式的一个统治管理底下,非常困难的接受到外界社会上的一些讯息,相当的不容易,
但是尽管如此,他们做了很大的突破,他们和社会上广泛的接触。

到了2006年,中共中央军委总政治部发出一个加强条例30条,专门对军队新的纪律条例,凡事和外头社会接触的,得到一些反共产党的宣传法轮功的一些资料的,一些要求政治改革的一些文件的人,都做为违反军队纪律加以处分,甚至开除党籍军籍,有的送去军事法庭处理。

那么从30条新的纪律里面可以看到共产党非常害怕军队内部发生了变化,他们要求政治改革,要求军队国家化,非党化,非政治化,参与地方的社会活动,也把社会上传播的三退、《九评共产党》那些文件带到了军队内部,所以他们非常害怕,从这个文件出来可以看到共产党很难绝对控制住军队。

另外一方面通过网路可以了解到有些官兵他们在休假期间,有两个礼拜的休假回到家乡去看太太、小孩、父母,在这个期间他们广泛的接触社会上促三退的人员,促三退的人员把资料给他们,给他们宣讲《九评共产党》以及退出共产党的意义和目的;另外一方面他们也通过在这个休假期间广泛的通过网路来了解他们在军队内部看不到的资料。

所以从我个人经验来看,有人在他们假期期间直接跟我连系跟我讨论,所以可见中共军队的基层官员他们非常强烈的愿望要知道社会上的消息,以及国内全国的消息以及包括海外的消息,国际上新的发展,他们知道很多事情他们被封闭了被封锁了。在这个期间他们是最大量的接受到促三退的一些人员和一些资料,我相信在这个时候,改变他们对共产党的看法以及接受了退党、退团、退队这么一个行为,他们自己走上了三退的道路这是非常好的一个机会。

从我刚才上面所讲的一些无论从高级将领、一批军中声音的军官们要求解体中共,以及包括基层的官兵要在社会上寻找他们想得到的资讯,包括他们退出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等等这一些一系列的近10年来的活动,可见退党活动促使了军队内部加强了军队国家化的要求,加强了非党化、非政治化的要求,而这条道路一直在继续进行中间。一直到最近今年“十.一”,2011年3月份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还在批判军队国家化、军队非党化、军队非政治化这样一个所谓的一个错误的思路,错误的思潮。

那么这样的路走下去,到了今年的中国的茉莉花革命兴起之后,在中国军队现役军人和退役军人他们联合组成的一个叫做“中国军人茉莉花革命委员会”,当下一场茉莉花革命运动兴起,群众上街,而这些中国军人,茉莉花革命委员会的成员们发出文告,坚决反对屠杀老百姓并且要维持将功折罪,要把22年前“六四”屠杀北京市民和学生的罪行,现在要赎回来,要站在人民的一边,他们也提出军队国家化,也就是要走上脱离共产党的领导。他们这批人都要想摆脱共产党的领导、摆脱共产党的控制,要走上职业军人军队国家化的道路。

从我上面所介绍的事例,以及我个人和他们交往的经验可以看得到,中国的军队官兵们非常的向往军队国家化、向往军队非政治化、军队非共产党化,那么军队非党化的含义那就是从军队里面没有共产党组织,那些所有的共产党员都要离开军队,要嘛就是退出共产党,就是这两个结果,所以这条路正在蓬蓬勃勃的在中国的大地上展开着,我期望中国军人们寻找一个良好的机会,脱离共产党,并且保持你的军职,在适当的时候、适当的机会,坚决阻止中共下令屠杀老百姓,你们可以学埃及的军队,学俄罗斯的军队不屠杀老百姓而站在人民这一边,今天我的节目评论到这里,谢谢各位再见。

庄尼:谢谢伍凡先生,路乔你怎么看?

路乔:刚才伍凡先生提了一下《解放军报》,《解放军报》是第一次提到了他
们的官兵接触到了《九评》、三退,里面他提到了一位叫唐英伟的一个三连司务长,他的军位并不是很高,他提到他在外面买东西的时候,有人就跟他讲三退,他回去了就把这件事情就写下来,就跟其他人讲。那《解放军报》把这件事情就提出来,那这是非常罕见的,军队的报纸里面,正式的报纸里面,第一次就提到有关《九评》、三退的事情。

我想法轮功学员,他在传播《九评》、促三退的时候,他没有想到谁是谁?大家都一样,是军队的、是农民、是做生意的、做买卖的或者是工人,他们是凭着一个善心,他们都去传递这个讯息。现在退党人数已经达到了9,400万,有那么多人的话,那当然就是说士兵将领是中共军队体系的人也会接触到。

刚才伍凡先生提到了年轻的军人他们接触到了一些外面的消息,他们也非常愿意知道外面发生什么消息,那所以他们的思维已经跟以前传统的一些解放军可能有很不一样。可是在解放军里面比较久的那些军人,他们自己是亲自的经历了中共腐化,就是在军队里也一样,他看到了整个共产党已经烂到了一个不可救药的地步,所以我觉得现在不光是年轻人他接触外面的问题,而是不管是那个年龄段的他都能够看得出中共其实它们是在军队里有军队里面的腐败,都是一样的,整个社会已经是烂到这里,不管是哪一个阶层、哪一个行业都一样,所以我想这一点是中共自己是在让这些它们自己的军队想离开它,并不是说人家想离开它,是它自己太烂了。

庄尼:《解放军报》实际上用这个方式提出来,我觉得已经是很普遍的一个现象了,就是在里面知道退党的人或者是参与退党的人。因为中共的报纸都挺会写的,它挺精的就是“报喜不报忧”,一般那些对它不利的它不敢说,那这次它不得不提出这件事情来,它本意可能是想叫那些军人不要参与退党,但是它不得不把这件事说出来,可能已经是挺大的一件事情了,在军营里面,那石涛您怎么看?您有参与过以前的唱红,您对于军队的退党您怎么看?

石涛:这应该是两方面的,我觉得从军队它们作为一个《解放军报》来提这件事情,一般都是双关语吧!双关语的意思肯定不是说鼓励退党。

庄尼:对,不能那么说。

石涛:但是它面对这事实它要提出来,所以是提出来的事情都有正反两面,就是说当它事情提出来之后,看报纸的人,它冒的风险就是说看报纸的人如何解读这件事情。

庄尼:对 。

石涛:我觉得这是非常关键的,它已经冒这风险了,但作为这个报社来讲,它完全可以不提。

庄尼:那不提,里面肯定是有很大帮的人在退党。

石涛:是什么原因促使它必需提这也是个问题,那你可以解读成一个是报社本身控制报纸的人,有些人在表达自己的思想,这是有可能的;另外一个情况,因为《解放军报》它一定有包中共它各军队的高层一样有类似中宣部的这种机构,它的政治部其实很大的成分就是在把握宣传这部分,那说不定在把握宣传这些人里面,要不然他就是猪脑的,就是说给逼急了,这是我们单方面想的,不行这事得压了,得压下来,我们得批着;要不甚至是提出具体的名字来,想表示外部的环境如此恶劣,到超市买菜给递一个小条子退党了,这外部环境如此恶劣,那军队要注意,这是一种说法吧!

另外一种说法,咱们就不知道,就是说表面上是这样的,实际内心传达的可能就是说,登完这消息会看的人就是说,唉哟!妈呀!我这还没退,已经有人在我之前退了。

路乔:他也去买菜了。

石涛:然后又说,哎!他拿条子,我也拿条子,所以整件事情都是有正反两面的。但是就是说,之所以造成《解放军报》它这么去登,其实原因可能有几种,但是现实的状况就是说军队面临了,就是在现实最清楚的一个状况,在军队内部很多军人已经被外界或者自己或者周围提出了这个问题,这是现实的。

庄尼:国内我知道退党的人确实有很多,就是直接说我就是现役军人,他当然不
说哪个部队,那他就直接说,我现在退了,因为军人本来就是保卫国家,这个无可非议,但是做党卫军不干,那已经有这么人说了。

石涛:因为你现在这批现役军人来讲,他已经没有了那个就比如说所谓战争年代的那种经历了,你现在年轻人30、40岁、50岁往下的人,大多都是经历这个年代的人。那中级军官、团级以上可能很多都在大学读过书的,那在大学读过书的人,有文化那就相对很多他会接触到一些东西。

我觉得在这里头你如果说高级将领或者是中级将领刘亚洲是一个很典型的一个例子,就是李先念的女婿,他以他的身分,以他身兼太子党之称号,他是那圈里的,但是他经常说一些“出轨的话”。他为什么这么去说?而他现在的职位是中共最高军事学院的政委,以他这个身分来讲,等于在他学校上学的学生搞不好都被他也这么来一通。那在他那儿上学的这些人,那出来可能都是中级军官,所以现在这个问题就变成了一种可能极上层的一些军人,那跟中共现在可能比如说老的军阀们,可能还有一些他经历过当初最后的一些战争期间的那批人,六、七十岁左右的人,但是他的想法已经完全跟这50岁往下的人有一个很大的距离了。

面对现在这个状况,其实就是说咱们举个例子,我记得咱们说过这个航母,现在号称航母要下水,那倒说着了,一个厨子买了航母回来,然后变成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海军的这个飞越,跨一步,有病啊!大家稍微想想,一个厨子,厨子的名义说是要买进来作赌场的,瓦良格号,最后落听了就是说是这么回事,那你说在上面弄什么?你从买这个东西,从建造航母,它的出发点,它的基础根上就烂了,所以你再放什么都没用。

庄尼:它不是要为了打仗而是为了捞点钱,蒙国内老百姓。

石涛:对,大家就是必须要有项目,没项目怎么挣钱呢?

庄尼:可能还起个作用,你蒙国内老百姓,可以的,因为不知道这船是谁买的?

石涛:对,那你到国内天涯论坛上,可能大家就说我们有航母了,那就是我们有航母了!那是没错,我们确实有航母对吧!

庄尼:人家不要的航母。

石涛:不外乎它是航母,所以据说我们看到的最新消息,说它到乌克兰去培训这个军人,主要是培训航空母舰上的航空兵。我就记得我们说过弄两个苍蝇在上面飞没问题,那你弄大一点的绿豆蝇也可以,那是这道理,对不对?我敢保证航母下水以后,你看咱们飞行员一个比一个厉害,你信不信,那航空母舰可能就在码头边上,然后那飞机从陆地上飞出去,但是我们是航母,这事什么都可以做得出来的,对不对?

庄尼:对。

石涛:你想如果我石涛都想得出来,你想咱们军头们能想不出来吗?先飞起来把声势造出去,给大家忽悠起来,为“七.一”建党营造气氛,为“十?一”建国创造光彩,我都会说变通话,所以军队如果从根上到这份上,反过来你说谱更多的是沾不着光普通的军人。其实包括在国防大学里读书的这些学生,出来以后可能是中下级军官的这些人,因为太子终归是少,太子去当兵,还是少吧!所以大多数还是普通的军人,那他有思想、有想法,但他无处发泄,当他知道一个航母他就刺激的很大,今天咱们举个例子,就像美国弄本.拉登的事儿,结果现在知道了,那是他的特种部队的最高将领三星的一个中将,他是其中一个。

庄尼:他出动。

石涛:他是其中一个,他在现场,一切都是他自己做的,而这部队是他训练的,有人说美国人也会玩 marketing, 低一点跟挤牙膏,就是挤点儿,detail没有detail,明天你就看《CNN》:Breaking news(最新消息),Breaking news
(最新消息),每天都有详情出来。那家伙,多少年了等这么一次光辉。他确实是说不出……你什么都说不出来,对吧!这个军人所展现出来的他的整体的形象。布什跟奥巴马可不是同一个党派,可军人都在做唷!这个时候国内的军人再稍微看一点,如果听咱们的节目的话,说我们的军人算啥呀?对吧!这个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他这么比出来。

更有意思就是说,外交部发言人姜瑜提到,说这是个里程碑;马上说:巴基斯坦是个主权国家。这个话说的非常“水货”。为什么说呢?巴基斯坦是主权国家没错,但如果一个主权国家以主权国家的名义,窝藏一个全球的屠夫,这个国家那就是跟恐怖主义是一样的。这个时候,大家可以体现出,如果谁用国家主权的名义去袒护、去掩盖,那它跟本.拉登是一样的。

庄尼:西方世界没人这样说,就姜瑜一个人说,现在。

石涛:所以姜瑜已经把自己的底牌亮出来:共产党我就是这东西。对吧?所以你只能不说话才对。但是,今天,就是说,她的智囊、她上层的,因为像本.拉登这事儿,这一定惊动中共最高层了,那外交部一个发言人、一个麦克风,她是不敢出声的。一定后头有线瞪着跟木偶似的,瞪着她说的;所以她说出来,那是最上头定下的。没人了、朝中没人了,她才说这话。而这个东西本身就有恻隐之心,这是肯定的。绝对就有恻隐之心。所以军队本身在这种情况之下,最要命的一定是军队;它其实真正怕的、也怕军队出事儿。

所以我个人觉得军队出声以后,原来邓小平、毛泽东年代,各大军区,八大军区、五大军区,军区的司令和政委经常换、换防,不会让他久待一个地方,一定换防。现在各兵种,我相信也在换防。当然人得死啊!你再怎么换得把新的换上来,这个道理。邓小平再怎么着,他不是死了吗?这个就麻烦了,他这么一换,换两茬的时候,后头再上来的,他摸不准了;摸不准的时候只能靠钱喂,独裁政权只能靠钱喂。用钱去喂。所以我们就看到了这个航母的出现,和这个叫歼几?就那个隐形战斗机;当时确实是隐形战斗机,到现在还没看它真正大开,确实隐了形了。

庄尼:军事秘密。

石涛:确实隐了形了。但是,那玩意儿弄钱。我觉得当一个军队完全靠钱来维护,将军靠提官位来维持的话,就晚了。

庄尼:当年苏联变天的时候,当时搞政变的那一帮可是元帅、大将军,还是早期的那些共产党的头,他们把戈尔巴乔夫抓起来、软禁了,当时政变。他们当时最害怕是叶利钦,这个人从一开始就不听话,而且早就退党了,他自己声明公开退党的。他们那个时候是调动内政部的好几千官兵,去挡着叶利钦的那条路,谁过那条路,开枪、打死他。

叶利钦听说就有7个卫兵,他就叫人家插着旗在前面说:我来了,开车。路上那些官兵没杀他,还是跟着他,让路、先让路,然后在后边跟着他,给他护送回他的总统府,让他站在坦克上演讲;那人家就说,全是中级军官。现场指挥的几千……你想,指挥一千个,不就一个上校吗?对吧?上校、中校,就那些军官,最后一个都没听话。几千官兵当中,那些上校、中校,就没将军,刚刚那帮;中级嘛,对吧!那帮人一直把他护送到他的总统府,让他站在坦克上演讲,一演讲完了,全部人就上街去罢课、罢工,军队站在旁边也不开枪,等于变成他的卫兵了。后来人家发现原来苏联变天之前有好几百万苏联的共产党员退党,不光退党还退团。您觉得现在中共军内的退党、退团、退队这件事情,按您判断到哪个程度了呢?

石涛:其实真正的原因,我们还是拿航空母舰的说法,马格纳建成航母之后,谁最挣钱呢?海军的总司令,海军装备部最高的首领,中级军官拿不着。就像本?拉登似的,本?拉登对着枪口时,我记得文章里有人说本?拉登怎么能把女人放在自己前面挡美国人的枪子儿呢?这个道理就很简单:在和平时期,高级官员利用他的权力获得金钱;在打仗的时候,一定是低一级的先去死。我觉得这就是最关键的。

就像今天在唱红打黑当中,包括太子党,说薄熙来讲的唱红打黑,唱红就是江山是我爷打的,但是他儿子现在是美国人。所以他跟本?拉登是一样的。今天我在另一个节目当中,我说了一句俏皮话:儿媳妇大肚子装孙子了。你说江山是我爷打下来的,所以出现“太子党”的说法,可是这一辈把自己的儿子、孙子都往外送成了外国儿子、外国孙子。

如果这样,再过20年、3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外国人的。因为你得唱红唱下去呀!肯定要唱下去,因为你都接了班了,就等你儿子接班,你儿子是美国人。你跟大家说我们一定要保住红江山,所以这就是说只能讲在他们自己而言,他们知道这个国家是完蛋了,明天就崩溃也非常正常。

唱红打黑是个统治的方法,起到的目的就是能苟活一天,多一天算一天;能多一天就给自己的儿子、孙子多赚一点钱。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也就是说给他儿子、孙子多赚点钱,就在纽约长岛买一套房,LA再买套房,其实就这档事。因为如果他做一个人,他只认这东西的时候,你不用给他说多高雅,他没有!他没那个品质!就像他让姜瑜说主权国家怎么样,就我说的那个意思:笨!你不如不说话。你别说那一段就完了。除非他跟巴基斯坦的军界有着内部的极深的瓜葛,他不得不说。

庄尼:有可能耶!

石涛:对,我为什么这么提呢,你往前推30年,巴基斯坦一直是军政府在控制,几届军政府都以政变的方式掌握政权的,但掌握政权之后,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跟中共极其好。还有今天看张照片给我逗坏了,说本?拉登那大门没打开,为什么呢?看那照片那个锁是中国制造。那出了名了,我忘了是河南还是广东的锁。本?拉登他们家用的锁都是中国制造的,就不知道他花钱买了没,就说这意思啦。我想说的意思就是中共军队中的高级官员,他获得了利益,而且他赚钱太容易,没有人去查他,谁查他,怎么去查。

庄尼:中级以下赚不到钱。

石涛:而下面赚不到钱。其实当初的苏联之所以反了,之所以叶立钦能成功,他正是中下层军官受过这样的教育之后,他反了。而现在中共面临的恐惧是同样的,它摸不着门,到底会怎么样。当它摸不着门的时候,它只能杀一儆百,它就靠杀戮,靠杀戮给军队的感觉的声音就是铁板一块,好像没问题,因为大家不出声了。底下这些人只是等待时机,看什么时候我出头能够事情做成。其实我相信军队很大成份上是这种状况。

庄尼:军队跟外界接触实际上也不难,每星期他总有一天放假,他去哪个城市里逛一逛,碰到很多退党人,给你发一份《九评共产党》,那太容易了。

石涛:六四的时候它把军人圈起来多长时间,这第一个;第二个是其他军区的人都有,都往北京调,变成大家都沾了老百姓的血,所以谁也别说谁。其实就是这样。那么作为现在的军人来讲,他这20年来,有更多的一批人是从军校毕业的,这些中下级军官在日常生活当中,越是独裁的,越是认了钱的,只要官大一级压死人,军队里一定更这样,所以会造成很多人内心当中有很大的忿恨。

而军队之间它不是铁板一块,它隶属于不同的,就像刚刚伍凡说的,国防部长能说出国家军队应该国家化。总参长说:这简直反了,你!这就是说高级军官已经出现了分歧,有人敢说。作为报纸的编辑来讲,虽然是军队,他也说我谁也惹不起,你说你有牌,第二天那一个说:你为什么说是我!他说:不是我说的,我惹不起。今天国内做事情其实就是这样。所以我觉得军队现在看起来,它会很麻烦。

庄尼:表面没露出来。

石涛:对,实际只要有药引能够引起来的话,大家应该看到军队完全是散沙的。高级军官的贪婪腐败会超过我们的想像,他但分有点脸,他不会让一厨子买一个航母回来说我们有航母下水了。但分明没有一点他也不能,他是军人耶!他是保卫13亿国民的壮大国家,这航母是一厨子买的,你怎么想也想不到。所以西方国家的人在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就太文化!可能在西点军校学的,照本宣科。

我觉得本?拉登很特别的另外一个状况,本?拉登最后给他海葬,美国人宣布说我按照他整个完整的宗教仪式在做,这第一个;第二个,本?拉登在被击毙的时候,手里没拿武器。这是美国人自己说的。那站在中国人的角度来说,他说:美国人有病啊!他拿铅笔刀也得说他手里拿了武器!负隅顽抗,所以我就当场正法!共产党会这么说。

庄尼:撒谎。

石涛:不是,那听得完美。形象完美。

庄尼:美国并没撒谎。

石涛:我是说完美,中共说一句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它是这一个。不是我要杀他,是他拿铅笔刀要扎我。美国人就傻呀!说他没拿武器。你看你说这话干什么!你跟中国人,他一定说:你说这话干什么!你不说不就完了呗!但是它反映出一个军队,当它是隶属于国家的,个体的人他有自己的信仰,有正常人的道德的时候,他就这么做了。

庄尼:而且这么说,外界没人说美国人怎么不好。

石涛:我觉得最关键就是说,你可以透显出在这个民族、在这个国家里头,其他的人当生活在这个国家里他会有安全感,他意识到这个国家的政府在做这样事情的时候,他在遵从着某种准则,这个底线在,那我生活在这我就感到安全,这是关键。所以正是因为美国人这么缺心眼,实话实说,所以才变成了薄熙来能把瓜瓜弄到美国去。

你看看吧,说了一大堆,我今天在另外节目里,你说唱红打黑,你祖国那么有好你干嘛把儿子孙子都弄外国去,打入敌人内部?长期作战?没准以后也就把奥巴马当总统?这个横竖你都说不清楚,横竖说不清。其实反过来很简单,就是今天党的官员,共产党把人塑造成根本不是人。对比之下,像美国人在对本?拉登这件事情本身这么坦承来讲,那在中国人不可能,在今天党的教育之下不可能的。

更有意思的,今天我看到消息,本?拉登的第四个儿子在《纽约时报》登了声明,要告美国政府,说我父亲手里没拿武器,你们干嘛不给他活捉,然后就像米洛塞维奇和萨达姆一样给他审判正法,你必须要向世界人民讲出真相。然后我看到最新的消息,他准备请英国律师跟美国政府打官司。而这个儿子他是在本?拉登在世的时候呢,有多次发表见解,就说他是反对他父亲的做法,他是这么个概念。当然他作为儿子,说我爹死了,那……

路乔:要一个说法。

石涛:所以我今天做另外一个节目,当中我提到说,我这么讲,如果谁还不懂得什么叫人权的话,如果谁还不懂得一个国家应该尽什么义务的话,如果谁还不懂一个国民他拥有的一个正常人的尊严和权利和这些基本东西的话,我说我念完这篇文章你还不懂的话,那你让北京人说啊,老太太上鸡窝,“奔(笨)蛋”!那你没得说了。因为你这种事情你怎么可能放在中国,你不可能的,对不对?那么多维权律师被约谈,所以薄熙来的唱红,包括你刚才说中共的政治局常委当中4个常委到重庆去肯定他,那4个常委全是江泽民的人。

庄尼:那倒是。

石涛:这就是在摆道。我早看过《德国之声》那篇文章说,中共上头是不是左转?没有!这是一派势力用左的方式来争夺自己的权位。宣传当中说,因为李长春掌握宣传,为什么可以在公安系统一直去这么做的话,包括扼杀掉维权律师,因为那是周永康把握的,所以我觉得这事非常关键。

路乔:最近温家宝有言论,他在见香港一个记者的时候就讲了,封建残余、文革唯毒是两个他非常担心的事情,那他大概是针对薄熙来而来的。那刚才石涛你讲到了,去重庆看薄熙来称赞他的全是江泽民的人,那温家宝算不算是一个敌对的力量呢?就说是一个对立的力量。

石涛:对,因为他这个其实是很明确的,就是他表现出来的角色,完全跟薄熙来是反的嘛,那他这么说法是有针对性的。我觉得问题就在于他所说话的选择的场合和氛围呢,往往是在外界,那在外界的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说,离他党内是有距离的,纪律的,所以包括他在政治局开会,包括一些正式会场上你听不到温家宝这么说。

庄尼:他说可能也不能发表。

石涛:对,就是说他有这样的一种被约束的环境,但是他到外面去呢,相对他可以自主一些,他就可以。就像明天就是512大地震的纪念日,大地震的纪念日我们还得提那个:人民养活了你们,你们看着办吧。这是总理说的话。因为他在那,在那样特殊的场合下,他说出这样的话。

但是反过来,另外那些军人,那些当官的,为什么敢这么干?当知道出状况,72小时才进去之后,然后你再看看宣传,在512大地震当中的宣传片当中,几乎集中在军人救灾上,没错吧?集中在军人救灾的宣传,就是李长春控制着的。用这个宣传的手法去打掉温家宝最一开始说的话。

庄尼:不过人家细心的留意一下,那些部队进去的全是赤手空拳拿着个铲子。

石涛:那他就不管了。

庄尼:没有推土机啊!

石涛:因为那些军人不是他们孙子儿子,他们孙子都在伦敦那儿耍呢,在海外耍。那个他不管。这就是今天这个社会,所以正是这个社会,其实当下面发生事情的时候他上头会不知道,所以一旦瓦解,事情引爆出来,发生的时候,上面都不明白我怎么会出这事呢?所以这就是印了罗马尼亚当时的总统,在支持他的会上把他干掉,然后意识到他的独裁,所以当时要枪毙他的时候说:完了。然后好像大家就把他夫妇俩杀了。

就是作为独裁来讲,作为生活在独裁的社会的普通的这些老百姓来讲,他有一种恐惧心理,所以当他抓到手的时候要马上干掉他,因为他知道这种独裁的东西翻过手来那绝对是狠的。所以其实反过来说重庆的唱红,我记得就在文革的时候,文革结束的时候一直有个说法,说文革不会再出现,因为那不是人的生活;那今天其实再次出现了,扮演着不是人的生活。

庄尼:像这一次他出现到底有多大规模,我看到那些报纸说好多那个大的企事业单位,各省市县政府机关,就是弄了好多好多活动出来,什么唱红歌,看红色电影。你说这些人是真心附和,还是没办法?

石涛:去看电影,给你一百块钱你去不去?

庄尼:去。

石涛:这个我觉得去大家去看了一眼,扭脸走了,回家买菜去了,刚拿了一百块。因为这个社会你营造什么,反正票子是国家印的,反正那票子印完那场子都是归党管,所以中国人民币就是党费,他都没分出来说你到台湾还分国民党,你们国民党经费有多少,这都是他们家的。所以我觉得这个不用想那么复杂,其实它这些宣传就是宣传了。

庄尼:就是李长春他一个人就可以搞出来。

石涛:去拍个片子在这一个星期里头我要农民的角色,我要工厂的角色,我要中石化的角色,我要五矿的角色,那都可以要出来,对不对?我要首都电影院的这个景致,外景拍完了,然后中间大家看戏。他就写这些消息,都是政治工作,这些完全都是政治工作。

庄尼:对,我记得小时候在学校好像也是类似的什么什么片子,也不用钱的,就叫我们去也不用钱的。

石涛:他搞不好现在会给钱。搞不好现在下午不上班了啊,下午看电影去,到门口发钱,拿票领钱。

路乔:那这不是像红海洋也是这样。

石涛:其实咱们都可以想的出来,有的稍微狠一点说,你进门拿票,出来的时候领钱,你信不信一定有这样干的,他为了保持场面好看。然后进去看电影,这些普通老百姓:装什么孙子啊,你干嘛不给钱啊,废什么话啊你!你赶快给我钱我走了,我回家买鱼去了,对不对?这是老百姓的生活嘛,你爱拍什么拍什么,不关我的事。这是真实的东西。

路乔:那根据他的宣传,他说所有的红色歌舞剧什么都是满堂红,就是全满了,这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心态呢?

石涛:其实我觉得“全满”就是说,一直把中共作为叫“红朝末世”嘛,那我们看《九评》里面就有很多也提到,它其实在另外空间是红色的恶魔,那其实中共的一切东西都是红的,它也明确讲说旗子是鲜血染的,其实不用讲,咱们国内的普通老百姓你算命也好啊,跳大神的也好,反正就这一类东西,它一定在颜色上,有一些旗、幡这些东西一定都在颜色上是有讲究的。所以如果我们按照《九评共产党》的理解,从有信仰的角度,相信有另外生命的角度来讲,那就是魔鬼它供不上,它就要靠红色去顶,因为中共历来都是靠杀戮,靠鲜血,靠血来维持它,它越杀越强壮。

说到这儿我就想起江泽民那事,网上一直说江泽民不是个人,是个蛤蟆,是吧?一直说这个事。还提到当初98年,这时江泽民真正掌握实权,把陈希同打下,然后98年从南到北,听众朋友你查,从黑龙江到珠江,所有江都在发水,发大水,河是旱,河没有发,河都是旱,江都在发水,而那年的长江是发大水。然后有些官员说发水好,吃王八,那个就在九江,有些官员就去视察去了,说捞点王八吃吧,所以如果江泽民是蛤蟆,那发水就对,所以带来后来这十来年中国的道德急遽败坏。

但是它来的是什么呢?来的是钱财和欲望放纵,信不信由大家伙啦,但98年淹大水,你上google,你上百度你查,这东西它封不了的,你会看到所有江都在发水,就邪门了,对吧?所以那样的对应,跟今天唱红,我说共产党要完蛋,只能用这种红歌,红颜色,红布,搞不好薄熙来穿着红内裤。我就说这意思了。就说它要运用红色的东西来支撑它,冲喜,就这么回事,确实就这么回事,来补充它的力量。但是你依然能感觉到它强弩之末的感觉,因为就是疯了嘛,我还是说那句话,疯了,它就可以这么去做下去。

我觉得中共或者江泽民这一派用的这个方式不外乎就是想维护自己的利益,所以它实际带来的是跟另外其它的中共高层的这种冲突,所以我个人看法就说,你很难说是中共高层在向左的转变,是势力的争执,内部势力的打斗,没结束。

庄尼:不过它这种东西会产生一个反效果,我记得我们以前很讨厌这种东西,什么红海啊,什么唱红歌,跳什么忠字舞。

石涛:它没得做了,它没东西了,对吧?

路乔:它空的。

石涛:你注意它最近爱国主义提得很少,爱国主义已经崩溃了。

庄尼:也是啊!

石涛:没了。这个很关键,原来实际是不论是对美国来讲,对日本来讲,它树立一个假想的敌人,以爱国主义的方式来维持,大概这段时间你看不见任何一个爱国主义的说法。而人是精神的,而在海外正常的社会当中,个体的人都有自己的信仰,但是在中国没有,中国没有,但人他本身需要,而中国它的传统被扼杀掉,就在这个背景之下,当人有这个需要的时候,它只能靠这个去填补。

薄熙来他是“联动”出来的,是文革时的“联动”出来的,“联动”是文革时非常不好的一个组织,薄熙来他因为曾经是“联动”的成员,所以被抓进监狱待了几天。他是这么个背景的历史。而“联动”跟杀戮,跟这些杀人是直接相关连的,所以他是靠这一套来的。

庄尼:老干部好像被“联动”人踩死,打死好多。

石涛:对,所以它前后是有这么个故事在后头,所以为什么说“李庄案”笨啊,“李庄案”黑不过他,那“李庄案”这一次没弄成,我觉得很大程度上它有各种力量的一种交换,力量的交易而已。这种交易你很难说是薄熙来占了上风或者说跌到下风,你很难说,我相信就是力量之间的争执过程。

路乔:那你说争来争去,薄熙来最后会不会真的是进入18大常委呢?

石涛:我觉得问这些不是最后一个结果或没结果的问题,因为它结果不结果不重要,关键就是这些人他们内部如此的分裂,如此的打斗,而且跨度时间这么长,就说明在他们之间的打斗的过程当中,没有任何一方握有很绝对的牌,没有一个绝对胜负的牌,这时候就会带来后面的……我还是要说那句话,什么叫“天灭中共”?

“天灭中共”是天象,天象之下一定会有人的行为、人的动作,符合人这儿。商纣王亡了,大家看《封神演义》了吧,是纣王污辱了女娲,然后演绎下来底下的 变化,然后上面的天神为了完成女娲的意志,下到人间,出现了这样,出现了狐狸祸乱朝廷。我觉得就是这么个概念。

庄尼:这剧本已经写好了,底下有人在那演,搞不好那些习近平、周永康,他们就是演其中一个角色,其中扮演的角色就是来用这个方式来败坏,你看现在搞得什么唱红。

石涛:我觉得唱红实际就是要耗尽它所有的能力。

路乔:最后一点了。

石涛:它只能靠红伞来维持这一下。

庄尼:问题是它一搞这个东西,肯定其中起一个大的分裂作用,比如说,可能有一些爱唱红的,我也不知道有没有?

石涛:但是把另外一批人对他的反感更加加剧,搞不好是因为唱红才体会到共产党是永远不会改变的,谁对共产党抱有希望都是愚蠢的,对吧?我觉得是这个道理。

庄尼:唱红现在连那些外国的报纸也说,中共怎么又变回文革去了?

石涛:它就搞那样。

路乔:非常恐怖的,在外面看进去。

庄尼:你要问现在沿海,不问沿海,问内地也一样,就是你问老百姓唱什么红,一提红那个反感的情绪就来了,以前像有文化的巴金写的,听那红歌就颤抖,那一套又来了,什么时候又把我打一顿,又把我抓起来了,所以这个唱红打黑你说对了,真是最后最后的一点点中共的能量泻出来了。

各位听众朋友,节目时间快结束了,感谢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的《全球论坛》,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会。

路乔:再见。

石涛:再见。

]]>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在线办理中英文「退党证书」

为全球华人提供在线办理退出中共党(团、队)证书。

在线办理

相关文章

《九评共产党》

此书是在人类近、现代历史上,第一次能够真正意义上精确、全面剖析中共邪恶本质的一本“奇书”。自2004年出版以来,全球华人如遇珍宝、相互传看,并由此引发了“三退” 精神觉醒运动,为迎来一个没有中共邪党的未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了解更多

《解体党文化》

落叶归根,中国人对自己根的寻求和渴望从未停止过。近几年海外流传着一句话,“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让无数海外游子燃烧起对自己民族的强烈的归属感。对党文化进行清醒的反思和抛弃,驱除马列毒瘤,解体党文化,回归中华民族正统文化,恢复民族的神韵,此其时也。

了解更多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了解更多

推荐文章

退党服务

三退保平安​

到「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党、团、队。

退党证书办理

在线办理电子「退党证书」,快捷、方便。

证书查询验证

在线查询「退党证书」信息,并验证真伪。

证书信息变更

在线提交「退党证书」信息变更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