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阔披露贾甲不为人知的回国原因

418

 2009年10月22日,为推动国内民主自由,毅然回国的中国山西省科技专家协会秘书长贾甲,之后一直音讯全无。最近,他的儿子贾阔从国内亲友传来的消息获知父亲被秘密判刑8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贾阔将于下星期一给中共相关当局打电话,落实讯息。贾阔在接受本报记者电话专访时,进一步披露了贾甲当年毅然回国不为人知的另一原因。

  他对北京当局的做法表示强烈的抗议:“我父亲所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为了中国的民主化,为了民主人权和自由事业,他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情,他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符合普世价值的,如果是中共当局对我的父亲进行了判刑或关押,我认为这是非法的,因为我的父亲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情,他说的是中国人民想说的话,做的是中国人民想做的事情,没有任何违法的地方,但中共当局的非法关押是严重地违背普世价值,严重地违反了法例的。所以在这里我向中共非法关押我父亲的行为提出强烈的抗议。”

中共秘密进行精神迫害

 去年贾阔曾撰写一篇名为《贾阔:警惕共产党在海外对异议人士秘密实施的精神迫害》(https://www.epochtimes.com/gb/10/11/6/n3076784.htm)的文章。贾阔在文章中表示,“试图去揭露这个还不被外界所认识的残酷现状——共产党不仅在国内而且也在国外对异议人士进行残酷的政治迫害,且迫害手段更加残忍,更加隐蔽,那就是杀人不见血的秘密精神迫害。”贾阔透露,贾甲两年前决定由新西兰回去中国,也间接与中共的隐秘迫害有关。

  他说:“我父亲回去主要几个原因:1、想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去感召更多的中国人,让更多的中国人能够勇敢地站出来,不要恐惧共产党的迫害;2、因为我父亲在海外也留了一段时间,对海外的情况有点了解,他觉得解决中国的问题得中国人民自己的努力才行,靠外国人是不行的,所以我父亲觉得他的使命,他的任务还是应该返回去中国大陆去做更多的事情;3、在海外有很多间谍和特务,他们对异见人士也是进行迫害,我们切身感受得到也经历过这种迫害,例如我在新西兰遭受到跟踪,经历过被人砸车,也遭受过恐吓。”

 两年前,贾阔开始感觉到身体非常不适,思维不是很清晰,而且睡眠出现问题,大脑很不舒服,就觉得压力很大的感觉:“当时的情况非常恶劣。现在在逐渐恢复,但还是没有达到百分之百的复原,有时候还是会感到很累,很疲劳。但是我想我一定会克服这种困难,因为我有一个很坚强的意志,这是我父亲留给我的,我要向我父亲学习。”

贾甲也出现像他这种状态,只是稍微轻一点,例如没办法集中注意力,过去做的一些事情想不起来,有一段时间注意力非常差。

他说:“我父亲在海外遭受到这种迫害,使我们在海外无法正常地工作和学习,使得我们没有办法正常地生活,这是我父亲回国的其中一个原因。”

 贾阔续说:“毕竟以前我们做过很多反对中共和揭露中共的事情,共产党对我们恨之入骨,但是因为我们在国外,很难向我们下手,他们只能采用一种秘密的方式来进行迫害。通过下毒、通过神经道设备,我说的这些神经道设备很笼统,我想这些设备应该是一些脑电波、声波这样的东面,他可以对人的神经系统进行干扰,但是不论如何,我认为,人只要有一个坚强的意志,只要人的精神意志不垮掉,这些迫害都会失效的,你会战胜它,这是我的经验和感受。”

特务传达死亡恐吓

 贾阔也曾被跟踪:“有人开车跟得我很近,跟踪我到家。有一次我写了一篇文章,我的车就被砸。我父亲在新西兰学英文时,在班里的一个同学就经常带有恐吓性地跟他讲,‘这样的话你回不了国,你的下场会很可悲的’。”

贾甲和贾阔在新西兰居住时,曾经有一段时间,就感到有一些无形的东西在影响他们的健康,特别是针对他们的精神状况。

贾阔说:“人的精神是很脆弱的,有很多东西是会影响到人的精神的。例如像一些精神的药物,或者是一些脑电波的一些工具,影响人思维的一些工具,对人体都是可以产生影响的。共产党的特务使用这种卑劣的手段来对付一些重要人物,或焦点人物。因为这样的办法可以使人们消失,丧失意志,人们的身体状况、精神会出现一些问题,达到了阻止人们做事情的目的,达到了迫害异见人士的目的。”

撰文为了揭露中共卑劣手段

 贾阔又说,文章是根据他个人和其他朋友的一些经历写出来的:“我感觉到这个问题很严重,尤其在海外,这个问题很严重,所以我就通过文章让更多的人,尤其在民主、人权和揭露共产党方面做事情的人,我想给他们一个参考和借鉴,希望他们能够警惕共产党在海外对异见人士做的迫害,就是要每一个人都警惕起来,万一这种事情发生,我们能够把它揭露出来,最终达到一个揭露共产党的目的。”

  面对这些隐秘的迫害,贾阔说,自己从来不畏惧这种恐吓:“因为我的父亲从小教育我,我们要树立为中国民主自由牺牲和奉献的精神。我父亲能做到这一点,我也能做到这一点。我从来没有害怕过,从来没有恐惧过。我一直在努力做事情。……我们经历了、承受了,这也是在为中国的民主事业承受,也是为中国的未来承受。”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