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主义悄悄渗透大马被曝光(图文)

450

共产主义思想的渗透是否真的存在在马来西亚?马来西亚退党服务中心发言人蔡伟强以图片证实,大马书店不仅出售共产主义思想的书籍,而且马克思的照片悬挂在华文学校中;还有中共党报向学生免费发送。

蔡伟强22日在一项“马来亚第二次紧急状态与共产主义思想的渗透”的座谈会上警告:有关共产主义的渗透程度,和其将影响该国的下一代的问题,足以令一向反对共产主义的马来西亚引起关注。

蔡伟强指出,今天在世界还存在的共产国家有五个,即中国、越南、古巴、北朝鲜和老挝。继1989年柏林墙的倒台,接着苏联在1991年8月21日解体,今天最大的共产主义国家基本上是中国。

“很多人可能会认为,共产主义今天不再起任何影响。还有一些人可能认为,即使是中国官员自己已不相信共产主义了。我们这里指出的不仅是共产主义和它的政治意识形态,但也指向共产主义的文化、心态、将迫害输出到其他国家、信仰斗争和无神论的本质是违背道德和基本人权的。”

蔡伟强表示,即使是在马来西亚,我们不难发现共产党对华团和政治人物的影响。他说:“我们发现,这里的书店有出售共产主义思想的书籍;卡尔马克思的照片悬挂在华文学校中;还有中共党报向学生免费发放。”

“它将会如何影响我们和我们的下一代?首先,我们无法完全凭着我们的良心,独立行使我们的权利,共产主义的影响一定会控制我们的思维方式。此外,在面对共产主义的不良战术,是完全跟更民主的政府和自由的国家截然不同。” 

src=/d/file/tddjs/coqccp/cyl/2012-09-16/f602f7d1a68883c2b19add66e84b993d.jpg

图片显示大马一间华文小学大礼堂正门口右手边挂着卡尔马克思的人头照。(图片提供:马来西亚退党服务中心) 

共产党领袖人头像为何会出现在学校?

在稍后的与出席者互动问答环节中,一名家长朱女士对于共产党领袖的人头像被挂在马来西亚的学校而感到难过,并质疑为什么没有人采取任何行动?

她说:“我一直认为,所有在马来西亚的学校是由教育部严管,而令人吃惊的是,类似这样的事,会在这里发生。我也很好奇,我自己也是家长,一般家长都非常关心自己的孩子学习什么。所以这是否暗示着,这些孩子的父母也支持共产主义?”

已经向警方备案

主持人吴文强表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他说:“我们真的要问有关当局对这些事件采取什么行动?而对于退出中共中心,他们已经向警方备案。我们很惊讶这样的事情正在发生。不止这些,中共喉舌《人民日报》更被引进和免费派发至拉曼学院和小学校。”

他指出:“中共正在努力与马来西亚建立双边关系,但为什么却输出共产主义给我们?”

src=/d/file/tddjs/coqccp/cyl/2012-09-16/dbfef8b299b11fda0fee93ec6b2e70f5.jpg

座谈会主持人吴文强先生。(摄影: 张建浩 / 大纪元)

大家必须站起来,说出来和采取行动

蔡伟强指出:中国大陆目前是最大的共产党国家。我们看到有关三退的数字从2004年起由零开始上升到今天的九千五百万人,而有关人数每天上升大约五万人次。为什么这发生在中国?因为很多人已经知道三退了,他们只是自觉地,默默的这样做。

“同样的在马来西亚,为什么这件事情发生了而没有人采取行动?原因是所有人都保持沉默。今天,如果我们所有的知情者,知道了如此严重的事情发生,未来我们看到同样的事,我们必须站起来,说出来和采取行动。如果人人都这样做,这些事件在马来西亚就没有市场。”

“马来亚第二次紧急状态与共产主义思想的渗透”座谈会另一名特邀主讲人——大马警察局总部武吉阿曼前政治部副总监拿督梁炽和博士,因为身体抱恙而无法出席。拿督梁炽和也是当年迫使马共总书记陈平投降并签署和平协议的幕后推手之一。有关座谈会吸引了官员和民众出席聆听。

src=/d/file/tddjs/coqccp/cyl/2012-09-16/ccb71f9bfd20402244d00eedf7b51aff.jpg

“马来亚第二次紧急状态与共产主义思想的渗透”的座谈会现场。(摄影: 徐长乐 / 大纪元)

共产党四大渗透方法

蔡先生在会上披露,从过去收集的一些事件显示,共产党所采用的渗透方法基本可分为以下几类:-
(一)、控制海外华人社团和媒体;
(二)、控制海外政府官员,包括利用美丽的女特务来吸引他们陷入性陷阱;
(三)、在海外使用间谍网络;
(四)、在海外延续对和平组织如法轮功和其他民运人士的迫害。

蔡伟强对上述四点作出了详细阐述,蔡伟强引述前出逃中共驻悉尼领事馆外交官陈用林2007年在加拿大国会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的揭示称,华人社团联合会、华人团体总会、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等,以及其他专业人士协会,实际上是由中共当局背后成立和控制的团体。

陈用林说,“在加拿大,有一个组织称为全加华人联会(NCCC),是位于中共情报活动伞形结构的顶部。而几乎所有的澳洲、美国及加拿大大学里面的中国学生会都是由中国教育部所设立,并由中国海外委员会所资助。”

对于海外的中文媒体,陈用林曾表示,“因为他们的规模都比较小,所以中共就通过了直接投资或者联合操作等方式进行渗透和操控。比如澳洲的《澳洲新报》就是一例。”

远道而来的李先生与大家分享他的一些经历。他有一位亲戚是在某家报馆当记者。有一次李先生问他为什么你们没有将法轮功课题刊登在报章上,因为这关系到人权。他表示他们受到中领馆的压力,即他们不能刊登任何有关法轮功的消息,就连新闻和广告也包括在内。

蔡伟强还列举了中共色情陷阱控制海外政府官员的例子。该议员在中国与一位16岁以下的少女发生性关系后,被拘留并写了一份记录,然后被秘密释放。后来该议员有好几次在电视及其他的场合公开为中共说好话。

《多伦多星报》报导,“两年前,在澳洲寻求庇护的中国官员称,中国在加拿大派驻了数千名间谍和线人,主要分布于温哥华和多伦多。” 

src=/d/file/tddjs/coqccp/cyl/2012-09-16/bd12e84572273bd8e73e5391ffdcf36d.jpg

蔡伟强(右)通过幻灯片向大家放映在2008年大马政府仅仅因为中共发来的一封抗议信,抗议神韵与法轮功有关,而指使大马政府取消已经发给主演单位的神韵演出准证的文件。(摄影: 张建浩 / 大纪元)

中共渗透影响马来西亚内政

来自巴生的谢小姐在会上分享其观点道:“我们知道不只是中国,马来西亚其实与许多国家都保持着良好双边关系,但是我们留意到,中国利用了马中友好关系来渗透马来西亚,强烈的影响着马来西亚内政。”

她指出:“刚才从我们所看到的幻灯片放映一些文件显示,在2008年大马政府仅仅因为中共发来的一封抗议信,抗议神韵与法轮功有关,而指使大马政府取消已经发给主演单位的神韵演出准证。从这其事件明显看到中共利用了双边关系来干涉马来西亚内政。”

“马来西亚人都知道马来西亚有强固的政策,即共产主义在这里是不合法的。但是基于与中共的双边关系,马来西亚政府早在几年前欢迎中共喉舌媒体《人民日报》登入大马。最近首相更是欢迎中共官方通讯社的新华社在吉隆坡设立区域办事处。

她质疑道:“马来西亚是否有双重政策,或者我们依然站稳我们原来的政策,马来西亚是反共产主义?我们不该忘记我们的前军人与前警官如何极力对抗共产主义进入马来西亚。但是看来我们的政府好像忘了这一点?”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