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汉学家受贿谣传看中西媒体标准(1)(视频)

440

主持人: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栏目热线直播节目。

最近中国的李希光和张一一在博客中称,瑞典诺贝尔文学奖终身评委马悦然,收受了张一一60万美元,为他争取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这一言行引起马悦然的愤怒,那么他在5月19日宣布,从那一天开始,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瑞典大使馆绝交。

那么李希光和张一一是什么样的人?他们为什么要传达这样的信息?另外,马教授这样的言行和举动,对西方的学界会有什么样的影响?中国和西方媒体的标准有什么不同?在今天1个小时的热点互动节目中,欢迎观众朋友打我们的热线号码646-519-2789和我们一起讨论。我们先和大家来看一下这个事件的始末。

(影片播放)

清华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副院长李希光,5月16号转发一条微博,内容是“诺贝尔文学奖终身评委马悦然收受中国内地作家张一一60万美元‘翻译定金’,导致诺贝尔文学奖110年来面临最大信任危机,其权威性和公正性遭遇空前挑战和质疑。”

李希光没有在博文中标明内容转自何处。当天,这条微博被转载了近200次。

而消息的原创者,也就是以炒作闻名的80后作家张一一承认,因为国内文坛“买奖”怪现象比比皆是,因此他才产生了“买诺贝尔奖”的想法。

据了解,张一一请马悦然将他的三个作品翻译成瑞典文,并且一次性支付‘翻译定金’60万美元,还请马悦然对其他的诺奖评委进行公关。

对此,87岁的马悦然给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发出公开信说:“我唯一的解释是某教授兼副院长完全缺乏道德感。可惜的是他这种非常卑鄙的行为会影响西方学者对清华大学的看法,也会增加他们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界的怀疑。”

人在美国的李希光副院长没有直接回应马悦然的批评。他通过短信表示,这条发在微博上的消息是“摘自中国广播网”。而广播网上的消息都是“据外媒”,所以,李希光在他的微博所发的消息也是“据外媒”。

不过消息中并没有指明是海外哪家媒体,也没有采访,通过Google英文搜索,也没有发现海外媒体的相关报导。

其实李希光并不是“翻译门”消息的始作俑者。在稍早前的4月29号,这位青年作家张一一已在他的微博中曝出了这一说法。

不过,张一一向媒体声明说,“60万美金”确有其事。但是他也承认,并没有直接和马悦然面谈翻译的事项,也没有亲手交钱给他。这一切都是通过一位“中间人”。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报导,马悦然的夫人陈文芬表示,即使李希光不是谣言的源头,但他是有责任的。她说,李希光是新闻学院的教授,连这样的新闻也没有去查新闻源头就转载,是没有专业知识,也没有学术良心。

那么“中广网”真是这个假新闻的源头吗?独立中文笔会常务秘书张裕经过检索调查后发表文章指出,“中广网”对这一消息另有六则相似和相关的报导,最早的消息来源,有经过责任编辑审稿的报导,都是来自中共政府的最高官方电台网站“中国广播网”。不过,这些文章目前都已经被删除。

马悦然5月19号给中国驻瑞典大使馆教育参赞张宁发出一封公开信,信中说:“起初我把这事当作一种非常可笑的游戏。可是我得知李希光教授利用官方的中国广播网传达小骗子张一一的谣言之后,我决定从今天起跟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官方与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瑞典的使馆绝交。”

自称为80后作家的张一一是多起“新闻炒作事件”的主角,他曾经“向李湘求婚”,声称要“整容成莎士比亚”,他还考证出“曹雪芹是贾雨村的未婚妻”等等新闻,事后却都被媒体证明“并无确实根据”。

(影片结束)

主持人:好,各位观众朋友,今天我们的话题是“从汉学家受贿谣传,看中西媒体标准”,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参与讨论,热线号码是646-519-2789。那今天我们有两位现场的嘉宾和一位在线的嘉宾和您一起讨论,一位嘉宾是哥伦比亚大学的政治学博士李天笑先生,李博士您好。

李天笑:主持人好。

主持人:另外一位是前中共宣传系统的官员张凯臣先生,张先生您好。

张凯臣: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那么另外还有一位西方人,他对中国的问题是相当有研究,他是Matthew Robertson,那我们就叫他马修,他是英文《大纪元》中国专栏的记者,Hi Mat,Mat你好。

Mat:你好。

主持人:那首先我们想请李博士给我们的观众朋友介绍一下,这位汉学家马悦然教授他的背景。

李天笑:马悦然是一位泰斗级的汉学家,他的职称非常多,比如他曾经担任过斯德哥尔摩东方语言学院中文系汉学教授和主任,又是瑞典文学院院士,是18位诺贝尔文学奖终身评委之一,他是所有评委中唯一懂汉文的人,而且他又两次担任过欧洲汉学学会的主席,应该说他是精通中国文化,而且卓有成就。

实际上他研究这个汉学是从老子的《道德经》开始启蒙的,他当时研究哲学,但是他发现搞不懂《道德经》里面的一些深奥的理论,他就请教他的导师,当时他的导师也是一个汉学家,很有名的语言学家。结果老师就叫他去看一些英译本,就把自己的草稿给他,他看了以后,他开始就感兴趣了,对东方的文化、哲学、宗教、语言等等开始感兴趣,然后他就拿到美国一个基金会的一笔奖学金,然后到中国进行地方方言的调查。

主持人:那是什么时候?

李天笑:很早了,反正在60、70年代的时候,很早。那个时候他到了四川,到四川以后学习了方言不算,据说出来以后还能够讲一口流利的四川话,这当然是他的中文方面的一些底子。当然身为一个汉学家首先就要有深厚的中文底子,你看他最近写的几封信,刚才我们看到了,几乎你看不出来他是一个外国人,他用词精确和描写事物的这种感觉,已经超过了一个中国人。

另外,最主要的就是他对中国的文化深入了解,比方他曾经翻译过七百多种中国的文学和语言作品,有宗教方面还有历史方面的。他曾经出过两百多本著作,就是关于中国方面的著作,而且他最主要的就是把中国人第一次推上了诺贝尔文学奖的圣坛,当时的高行健,我们知道,这个人当然是一直受中共迫害,而且他发表众多的文学作品被中共当局一直是禁止的。那么这样一个人,当时他发现了,在偶然机会发现了他,然后把他的作品翻译成瑞典文,最后把他推上了诺贝尔文学奖的宝座。这个功绩实际上是不可磨灭的,当然也引起中共方面的记恨,伺机报复。整个事件的背景就从这个地方开始了。

主持人:那么刚才李天笑博士谈到这位马悦然教授他是一位非常出色的汉学家,那我们来给大家念一下,他写给中国驻瑞典大使馆教育参赞张宁先生的公开信,我们就看看他中文的造诣。

他说:“尊敬的张宁参赞,我给您寄上我昨天给清华大学顾校长写的一封公开信。最叫我惊讶的是,一位清华大学教授兼国际传播研究中心的主任李希光,在他自己的微博会传达小骗子张一一的非常可笑的谣言。有这样的负责新闻教学的教授怪不得中华人民共和国愿意赚五毛钱的小骗子像狗皮的毛一样多。这种卑鄙的行为无疑叫原来很有声望的清华大学为天下笑。”

所以我们看他写的这封公开信,我们就看到他的中文造诣;另外他还给清华大学的校长写了一封信:

“尊敬的清华大学顾秉林校长:我非常惊讶一座原来很有声誉的中国大学清华大学的教授竟然可以伪造谣言,谴责我接受了六十万美元的贿赂,为了要翻译一位我不认识的作家的作品,而且劝我瑞典学院的同事们把诺贝尔文学奖颁发给那位作家。我唯一的解释是某教授兼副院长完全缺乏道德感。可惜的是他这种非常卑鄙的行为会影响西方学者对清华大学的看法,也会增加他们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新闻界的怀疑。”

这就是他的两封信。那么今天在我们现场的另外还有张凯臣先生,那我想请张凯臣先生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李希光和张一一又是什么人。

张凯臣:李希光是中国清华大学传播学院的副院长,他还是教授,应该说从国内来看,他是一个重量级的新闻人。张一一是80后的一个青年作家,他一个特点就是靠制造绯闻,制造很出奇的一种新闻,耸人听闻的事件来提高他自己的知名度。需要指出的是,中共建政以来,随着它专制统治的日益加深,中国大陆这个土地上基本上已经没有作家了,也没有真正的新闻人,有的只是御用文人和奴才作家,这个事实必须要搞清楚。

主持人:那么李博士,为什么马悦然教授他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瑞典大使馆断交呢?如果是这两个人在他们的微博上写的东西。

李天笑:我想首先他被党文化的这种卑鄙的做法所震惊了,从他自己的文化背景中可以看出来,他可能看到过一些卑鄙的事情,他没有见过这么卑鄙的事情。首先他不能接受中共打击对手,用污衊、泼污水的这种方式来对待他,因为他对中国文化在世界上的推广做出了很多的贡献,而且这种贡献在欧洲,在北美,在整个西方世界,应该说是数一数二的。但是他没想到受到这么大的污损,说他是接受60万美元,他说可能吗?以他自己的地位,以他的声望,他用这个东西,得这个东西,根本就不可想像。

再有一个,他当时认识高行健完全是出于偶然读到他的作品,然后觉得为之倾倒,觉得他非常好,然后主动去为他翻译的,根本不像张一一说我还要用钱来收买你,他觉得太无聊了,太不可思议的事情。这是一个。第二个,我想他主要愤怒而跟中共断交的原因就是在于,他发现所有李希光所传的谣言都是通过中共的官方网站“中国广播网”转载的。

主持人:就是说不是一个个人行为。

李天笑:还不是一个个人行为,因为你想如果发现一个,你可以说也许是偶然的,但是刚才那个新闻报导说有好几个,那这就说明可能是经过一些策划所造成的东西。而且在这个网上对他来说,讲他接受了还不算,还说国外已经有报导说诺贝尔奖对他造成了110年以来最大的一个挑战什么的,这对他的声誉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污辱。我觉得他很愤怒。

再有一个,实际上对中共来说,现在对他这个人,可能他当初支持高行健得到了诺贝尔奖,对他进行一种报复。这个事情绝对不是说……跟他不认识的张一一也好,李希光(也好),他跟他们没有仇恨嘛,跟这两个人根本没有关系,他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通过官方网站传播这些事情。他把这些东西综合起来,他就指出来这个是中共在里面搞的鬼,所以我觉得他的眼光非常的精准,不愧是一个中国问题的专家。

主持人:说到这我就想,比如说李希光,他可以说贵为清华大学新闻学院的一个副院长,他应该懂得新闻的原则,而且包括中国的这些官方网站来传播这样的文章,包括张一一写这样的文章。那么他们就没有想到,第一,这会对个人的信誉造成一种非常不好的影响;第二,对中国的新闻界,甚至整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做为一个政府的形象的影响,他们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呢?

张凯臣:天笑博士在《大纪元》发了一个文章,专门对这个问题讲得很详细,我读了以后受了很多的启发,通过这些明显的问题,我想补充我自己一点观点。我感觉这个事情应该说是预先策划的一个阴谋,我想就是80后的张一一这个作家想策划这件事情,本身他是一个小人物,没有什么更大的影响力,可能没有那么大的冲击和影响力,但是他首先必须得做一个源头,做一个打手和小丑,先出面制造这个事实,挑起这个事端,然后由刚才我讲的“权威性”的新闻人物来出面,引起国际国内的关注。

因为他贵为清华大学传播学院的副院长,虽然中国的教育一塌糊涂,北大、清华教育质量和他在世界的排位很靠后,但在中国还是数一数二的。所以他出面就是要迷惑人心,尤其选的是这么大的一个教授,肯定是有出处,有依据,有影响,说话有权力的,使天下人相信。不但欺骗中国人,也欺骗外国的一些人士。

他主要一个目的就是栽赃陷害,要把这件事情做实,做实就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一两句话轻描淡写就能把它做成的,必须有策划、有安排、有实施、有源头;谁是主力,谁是小丑;谁是主攻,谁是侧攻。我想这个事情本身完全可以看得出来,它是彻头彻尾的一个策划,想把马教授打下去的一个主要目的,所以请他出面。

“中国广播网”是中国的官方网站,因为现在网站林立,他如果想造谣或者想躲责任,他完全可以用一个不知名的民间小网站,甚至某一个博客个体来做,但是他为了使人们相信,为了欺骗更多人,他利用“中广网”官方网站,所以我想这就是他不惜这个代价,但是往往……

主持人:但是很有意思的是,我看这样的做法也许对一些国内的人可能就会很多人相信了,但是毕竟马悦然教授在国际上很多人都知道他、了解他。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现在先接一位观众朋友的电话。我们接一下新泽西州彭先生的电话,彭先生您好。

彭先生:主持人、嘉宾好,听众大家好。我觉得中共的传媒它没有记者但是它有宣传员,以前就是宣传党的政策的这些人,在几十年前一直是这样子,作为一个中国大陆出来的人,我也经历过它的宣传。

还有一点就是刚来的时候,“中国广播网”或者《世界日报》好像都是台湾那边的民间但是有官方的立场,这是很正常的,但是它的新闻还比较公正。但是最近这十年,我也早就看出来了,大家好像全部变调了,怎么变成好像《新华社》,讲的东西都一样。就是现在“中国广播网”,我也有收音机,我听听越听越没兴趣听,为什么呢?它报导这个新闻,简直就是用《中央广播电台》或者北京电台或其他里面的电台,直接就这样播出来了。

主持人:好,谢谢彭先生。

(待续)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来源大紀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