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中国民主事业 贾甲无悔坐牢

417

贾阔:父亲在感召人民抛弃恐惧

1110111326371366.jpg

      贾甲回国前,与贾阔摄于新西兰。(贾阔提供)

目前在中国山西晋中监狱服刑的前山西省科技专家协会秘书长贾甲,其家人于上月获准探望。贾甲对家人表示,自己该做的事情已经尽力去做了,该说的都说了,所以现在坐牢一点都不遗憾。其儿子贾阔接受电话采访时说,父亲的行为是为了感召更多的人民抛弃对共产党政权的恐惧。他相信还会有千千万万的人前仆后继,继续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努力。

 贾阔说,大爷第一眼见到贾甲,感慨万千,因为眼前见到的贾甲头发全白,面容很憔悴,很苍老,和以前的精神抖擞、容光焕发的样子完全不一样。大爷感到非常伤心难过。当贾甲拿起电话来,喊了一声“大哥!”两个人都忍不住痛哭失声。

几分钟后,当大家心情平静下来后,两人开始进行谈话。贾甲把他被判刑的罪名和刑期(犯了颠覆国家政权罪,判8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再次向哥哥确认。贾甲说,监狱内没有为难他,供应一日三餐。

贾甲又说了自己对坐牢的看法。他说,自己该做的事情已经尽力去做了,该说的都说了,所以现在坐牢一点都不遗憾。他又向家人传话,请家人保护好身体,多保重,要保持健康的身体,多活几年,等着他出狱。

贾甲嘱咐哥哥说,自己没事,以后不要再到监狱来探望他,哥哥年龄已大,今年71岁,好好保重身体。在监狱内一切都过得去,让家人不要担忧。

嘱贾阔续为民主事业奋斗

贾甲也请哥哥带话给贾阔,请贾阔不要受自己的影响,要好好学习和工作,今后要继续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努力和奋斗。

 贾阔说,大爷从山西回到天津后与他通了几次电话,每次说着说着就哭,非常感慨,说想不到贾甲会有今天的处境。

贾阔说,父亲坐牢是中共对他进行非法关押,非法判刑的行为,是一场严重的政治迫害,是对基本人权的残酷践踏,就此他提出了严厉的抗议:“他的坐牢也表现出中国政治领域的黑暗,也表现中共政权对人权的残酷践踏。正因为我父亲说了真话,做了真事,他做了中国人民想做的事情,说了中国人民想说的话,因为这样中共把我父亲投进大牢,而且判了8年,这是很残酷的政治迫害,也充分地说明了中共政权是一个不讲理、不讲法的政权。”

 他呼吁中共当局和晋中监狱,能够善待贾甲,因为贾甲是为了中国的民主化而坐牢的:“我父亲没有做任何不合适的事,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情,他的所作所为都是根据国际法和国际公约的要求履行,所以我父亲不是一个罪犯,他现在坐牢是在承受着共产党的迫害。”

 贾阔认为,父亲的行为是在感召更多的人民抛弃对共产党政权的恐惧,“我的父亲敢于面对中共政权坐牢,是要告诉中国人民我们必须要努力、抗争、拼搏,要去争取。坐牢也没有什么可怕的”。

中共是中国灾难根源

 他续说:“目前在中国社会,有很多人没有意识到中共政权是中国社会所有灾难、困难的根源。所以我父亲通过他的行为,告诉全中国人应该怎么做,他号召了中国人民要退出共产党,远离共产党,要中国早日实现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

2006年10月贾甲出逃到台湾,他第一件事情就是为中国的退党运动做见证,“而且他代表山西省科技专家协会的七百多名理事成员集体退党,所以当时他是要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做努力,首先他就参与了退党潮,……退党潮蓬勃发展,从当时2006年我们出来时的1,400万,到现在的一亿人,这是一个伟大的历史进程”。

期待六年后的父子团聚

 贾阔说,父亲今年60岁,坐完牢后是66岁:“我相信他还有大好机会可以继续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奉献。我父亲在回去中国前都讲了,他甘愿为中国的民主作出牺牲和奉献,所以他选择回国。作为儿子,我很理解他的举动,所以我尊重他的选择。”

 他续说:“当然从人之常情来讲,听到他在狱中的情况,作为儿子是非常的担忧、难过。但我又知道我父亲是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他是在为中国的人民承受,在为中国的民主事业承受。所以我为有这样的父亲感到骄傲和光荣。6年时间说长也长,说短也短,但我会在新西兰等着我父亲,我期待6年以后跟我父亲重逢。”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