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揭开大陆知名艺人的“间谍”身份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正文

<![CDATA[

在当时和外国人有接触就可能被怀疑是间谍的情况下他怎么毫无顾虑地常在家和外国朋友小聚?中国前文化部副部长、知名艺术家英若诚晚年对自己的一生进行回顾时,向美国学者康开丽透露了自己曾多年为中共搜集情报,以及与当年清华“间谍”案的密切联系。

据经济参考报报导,在病榻上的英若诚用英语向康开丽讲述了自己一生的故事。康开丽根据英若诚谈话录下的四十一盘录音带整理而成《水流云在》,2008年先是在美国出版,2009年才翻译成中文在大陆出版。

著名专栏作者王佩曾对中、英文版本做了比较,指出:“有些书仅读中译本是不够的。”对照英文版的《VoicesCarry》,会发现在前言中有一部分即“WhattoPutInandWhattoLeaveOut”在中文版中是没有翻译的。这部分内容披露,中共间谍工作贯穿了英若诚一生中的大部分时间。

也正是因为这一特殊工作,在那个特殊年代,他得以无顾虑地在家接待外宾,也因之受到政府的厚待,能得到普通市民很难得到的食品。然而,接待外宾的当晚他和妻子吴世良会将获得的信息写成长长的报告,装进写着“wuying”(音)的档案袋里上交。

这部分也披露了著名的清华“间谍”案,在这个案子中英若诚出卖了自己的美国好朋友。康开丽写道:“在清华,英若诚夫妇已经和美国受到富布赖特基金资助的讲师Allyn和AdeleRickett (李克)成为好朋友。1950年安全部门到清华大学宿舍里找了英和吴,警告他们Rickett夫妇是间谍,让他们协助搜集这两名美国人从事间谍活动的证据。随后,这对外国夫妇入狱。”这对美国夫妇出狱回国后曾写回忆录《PrisonersofLiberation》(《两个美国间谍的自述》),也证实了这一过程。

现在很难想像英若诚把自己的好朋友当作间谍报告给上级时是一种什么样的心境。在《VoicesCarry》的“前言”中,英若诚向康开丽坦陈不愿在传记中讲自己做情报搜集的工作。英若诚曾解释说,“担心这样会把别人牵涉到危险之中”,他“不希望自己的回忆录造成麻烦,尤其不能影响到英氏家族”。

从“反右”运动、“文化大革命”等政治运动中一路走来,英若诚小心地规避着时代的厄运,然而,逃避了社会现实并不等于逃避了内心的现实,晚年的英若诚,在医院病得糊涂时还常说一些极具政治色彩的话。康开丽在“后记”中曾记述道:“英若诚有时把医生们当作外国间谍,当英达进病房时,他就会说:‘唉,你来救我了——他们都是间谍。我跑不了,他们把我的裤子拿走了!’?

《水流云在》中,英若诚“文革”中的三年监狱生活经历放在了开头,在接下来的一部分中,英若诚讲述了他显赫的家族史及自己王公贵族式的童年,他的祖父英敛之曾创办《大公报》和辅仁大学,外祖父是天津大学(即北洋大学)的创办者……这出“戏”剩下的三分之一讲述的则是他的艺术与政治的双重职业生涯。

]]>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在线办理中英文「退党证书」

为全球华人提供在线办理退出中共党(团、队)证书。

在线办理

相关文章

热门读物

《九评共产党》

此书是在人类近、现代历史上,第一次能够真正意义上精确、全面剖析中共邪恶本质的一本“奇书”。自2004年出版以来,全球华人如遇珍宝、相互传看,并由此引发了“三退” 精神觉醒运动,为迎来一个没有中共邪党的未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解体党文化》

落叶归根,中国人对自己根的寻求和渴望从未停止过。近几年海外流传着一句话,“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让无数海外游子燃烧起对自己民族的强烈的归属感。对党文化进行清醒的反思和抛弃,驱除马列毒瘤,解体党文化,回归中华民族正统文化,恢复民族的神韵,此其时也。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推荐文章

退党服务

三退保平安​

到「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党、团、队。

退党证书办理

在线办理电子「退党证书」,快捷、方便。

证书查询验证

在线查询「退党证书」信息,并验证真伪。

证书信息变更

在线提交「退党证书」信息变更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