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工程36计》(八十二)(图文)

259

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中表示,战争是有预兆的,三峡水库有十四天的时间可以预先放空。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技术总负责人潘家铮,于其著作中说,敌方需要七天时间进行城市和基地疏散。一九九九年九月,原三峡工程总公司总经理陆佑楣,参加国际大坝会议时,意大利大坝会议主席提问,假设战争一旦发生,三峡大坝的安全如何?陆佑楣回答,根据系统论述,战争当有先兆,七天就可将水排泄至安全水位。

面对战争,潘家铮与陆佑楣都说,有七天时间可以放空;但作战时是否有这么多准备时间?而曹广晶所说,三天之内即可放空三峡水库,在技术上是否可行?

三天内放空水库?

当三峡坝址处的水位在海拔一百七十五米时,三峡水库的总库容为三百九十三亿立方米。汛期限制水位为海拔一百四十五米,如此,海拔一百四十五米以下的库容为一百七十一点五亿立方米,海拔一百四十五米以上的库容为二百二十一点五亿立方米。如果以海拔一百三十米为界,海拔一百三十米以下的库容为一百三十点三亿立方米,海拔一百三十米以上的库容为二百六十二点七亿立方米。

曹广晶说三天之内便可放空水库;但他并未给放空水库一个明确的定义。设想第一种情况:水库的水位下降到海拔一百三十米,三天内泄水二百六十二点七亿立方米;第二种情况:水库的水位下降到海拔一百四十五米,三天内泄水二百二十一点五亿立方米。

第一种情况:三峡水库三天的下泄流量必须达到二百六十二点七亿立方米,每秒十万一千三百五十立方米;第二种情况:三峡水库三天的下泄流量必须达到二百二十一点五亿立方米,每秒八万五千四百五十五立方米。从技术上来说,三峡大坝的泄洪能力可以排泄每秒八万五千四百五十五立方米/秒,甚至每秒十万一千三百五十立方米的水。

从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曹广晶说三天之内便可放空水库,是指将水库的水位从海拔一百七十五米,下降到海拔一百四十五米、或者海拔一百三十米,放光之后,水库中并不是的,而是还有一百七十一点五亿立方米水(包括淤积的泥沙),或者一百三十点三亿立方米的水。放空三峡水库,流量达每秒八万五千四百五十五立方米/秒,或者每秒十万一千三百五十立方米,是什么样的景况?

回忆一九九八年长江洪水时,湖北宜昌站记录的洪水流量情况:

宜昌站一九九八年一至四月,各月的流量比平均值少百分之十至百分之二十;
六月二十八日后,三峡区间出现暴雨。
七月二日:五万三千五百立方米/秒
七月十八日:五万六千四百立方米/秒(十一日至二十日连续九天,持续超过五万立方米/秒)
七月二十五日:五万二千立方米/秒
八月七日:六万一千五百立方米/秒
八月十二日:六万二千六百立方米/秒
八月十六日:六万三千六百立方米/秒(对比资料:一九五四年,最大洪水流量为六万四千立方米/秒)
八月二十五日:五万六千二百立方米/秒
八月三十一日:五万七千四百立方米/秒

一九九八年,宜昌站的最大洪水流量为六万三千六百立方米/秒。要在三天内放空三峡水库,其人造洪水的水流远远超过一九九八年长江洪水时宜昌站最大流量。荆江河道的安全流量为六万立方米/秒。放空三峡水库的洪水流量远在六万立方米/秒以上,荆江河道无法接受这么大的流量,一场巨大洪灾,不可避免。

建造三峡工程的目的,是为了防洪,而不是制造洪水、造祸下游人民。可见,三天放空三峡水库,和建设三峡工程的目标,背道而驰。

宜昌站的历史最大洪水流量为十万五千立方米/秒(一八七年)和九万二千五百立方米/秒(一八六年)。三峡水库在三天内将水位从海拔一百七十五米,下降到海拔一百三十米,流量达每秒十万一千三百五十立方米,接近长江历史最大洪水。一八七年、和一八六年两次洪水,在长江南岸分别冲开了藕池口和松滋口两个分流,入洞庭湖的口门,北岸荆江大堤也溃堤决口。沿途庐舍无存,大量人员伤亡,灾民遍野。从中可以看到未来放空三峡水库后,洪水灾害的大致面貌。

也许一些细心的读者已经注意,上面的计算中,只考虑将三峡水库放空时的人造洪水流量,而未考虑长江三峡河段的自然流量,因为除了排泄三峡水库中的水外,还有来自上游和本地的径流。所以,要在三天时间内放空三峡水库的水,三峡水库的下泄量还必须加上放水时的自然流量。如果是在汛期将三峡水库放空,比如于一九九八年十一日至二十日之间,将三峡水库放空,那么三峡下泄的流量是:十万一千三百五十立方米/秒加上自然流量五万立方米/秒,等于十五万一千三百五十立方米/秒,或者八万五千四百五十五立方米/秒加上五万立方米/秒,等于一十三万五千四百五十五立方米/秒。

在技术上,三峡大坝即使动用全部泄洪能力,也无法将这么大流量的洪水(自然洪水加上人造洪水)排泄出去。因而,在汛期期间,用三天时间将三峡水库放空,根本不可能实现。正如来自三峡大坝下游湖北省的记者所关注,大坝下游的河道、与地区,是否真能承受每秒十万立方米的洪水?

博大出版社授权(待续)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