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工程36计》(八十六)(图文)

334

第二十二计:关门捉贼

受三峡工程建设影响的最为珍贵和稀少的种类就数白鳍豚。而三峡工程决策者对于这个问题并不重视,他们把保护白鳍豚的措施重点放在捕捉、人工培养和繁殖白鳍豚上。利用长江故道,诱捕白鳍豚,河流入口和出口都布上鱼网,形成关门捉贼之势,白鳍豚是进得来,出不去。一头白鳍豚进入该区,前后无路。但是谁也没有料到,被捕之白鳍豚不愿束手就擒,竟奋勇冲网自杀。也不知道是这头白鳍豚在死前将资讯告诉了同伴,抑或是同伴从冥冥的苍天处得到了示意,从那时候起,天鹅洲故道里再也没有来过一头白鳍豚。利用自然保护区诱捕白鳍豚,关门捉贼的措施,彻底失败。孙中山设想三峡水坝工程的目标,第一是改善长江航道,第二是发电。美国垦务局的总工程师萨万奇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为国民政府做过一个三峡工程规划,目标明确,就是发电。毛泽东建设三峡工程的第一目标是防洪,要把长江洪水在三峡卡住,是关门捉贼。

第二十三计:远交近攻

由中国政府出面邀请、加拿大政府出资,加拿大长江联营公司为中国方面编制了一份三峡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目的是帮助加拿大公司优先拿到三峡工程建设主要专案和提供发电机组等设备的合同。加拿大公司出于私利,有意过低估计三峡工程的生态、社会负面影响,支援三峡工程早日动工。三峡工程决策者则用加拿大公司的结论压制反对派。此乃远交近攻。国际探查等组织将加拿大政府、加拿大公司告上第二国际水利仲裁局,其裁决中,不仅谴责加拿大政府资助这项丧失信用的可行性研究,也指责中国政府全然接受这份满是疑点的可行性报告。

第二十四计:假道伐虢

机械翻坝这个措施原本并未在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中被提及。由于垂直升船机没有按照计划建造,机械翻坝作为临时补救措施,以保证大坝施工期间长江能够通航。二○○三年六月,三峡水库开始蓄水,接着船闸开始运行,机械翻坝本应退出舞台。但是船闸的通过能力无法达到规划目标,阻碍长江航运事业发展。如此,机械翻坝就成了满足长江航运、保证长江航运不断航的支柱。随着时间推移,未来机械翻坝的货物运输量将超过船闸,成为最重要手段。而机械翻坝的本质是陆路运输,便是意味着:长江航运在三峡大坝处的客观中断。

第二十五计:偷梁换柱

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进行了六个建设方案比较,六个方案中没有零方案(即不建方案)。但是在经济比较中,有早建、晚建、不建三个方案的比较,结论之一为:建比不建好,早建比晚建好。具体说,三峡工程早建方案的费用总现值为一千九百八点八亿元;晚建一千九百八十一点五亿元;不建二千一十八点九亿元。按照这个计算,虽然早建比不建、晚建分别少一百一十点一亿元和七十二点七亿元,但是也无法得到上述结论,因为三个方案差别最多只有百分之五点八,在计算误差之内,另外生态环境损失、社会成本差别等,并没有计算在内。但是通过偷梁换柱的方法,将早建与不建、晚建的差别,与一个所谓的动态工程造价为一百五十七亿元(全国人大批准的为五百七十亿)比较,就有了早建比晚建节约近半个三峡工程(百分之四十六点四),建比不建节约三分之二个三峡工程(百分之七十点二)之说。有了这个结论,早建三峡工程成为理所当然的选择。

博大出版社授权(待续)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