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工程36计》(八十八)(图文)

340

第三十一计:美人计

说到三峡工程对自然景观的破坏,赞成三峡工程的人是不同意的。犹嫌天工欠神巧,锦绣江山重剪裁是主建者对大自然的基本态度。他们认为,水库蓄水,淹掉的只是险滩、急流、漩涡泡水等险景,无损峡区面貌。夔门天下险的壮观气势依然存在,巫峡的奇峰异峦秀色不减,神女峰还在。此外三峡工程还增加了万顷碧波荡漾的高峡平湖,湖光山色,游客们可以湖上泛舟,荡起双桨,划起波浪,真是不似西子胜似西子,使人乐而忘返等等。三峡工程决策者使用美人计,用人工水库,来替代世界上最美丽的长江三峡。但是由于三峡工程建设,所造成的长江三峡自然景观、以及历史文化景观的损失,远远超出三峡工程的经济效益,而且还使长江三峡失去被评为世界自然文化遗产的资格。

第三十二计:空城计

一九九二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批准三峡工程时,中国政府是否有资金来建设三峡工程呢?回答是否定的。虽然中国政府没有钱,但是可以从老百姓的口袋里面掏钱。一九九二年国务院第二五次总理办公会议决定,每千瓦时用电征收三厘作为三峡工程建设基金。一九九四年起,改为每千瓦时四厘。一九九六年起每千瓦时提高到七厘。最后每千瓦时提高到一分。当时测算,在三峡工程建设期间(一九九三至二○○九)内电力加价约可征收一千三十四亿元人民币。而实际上由于电力消费增长,实际收取的三峡工程建设基金超出此数。使用三峡工程建设基金,不用支付利息,不用还本,而是最后都成为三峡总公司的资产。而支付三峡工程建设基金的老百姓,却没有一点好处,因为大多数中国人根本不知道是用他们的钱,建设了这个功在当代的三峡工程。

第三十三计:反间计

在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中,马世骏出任生态环境专业组组长,侯学煜出任顾问。马世骏与侯学煜都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著名的生态环境专家。生态环境专业组关于三峡工程对生态环境影响的初步结论是,弊大于利。后来马世骏的立场有所软化,同意在三峡工程对生态环境的影响是弊大于利的结论的后面,补上一句话,即:许多弊病是可以通过人为的措施加以限制。但侯学煜坚决不同意,马世骏与侯学煜,因而发生尖锐矛盾。一九九一年在审查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之前,侯学煜、马世骏先后去世。在马世骏和侯学煜之间制造矛盾,利用其矛盾,让方子云取而代之,重新编写三峡工程对生态环境影响报告,得出三峡工程对生态环境影响是利大于弊的结论。这是利用反间计的典范。

第三十四计:苦肉计

建设三峡工程,对于大坝上游的四川省(当时重庆市属于四川省)十分不利。由于四川省的反对,三峡工程不得不采用一百五十米低坝方案。一九八四年九月,重庆市市委书记肖秧以重庆市委和市政府的名义,向国务院提交了一个报告,要求将三峡水库的正常蓄水位从海拔一百五十米提高到海拔一百八十米,理由只有一个,就是一百五十米方案不能保证万吨轮船从上海直达重庆。肖秧自告奋勇请求淹没重庆的山和地,搬迁重庆居民,这是自讨苦吃。三国演义中东吴老将黄盖上演一场苦肉计,俗话说,周瑜打黄盖,一个要打,一个愿挨。板子打在黄盖的屁股上,黄盖立功,加官晋爵,也是奖赏分明。重庆市市委书记肖秧也演了苦肉计,后来也从重庆市市委书记升到四川省省长。只是肖秧的苦肉计和黄盖的苦肉计有一点不同,周瑜打黄盖,黄盖被打得皮开肉绽。而肖秧的苦肉计中,吃苦的不是肖秧,而是重庆市的居民和他们的子孙后代。

第三十五计:连环计

三峡工程的工程目标有防洪、发电、航运和南水北调。其实,现在建造的三峡大坝的坝顶标高为海拔一百八十五米,正常蓄水位海拔一百七十五米,对于南水北调根本没有作用,那么为什么还要把南水北调定义为三峡工程的目标呢?因为这是一个连环计。三峡工程和南水北调工程是一对孪生兄弟,先上三峡工程,上南水北调工程了资本;上南水北调工程之后,又反过来要求三峡工程加高大坝高度和加高正常蓄水位,最后回到原长江流域办公室主任林一山的建设三峡工程高坝的方案上来;三峡大坝加高之后,又为加大南水北调工程的规模提供了条件。三峡工程上马了,南水北调第一期工程也上马,开弓没有回头箭,一环套一环,一步接一步地往前走,走向最后的崩溃。

第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子孙后代一定会问,谁对三峡工程的错误决策负责?答案是,三峡工程的决策错误,无人承担责任。整个三峡工程的决策程式和组织结构决定了这样一个结果:三峡工程如果成功,则为个别领导人立碑树传,流芳千古;三峡工程如果失败,则无人要为这个错误决策承担责任。一九八六年六月二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以中发(一九八六)十五号文下达〈关于长江三峡工程论证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给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布置了一个任务,审议批准三峡工程。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一共只有两个工程是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议批准的,一个是黄河三门峡大坝工程,一个是长江三峡大坝工程。直到今天没有一个人出来为黄河三门峡大坝工程的错误决策承担责任。当初中共中央、国务院给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布置任务时,就留了一条退路,为可能出现的错误决策留下了一条退路。正所谓: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似乎是一个一变应万变、无往不胜的计谋.但当三峡总公司要三天放空水库,或者是三峡大坝发生溃坝洪水,届时居住在大坝下游、长江两岸的居民要想走,恐怕就难了。

附录
对于四川汶川512大地震和三峡工程的补充
对于四川汶川512大地震和三峡工程的补充

一、水库诱发地震

关于水库诱发地震,通过科学家六十多年来的研究,得到以下结论:
第一、水在水库诱发地震中起重要作用;
第二、水库,特别是大型和巨大型水库会诱发地震;
第三、水库诱发地震与水库的大坝高度及蓄水的高度之间线性相关,蓄水高度越高,发生地震的强度就越大;
第四、水库蓄水高度变化频繁(包括水位上升和下降)、变化幅度大,诱发地震的频率也高;
第五、过去的许多水库诱发地震案例都发生在弱震地区或地质构造稳定的地区。但水库诱发地震强度,可以超过历史上所记录的最大地震强度,而此地震强度足以造成人员伤亡和对建筑物、以至对大坝本身的破坏。一九六二年,中国的新丰江水库发生规模六点一地震,为中国目前所记录最大水库诱发地震。一九六七年,印度科依纳水库地区发生的地震,强度为规模六点五,为世上至今为止水库诱发地震强度最高的地震。人类对于水库诱发地震的知识,主要来自于对于各个案例经验的总结。比如最初人们认为水库诱发地震只是一些破坏力不大的小震,地震强度不会超过五级,但后来修正为不超过六级,到目前为止,认为水库诱发地震的震级,不超过规模六点五。


博大出版社授权(待续)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