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静:王立军是想放弃邪党吗

86

《三字经》的开篇就是“人之初,性本善。”

现代的很多人都会对这句话不屑一顾,当成教育小孩子的话而已。在一个道德一日千里的往下滑的党文化时代,人们会有这样的疑问,“善良多少钱一斤?”

在党文化成长起来的人们,很多人他们一定不敢做好人,因为做好人是需要极大的勇气的。

就像那些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他们要做好人的代价是被劳教、监禁、杀戮……;

就像高智晟会被失踪;

就像……,我们可以举出太多的例子。

既然如此,敢做好人的人越来越凤毛麟角在现今的中国大陆。

那就像王立军一样做个狠人吧,可是下场也是太可悲,而且还会留下骂名千载。

做好人不行,做坏人不行,那就做个麻木的人吧。

所以就会有小悦悦那样等等的事发生。

我们会去责怪世人,却看不见是邪党把具有礼仪之邦的华夏儿女变成了如此邪恶模样,可怜的是自己还不知道,脑门上被打上了邪恶的兽记,却不肯擦掉,还恶告劝自己三退的恩人,让他们被劳教被判刑。

的确这样诬告善良人的人罪业已成,可怜的是其人却浑然不觉,还躺在党文化的怀里继续喝“狼奶”。

喝“狼奶”长大的王立军,用党文化的手段为自己捞权捞利可以说是穷凶极恶。

有知情的老百姓对我说,“王立军老狠了,在他手下死的人老了,他审人就问你三遍,不说那好蒙上被子就用镐头刨,没有不说的……”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道听涂说,但是王的凶狠是人人皆知的。

其实不管这个人如何的凶残,只要是人就有善的一面,因为人都是善恶同存的。。当然也有那些人性全无,本性无存的人,或者他是个恶魔已不是人了,就像王立军那样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坏事做尽做绝。

可是就是这样的人间恶魔,他也渴望有人善待他,在他被利用过而被追杀之后,他选择了去美国领事馆,他知道美国有民主,他想活下来。虽然他知道自己曾经在往上爬的过程中,是踏着多少人的尸体过去的。

如果他知道有今天的报应他还会如此的凶残吗?

喝“狼奶”长大的王立军是不会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的。否则就不会有今天了

就像那些在地狱里承受无尽痛苦的地狱之鬼,他们活着的时候,如果知道死后如此痛苦,打死他们也不敢做那些坏事了。

可是当他们坏事做尽,踏入地狱之门时,后悔已晚矣!

活着的人不会知道地狱是什么样?这没有关系。

我们只要就看看王立军可以了。

王立军从“唱红打黑”的英雄到被薄熙来追杀的过程我们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仿佛是从“天堂” 到“地狱”的过程。可是这个过程我们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为,王立军认识到了自己的罪恶深重而想要救赎。

身在职场,王立军对邪党应该是了解最深的。在使尽了假、恶、暴的手段之后,王立军突然发现原来是死路一条。

王立军会说我是流氓我怕谁,可是慢慢的他发现伪装成君子的薄熙来比自己还坏,坏到让自己惊讶的地步。

王立军在自己的报应真的来到时,他再也无法漠视善的力量。

他走进了美国领事馆,确切的说不是走进而是逃到了美国领事馆。这是偶然吗?

当然不是,因为美国领馆写着民主两个字,王立军其实是冲着这两个字走进去的。

可惜,在自己将失去一切的时候,王立军也许突然知道了民主的力量,他知道民主会救他的命。

薄熙来说他没有想到王立军会去美国领馆,他的确没有想到。

他一定知道王立军人够狠才用他,过后又说用人不察,薄熙来的脸皮该是世界上最厚的了。但他不知道,再坏的人也希望别人对自己好。再坏的人,不给别人民主的人还希望别人对自己民主。很多人会说这是人性恶的一面自私的一面。可是在那泯灭的人性中,我看到的却是最后的一丝亮光。

这时候我会很幼稚的想,也许这就是人善良的一面吧,因为他还渴望善良,还梦想善良,相信善良。只是他不知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我不知道王立军当他踏进美国领馆之时,是不是自己的良知真的有了一些清醒,还是仅仅因为被追杀而慌不择路,他会在心里忏悔自己的罪过吗?他是想在清醒之后放下手中的屠刀吗?或者他用这种方式来表明自己与中共真正的决裂。就像中共说他“叛党叛国?”因为它彻底的看清了邪党的魔鬼本质。

王立军一定知道自己罪孽深重,当他把坏事做绝时,他已踏入了地狱之门,美国领馆没有对他庇护,因为地狱之门已向他敞开。
那一刻,王立军从美国领馆走出来时,他一定深刻的体会出一点,一个把恶当成善的人的失落。那种痛苦那种没有了善的庇护的生命是多么的可悲。因为善才是生命之源啊。

王立军实实在在是一个党文化的牺牲品,可是又有哪个“聪明人不是呢?”从中共历届的最高魁首到各级政府官员,甚至百姓,能够从党文化的桎梏中走出来的才是真正了不起的中国人。

其实罪魁祸首不在世人,而在邪党。邪党才是一切罪恶的根源。

而那些选择了邪党的人,哪有一个是赢家?当我写完这篇文章时,看到一条新华社的消息说薄熙来已被免职。

快放下手中的屠刀吧,越早越好。因为那把屠刀是为自己准备的。

“人之初,性本善”,有善才会生命,善是生命之源。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