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子真:中共坏我中华实行录(三)

79

三、逞一党之欲,置国家、民族利益于不顾

——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已经是与美、苏、英、法比肩的,在国际事务中具有绝对话语权的世界五大国之一,更是亚洲无与比肩的唯一大国,中华民族已经屹立于世界强国之林。

但是,中共借抗战胜利后国军疲惫、人心思定之机,通过三年内战,以国人伤亡2000余万为代价,颠覆了一个民主的中国,而建立了一个一党专政的专制国家,却喊什么“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

——1949年中共执政前,美国释放了足够的善意,欲接纳能够保持中立的中共政权。

1965年4月30日,周恩来对到访的加纳外长说,1949年美国大使离华前对罗隆基说,如果“新中国”对美国友好,美国将承认“新中国”并提供30~50亿美元贷款。也是这段时间,周恩来访问坦桑尼亚也说了类似的话。

但中共却一意倒向苏联,甘做“儿党”。1949年6月30日,毛泽东发表《论人民民主专政》宣布:“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走俄国人的路——这就是结论。”

1949年8月14日至9月16日,毛又连续发表了《丢掉幻想,准备斗争》、《别了,司徒雷登》、《为什么要讨论白皮书》、《“友谊”,还是侵略?》、《唯心历史观的破产》等5篇文章,大骂美国杜鲁门政府、艾奇逊和白皮书,不断地向苏联呈投名状。

即使如此,在中共建政后,美国仍没放弃与中共政权打交道的努力,英、法等国亦表示要与中共政权建交。1950年1月5日,美国发表了《关于台湾问题的声明》:“美国及其他盟国亦承认中国对该岛行使主权……美国对台湾或中国其他领土从无掠夺的野心……美国亦不不打算动用其武装力量干涉(台湾)目前的局势。”

但中共对此置之不理,1950年2月直接跑到苏联,签订了《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及丧权辱国的《特别协定》,靠甘作苏联的附庸讨来3亿美元的援助,不到美国欲援的1/10、苏军在东北抢掠去的30%,却彻底关闭了中美友好的大门。

——1950年1月18日,竟先于苏联承认共产越南,而拒绝与法国建交。 随后,为了向越南等东南亚国家输出暴力革命,又先后与英、日、德等国断交,成了一个与主流世界隔绝的国家,与1842年前的满清政权几无二致。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9月15日美军在仁川登陆后美国政府再次声明,他们采取的一切军事行动都不是针对中国的,不会对中国的安全构成威胁。

对此,中共是心知肚明的,尚且还有因谄媚苏联而订下《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作保障,所以,1950年中共内部传达的估计是:“世界无大战,远东有战事;中国无大战,广东可能有战事(指台海国、共对峙)。”1950年6月6日毛泽东说:“新的世界大战是能够制止的。”就在朝鲜战争爆发的前一天,《人民日报》还刊登了毛泽东在全国政协第二次会议上的闭幕词,宣布“战争一关,已经基本过去了”。即使中共军队与联合国军在朝鲜战场上激烈对抗的1951年1月,毛仍批示:“美国并没有准备在目前发动世界战争。”

但是,1950年10月19日,中共还是愚蠢地介入了朝鲜战争,公然与联合国与国际正义为敌。结果,1951年1月30日,联合国以44票赞成、7票弃权通过了美国提出的控诉中国为“侵略者”的提案,中共政权成为世界上第一个被联合国定为“侵略者”的国家。这个决议,在1971年10月25日中共政权在取得联合国席位后也没有撤销,至今有效

—— 三年的朝鲜战争,中共政权以“志愿军”的名义,先后投入297万部队,伤亡70余万人,直接战争花费62亿人民币,消耗作战物资560余万吨,并欠下苏联30亿人民币的军火债,结果,随着1953年3月5日史达林的去世而苏共欲尽快结束朝鲜战争,以及5月20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批准美军可以直接向中国内地采取战略空军、海军联合行动,轰炸并打击一切支援战争行动的基地,包括使用核武器在内的军事计划的威慑,1953年7月27日,中共乖乖地全部按照联合国军的条件,包括战俘自愿遣返的原则,签字停火,灰头土脸地撤离朝鲜。并从此被美国的实力吓破了胆,终其一朝,再不敢与美国正面叫板。

—— 韩战期间,联合国还通过了对中国大陆实行禁运的决议。为了摆脱国际上的孤立地位,中共政权便极力争取一些中小国家,靠国内压榨民众,实行金弹外交,不附带条件。据中共外交部的解密档案记载:从1950 年~1964年,中共对外援助金额达人民币108亿元,接近其1953年~1957年“一五”计划基建投资427.4亿元的1/4。

1964 年又因干涉苏联否定史达林而与苏翻脸,在国际上更加孤立,只好对内以“自力更生”自慰,对外则炮制出一个“三个世界理论”遮羞,近乎疯狂地用压榨的国内人民的血汗,无息、无偿地拉拢有奶就是娘的亚非拉中小国家,以至1967年,中国对外经济援助占到国家财政支出的4.5%,1972年达51亿多元,占财政支出的6.7%,1973年更是上升至7.2%,是同期世界上最发达、最富裕国家对外经济援助比例(一般在0.7%~1%)的7倍多,仅援助欧洲弹丸小国阿尔巴尼亚,1964~1970年就达90亿元人民币,而对周边国家,则更是不惜割让领土示好。

▲至此,中国由二战结束后的世界五大国之一、亚洲唯一的大国,混成了只配与世界上贫困落后的“第三世界”专制小国为伍。

——1961年苏共22大以后,苏共要否定史达林 ,解除个人迷信给苏联带来的沉重影响,中共却激烈反对,认为“史达林是三分错误,七分成绩,总起来还是一个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

苏共认为现代核战争会导致世界大战和人类的灭亡,和平共处是唯一选项;中共则认为新的世界大战不可避免,在战争中将灭亡的是帝国主义,而不是人类,社会主义将获得胜利。

1963年9月6日至1964年7月14日,毛泽东更是亲自操刀“九评苏共”与苏联论战,认为苏联已不再是社会主义国家,中国则是反帝反修的世界革命中心。与苏关系彻底破裂。

▲ 至此,当初说是为了对抗美日军事威胁靠出卖巨大国家利益与苏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不到15年竟成笑柄,其间不见美日军事威胁,1968年后中苏双方却在边境各陈兵百万,1969年更是在黑龙江(苏联称阿莫尔河)的珍宝岛和新疆的铁列克提直接兵戈相见,以至后来竟多年受到“军事同盟国”苏联的核威胁,而不得不“深挖洞、广积粮”以“备战备荒”,作鼠藏状惶惶不可终日,昔日之军事同盟,转瞬却成“最大的威胁”。而为了稍减对苏联核威胁的恐惧,又不得不屈身谄面地向昔日死敌美国示好。

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1964年~1978年,中共政权在中西部的十三个省、自治区进行了一场以战备为指导思想的大规模国防、科技、工业和交通基本设施建设,即劳民伤财的所谓“三线建设”,耗资2052亿元,投入人力高峰时达400多万,所建的1100项目,至今日却大都凋敝。

——在中苏关系解冻后不久 ,1991年5月16日,上台伊始的江泽民就跑到莫斯科,与即将解体的前苏联签订了丧权辱国的《五•一六协定》,即《中苏国界东段协定》,又要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因中共“89•64”屠杀青年学生而对中国实行的制裁对抗,使中国失去了索回被俄侵占的外兴安岭地区60多万平方公里、乌苏里江以东地区40万平方公里及库页岛共100多万平方公里国土的权利。

结果,从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那里,只买回了一堆军火。后来,又全面倒向美国。(待续)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