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子真:中共坏我中华实行录(四)

109

生杀予夺,荼毒生民

——它任意找个名头便在全国掀起或热火朝天、或暴风骤雨的各种运动而任意指向任何人群,采用任何卑劣、残酷方式手段侮辱任何尊严、毁灭任何肉体。

▲借助“朝鲜战争”,靠那“保家卫国”的谎言扇动起的民众热情,开展的土地改革运动,及随后的“合作社”与“人民公社”运动,使当时人均拥有土地3亩多的农民全部变成了中共的雇农,牺牲了40万年轻子弟生命进行了“保家”战争,最后却落得个没有自己的土地、不得离开乡里(失去自由)、身份世袭的农奴、P民的身份,与非农业人口的社会地位与权利判若云泥,以至在相当长的时期,除了死刑之外,中共对其认定的“坏人”的最大惩罚就是——让其像农民一样从事农业劳动。

▲随后进行的“工商业改造”,也是借所谓的“保家卫国”的胜利而扇动起来的民众情绪,彻底背弃1949年9月中共建政前夕制定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确立的“保护工人、农民、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的经济利益及其私有财产”的原则,把当时经济比重占全国80%,为其“保家卫国”提供了主要资金和物资的私有经济,在1953年~1956年的三年之间,使全部800余万人的私人财产甚至连栖身之家都被剥夺。

▲与“土改”同时进行的,是所谓的“镇压反革命活动”,祸及157.6万余人,其中87.36万余人被判死刑。当民众觉得与己无关尽情放纵自己的暴虐伤害“敌人”之时,“反革命分子”也就从此成了一个罩在所有中国人头上的魔咒,可以不用任何理由、不计任何手段,任意折磨、打击、直至消灭任何持不同政见者,直至今天亦不例外,虽然改换了一个名称——颠覆国家政权罪。

▲当中共煽动并依靠农村贫雇民、城市无产者进行全国性的无理性运动时,唯有有良知、有理性的知识份子不时发出不同地声音。这是中共不能容忍的,它要使知识份子失去理性与独立意识而成为犬儒。1957年~1958年,邓小平直接指挥下的“反右运动”,全国有3,178,470人——主要是党外知识份子被打成了“右派”,与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并称“五类分子”,成了专政的对象,还有1,437,562人被列为中右,4117人非正常死亡。

1958年,毛泽东在中共八大二次会议上讲:

“秦始皇算什么?他只坑了四百六十个儒,我们坑了四万六千个儒。”

“我与民主人士辩论过,你骂我们秦始皇,不对,我们超过秦始皇一百倍。骂我们是秦始皇,是独裁者,我们一贯承认;可惜的是,你们说得不够,往往要我们加以补充(大笑)。”

—— 1958~1960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却饿死4000万以上农民(《共和国往事》,天津人民出版社),它就敢说是“自然灾害”。而这期间,它净出口粮食946.65万吨,分摊给饿死的农民,每人可得630余斤而免死。

——1955年,毛泽东关于第三次世界大战的这几次讲话摘要:

“第三次世界大战如果爆发,我建议苏联假装坐观,由我来带领中国人民把美国军队吸引到中国战场……当美国将主力军队投入中国战场后,请苏联向中国战场突然投射原子弹,将美国主力军队一举歼灭在中国的战场上。”

“这样的一场世界大战中国可能会死掉四亿人口。但是中国用三分之二人口的牺牲,却换来一个大同的世界还是值得的。”

——1966年~1976年,它对文化进行革命。

它砸烂、破坏了自己建成的国家机器与生产生活秩序,使全民进入一种疯癫状态;
它砸烂、破坏了一切传统道德与信仰、文化与礼仪、生活方式;
它歪曲、丑化、否定历史与先人;
它挑起全国性的大武斗,制造全国性的空前大恐怖与灾难;
它把2000万余城市青年全部赶到农村达10年之久……

叶剑英说:“‘文化大革命’,死了两千万人,整了上亿人,损失了八千多亿元人民币。”

—— 和平时期,大陆民众被非正常致死八千余万。如果加上其强制实行灭绝人性的“计划生育”的三十余年强制堕胎近三亿(平均每年一千余万),中共建政以来,共造成近四亿生命非正常死亡。

——99•7•20至今 ,它敢肆意动用整个国家机器,对奉行“真、善、忍”的一亿之众的修炼群体进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公然迫害,集古今中外的一切酷刑加于这一善良人群,无任何理由地劳教、判刑数十万信众,酷刑致死三千多人。

——2004年雅典奥运会,它共花费200亿元 (包括四年专训)人民币得到32面金牌,平均一面金牌的成本大约7亿元。

而建一所希望小学的费用约为20万元。

其一面金牌的成本可建造3500所希望小学,让35万失学儿童上学读书;全部雅典奥运金牌的成本,可修建10万所希望小学,让1000万失学儿童上学读书。

但它一任千余万儿童失学,2008年北京奥运会,更是投下3000亿钜资。

——它可以花4000亿搞世博,它可以心安理得地每年三公消费19000亿 ,它3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在手,宁可花1.3万亿美元相当于8.7万亿人民币买不断贬值的美国国债帮助它自己树立的对手的经济复苏,而国内实现全民免费医疗每年只需花费1600亿元(2010年)它说“不具备这个经济实力”。

世界公共教育经费投入平均占GNP的比例为5.1%,中国仅为2.3%,成为世界上投入最少的国家。

公共卫生支出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在全球191个国家中排名第188(倒数第四)。

中国在教育、医疗方面的投入比不上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乌干达!

—— 在生猪养殖投资中,一头生猪从出生到出栏(三个月)的医药费用是60元人民币,平均每天0.67元;一个农民一年的新农合(农村医疗合作)医疗统筹费用是30元(中央给10元,地方给10元,农民自己出10元),平均每天0.082元。也就是说,在中国,平均每天的医疗费用,一头猪是一个农民的8.2倍。(待续)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