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清毛泽东(四十七)中苏边境冲突 毛玩火险些烧身(音频)

178

 

各位听众你们好, 这里是认清毛泽东系列节目的第47集。在这一集我们向大家介绍毛泽东挑起中苏边境冲突的内幕。这次节目内容主要来自著名作家张戎女士的著作《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的第五十一章 ——“玩火险些烧身”。

毛泽东声称搞文革是为了阻止苏联式的“修正主义”在中国出现。开“九大”之前,他决定在中苏边境来一场小规模的、可以控制的冲突,打一场胜仗,以体现对苏联的胜利。

中苏边境长达七千公里,自双方交恶后摩擦不断。毛选择打仗的地方是乌苏里江上一个无人居住的小岛,叫珍宝岛。珍宝岛位于乌苏里江主航道中心线靠中国一侧。

一九六九年三月二日,中方用经过专门训练的部队伏击了苏联巡逻队,打死三十二名苏联军人,中方的伤亡也在五十到一百人之间。苏联立即运来重炮和坦克,在十四日深夜打响了一场大得多的战争,苏联导弹射入中国领土二十公里。死亡人数苏联是六十,中国八百。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照片专家说,乌苏里江的中国一岸“被苏联大炮轰得密密麻麻尽是弹坑,好似月亮的表面”。苏联人显然是认了真了。

苏联反击之狠使毛泽东吃了一惊。他担心苏联会入侵,在上层内部讲到苏联“打进来”的可能性。他立即下令“不要打了”。就连苏军随后对珍宝岛进行狂轰滥炸,中方也没有反击。

一个星期后,中苏间从前的热线出乎意外地响了,苏联总理柯西金要找毛或周恩来讲话。这时的中、苏两国已经有三年几乎连外交关系也没有,接线员不知所措,只能拒绝接通。柯西金的翻译试了三次,第四次被接线员臭骂一顿。毛考虑到此举会进一步激怒克里姆林宫,第二天,当中方发现苏军往珍宝岛方面移动时,他立刻要外交部通报苏联,中方“准备进行外交谈判”,言外之意就是中国不想打仗。毛最怕的是苏联在他开“九大”时来个突然袭击,“九大”还有十天就要在北京开幕了,他不能不出席。

“九大”直到结束才对外宣布,其保密状态前所未有。一千五百名代表和几百名工作人员就像被监禁在住地,大门紧闭,一律不许外出,电话全部撤销,临街的窗户不得打开,还要拉上窗帘。去人民大会堂会场时,代表们坐的车在市区里先兜一个大圈子,再从侧门分散开进院内,人隐蔽地从便门进入会场。

四月一日开幕那天,天安门广场上人民大会堂的正门,像平常一样空空荡荡,好像没事一般。会堂向外的门窗被厚厚的窗帘遮得严严实实,使人影,灯光透不出去。
就好像香港电影中黑帮开会一样。

几个月后的八月十三日,苏联选择了对它有利的新疆铁列克提地区,派大批坦克、装甲车深入到中国境内,把一支中国边防部队包围起来后全部歼灭。

莫斯科也还考虑过用原子弹袭击中国的核设施,为此探询了美国政府的态度。忧心忡忡的毛打破自己定的不同苏联高层来往的方针,同意柯西金一九六九年九月在河内参加完胡志明的葬礼后,归国途中来北京。苏联总理被限于待在飞机场。去机场跟他会面的周恩来开门见山就提苏联对中国核基地施行核打击的问题。但他没能从柯西金那里得到苏联不会动手的保证。一周后,周再次给柯西金写信,请他确认中苏双方同意互不使用核力量进攻对方。苏联总理的回信有意不确认周所说的“默契”。

这时一家伦敦报纸刊登了有克格勃背景的苏联记者维克多.路易士的文章。路易士前不久刚访问了台湾,是人们所知道的第一个苏联派赴台湾的使者。路易士文章里说克里姆林宫讨论了空袭中国核基地的问题,同时还有计划帮中共换领导人。

毛紧张万分。十月十八日,苏联边界谈判代表团要来北京进行边界谈判。毛和中共核心怕飞机载来的不是谈判者,而是往下扔的原子弹。毛跟林彪在苏联飞机到来前便远走高飞。毛十五日去了武汉,林十七日去了苏州。十八日那天,林彪平常的午休也不休了,自始至终跟踪苏联飞机的航程,直到北京报告看到苏联人从飞机上走下来,他才放心地去睡午觉。

周恩来留在北京坚守阵地,搬进了市郊西山防原子弹的军事指挥中心。他在那里待到一九七零年二月。江青也待在西山,也许是监视周吧。

在这一场持续近四个月的战争风险中,整个中国军队进入紧急战备状态,疏散了九十四万多人。中共军队重新开始了自文革以来处于停滞状况的军事训练。

中南海被挖了个底朝天,建造了一个巨大的可防原子弹的防空洞,这个洞由一条可并行四辆汽车的绝密通道跟天安门、人民大会堂、林彪住宅毛家湾、专为毛和其他领导人设立的三零五医院(尽管毛一次也没进去过)连接起来,一直通往西山的秘密军事中心。全国老百姓也被组织起来在城市里大挖防空洞,耗资之巨,就不必说了。毛因打错算盘带来的这场战争风险,让中国人又一次大受折腾。

为了保险,毛跟苏联人拉关系。一九七0年五一劳动节在天安门城楼上,他特意跟苏联的边界谈判代表打招呼,说他希望跟苏联做“友好的邻邦”。很快,大使级关系恢复了,新的苏联大使几个月后来到北京。仗打不起来,但毛继续在国内大搞“备战”,原因是备战的空气有利于加紧搞军事工业。

当军事大国称霸世界仍然是毛念念不忘的梦。文革大换班后,他强调“以战备为纲”,高速发展军工。仅核工业建设一项,一九七一到一九七五年的投资总数,就规定为前十五年投资的总和。而这时中国人均收入比贫困不堪的索马里还低,中国人均热卡消耗量比三十年代还少。林彪等人顺着毛的意思提出大增军工投资,“什么比例不比例”要“比洋人还要洋”。那时中国在进口粮食。江西的新掌权者程世清将军,知道毛希望把这笔钱花在军工上,就提出不用进口粮食了,每年需要的粮食由江西包下来。这意味着江西上交的粮食将增加六倍。江西老百姓已经是喘息在生存线上了,这样一来他们怎么活呢?只要能讨毛的好,新掌权者是什么也不顾的。

政治基础巩固了,军事工业可以腾飞了,毛心情舒畅。一九七。年八月,他第三次上庐山,开九届二中全会,为下一届“全国人大”做准备,制定经济计划。从闷热的平原驱车上山后,他迫不及待地想游泳。一到住地就脱下衣服一头扎进水库。警卫劝他说水太凉,他出汗太多,他也不听。在年轻人都起鸡皮疙瘩的冰冷的水里,他一连游了半个多小时,有说有笑,连说:“好舒服啊!”

但就在这时,一件出乎意料的事发生了:毛泽东和林彪闹翻了。

直到此次庐山会议,毛泽东同林彪这对搭档,合作得颇为顺利,文革四年,林彪为毛提供了军队支援,毛也满足了林彪的权力欲望。中共长期以来不准提拔老婆的规矩被打破,叶群同江青一道进入政治局。毛甚至还容忍了对林彪也搞个人崇拜。人们手舞小红书,先喊:“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再喊:“祝林副统帅身体健康,永远健康!”其实中共上层都知道林彪身体并不健康。

在庐山,毛忽然意识到,他给林彪的权力太大了,大得威胁到了自己。一开头是一件似乎无伤大雅的小事,关于设国家主席的问题。毛不想当主席,因为当了就免不了出国访问,免不了做许多礼仪上的杂事,部是他不想干的。但是毛又不愿意要林彪当。前国家主席刘少奇对他是一场恶梦。毛要把这个职位干脆取消。林彪要留着这个职位,自己起码当个副主席,否则在政府里他名不正,言不顺,二号人物的身分体现不出来。他只是个国防部长,在总理周恩来之下。

当时中共政治局五个常委中(毛、林、周、陈伯达、康生),另外三个都赞成林彪,要毛当主席,毛是孤零零一票。在中共第二次庐山会议上,毛泽东和林彪终于开始分手了。

整个林彪事件,至今笼罩着重重迷雾。经手林彪专案的中共公安部副部长李震和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王良恩都非正常死亡。并有消息说,中共曾经销毁过林彪专案的部分档案。

来源希望之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