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普通中国人的家族史 第62集-医院黑幕(上)(音频)

330

 

不幸吗?不,我们已经够幸运了。因为我们毕竟还有张病床来治病,毕竟还有一定的收入来支付高昂的医疗费用。真正不幸的是,那些明知道病魔一步步夺走亲人或自己的生命却无力救治的人,那些眼睁睁地等待死亡来临而无可奈何的人们。和他们相比,我们已经幸运得不能再幸运了。

滑稽的是,那天我走出医院的大门时,居然还看到大门上刻着几个红底镏金的大字:“救死扶伤,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我顿时感觉到:这真是一种绝妙的讽刺。那天晚上回家以后,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后来我披衣来到书房,难忍心中悲愤,针对残酷的现实创作了一则民谣《四等公民》:

一等公民是公仆,高干病房真舒服;
病房要分里外间,环境幽雅似别墅;
半是疗养半治病,十万百万国家出;
看完电视打电话,还说条件太艰苦。
二等公民大老板,高级病房赛宾馆;
家具电器皆具备,护士小姐送温暖;
要说存在啥遗憾,只是自己得买单;
虽说要价太离谱,投入产出还划算。
三等公民老百姓,挤张病床来保命;
八人一室虽拥挤,不睡过道还庆幸;
医生护士冷冰冰,一旦没钱把药停;
不管治好治不好,毕生积蓄要花净。
四等公民是穷人,有病无钱莫进门;
救死扶伤啥玩意,是死是活无人问;
一家老小抱头哭,回家等死何堪忍;
朱门酒酣美人醉,路有冻死病死人!

……
(待续)

来源希望之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