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炼狱 第一集-炼狱缘起(音频)

304

99年7月20日,前独裁者江泽民制造谎言,栽赃陷害,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血腥镇压,同时严密封锁迫害法轮功的信息。为了揭露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以及让世界看清中共江氏集团的残暴嗜血的本性,于2000年6月,北美大纪元代表程丹和中科院法轮功学员王斌开始在北京筹备大纪元记者站,7月初王斌就在北京找到十多位大纪元记者和义工,他们都是名牌大学学生和高级青年知识份子。

7月底,记者站开始运作。他们采编的报导,甚至设计的网页极大的充实了当时尚不成熟,且未公开发布的大纪元网站,为大纪元网站日后的成功起步奠定了一个良好的基础。他们报导的新闻涵盖面很广,但强项是揭露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大规模人权侵犯。当时正逢中共悍然发动镇压一周年,镇压的惨烈程度令人发指,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而中共的新闻封锁也同时达到了高峰,海外很难得到任何消息。大纪元新闻网驻北京记者站在短短几个月内发出了数千篇新闻,其中包括近千篇关于法轮功学员受到迫害的新闻。这些第一手的消息源源不断的传到北美,让海外华人第一次有较全面的机会认识中共的暴虐和嗜血本性。

这些新闻正像红色恐怖地带中永不消逝的电波,引起了中共江泽民集团极大的恐慌。很快,“大纪元事件”被定性为要案。这在当时是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以来,被江氏流氓集团定为级别最高的一个“大案”。2000年12月16日,中共公安部对“大纪元”一案正式立案,案件代号“12.16”。北美“大纪元网站案”由李岚清、罗干亲自抓和定调,大纪元义工受到逮捕的危险迫在眉睫。

在这种红色恐怖的威胁下,北京记者站一部份人南下珠海,在那里继续工作。2000年11月,这批大纪元的工作人员,包括中科院的时绍平,清华大学的姚悦,林洋、马艳、蒋玉霞、李艳芳,黄奎,李春艳和田建水,以及张玉辉、张清云和刘梅10人在珠海被非法逮捕, 并很快投入监狱。不久后,这10人全部被以 “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重刑。据不完全统计,一共有九十多人涉及此案,三十多人被捕,分布于北京、上海、广东等多个省市。最终,十多位大纪元记者被判处从三年至十年不等的重刑, 还有一些被劳教。
这些大纪元的记者和义工,用他们的青春,热情和对真理的追求在中国新闻自由史上划上了浓重一笔。由于中共强力的新闻封锁,加之几乎所有大纪元当时的驻华记者均被捕,判重刑或者失去联络,人们对这一案件及其审理几乎一无所知。
这些大纪元记者和义工是怎样被捕的,以及受到了怎样的酷刑折磨哪?敬请收听大纪元原驻北京记者王斌的回忆录《红色炼狱》

 我叫王斌,1974年3月出生,原中国科学院过程工程研究所化学工艺专业博士,曾居住北京多年。1999年7月20日以后,我因修炼法轮功在中国大陆遭受了五年多的残酷迫害,其间被非法关押了很多次,学位证被扣, 坐了三年大牢,被洗脑数千小时。2004年3月“刑满出狱”后回到家乡,继续受到湖南省610办公室的非法管制,既无自由又无工作(要工作需610办的 “转化证明”)。在这种情况下,湖南省610办公室和湖南省高校工作委员会610办公室仍三番五次的企图将我送往长沙洗脑班再次进行洗脑,每月还要收取 “学习费”9800元人民币(相当于每月1185美元),比在国外上大学还贵。我被逼得走投无路,只好冒着被610办再次弄去坐牢的危险,瞒着亲朋好友离家出走,费尽周折来到美国。

为了不牵连亲友,我到美国后电话都一直没有给他们打。但前几天我给我父母所在单位吉首大学的一个教师家打电话询问情况,听说我家已经出了事情:12个警察到了我家,要我父母亲和弟弟交待我的去向,并要他们录口供按手印等。我到美国完全是自已的美国朋友帮忙,与我父母弟弟无关。而且我是完完全全的法律意义上的自由公民,别说他们不知情,就是知情也没有义务要向中共报告。但按中共的一贯作法,我不知道我家人又会面临什么。在这里,我恳切的向全世界善良的人们、主持正义的国际组织和各社会团体呼吁:给予我家一些关注和道义上的支持。

在大陆时常有人问我,我是一个从事科研工作的人为什么会相信神、佛,为什么对法轮功如此相信?这就要从我得法修炼说起了。

一、佛法破谜

记得没学法轮大法之前对宇宙、人生感到十分困惑。夏日里每当我抬头仰望无垠的夜空,常有无限的遐想。神秘的太空中有多少人类难解的迷?总觉得各类学者给出的回答不尽人意。1995年我接触法轮修炼大法,心灵为之而震撼。法轮佛法的法理解开了我那些多年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把我从实证科学的桎梏中解脱出来,开启了我的智慧,让我以全新的角度去思考人体、生命和宇宙。

在天文学书籍上,我找到过标度为109光年的天文照片,在这样的地方看银河系,就会发现它已经小的看不见了。可以看到的是黑暗背景上分布着数以百计、大小不一的小亮点,如同空气中飘浮的微小尘埃。它们却是星系团、超星系团一类的庞然大物。如果把此类尘挨,放大一千倍就能看见其中又有成千上万的“尘埃”那就是星系的世界。我们银河系就是这样的一个星系。直接面对银河系的漩涡可观察到:上千亿颗恒星沿着自己的轨道旋转。太阳在它自己的轨道上沿着遥远的银心公转,历经2.5亿年才转一圈。它也是银河系中的一粒尘埃。河外星系与我们的银河系相仿,弥漫在我们所能看到的整个空间。至今人类足迹仍远远没有超出小小的太阳系,距离宇宙深层的奥秘更是不可思议的遥远。

再看看另一个方向,从肉眼可见的亚毫米世界深入到微小宇宙。当我们向微观领域迈进的时候,就知道它并不微小。就拿人自身来说:人的身体中大约有60万亿个细胞,最大的卵细胞、最小的精细胞之间,重量相差175000倍。每个细胞中含有的分子数相当于银河系星星数量的一万倍那么多。每个细胞平均有90万亿个原子。人体中每秒有40万个原子蜕变成其他原子。不过不用担心身体会裂开。人体每个细胞的平均原子数是40万个原子的二万两千五百万倍。修炼界把人体比喻为一个小宇宙,真是恰如其分。一个原子对更微观的粒子来说,又像星系,宇宙那样的洪大。对于这些,我们的认识只是刚刚起步。在原子核内是质子和中子;质子和中子内是相互作用的夸克。在夸克内又是什么呢?我们现代超级的微观探针、由巨大磁环和磁管构成的最大加速器仍给不出答案。越微观的粒子能量越高,越难以分裂,巨大的能级差异使人类举步艰难。

目前,实证科学藉助仪器可测宇宙的范围上限为1028米,下限是10-16米,也仅仅只是更大范围宇宙中的一粒尘埃。在这粒尘埃之中,尘埃之外除了人类的世界还存在什么?实证科学遥不可及,人类的一切努力显得那么苍白无力。不妨假设在更为庞大的宇宙范围,有生命的存在。就像夸克、电子、原子、分子最后组成了细胞人体和物质一样,这些星系、星云、超星系构成了他们概念中的“夸克”、 “电子”、“原子”、分子、细胞和物体。他们也会为一个小小 “分子”—银河系中存在着生机勃勃的世界感到奥妙无穷吧。但在他们的角度来看人类所存在的星系,就像一个蜕变中的粒子一样——它的存在就像一百亿分之一秒那么短暂,“天上方一日,地上已千年”。难道,我们不能把这些庞大的生命称之为佛、道、神吗?!

令人遗憾的是,近百年来,人类不但没有从现代科学已有的发展看到自身的渺小,反而变得自高自大起来。一些浅陋而目空一切的学者带动了人类相信自己是宇宙中唯一的智慧生命,给人类信仰留下的空间越来越小。很多人都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自己是有信仰的人,好像有“佛、道、神”的信仰是莫大的侮辱。对真正理智有造就的科学家而言事实并非如此。

来源希望之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