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晨:韩广生可与辛得勒相比

1589

著名电影“辛得勒的名单”中的德国企业家同时又是纳粹党党员的辛得勒曾经赢得千百万世人的敬佩,因为辛得勒在纳粹的恐怖环境下,冒着生命危险救出了许许多多的犹太人。这个故事是如此的真实,如此的触动人心,他的意义在于良知在黑暗中闪光。

那么,我们很惊讶的看到,在我们的同时代也有一位“辛得勒”,他就是韩广生先生。韩广生先生让笔者如此动容原因有三:

第一,韩广生先生也同样是处于一个类似于纳粹的白色恐怖环境中–中共红色的恐怖中,暗中保护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铺天盖地的灭绝式的对法轮功的血腥镇压中,韩先生运用他的职权和未泯的良知,暗中帮助和保护法轮功学员,这是何等的义举和勇气。

第二,韩先生出逃中国并与中共决裂之意义深远。以其职位之高,又曾任职于中共要害部门,公开站出来与中共决裂,并且揭露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和披露中共在加拿大的中国间谍网等关乎加拿大国家与人民安全的重大事宜,无疑是投向中共的一颗重磅炸弹。让加拿大人民和政府以及全世界看清中共的真实丑恶面目提供了有力的证据。韩先生和澳洲的两位义士陈用林,郝凤军,已为千千万万个陈郝韩们趟开了一条光明大道。这些都足以让中共心惊肉跳。

第三,韩先生不愿做中共镇压善良的工具,弃高官名利于身后,义无反顾的来到异国,备尝生活的艰辛,足见其人格高尚,大有炎黄子孙之风。

笔者故不能不赞:韩先生于红色恐怖中救助法轮功学员, 仁也;决裂中共邪党,弃暗投明,智也;不为五斗米折腰,义也。

笔者诚恐诚惶地请问加拿大移民局,倘若辛得勒二战期间出逃德国,来到加拿大申请政治庇护,贵局是否会以辛得勒先生曾是纳粹党员而予以拒绝乎?

笔者深知加拿大移民局嫉恶如仇,善恶分明,但也有担心贵局不了解中国当今国情之虞。正如韩先生所说,贵局拒绝其政治庇护之请求,会使想脱离中共恶党之士寒心。而韩先生所提供的情报对加拿大人民和政府是有益的。

笔者呼吁加拿大移民局深入调查韩先生之案情,给予其应有的保护与生存权力。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