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怎么理解“解体中共才能制止迫害”(音频)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正文

 

庄尼:各位听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全球论坛》节目,我是今天的节目主持人庄尼,一起在直播室里的还有我们今天的特约嘉宾王馨女士和石涛先生。

王馨:听众朋友,大家好。

石涛:大家好。

庄尼:在上一次的节目当中,我们讲到了,中共打压迫害法轮功10年了,不但没能在3个月内解决法轮功,反而帮助了法轮功弘扬世界。在上星期四和五,就是7月16日和17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有几千人集会,抗议中共迫害法轮功,我今天看了明慧的报导,几乎全世界有点名声的城市都有反迫害的活动,我们知道10年的打压根本没把法轮功打压下去。

我们今天想探讨两个问题:一、就是法轮功学员在没有外部帮助的这10十年里,是怎么挺过来的?二、就是今年在反迫害的集会里面打出了这么一个横幅标语,写着“要解体中共,才能制止迫害”我们怎么理解这句话呢?两位,您们怎么看?王馨怎么看?

王馨:首先,你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什么原因能够支撑着法轮功这个团体10年越打越红火,而且始终打不倒。我自己觉得最根本的一个原因可能是法轮功是一个修炼的团体,他自己对外边说是一个佛家功法的修炼。修炼团体跟普通常人社会的团体最大的区别就是它有对神的一种坚信。

从历史上来看,其他的宗教团体也是这样,好像越打它会流传得越久远,比如像现在世界上比较盛行的基督教也好,佛教也好,他们早期也都是受到很多的迫害和打压,但是由于他们有对神佛的坚定信念,所以几千年以后一直传到今天,法轮功之所以10年打而不垮,越打越兴旺,也是他们对神的真理的一种坚信。

庄尼:就是他内在的力量决定他走过这10年,是吧?

王馨:对,这是我的看法。

庄尼:石涛,您怎么看?

石涛:我们可以看网上的很多文章,有一个很关键的一点,我们换一个角度说,换一个最普通的角度。其实我想说一点就是法轮功在整个过程当中,我们可以这么讲,他其实什么都没要,为什么这么说呢?我记得我在大学初期的时候,因为家庭生活不太好,所以看文章总觉得自己心理有点自卑,我就思索过世界上到底有几种人,想了半天,我就归类两类,实际世界上只有两类人:一个是为了名、一个是为利。

庄尼:就这么多?

石涛:就这么多,几乎所有人不是为利,就是为名。

庄尼:我没有吔!

石涛:名利在这其中,我自己曾经归类过。人其实有了名以后,他一定自然有利,但有利者未必有名,就说这意思。今天我们放眼看一下,特别在国内,其实大家追逐的就真是这两个字。几乎所有的人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是今天人们所认可的一个道理,而至于名就更多了,网上有个词叫“忽悠”,为什么叫“忽悠”?就是忽悠名,甭管是好名或臭名,只要让自己这张脸让越多的人知道越好,这就是今天的目的。甭管是这花那姐的,反正无论哪个有名的,作家可以乱说,可以把死去的受难者去乱糟蹋,而没名的可以出卖自己的一切,也是为了追求这个名。

庄尼:我倒觉得名没啥意思,我就舒舒服服过一辈子。

石涛:其实包括中共本身在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无论是肉体去折磨他,去消灭他,金钱上怎么去扼杀他,但是在所有的过程中,其实今天让共产党和共产党握有权力的这些人来制定对法轮功迫害政策的过程当中,它也就顶着这两条走,名誉上搞臭。但是法轮功自身是修炼的团体,释迦牟尼佛讲了涅槃,要想达到佛国世界,那是涅槃的彼岸。

庄尼:对,他王子都不干了。

石涛:涅槃的俗话叫人死了,修炼的话叫坐化了,他是脱摆人的概念。很多人去教堂,说要上天堂,上天国,上天国不就跟人间说拜拜吗?对吧!一定都是对人本身的东西去否定的,如果对人否定,大家还要什么名?什么利啊?如果他否定不了,根本不是达到修炼的境界。所以在这个基点上,越握有权力的人,他会觉得每一个人都要要他的权力的。有钱的人都抠门,防贼,他越有钱他越怕人偷,因为他的基点只在钱上。所以在这种背景之下,这些人用这样的角度和对世界本身的理解,对人的理解,站在这个基点上去想打垮法轮功,它是越打越壮。

庄尼:就跟当年迫害基督徒,迫害佛教徒一回事。

石涛:对,刚才王女士从那个角度说,咱们就换个角度说,从今天世俗的概念和当官者的角度,他的观点其实恰恰是反的。

庄尼:比如说,佛教徒当年他是入森林,去庙里出家,头也剃光了,家里什么财产不要,就拿个要饭碗,你不迫害他,他自己都想出去,你迫害他反而帮助他。

王馨:我觉得修炼的人他是什么都不要,我所理解的法轮功,他倒不是真的不要。我觉得修炼人追求的是高于人类社会名利的东西,他觉得他要想去佛国的世界,或者他自己想修到佛的境界的心性那样的生命,他的要求标准都比普通常人要高的多,他的目标也宏伟的多。用普通人的一句话讲他的“志高远大”,他所要求的远远超出于普通人所追求的。普通人比如总统、亿万富翁可能在修炼人眼中只是粪土而已,因为他认为这些东西生带不来,死带不去。他所要的东西是他认为实实在在摸得着,看得到的,我相信只有真正他的身体有感受,心里有触动,他能够感受到有高层灵性的交流,我觉得他才可能坚持下来。

庄尼:所以法轮功学员这么多年,你怎么打,怎么杀,他都坚持真善忍,因为就像你讲的,他的目标不是在人间要享什么大福,而是将来在一个真善忍带来的美好世界里边享受更好的东西。

庄尼:各位听众朋友,我们访问了一位法轮功学员,叫牟女士,牟女士这10年我们看看她是怎么过的,她就是一个普通的法轮功学员。

庄尼:牟女士,您好。

牟女士:您好。

庄尼:牟女士,我们问您几个问题,请问您是哪一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

牟女士:我是96年。

庄尼:96年,好长时间了,十几年了。

牟女士:13年了。

庄尼:那您当时为什么选择修炼法轮功呢?

牟女士:我当时因为是有很重的病,我本来就是学医的,可是我这个病是医学上治不了的,肝硬化和严重的肾病,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走投无路了,医生也给我判了死刑了,我才选择了修炼法轮功,结果一炼很快病就好了,现在身体是非常健康。

庄尼:哇,那很神奇喔!那作为一个法轮功学员,除了工作之外,在法轮功被迫害的这10年里面,您是怎么度过得呢?

牟女士:在这10年当中我是有工作的,我每天除了上班以外,在业余的时间,我还有学法,就是学《转法轮》这本书,炼功,和向中国人讲真相。因为《转法轮》这本书他讲出了很多让人做人的道理,那么他可以指导我们去怎么在社会上做一个好人,在工作上怎么兢兢业业的服务于社会。炼功使我有一个更健康的身体,我好更好的工作,那么通过这些已经充实了我的生活,向中国人讲真相是我每天都必不可少的事,我每天都要做的。

庄尼:您是怎么跟中国人讲真相呢?具体做什么呢?

牟女士:我在海外主要在中国城,或者是中国的领事馆给可贵的中国人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讲退党的信息,劝他们三退。在向中国大陆,我每天花2到3个小时业余的时间,打电话向中国不论各个地方的人,向他们讲述法轮功的真相,和劝他们做退出共产党组织的这个,给自己选择光明的未来,这样的事。

庄尼:牟女士,我想问您几个问题,代我们听众朋友问的。第一个就是,您觉得法轮功好,那确实好啊!对您来讲,您本来是绝症都炼好了,那肯定好,叫您放弃可能您也不干。那您在家炼就行了,干嘛还要跟别人讲真相呢?

牟女士:因为在中共对法轮功十年的残酷迫害,也是中共对13亿中国人10年的欺骗。因为这么好的一个功法,可以使人身心受益,道德回升,利国利民,人学了以后,你不真正修炼,你也可以做一个好人,你有病的可以身体健康,你在社会上做一个好人,对国家、对民族都是有利的,那却被藉由这个“假恶斗”本性的共产党造谣诬陷,在这个10年当中,据不完全的统计已经迫害死了几千法轮功学员,数十万人被投入到监狱,还有无数的家庭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更残忍的事就是中共对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赚钱。

所以中国为什么是世界上最大的“器官移植国”呢?它实际上用的就是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但是这些罪恶一直被掩盖着,中国人、普通人是不知道的,那么受中共谎言欺骗的中国人确实是很可怜的,为什么?他们有的被谎言欺骗以后,对法轮功仇恨,有的甚至参与了对法轮功的迫害。那么在无知中就犯了罪,这样也是毁灭了他的前程。那么我花那么多的时间给可贵的中国人讲真相,完全是为中国人好,让他们明辨是非,唤醒中国人本来应有的善良本性,让他们不要助纣为虐,给自己选择光明的未来。

那么我主要想这么好的一部功法,我受益了,那我也要让更多的中国人受益,那么我应该把我的亲身经历,把法轮功被诬陷,这样的一个中共的谎言向中国人讲清楚,这是我主要向他们打电话的目的。

庄尼:就是让人分清善恶,是吧?

牟女士:对对对。

庄尼:这个可以理解啊!那为什么又叫那些人退党呢?退党跟这个有什么关系呢?

牟女士:那当然有关系啊!因为在中国大陆发生的一切罪恶,都是共产党导致的。为什么他们称共产党是一个杀人党,是一个害人党,流氓党呢?从中共暴力夺取政权的这几十年当中,中国人没有过过平安的日子,从它建政以来,一直是用谎言欺骗着中国人,搞了无数次的政治运动,迫害死8千万中国人。特别近十年来,对修炼真善忍的这群法轮功学员,善良的群体,残酷的迫害,其实它已经是真的违背了天理,大家可能也想不到吧!其实真善忍是宇宙的特性,是宇宙的真理,永恒不变的真理,也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

如果人要是能够遵循真善忍去做好人,那一定人类的道德是高尚的,人类是有美好未来的,人与人之间会有好相处。可是共产党他的本性是“假恶斗”,它正好和真善忍是是相互排斥的。它教人是与天斗,与人斗,与地斗,这样就说要人不相信善恶有报,天理的存在,导致了中国人道德一日千里下滑,因为人不相信善恶有报的天理存在,不相信神佛的存在,那么人就会没有心法约束,就无所顾忌的干坏事,那么最后导致了人骗人,人吃人,人害人,所以“三鹿奶粉事件”就是一个例子。人为了自己赚钱,他不顾别人的死活,可以造出很多有毒的、有假的东西吃,害人。

其实中国人,人人都在被受害。更重要的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道德下滑,将给中国人带来巨大的灾难。现在中国人,你到中国去看,人也都知道,背地里也在骂共产党,人也都知道共产党坏。那么在干尽了坏事的共产党,现在就应该要淘汰了,天要灭它。那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人就应该要顺天意而行,退出它的组织才能保平安,否则的话,你再好,你是加入了它的组织,它还要让你举起右手宣誓为它奋斗终身,你等于把你的生命交给了它,它就给你打了一个兽印,给你做了记号,你属于它的组成部分。

那么它在干坏事,你不就等于在助纣为虐吗?那么你现在就是到了它违背天理,做了这么多坏事,天要灭它的时候,那你就应该退出,你是华夏炎黄子孙,那么你才能够远离共产党,你才有光明的未来。这是我们让他们做出三退决定,是为了要中国人好,真正为中国人,叫他们选择光明的未来。

庄尼:有人说您叫他们退党是搞政治,您怎么回答这问题呢?

牟女士:因为政治是共产党打压人民的一顶帽子,它不管用什么样的,只要是说不符合共产党属于它要做得那些事,把别人要做的事,或者是反对他的事,它都是扣一个帽子,说是政治,其实法轮功学员让中国人退出共产党组织,根本不参与政治,不是政治的范畴。因为你想如果是一个政治,一个修炼真善忍的人,他们是不看重世界的权力的,所以这些政治在共产党来说,它只能是打压人的一个手段和一顶帽子,所以它把什么都扣为政治。这是让真正明白的人,要他们三退,是真正的要他们脱离共产党,才能够有未来。

因为《九评共产党》在中国人人都知道,那么把共产党的邪恶本质,从九个方面已经论述得非常清楚,所以政治就是共产党为了打压别人的一顶帽子而已,也是为它自己在灭亡之前,它这么多的人退出,它为了让中国人能够尽量的就是说,把它解体的这件事情少,它就扣一个帽子,让中国人来误认为是在搞政治,就是还是阻碍中国人,在毁灭中国人,不让人退出它的组织,其实明白的人都在退,因为现在已经是有六千万退出了,所以退出的还远远的不只这些。

庄尼:那牟女士最后一个问题就是,这么多年您帮助了多少人退出了中共的党、团、队呢?

牟女士:这些年当中也近上万人了。

庄尼:上万人啦!

牟女士:对啊,这么几年当中我们每天都在帮助中国人退,有的时候,一天,几个小时能退几十人,有的时候,十几个。这么多年,年年如此,所以不仅是说在中国,在海外也是,有的时候,在一次集会上,最多的时候能退出了六、七十的,所以觉醒的中国人都在给自己选择光明的未来。事实上在海外所有的人能够真正的关心中国人的,都在向中国人讲真相。所以每一个法轮功学员他自己得到了好处,他不会忘记中国人。所以他就想着把自己的亲身受益,把退党的这个讯息告诉中国人,让中国人选择光明的未来。真正的为中国人好。不像共产党讲的“反对共产党就是反对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是两回事。咱们中国是五千年的文明历史,共产党暴力夺取政权也就是几十年,所以它不能和中国相提并论。

主持人:牟女士非常感谢您今天接受我们的访问,非常感谢您的故事很动人,谢谢!

牟女士:不用谢。

主持人:谢谢牟女士,谢谢再见!

牟女士:谢谢您们在百忙当中能够来关心法轮功的事。

主持人:谢谢!再见。听完牟女士说她的故事,非常感人,你看她本来是患了绝症的,患了绝症没治了,找医生也没用,那就是炼了法轮功就这么简单,就是五套功法,学学法轮功的真、善、忍道理,她好了。

我想如果这10年谁打压,如果我是那样的情况,谁要我不炼我可不干。可是就是下一半的牟女士做的讲真相那一部份,可能是有些中国人不太清楚的。就是比较多人问的是你在家炼就行了,干嘛要到处讲真相?是吧!那刚刚牟女士讲了她的理由,就是她自己得到好处,希望别人也得好处,而且这个真相就是真相,被打压的时候法轮功被诬蔑了,她认为她应该澄清而且是为了中国人好。王馨您对她这个观点怎么看?

王馨:我觉的本身问她这句话的这个中国朋友和同胞,本身他是站在中共的思维上在问这个问题,就是说一个好的东西,别人为什么不能拿给别人去分享呢?而且一个好的东西就是说被打压了,然后你就应该闭嘴,就不应该讲话了。就是说他本身问这个问题就问得很奇怪?就是说你觉得你就悄悄的躲在家里头去炼呗!

就是说它这个东西就是中共灌给中国人一个很奇怪的思维,它是不正常的想法。我觉得在海外的话,没有人会这么想这个问题。就根本就不是一个问题。本来不应该成为一个问题,就是说一个好东西,一个人他得到好东西,他有那种心要把它拿出来给人家分享,所有的人只会觉得这个人太好了,这个人的道德真是很高尚。
这个人的心胸多么的敞亮、多么的宽广,他能够把好东西拿出来给别人分享。

而中国人就是因为这六十年来中共不断的搞政治,不断的迫害中国人以后,中国人已经搞怕了而且他们不得不自保,他自保的办法就是我不跟你共产党对着干,我就能够活下来,我就能够不受迫害,所以他反而好像他的话是一句好心,就说你躲着炼,实际上你就能够安全了。但是本身这句话无形之中已经是在帮助中共,已经是在无形之中了。所以我觉得本身这个问题不成立。

庄尼:对,可能是恐惧。怕哪天惹祸上身,不敢说话,所以也是劝其他亲戚朋友炼功,你在家炼,你不要出来讲真相。

王馨:本身问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没有维护正义,就说是支持善良的勇气已经没有了。

庄尼:石涛您怎么看?

石涛:其实这个问题本身,到现在大家在网上看一看所有维权的人士,包括已经正在发生和已经发生的事情。我觉得大家注意我们说最典型的故事就是上海倒楼。

庄尼:13层楼忽然之间倒了。

石涛:倒了以后,大家注意他们有一个赔偿的计划,就是大家要这么一个东西吧!就是所谓跟开发商有这么一个东西,出来之后,大概四百多个业主不干,不干就不能接受这种赔偿。

庄尼:是不是赔少了?

石涛:赔少了。那不能接受这种赔偿。他赔得挺有意思的。他说要不然你在边上我们还有楼,你们拿走一间。我记得咱原来说过,倒了这个还踏实;最不踏实的是这个没倒的,结果他马上没倒之后,还有一间拿走吧!其实心里都明白谁也不敢乱买了。买了想退都退不了。要不然,我按2%,就高于你收价格的2%赔给你。就是100万买的房子,我多给你付两万块钱,就完了,这事咱们就结了。没人干,所以这些业主们不干,业主们不干,其实你就大大方方说我不干啦!不,他说四百多个业主出去散步,这个词用的很特别。

庄尼:为什么散步呢?

石涛:什么叫散步呢,说我们没机会游行,我们没抗争,我们在散步,我们只不过大家伙儿一块散步。

庄尼:实际上是抗议。

石涛:对,实际上是内心的不满,但是今天在在国内,老百姓想表达自己的不满,他都不敢直说,他叫散步。

庄尼:那有用吗?

石涛:其实我想说这个概念就是刚才为什么那么多人去说牟女士你在家炼不就完了?这种内在的心态是一致的,

庄尼:恐惧。

石涛:他其实在劝牟女士这句话说的真是句好话,从我们现在社会价值概念来讲是句好话,共产党那不是个东西,你说它是东西,是东西都把东西给玷污了,所以不能说它是个东西。所以人人知道它坏,人人都知道它恶,但是我们原来也讲过,谁是共产党,谁是党,你会发现找不着,没错吧!

党的书记都被党干掉了,所以你就会发觉,今天我们看整个反腐过程中,就我们原来一直讲到,任何一个地区,一个部门的党支部书记,它就是党,一定是独裁的,它是一个一个独立的、独裁的,而这每一个下级的独裁的党支部书记,一定往上抱粗腿,抱准就算,没抱准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就是全力支撑这个失败者。

庄尼:你肯定是贪污的,没抱对。

石涛:它就是这么一个过程。所以这样的话才会出现今天现在这个局面,所以我想说,在这么一个大的背景下,出现了一个所谓在劝牟女士,你在家炼吧!这是个很普通的价值观念,而这个价值观念如果往深的去说,其实我说真是一个非常非常缺德的支配。朋友你别介意我这么说,为什么说非常缺德呢?这个它最大的基准就在于共产党所推崇的达尔文的进化论“适者生存”、“生者王侯,败者贼”。

所以在今天的社会当中,就看谁“横”,至于采取什么方法,猫有猫道,鼠有鼠道,各这有各道,只要我弄成了就行。而这种各有各道跟邓小平“猫理论”是完全一致的。他的背景,他的一个最关键的关,最主要的就是所有的人放逐自己的能力,施展自己个人的能力,去获得自己最大的利益,达到自己的目的,在这个过程中,因为他是人否定神的概念,达尔文理论人是猴变,但是有信仰的人都说人是神造的,或者是佛造的。

那你如果这波国内人,他把自己的种族当成猴了,也等于是把你爹妈给骂了。把人类的爹妈给骂了,所以我说缺德,这个词没冤枉,就谁也不能,“子不嫌母丑”这也是爱国百姓们常说的,你不能说中国不好,“子不嫌母丑”。其实最关键、最要命的是达尔文的进化论被共产党利用,成为今天你不管是战天斗地,不管是唯我独尊,一切的一切都是为我的,因为它连他爹妈都敢不承认,都敢骂,所以它就是毛泽东那句话“和尚打伞,无法无天”。

庄尼:可是现在是这样,这个社会现实已经被共产党造成了60年了。小时候我们上学除了达尔文哪有别的。当时我记得上物理课,那个老师说九大行星怎么怎么很自然就排列,我记得我们几个同学比较反叛一点,那个九大行星不是可以转转转,哪天他近一点太阳,远一点太阳。听说近一点太阳就热死,远一点太阳就冷死。我说:你那是什么自然力量,几个球在空中转转转,哪天它不高兴就转歪一点行不行啊!那个物理老师他也回答不了,他就自然力量,我们私下不敢明说,挑战老师还得了,别想过了,考试别过。

我们私下说头一把,谁弄转他的,那事当然我们不懂,那时没人告诉我们“神创论”,也没有圣经读,谁弄懂他,当然说了也归说了,可是最后没人给我们答案,还真是这样。王馨你说在这种局面里面,像牟女士遇到这种迫害,您说该怎么办,普通民众该怎么办。

王馨:我觉得普通民众其实他们是无能为力的,他们是没有任何办法能够解决那个现状,所以他们选择这样一种说法,我觉得也是可以原谅的。

庄尼:无奈。

王馨:是无奈,因为他在那种环境当中生存起来,因为中共把他对神的正信打没了60年,打没了以后,他就觉得强权就是真理的话,他也就只有相信中共,因为中共最强权,谁也没有它的权利大,谁也没有它的暴力残暴,在这种当中只有顺应中共才有生存的空间,国内就是这样。但是我觉得到了今天以后,这个结果,六十年以后已经看到了,我觉得就像今天,我跟国内家里人就说,通电话的时候,他们就说你带小孩回家来,但是他接下来说我们还是不敢请你们回来,为什么呢?他说因为那个水全污染了。我们老了喝点没关系了,可是你的孩子喝了这么有毒的水,我们还是于心不忍。

很简单就从这样一件事,我们自家人,他就很清楚的跟我说水污染了,所有吃的东西都有毒了,穿得衣服的质料,跟国外是没办法相比的。他们在那里穿还觉得可以,但是他一接触到国外的衣服,他就会发现连一件衣服质料都相差非常非常巨大,然后他说现在你看所有这个猪都是化学催生,然后还有打水,反正没有一样东西可以吃,他就说你这孩子千万别带回来,虽然他非常想看我们的孩子,可是他却不敢让他们回去。

我就觉得人们由于国家对神的信仰被打灭了,对道德的信仰被打灭了,对真理的信仰被打灭了。整个只相信中共的强权,完全就是刚才石涛讲的,“弱肉强食”这么一种生存状态。没有任何道德约束的话,结果的话,就是把整个社会全毁了,资源全毁了,但是最可怕是人心毁了,后来我就跟家人讲,因为人心毁了,所以你周围生活的物质是随着人心的变化而变化,全都毁了。我说既然是这样,比如说我喝点脏水就算了,我也老了,但是你得病是慢慢来的,当你的得了一个怪病,当你得了一个癌,你是不会说我舒舒服服我就能走的。

“蝼蚁尚且偷生”何况一个人,人都想活,那你要承受巨大的痛苦去承受这些,这些东西全部都是中共强加于中国人的,我觉得中国人现在到了觉醒的时候,但这觉醒,如果没有法轮功学员这10年不停的讲真相,和他们这种表帅作用就是说,不管中共多么强权,他们为了真理决不后退,这么样的一种表帅的话,我觉得中国人今天没有那么大的勇气,因为我们现在看到很多维权人士越来越多站出来,所以我的感觉就是说,作为民众来讲由于他们没有对神的信仰,实际上他无能为力面对中共,但是现在好就好在有了法轮功,有了法轮功他们是一个信神的团体,他们的坚忍和他们的成功已经给了中国人民希望。

庄尼:那就怪不得我听了很多网上一些报导,哪地方维权就是跟警察干起来以后,那个地方马上就大批的人退党,真是这样,而且一退的时候可不是一个人退,不是像牟女士这样,打了10年的电话,一万人退,已经了不得了。可是我听说那个地方,比如说像石首那件事情,武警去抢尸体,后来7万民众去抗暴,拿石头跟武警干起来。之后我听说这一边退党的义工打电话过去,哗啦哗拉就几十人几百人退,就是一两通电话里边,就是那个人恨共产党已经恨到一个没法形容的程度,只要有一个人一句话,他马上明白。所以你刚刚说的就是像牟女士这样的法轮功学员确实在中国民众,他要找到希望这么一个问题上面,确实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石涛,您刚刚还没说完,我们打断了,您继续说。

石涛:其实说半天,我觉得也可以这么讲在国内相当一部分的朋友,既是这个制度的获利者,也是这个制度的受害者。他就在这种适者生存的理念当中,在最尽可能的获取自己的利益,但同时他被欺诈。我觉得这种典型的故事太多。我们就说个最简单的道理。应该很多人会说国内挣钱好、国内发展好,包括很多到海外的人也这么说,但是全都往外跑。

我觉得最有意思的,就是有一次我看当地电视台采访一个新移民,过来大概一年多,他说大陆的新移民到这个地方,我原来在国内怎么怎么好的,我就像从天堂掉到了地狱似的。他说到多伦多了,怎么怎么样,抱怨了一大堆。那记者也挺有意思,说那你为什么还坚持在这儿呢?他理直气壮的说,我为我孩子,为我儿子未来着想。我当时看到,我觉得这个人的脑子有点毛病,把儿子给弄到地狱这儿。他说这地方环境、教学比较好。我当时就觉得他没脑子,真没脑子。

他一个人本身就可以有两面,也就是他所看到所有的一切都是要自己获取的,当获取不到的时候、与自己观念发生冲突的时候,立刻就是责怪、谩骂、抱怨,其实他内心深处他知不知道好和不好?他清楚。所以这个我就说今天国内太多的朋友是这个概念,所以才会出现。而这种大的背景之下最关键的原因,就是党这60十年来的统治。

为什么每一个人都这样?我们说最简单的例子,刚刚发生的事情,纳米比亚政府的反贪局把胡锦涛的长子,胡海峰的所在公司,威视公司在进行调查。现在说胡海峰的本身已经不具体负责这个公司,而到了他的母公司做党支部书记,而这件事情当时是在前天爆发出来的,出来之后我当时看了以后,我在另外一个节目当中就说,大家注意这是党内权力之争的一个结果。

胡锦涛的儿子,纳米比亚是南非的一个小国,能当成国际新闻拿出来,谁拿的?我们可以预见要不久的将来党内将会出现星期日的下午3点钟,播重要新闻说党内又粉碎了一起反党反社会主义的什么,党内再一次大清洗、大革命。而今天的新闻立刻就说纳米比亚反贪局延缓所有这件案子的调查,纳米比亚我说它也是不长脑子。

我想说的什么意思呢?胡锦涛自己,今天都可以作为权力之争,他都无法把握,他自己既是这个国家极大的获利者、最高的代表,同时他深受其害。所以我们生活在这样的环境当中,其实可以回覆,你刚才问牟女士的那句话,“你们参与政治”。

庄尼:不是我问的,是我们听众朋友问的。

石涛:对,说这个法轮功参与政治。其实我说实在的,我在中国吃、喝、拉、撒、睡,都是政治问题。大家为什么这句话非常有力的呢?人人厌恶它,人人憎恶它,人人离不开它。所以共产党是“党”把这个东西放在嘴上,“党”把这个东西强加给人们的意识当中,然后“党”再利用着它残害着人们,打击着人们,这个就是“共产党”最恶劣。而谁代表“党”?就是握有权力和把持利益的人,在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去打击别人。

庄尼:我倒看了有两类人可以摆脱共产党,两种不同的方式。,一类人是什么呢?就是刚刚牟女士讲的“退党”,“退党”就是精神上离开了,我不跟你玩了,反正你干什么,我跟你没关,我是中国人,不是你中共人。另外一种是在物质上摆脱它,就是从这10年里,听说中共里面有上万的贪官,就是携带大笔大笔的钱跑到海外去了。我还看到了他们要跑,有很多很多花样,就是“三十六计”通通能用上。

石涛:你说到这个,大概是两多星期前,英国的金融时报登过一篇文章,据它统计截止到2005年有“107万”中共高官的家属逃到海到来。“107万”!如果是一个家庭3口人,或者是一个家庭4口人,你去除,你除完就是多少家庭。你就从上往下数,是部级的、是省级的、局级的去看,司局级的,你看能排到哪一级就出来了。所以我觉得其实他们都在跑。

庄尼:他们偷走多少钱,有没有报导?

石涛:它讲偷走多少钱,它的数字只到2005年,说2005年前8个月拿走了2千亿美金,最新的数字没有出来。我相信最新的数字出不来,你知道,因为大家伙都在跑。我印象最深的是反贪局成立的第一年,一年半之后,局长被抓,说反贪局贪污了2100万。反贪局的局长!所以这个事就是说,我觉得党只要设立任何的一个部门,就给一少撮人创造了发财致富之路。

庄尼:王馨,您留意可能在多伦多最贵的地段,买一栋大房子,一栋动不动就50万到100万到200万那种,用现金买的。很多都是中国大陆来的,讲国语的。

王馨:唉呀!太多了。不单是在多伦多,在温哥华更多,因为那边气候更好。

庄尼:温哥华更多。

石涛:我当时记得力拓这件事情,有个笑话,说把胡士泰给抓了,弄到现在澳大利亚的政府非常的尴尬。后来有人就说这个曾伟,曾庆红的儿子,17年前移民到澳洲。实际上是他爸当政时移民到澳洲去。说是不是考虑把曾伟的这个国籍给他免掉,这是一招。后来我认为其实都不用,西方政府能赶上共产党政府1%的坏,也有招。

庄尼:有什么招?

石涛:你不用非得把他的国籍给当了,你就把所有这些有头有脸的家属,你查他这几年的帐,查钱的流动,特别要查一下当地赌场,他们经常往来的帐目,就行了。

庄尼:洗黑钱的地方。

石涛:我说就是这个意思,你就来实实在在的,不用用那么多别的,肯定管用。

庄尼:我们正在讨论的话题是“法轮功学员是怎样挺过这十年的”。我们怎么理解解体中共才能制止迫害这句话,就是这一次法轮功学员在反迫害的时候,打出来这么一个标语。我们继续刚才提到的很多中共国内的贪官往外逃。我就看了有些比较有趣的方式,他们有一招叫“金蝉脱壳式”,那啥意思呢?就是一个贪官他办理了很多的假身分证,就是他一个人可能有十本护照,然后拿着这些假的护照又去办理真护照,然后再通过旅游团出境转移到第三国,然后再偷渡到第四国,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

你中共有招去查他,他有招去跑,比如说浙江省的建设厅原副厅长叫杨秀珠,他全家出境的时候所用的证件,全部身分不明,就是不是他自己。他早就拥有美国绿卡,但卡上的姓名不是他,是另外一个人。换言之,他一旦逃到国外,就没有海关有任何纪录,而且他出去以后,就堂而皇之跑到美国去,我就是美国的居民,而且在那就是过上安全生活。当然,在这之前他还利用了另外一招叫“调虎离山式”,他家属有一部分人早就跑美国去了,钱带走了不少,在那边就像王馨我跟你讲的,用现金买好了房子了,子孙后代已经在美国。

所以他才不关心你国内污染不污染,在那,一旦杨秀珠一看,“抱腿”抱错了,不就肯定是被人查出来贪污,就像上海帮那个书记陈良宇,本来他抱江泽民的腿以为抱对了,没想到胡锦涛上来,他还得罪胡锦涛,那就肯定说他是贪污了,实际上谁都贪污,只是权力斗争轮到你的时候,完蛋了,他就说贪污。那陈良宇就是笨蛋了,他没跑,可能是跑不出来,但是像杨秀珠就不是这样。

石涛:他并不是没想跑,他实际有4本护照。

庄尼:4本护照!

王馨:没来得及跑。

庄尼:没来得及。像杨秀珠这种就聪明多了,可能他一点点打草惊蛇,他早就溜掉了,而且像他那样溜,你怎么都找不到他。

王馨:对啊!消失了、蒸发了。

庄尼:像我刚刚讲得,离开中共的人,有两类:一个就是精神上离开,退党;另外一类就拿着钱就跑了。现在这种情况继续下去,王馨你觉得会发生什么情况?

王馨:我觉得这个实际上解决不了问题,因为如果一旦中共造下很大的罪业,你就像纳粹一样的,那么全世界声讨它的这个党徒,也是一样的,还是逃不脱。而且我自己感觉就是说,这些逃跑的人其实最重要还是要从精神上的觉醒和抛弃。就是说所谓的贪官,现在老百姓都骂贪官,觉得好像是贪官坏,实际上我自己觉得老百姓自己也说一句话,“我不当官,我骂官脏,我当了官,我比官贪”,这是老百姓一句口头语。其实他们非常清楚,人性恶的一面在中共的体制上,不但是被放大,而且是要加强,这样子的话你才能够在这个社会如鱼得水,要名有名,要利有利。

最后是因为这个党把这个民族彻底的毁灭了,那像这样子情况下,我觉得这个贪官他逃出来,其实还是不安全的,逃出来也不安全,特别是现在法轮功一直在讲,“天灭中共”。这天灭的话,我觉得就比较琢磨不透了,天灭你怎么样才能够逃脱得了天的惩罚呢?贪官我们还是摆一边,不要牵进去骂了,因为谁上去都必须是贪官了!那再骂他干什么呢!

最重要是怎么样把中共解决了,这样才能解决中国根本的问题。要是中共一直在那儿的话,换多少个人上去也一样是贪官哪!你说我现在是个老百姓,我天天骂贪官,明天把你放上去你也变成贪官啊!我们没法解决这个问题。我感觉还是得像法轮功说的,从精神上彻底的认识中共,从良知上否定它,然后彻底退出中共,而且要抛弃它给自己打上的兽印,不再做它让你做的恶事、坏事。

庄尼:就是说你认同牟女士这样的,叫多数的中国民众退党、退团、退队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方法。

王欣:对!我觉得是这样。

庄尼:石涛,您怎么说?

石涛:我们就回到今天我们讨论的主题,为什么对法轮功打压10年,结果越打压越如此的壮大?影响越这么大?就像我刚开头讲的,国内一切我们生存的环境秉承着一个根本原因,是跟达尔文的进化论有关。达尔文的进化论直接出现的一个概念就是对神佛的否定、对信仰的否定。我看过美国之音有过一个调查,对达尔文认可更多的人是平常根本不去教堂,就是信仰越虔诚的人对达尔文拒绝的越多。

庄尼:当然啰!说自个儿是猴变来的,这是污辱我了。

石涛:所以他是这么个概念,这个概念是非常根本的。法轮功所展示出来的力量,不能被许多生活在国内那个环境当中的很多朋友理解,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为什么无法打倒呢?

是因为有这样想法的很多朋友是与我们传统文化隔绝开了,是指内在的道德和精神层面隔绝开了。尽管他看《封神演义》,尽管他在看《西游记》,看那些古老的书,看这些东西他只是把它当作神话,当作跟他没有关系的,就是说太遥远了!跟我没关系,跟现实生活没关系,他是这个概念在看。这就是党说的:对封建、迷信的东西要批判的看,批判的接受,选择性的接受。

但是法轮功真正展现出来的是回归,其实很简单,回归到人们最本性的东西。如果说得更简单“回家”。就是人们有一种“回家”。对创造自己的神佛的尊敬和再认识,真正从生命本身的内在理解到生命之间的关系的时候,这就是一种回家、一种回归。当这种回归出现的时候,正好跟目前国内的价值观点是相冲突的。

而党所如此的打压,开动一切去打压法轮功、去不认可法轮功、去残害法轮功,不就正在于法轮功所倡导的宗旨和回归内涵的东西是要了党的命吗?我觉得这正好是对立的关系。在这种关系下,说出最简单的道理,是回归抛弃共产党、中共本身,这是一种理念性的,当这种理念存在的时候,实际就回归到道德的层面了,自然就回归了。

庄尼:您说:回归是要了党的命。这没错,但是没要中国人的命啊!这点可能很多中国民众也没搞清楚。

王馨:始终搞不清楚党是什么?在任何的宗教的书里,不管是佛教、道教或是国外的其他宗教,他其实讲到了神,也讲到了魔。那么魔也是超越了人境界的一种生命,它就是邪恶的,它是一种黑色的力量,它也是要控制人类,它跟佛是对立的一种力量。它的意思就是一种较量。

因为人性有恶的,所以我就放大他的恶,这样就归我管。当然最后要将这生命带向一种毁灭的状态。始终因为他不信神,所以他也就看不见魔。实际上党是超越于中国人民物质空间,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之外的一种黑色的力量、一种生命、一种魔的力量,当人们不认识它的时候、随从它的时候、信仰它的时候,人们就归它管,就在它的控制之下,最终走向它所领导的地狱般的场所。这在修炼的人、信神的人看来是太可怕了。

我觉得他们的这种抗争、这种去跟中国人讲真相,最后他认识的,他打出来的就是“解体中共,才能制止迫害”。我觉得这迫害并不只是指对法轮功的迫害,而是才能停止对全体中国人民的迫害,我觉得他这种否定,不是用人类理解的,拿刀拿枪把它干了!还真不是这个!他就是一种道德的醒悟、一种人性的复苏。其实我很同意石涛讲的回归。

回归是什么?我们想一想婴儿的状态,想一下我们幼儿时代的状态,我觉得那就是回归。其实我自己理解,所谓的修炼法轮功,我看他们就像婴儿,我看他们就像小孩儿。如果我用中共灌给我的思想去看,我觉得他们真傻,傻得像孩子,可是我觉得他们真是很纯洁。

庄尼:就是你理解像“解体中共才能制止迫害”这口号,实际上对全中国人讲的,当然法轮功学员不单是制止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肉体上的迫害、精神上的迫害,还制止中共对中国普通民众精神上的迫害。是这样吗?

王馨:对!

石涛:它完全是对道德、精神理念的打破,打破这种价值。刚刚你提到石首这件事,石首这件事情看到一个消息,最新的发展就是7月9日的时候,把死者的家属审查了17个,抓了5个,已经刑事拘留了。

而在6月25日的时候凌晨把死者的尸体火化了,当时烧的时候是政府跟家属签了个协议,说你在25日5点之前烧了尸首,政府不跟你追究任何的非组织的、暴力的、打烧的这种,因为当时有冲突的场面。

这次就抓他了,记者就问石首市人民政府办公室的副主任,姓郭,说你为什么抓他,你不是签了协议吗?他说我们说的是非组织性的,而这些人是组织的。这些流氓!如果说死者的家属有这么大的组织力量的话,那不得了了,还用费这劲吗?就来了7、8万人都是他们家给组织来的。所以我说党为什么邪恶,就是在这儿。

庄尼:实际上我理解的制止迫害,我就想起了罗马帝国,罗马帝国当年迫害基督徒,是全部民众被煽动起来了,就是皇帝和元老院的人煽动的,煽动的时候非常残酷,在街上还烧基督徒,还喂狮子。

可是迫害完了以后的结果是整个罗马帝国先自己干起来,乱成一通,打得乱七八糟,然后四场大瘟疫,死了一半人。最后吉普赛人,就是后来罗马帝国的子民、后代,流浪了好几个世纪,当乞丐,非常惨!所以我现在理解了为什么法轮功学员说解体中共,才能制止迫害。

各位听朋友,今天节目时间又到了,感谢您收听希望之声国际广播《全球论坛》,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会!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在线办理中英文「退党证书」

为全球华人提供在线办理退出中共党(团、队)证书。

在线办理

相关文章

《九评共产党》

此书是在人类近、现代历史上,第一次能够真正意义上精确、全面剖析中共邪恶本质的一本“奇书”。自2004年出版以来,全球华人如遇珍宝、相互传看,并由此引发了“三退” 精神觉醒运动,为迎来一个没有中共邪党的未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了解更多

《解体党文化》

落叶归根,中国人对自己根的寻求和渴望从未停止过。近几年海外流传着一句话,“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让无数海外游子燃烧起对自己民族的强烈的归属感。对党文化进行清醒的反思和抛弃,驱除马列毒瘤,解体党文化,回归中华民族正统文化,恢复民族的神韵,此其时也。

了解更多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了解更多

推荐文章

退党服务

三退保平安​

到「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党、团、队。

退党证书办理

在线办理电子「退党证书」,快捷、方便。

证书查询验证

在线查询「退党证书」信息,并验证真伪。

证书信息变更

在线提交「退党证书」信息变更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