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英雄蒋介石(四十)(图文)

287

【导读】真实的蒋介石虽然并非道德完人,也非圣人,然而却不失为一个仁心有余的正人君子,堂堂正正的英雄伟人。他的一生时而波澜壮阔,时而波涛汹涌。本来他完全可以引领中国人民走出受列强欺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大业。不幸的是,由于邪恶至极的共产党恶魔的强力干扰,竟致壮志未酬身先死,以致大陆中国人民迄今仍真正生活在毫无法律保障,没有自由,没有人权的水深火热,道德沦丧的罪孽深渊之中。

本书根据英美各大学历史学教授中国问题专家的相关二十余部专著综合编译 ,着重参考了日本中日关系专家Keiji Furaya的经典名著《蒋介石:他的生活与时代》,张戎女士之《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辛灏年博士之《谁是新中国》和美国专家乔纳森之《蒋介石大元帅和他丢失的国家》与《一个伟大的强国兴衰史》,及大量相关专题论文。作者在大量研究中日双方历史档案及精研蒋介石众多演说,信件,日记的基础上撰写了此部宏篇巨著,内容详实,论据充分,立论客观公允,是西方包括汉语世界研究中国现代史和蒋介石的权威经典著作。书中披露的大量真实史实,对还原蒋介石和中华民国史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价值。

(接上期)

九十一 史迪威与蒋介石

p2698581a80511303-ss.jpg

史迪威将军是中国通,能阅和读中文。(网路图片)

罗斯福面对此现实,采取了一种混和罗曼主义,决定保持重庆在战时,渴望在美国帮助下视中国为亚洲强国的新秩序。美国不想派地面部队至中国,因为欧洲优先,也不愿让重庆掌握物资分配权。蒋介石则主要考虑获得美国作为政治靠山和取得经济军事援助。为加强联系,他提议指定一位美国人担任他的主参谋。美国则视此为介入中国战争的好途径,促使中国军队现代化,成为抗衡日本的有效力量。因此,马歇尔将军提名史迪威将军,中国通,能阅和读中文,他上任伊始接受纽约时报记者怀特采访时说;〝中国的问题很简单,我们是与一个无知,文盲,迷信,农民的儿子的杂种(母狗)结盟〞。史迪威很快便在日记中称蒋介石为〝花生〞,后变成〝响尾蛇〞。

史迪威想建立一支现代化专业军队,而蒋介石视军队为其能操控的为其政治利益服务的棋子。蒋介石是一个骑白马摇控指挥军队的指挥官,史迪威则是个与部下打成一片,一道行军,一道共进大灶不吃特厨小灶的四星上将(美军最高军勋)。史迪威向那些经战斗考验负伤的士兵赠礼物,那些要求甚少,随时准备奉献一切的中国士兵,蒋介石却从未赠礼物给任何士兵。

 p2698582a791369508-ss.jpg

一九四二年四月十九日史迪威与蒋介石在缅甸会晤。(网路图片)

国民党领导人相信保存力量,并将忠诚置于能力之上;史迪威渴望投入最大兵力打一场决定性的大战,主张开除或枪毖那些未适当履行职责的军官以严明纪律。两人有一点非常相象:相信自已绝对正确。两人从着装、习惯、行为方式至讲中国话均大相径庭。蒋介石自信唯有他一人掌握着中国未来的钥匙。

蒋介石对英国素持敌意,视之为经常将其帝国利益优先于中国利益。英国人也讨厌蒋介石。一个英国使节下结论道:中国政府无法处理其自已的问题,蒋介石不具有控制全局的智能。邱吉尔对美国如此重视中国表示惊讶,他对罗斯福说〝四亿二千五百万猪尾巴〞。邱派驻中国的大使是独眼单手的一战英勇Adrian Carton de Wiart将军。

 p2698583a199670363-ss.jpg

孙立人将军率领的二万五千人的部队前往缅甸帮助英国人。(网路图片)

由于日本人对缅甸的军事压力,英国改变了态度,接受中国国军队援助其殖民地,蒋介石派了一支孙立人将军率领的二万五千人的部队前往缅甸帮助英国人。蒋介石对史迪威将军用中国最精锐的军队帮助英国人感到心痛,陈纳德将军喜欢蒋介石而讨厌史迪威。杜律明将军拒绝执行史迪威的命令,后来当日军进攻缅甸东北时中国指挥官再次拒绝执行史迪威的命令,令其怒不可扼。随后日军进犯进逼中国边境,云南面临威胁,陈纳德请示蒋介石同意后,派飞机轰炸日军打退了日军的进攻,而此时史迪威失踪,无人指挥抵抗日军。过了一段时间后,史迪威出现在印度,原来当日军进攻缅甸时,他率领二十六个美国人,十六个中国人,十三个英国人和四十名医务人员、印度厨师和机械师及二十头驴子和一条狗穿越原始丛林逃至印度。他从未向顶头上司蒋介石报导,但在途上他与马歇尔报告了为何弃部队的原因,因为中国指挥官两度拒绝执行命令,使他认为中国军队无法指挥而临时作出该决定。蒋介石说史迪威抛弃了我们的军队,我很怀疑他是否知道军纪的重要性。一九四二年五月底日军几乎控制了缅甸全境,切断了中国对外海陆交通线。

史迪威写了一份重整中国军队的建议于六月初在重庆面交蒋介石。他认为军队人数太多而质量太差,以致无法供应美国武器装备,宁可少而精,可靠良好的武器装备良好供应的几个师,远比众多乌合之众强得多。低效的下级和中级军官应当撤换。对勇敢的军人的奖励应当迅速,加强医疗保障,惩罚应当迅速无情,无论犯规者军阶大小一视同仁。军队指挥官是个大问题,他们很少有效力。他们极少上前线,极少监督其命令的执行情况,前线战报往往未经查验即予接受,时常吹嘘或隐瞒战绩以致引发严重后果。许多军官是个性勇敢的人,但他们大多数人缺乏道德勇气。我建议严厉惩罚不合格的指挥官,不清除低效不合格的军官,军队将缺乏战斗力每况俞下,无论用多少装备物资供应均无济于事。应当建立一个全新的指挥体系,设立一个控制后勤供应,交通,通讯以及战斗力的总指挥。蒋介石应当予总指挥直接的权力,同时放手不干涉其指挥权。经此种改革,中国军队将能抵抗日军进攻,直至盟军反攻。

史迪威的建议远远超出严格军事意义考虑。威胁体制的是将军们的政治角色与军事角色。将使吃空响的军官收入减少,而任命全权指挥官,会使权力移至地方竞争者手中。如果一支三十个师的高效部队,在单一司令官指挥下,将不可避免形成对蒋介石本人的挑战威胁。而清洗资深军官们将会动摇政权的支柱。美玲评论说,这些头脑人物动不得,否则一切将荡然无存。

另一根本问题乃是蒋介石是个民族主义者,他无意按照外国人的建议行事,改革他的军队。他视维护他的独立性为他的权力的根本要素,美国人施压越大,他的反弹越强,变得越加反美,更加坚持要走他自已的路。

英军总司令Alan Brooke形容史迪威是个无可救药的瞎眼的古怪脾气大的人;而陈纳德则是个缺脑子的勇敢的空军。陈纳德决定为他的飞行员开一家妓院,派手下一名将军至香港征妓女,正式名称仅供跳舞服务,但跳舞四周有广大的黑暗角落和一个大花园,姑娘们回到跳舞时往往不可避免地衣服上沾着野花草。后来史迪威发现此事,即下令关闭之。 。

 p2698584a938251872-ss.jpg

蒋介石伉俪与陈纳德将军合影。(网路图片)

一九四二年二月蒋介石夫妇宴请陈纳德的飞虎队,当进飞虎队已击毖日军飞机二百九十九架,击毁伤敌机六百余架,此外还炸毁不少日军军舰,减少了日军对重庆的轰炸。

一九四二年夏天德军在北非强势推进,严重威胁英国在北非的地位,于是美国决定将驻印度归史迪威指挥的中国战区飞行大队移往埃及。蒋介石指责史迪威放走飞行大队,因为中国同样受到日军严重威胁,且更需要空军支持,其实史迪威亦很恼火。后来蒋介石通过宋美玲威胁美国,并提出三大要求:(一)派三个美军师到缅甸打通缅甸至云南通道;(二)每月从喜玛拉高雅山运送五千吨物资;(三)送五百架飞机给中国。若不能满足这些要求,她威胁说其他盟国会帮助中国解除威胁,且亲日势力非常活跃,不排除与日本和解的可能性。问题在于美国是否想要中国与日本和解。由于欧洲和北非战事正泔,蒋介石的要求无法满足,他的威胁亦落空。

美国培训孙立人和廖耀湘将军率领的六万六千人中国军人,他们首次直接领取薪饷二十英镑,享有良好的医疗。罗斯福总统的私人顾问Lauchlin Carrie访问中国后,建议撤换史迪威和驻华大使Gaiss.

史迪威在日记中评价蒋介石是个富于偏见,自大的暴君。中国政府是一种建立在恐惧和亲朋基础上的结构,在一个无知,任意,顽固的人手中操控。

蒋介石同样抱怨史迪威。在给宋子文和驻美大使胡适的电文中他说:中国战区没有组织,或准备,似乎中国战区的胜与败,生与死皆与史迪威无关,此人对组织没有多少价值,具体计划及全面实施缅甸战役,史迪威事先未征求我的意见,也未向我作任何直接汇报。

蒋介石本人不太喜欢其美国盟友,不信任美国的动机,他的感情对史迪威引起的不快,又被一起一九四四年执行善意任务的将军放大。在戴立举行的一次宴会上醉酒,透露了美国对中国的真实评价,包括批评美玲,涉及蒋介石本人。

罗斯福在白宫会见史迪威和陈纳德将军问史迪威蒋介石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是个犹豫不决,诡计多端,靠不住的老流氓,他从不信守诺言〞,史迪威愤然咆哮道;罗斯福打断他转而问陈纳德的看法〝我认为蒋介石元帅是当今世界两至叄个最伟大的军事家和政治领袖,他从未违背对我的承诺〞,陈纳德平静地答道。

后来蒋介石得悉史迪威将军对他的评价后,他给在美国的宋美玲和驻美大使胡适的电报中写道〝他不仅羞辱了我们,他根本未考虑我们面临的严重威胁,并错误地指责我们。这的确是难以吞下的苦药。为了未来的缘故和战争胜利的需要,我希望罗斯福总统能理解我现在的困难处境〞。

一九四二年和一九四三年宋美玲是世界上最有权力的女人。美国参战使她在处理中国的最重要同盟事务上成为关健人物。她参加最高层会议,把握着蒋介石与美国顾问及白宫之间通讯的密码。史迪威在日记中评价她:〝敏捷,聪慧,实干,真希望她是个男人,思想不深刻,但反应很快。非常坦率与公开。是个聪颖有头脑的女人。直率,富有活力,精力旺盛,热衷权力,易被公众和谄媚左右,她的历史(知识)相当弱。不向所有的中国对外关系的西方观点让步。中国人总是正确的,外国人总是错误的。〞

一九四二年七月一日,美玲召集史迪威,陈纳德和两位中国空军司令开会,她问中国将军你们要多少架飞机?答二百架;问陈纳德要多少?答:三百架。这就是她后来向美国要求送五百架飞机的由来。她用尽一切机会一切渠道力促,后来罗斯福果然部份满足了要求。每月运送八千吨物资;送给中国二百六十五架战斗机。在云南建立三座机场。

当日军持续推进时,罗斯福敦促蒋介石予史迪威全权负责指挥权以对抗日军。〝我觉得中国的局势令人担忧,若不立刻采取实质有效合适的措施,我们共同的事业将受到严重损害〞,罗斯福随即派出两位特使:前共和党战争部长Patrick Hurley和一个商人Donald Nelson。前者的任务是扩大史迪威的权力,并将中共纳入租借法案计划。后者的任务是负责考察中国的经济局势。两名共产党特使曾访史迪威,说共军可以接受史迪威的指挥,但不接受蒋介石的指挥。史迪威答他希望访延安,在马歇尔的怂恿下,罗斯福在一封给蒋介石的电文中称:〝拒绝任何愿意杀日本人者的支持是不明智的。史迪威想用东北军即封堵共军的国军和共军打日本。蒋介石重申必须将共军和共区置于国军控制下,共产党方要求承认共产党作为政党的地位和组建民主政府,蒋介石坚持抗战结束后再解决这些问题。

尽管史迪威期望与共军合作,华莱士也热衷于统一战线,但蒋介石与史迪威冲突激烈更多的是西南战略与缅甸问题。一九四四年初秋,蒋介石亲自飞赴桂林指挥坚守。史迪威对此不以为然,在日记中写道:〝他们应当做的是射杀蒋介石与何应钦,结束游戏。〞他下令美军撤离桂林。然后史迪威为中国守军制定称做〝灵活运动战略〞,实践意义指放弃城市。在抵抗一阵后,蒋介石接受之。但记录史迪威对失败如何影响。

史迪威回重庆时,蒋介石要他将美军训练的Y军团从缅甸调回云南守昆明。这使史迪威大怒。在日记中写道:〝这个疯狂的小杂种,山核桃脑瓜,荒谬的理由和白痴的战术和战略概念,(撤回Y军团)这是不可能的。〞

史迪威立刻向他的顶头上司马歇尔汇报,马歇尔正在魁北克参加英、美峰会,他立刻转告罗斯福和邱吉尔。依蒋介石的观念,保卫昆明比与史迪威在缅甸的军队保持联系更重要。这进一步惹恼了盟国,缅甸行动是为了打通中国供应线,训练Y军团的目的也是为此,现在蒋介石欲撤回Y军团。假如日军在云南失败,他们将从云南进攻缅甸,盟军在欧洲和太平阳节节胜利,唯有在中国战场却接连失败。马歇尔说服罗斯福给蒋介石指令其将全权授予史贮威,指挥Y军团加强缅甸保卫,以避免一切致命的军事灾难,并暗示否则美国的援助得重新考虑。

陈纳德后来指控史迪威从去年夏天始便作最后摊牌,撤销供应,造成一种局面,使蒋介石不得不放弃指挥他的军队。他在回忆录中写道:〝当他为保卫衡阳请求支援时,史迪威的副手说史迪威正在准备使蒋介石〝真正面对失败〞,直到预计的事情明显以前,无法提供援助。

罗斯福措辞严厉的指令信,赫尔利认为不妥试图阻止给蒋介石。但史迪威坚持不能扣留信息,当史迪威将该函递给蒋介石,读后蒋说:〝我理解〞,然后一声未吭,待史迪威离开后,蒋介石才爆发。

史迪威感到非常痛快,出了一口恶气。他给妻子写了一首诗表达了此种痛快淋漓的情感。比喻罗斯福的信象一团辣椒粉,呛得蒋介石眼热心虚,战抖失声,脸青白相间。当然该信很伤蒋介石的自尊心,也成为存封史迪威中国使命的判决书。蒋介石称这是〝我一生中最羞辱的信。〞蒋说,〝非常明显美国旨在干涉中国内政。〞

蒋介石起草了一份函,告诉赫尔利中国人受够了史迪威的污辱。他回答罗斯福说,〝中国同意接受一个美国司令官,但史迪威不合适。几乎在他抵达中国那一刻起,便不合适〞他指出〝他忽视相互信任和相互尊重,而这是与盟军合作成功的基础〞。共和党与国民党合作较顺利,而民主党和军人倾向于与共产党合作。

十月孔祥西转达罗斯福表示如果蒋介石坚持,他同意替换史迪威。罗斯福的顾问Harry Opkins后来说这时误传。史迪威在日记中写道:〝FDR的做法是抹了我的脖子,将我一脚踢开〞。蒋介石在国民党中央执委会上敲桌子称,如果接受罗斯福的建议,那就是接受一种新的帝国主义,使他变得与南京汪精卫并无两样。如果美国撤销援助,我们仍能在西部四省生存。他的讲话被透露给美国特使,使之转达给华盛顿知道他的意图。

十月十二日,赫尔利夜不能寐,半夜二点让秘书草拟了一封函给罗斯福,建议撤换史迪威。〝将军是个好人,但他无法理解且不能与蒋介石良好合作。如果他继任,可能失去中国。〞赫尔利在发信前先出示给史迪威,史迪威形容其是〝用一柄钝开刀割我的喉管〞。他仍期望马歇尔能说服罗斯福。

但罗斯福拒绝再发另一封措辞激烈的函。他让史迪威向蒋介石提出三名他可以接受的美国将军。蒋介石电复称〝作为国家元首和最高司令官,要求召回一个他无法信任的官员的权利无庸置疑〞,将问题扩大成他作为国家总统和中国主权让罗斯福难以插手的问题。十月十九日史迪威被召回,另派魏德迈将军(Albert Wedemeyer)取代之。

 p2698586a190814156-ss.jpg

一九四四年十月,第十四航空军司令陈纳德(左,Chennault),与接替史迪威的魏德迈将军(Wedemeyer)。(网路图片)

蒋介石授予史迪威中国最高勋章,被史迪威谢绝。他去见美玲,美玲哭了。蒋介石最后一次会见史迪威时说,他对事情发展到此种地步深感遗憾。当蒋介石送史迪威到门外时,史迪威动情地对蒋介石用中文说〝最后胜利〞。蒋介石将此归因于共产党从中作梗。十一年后他写道:迄今对自已当年未及时识破中共对美国人愚弄的阴谋诡计而心痛。最后一位美国军官与史迪威告别时,他说〝上帝保佑我的继承人〞。何应钦在最后一刻赶到机场向史迪威致敬。史迪威回敬道:〝我们还等什么?〞他连一天也不愿意等,归心似;离开重庆到云南参加了一个美国旅游团观光,他致妻子函说〝象在地狱的感觉〞。然后在卡拉奇,继回到美国,被告知不要向外界透露一个字,什么也别说。

次年从印度经缅甸通中国的路开通,蒋介石下令命名为史迪威路。但却未邀请史迪威出席庆典。该路一九四五年十月 日被放弃,二零零二年北印度州希望重新开通该路以促进经济发展,但因安全问题被政府否决。当史迪威想到中国北方该老朋友时,蒋介石却拒绝向他颁布许可证。欧文在华盛顿访问史迪威并记录道:〝史迪威说他将肩扛红军的莱福枪感到光荣。〞一九四六年十月十二日在睡梦中史迪威将军平静地去世。蒋介石在南京出席了他的追悼会,予之身后荣誉。

〝史迪威帮助打开了通向共产党之门〞。忠诚蒋介石者及美国国会右派如是说,但这种指控显然不符合事实。当他在重庆时,延安并未得到美国援助。

史迪威的战地纪录显示,他很难是一个伟大的司令官。在军事政策上,他未能完成他被指派的工作,也未能推进他建议的变革。一九四四年他坚持在丛林中,是一种回避他的主要职责的错误作为,正如一九四二年他穿越丛林从缅甸至印度,是一种试图证明通过个人的努力,而不顾他所率领的部队的后果。他使他的总统消耗尽了耐心,他的诚实和原则过于经常表现为道学和自我满足。在他与蔼玲和美玲的同盟中,他阻止了一九四三年在中国进行改革的最佳希望。反之强化了他希望翻转的力量。然后他未能估计日军I的行动计划的影响,且在中国人最需要帮助时,拒绝施援手。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