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英雄蒋介石(四十二)(图文)

315

【导读】真实的蒋介石虽然并非道德完人,也非圣人,然而却不失为一个仁心有余的正人君子,堂堂正正的英雄伟人。他的一生时而波澜壮阔,时而波涛汹涌。本来他完全可以引领中国人民走出受列强欺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大业。不幸的是,由于邪恶至极的共产党恶魔的强力干扰,竟致壮志未酬身先死,以致大陆中国人民迄今仍真正生活在毫无法律保障,没有自由,没有人权的水深火热,道德沦丧的罪孽深渊之中。

本书根据英美各大学历史学教授中国问题专家的相关二十余部专著综合编译 ,着重参考了日本中日关系专家Keiji Furaya的经典名著《蒋介石:他的生活与时代》,张戎女士之《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辛灏年博士之《谁是新中国》和美国专家乔纳森之《蒋介石大元帅和他丢失的国家》与《一个伟大的强国兴衰史》,及大量相关专题论文。作者在大量研究中日双方历史档案及精研蒋介石众多演说,信件,日记的基础上撰写了此部宏篇巨著,内容详实,论据充分,立论客观公允,是西方包括汉语世界研究中国现代史和蒋介石的权威经典著作。书中披露的大量真实史实,对还原蒋介石和中华民国史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价值。

(接上期)

一九四三年十一月底在开罗举行美苏英中四国首脑会议,把中国奉为四巨头之一构成战后世界。但斯大林与日本订有互不侵犯条约,选择不参加,坚持另外单独与美英会谈。邱吉尔发现美玲是〝最杰出的和迷人的〞。第一次会见美玲,邱吉尔说〝他想她视他为一个霸占了许多殖民地的流氓和帝国主义者〞,她迅即答道:〝为何你如此肯定我这样看待阁下?〞对布鲁克而言,〝她是个研究她自已,奇怪的个性,性和政治相连,两者单独或联合平衡平用,以达到她的目的。〞

当时的中国实质上仍非常弱,五十万中国军队(主要是前军阀的地方军)转成伪军与南京汪精卫政权合作。一九四三年通货膨胀率达百分之二百四十三,银行印钞翻倍,日本人在南方输进一千亿伪钞加剧了经济的混乱,腐败和投机迅猛发展。军费开支占百分之六十预算。 税收仅够八分之一的政府开支。国统区四分之一居民是难民或无家可归者,干旱袭击南方造成一百万人死亡,然而军队却在周边地区人民在量饥不择食待毖的情况下,售粮食给日本人。

会议决定一九四四年春在缅甸发起反攻,宣言确认战后满洲和台湾归还中国。罗斯福予蒋介石含糊其辞理解为美国将为蒋介石训练和装备九十个中国师,但没有任何时间表。蒋介石不同意总统和首相战后取消日本帝国体制,建议采用一种软方法。

回美国后,罗斯福在炉边谈话中称赞〝蒋介石是个不可征服的人,富有远见和伟大的勇气。中美之间的友谊比任何时侯都更加深厚,两国政府更加团结紧密〞。

但随后访延安的美国作家们对共产党称颂有加,赞美延安如何好,共产党是农业改革家,他们的奉献爱国精神,诚实,与国民党的不可靠,贪污腐败形成鲜明对照。

期间戴立的军统破获一起国军内的阴谋。数百名国军青年军官因为不满政府和军队的腐败和低效,他们拥护蒋介石作最高领导人,但是想清除何应钦,孔祥西,陈立夫和陈果夫及戴立。反叛者曾求助于一个帮助训练国军的美国将军,但该将军反应冷淡,然而美国战略情报局(联邦调查局的前身)却很感兴趣。蒋介石一回到重庆即下令逮捕全部参与的军官。其中十六名骨干被处决。

假如蒋介石得知罗斯福与史迪威在开罗的谈话,那么蒋介石的反应会更加激烈。罗斯福问史迪威,〝蒋介石还能撑多久?〞〝日本人若发起新一轮进攻即可能使蒋介石政府跨台〞。史将军答道。美国战略情报局建议:应当寻找其他人或团体以便继续(亦即美国当时对蒋介石信心不足,有另行扶持他人取而代之的打算)。史迪威回到中国后告诉他的副手,罗斯福对蒋介石感到不满,受够了他的火爆脾气和不停的要钱要物。事实上他以他那种奥林亚的方式告诉我:〝如果你无法与蒋介石相处,又无法替换他,那就一劳永逸地摆脱解决他。你知道我的意思。让某个你的撑握的人取代之。另一版本则说罗斯福下令启动紧急计划暗杀中国领导人。

蒋介石不断地要求金钱援助无济于事。尤其是蒋介石坚持所有的交易均按荒唐的旧比例二十元兑换一美元,黑市价高出好几倍。虽然他的政府在美国美元基金中仍有五亿美元,蒋介石却要求再贷款十亿美元。当美方拒绝后,他坚持华盛顿出一亿美元在成都市修建一个轰炸日本的机场基地。否则中国对数十万人正在修建的项目将无法提供任何更多的协助。孔祥西威胁说,日本人提出了〝非常优惠的要约〞,美方终于不情愿地答应出钱,但是蒋政权却为其财金敲诈勒索的做法留下了令人厌恶的恶名声,为其领导人赢得〝现金支票先生〞绰号。
 

p2713452a367109503-ss.jpg

美国总统罗斯福。(网路图片)

尽管对蒋介石相当恼火,罗斯福经常总是最后还是认为蒋介石是个将来能够团结和领导中国的人。为帮助蒋介石政权,罗斯福决定在中国设立一个独立于美国战略情报局和史迪威的秘密美国机构。由海军Milton Mites将军领导,以中美合作所名义,与戴立的军统合作。向他们提供训练和装备,旨在用于反日,但时常被直接用于反对蒋介石的国内敌人。其部部设在重庆戴立军统局内,而美国战略情报局驻中国机构也在该地,导致两个美国机构内部不和恶化。

蒋介石本人不太喜欢其美国盟友,不信任美国的动机,他的感情对史迪威引起的不快,又被一九四四年夏天一起执行善意任务的将官放大,一个美国将军在戴立举行的一次宴会上醉酒后透露了美国对中国的真实评价,包括批评美玲,涉及蒋介石。

在草根阶层,中美双方均有种族主义,远离安宁适的家,美国人时常看到中国人的〝马虎〞,不愿意与贪污腐败作斗争更不愿消灭之,虽然陈纳德的基地持续丢失汽油,显然当地居民并非唯一的盗卖汽油于黑市者;美国人对于中方与敌人贸易量之大感到震惊,日产轿车在重庆街头横行,而中国产医药救助包则行销日本。另一方面,醉酒的美军士兵时常寻求性爱,亦惹恼了中国人。中国人将凡是在大街上与美国人同行的中国女士一概叫做妓女,一个在中国出生会讲一口标准普通话的美国军官Oliver Caldwell相信是因为象戴立一样的国军中反美的人,利用和激化美国战略情报局与中美合作所之间的分歧所致。

由于德黑兰会议上斯大林与罗斯福和邱吉尔推迟开罗会议决定的缅甸反攻计划,蒋介石决定自已单独提前行动。他命令史迪威率领在印度由美军训练的中国远征军,对日本人发起进攻。由常胜将军卫立皇率领的Y军团,蒋介石不愿让其冒险,令其在云南境内,罗斯福电告蒋介石说,Y军团不投入行动这不可思议。史迪威的副手将电报交美玲,她并未转交蒋介石,说怕他发火。后来史迪威亲自飞回重庆力促蒋介石下令卫立皇军投入战斗。他的副手威胁何应钦,若不投入行动,美国援助将中止。

日军抵战十分顽强,一个月内,中国军队仅推行了二十英里,有些情部下,断粮食的被分离的日军分队甚至吃同伴的死尸。〝指挥很,人力被浪费,弹药被浪费,武器误用和失保养〞,政治官员John Paton David后来写道,史迪威的训练计划的局限性被残酷地披露。

一九四四年三月七日至十七日,进攻Myitkyina,攻占机场,随后两支中国军队误会而相互残杀,损失惨重。副官Merrill的手下心生反叛之怨,对史迪威相当不满甚至怨恨。〝雨、雨、雨,泥、泥、泥,丛林、痢疾、疲惫不堪、浑身酸痛〞史迪威在日记中写道。尽管人数绝对优势,且撑握制空权,仍然打了两个月。最后打下Myitkyina后,史迪威升任四星上将。他在给妻子的信中写道:〝我想那花生(指蒋介石)必将为他的愚蠢和顽固付出惨重的代价〞。

一九四四年春,日军发起在中国的最大的反攻战,从满洲一直到印度支那。日军发动攻势前先作了大量宣传:中国人不是日本的敌人,白脸的魔鬼才是日本的敌人。告诫军人善待当地百姓,军歌表现其仁慈。日军司令I投入五十万兵力,再配上七万至十万战马,八百架飞机,和一万二千-一万五千辆战车,横扫黄河流域进入河南,汤恩伯部国军抵挡一阵后随之崩溃,军官们正在打蓝球时日军已攻击。三个星期内,中国军人三十万被俘,并以四十比一的死亡率。三个关健的基地和重要战略要地皆被攻占。农民们用原始的武器击溃败的国军,以报复他们先前的欺压,有些人甚至被活埋。日军随后从武汉推进湖南。蒋介石下令薛部死战。怀特形容该战役为全国无人地带最残酷的战斗。陈纳德将军的飞行大队不停地攻击日军,中国军队自一九三八年以来三次在长沙击退日军进攻,但蒋介石拒绝向薛岳将军增援,因为他怀疑他与南方主张自治者同盟。先前胜利的精神不再,在一百二十英里长的战线上,日军从中央突破。史迪威和陈纳德之间爆发的争论打断了反击,陈纳德认为再增加一些军供,他的战机即可以阻日军的攻势。但史迪威没有兴趣来证明陈纳德的理论,战争可以由空战取得。他更关注缅甸的战事而非中国。当陈纳德相信史迪威幸灾乐祸看到他预言的命定实现,两人的关系进一步恶化。陈纳德后来写道:史迪威的助手告诉他,史迪威是故意让南方的战局恶化,作为赌注迫使蒋介石允许他指挥国军。

p2713453a683955928-ss.jpg

陈纳德与他的第十四志愿轰炸机中队在中国。(网路图片) 

韩战开始时迈克阿色将军提议重新装备国军反攻大陆,被杜鲁门总统否决。当迈克阿萨成功突袭在仁川登陆后,他建议越过三八线打到北方去,杜鲁门同意之,但由于共军随即介入朝鲜战争,美军受到阻截且受到一定损失,被迫撤退,共军则进逼南方甚至一度拿下首都汉城,迈克阿萨在此情况下曾建议对共军使用核武器,令杜鲁门非常恼火。美国军方联席会议主席Owar Bradley评价迈克阿色提议对共产党中国发起一场全面战争时说道:〝它将是一场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对错误的敌人打的一场错误的战争。〞

一九五一年四月,共军被联合国军打得溃不成军接近崩溃边缘,因而提出和谈。一九五二年十一月爱森豪威尔(Dwight D.Eisenhower)当选总统,他向共方明确表示:除非他们对和平作出实质行动,他可能考虑使用核武器。一九五三年夏天达成停战协议,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斯大林于一九五三年三月去世,使朝鲜战争成为一场没有赢家的战争。

欧洲人在征服和侵略北美新大陆过程中,一四九二年前后几乎毁灭了印地安文化和人民,同时又迫使大量非洲黑人成为奴隶;一六一八年至一六四八年的三十年战争,严重毁坏了德国及周边国家;一七九二年至一八一五年的法国革命和拿破伦征战,摧毁了欧洲;两次世界大战则几乎摧毁了文明本身。

美国在二战时成为民主兵工厂,一九四一-一九四五年期间,国民生产增加百分之五十,钢产量翻番,造船增十倍,飞机产量增十二倍。期间造船吨位商船总吨达五千一百万吨,平均一天造船三艘;有些船从建造到下水仅花四天半;同期飞机生产总量达三十万架,在一九四四年高峰期,每天生产二百五十架飞机。

西方在战争中胜出原因有四:第一,欧洲几乎永久性的政治分裂,伴随着侵略性的战争价值观,产生了持久而强烈的竞争意识,因而高投入于采纳新技术,体制内创新;第二,部分归因于高昂的军费开支,西方不仅发展了一种来源广泛的税收体制,而且扩展了一种密集的信贷体系,使得长期投资于发明创造新科技及分摊巨额的战争费用成为可能,以致一系列花费巨大的新技术和战术的革命在西方军史上层出不穷;尤其自一四零零年始,热兵器,炮兵要塞,铁甲战舰,装甲师团,飞机坦克,核武器,导弹。而每次军事科技革命,均会促使调整经济结构以便获得必要的财金;第三,西方通常以实用高效为单一标准来判断军事发明。欧洲军队随时准备使用任何能助其取得胜利的武器和战术;第四,西方军队极重视步兵训练,军纪以便统一步调,素有公民士兵传统。这种强调财政,技术,博采众长及训练的综合,使得西方军队拥有独特的强大战斗力。

现代德国军事家克劳维兹(Carl von Clausewitz)在其《战争论》中指出:〝直接消灭敌军的有生力量应当经常成为主要考虑的目标,因为消灭敌军是战争的首要原则〞。西方军队有两大特征:与时具进改变的独特能力与保守传统,及为这些改变所需的筹集财金的高效能力。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