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英雄蒋介石(四十三)(图文)

298

【导读】真实的蒋介石虽然并非道德完人,也非圣人,然而却不失为一个仁心有余的正人君子,堂堂正正的英雄伟人。他的一生时而波澜壮阔,时而波涛汹涌。本来他完全可以引领中国人民走出受列强欺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大业。不幸的是,由于邪恶至极的共产党恶魔的强力干扰,竟致壮志未酬身先死,以致大陆中国人民迄今仍真正生活在毫无法律保障,没有自由,没有人权的水深火热,道德沦丧的罪孽深渊之中。

本书根据英美各大学历史学教授中国问题专家的相关二十余部专著综合编译 ,着重参考了日本中日关系专家Keiji Furaya的经典名著《蒋介石:他的生活与时代》,张戎女士之《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辛灏年博士之《谁是新中国》和美国专家乔纳森之《蒋介石大元帅和他丢失的国家》与《一个伟大的强国兴衰史》,及大量相关专题论文。作者在大量研究中日双方历史档案及精研蒋介石众多演说,信件,日记的基础上撰写了此部宏篇巨著,内容详实,论据充分,立论客观公允,是西方包括汉语世界研究中国现代史和蒋介石的权威经典著作。书中披露的大量真实史实,对还原蒋介石和中华民国史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价值。

(接上期) 

一九四三年一月十一日蒋介石在重庆分别与美国和英国签定新条约;废除治外法权;归还所有割让的领土(除香港之外);废除一九零零北京条约;随后中国与一系列国家分别签定了类似的条约废除了不平等条约。

一九四三年十一月底,开罗会议,美英苏中四国首脑会议,把中国奉为极成战后世界的四巨头之一。但斯大林与日本签定了互不侵犯条约,故选择不参加,坚持另行与美国和英国会谈。会议决定一九四四年春在缅甸发起反攻。宣言确认满洲和台湾将在战后归还中国。罗斯福予蒋介石含糊理解美国将训练和装备九十个中国师,但没有任何具体的时间表。蒋介石不同总统和首相战后取消日本帝国体制,建议采取一种软方法。

美国副总统Henry Wallace先飞苏联后到重庆访问中国四天,他对苏联印象良好,故施压蒋介石与中共合作。蒋介石答:中共远非美国人想象的农业民主人士,并要求美国人远离他们。为何美国人强迫他与共产党合作,而不是与国民党协议。但是蒋介石同意美军观察小组到延安实地考察。

由八名美军军官组成加上史迪威的政治军官抵达延安,很快便发出报告称:毛泽东无意创建一个苏维埃国家,而是倾向于真正的民主,并想与国民党自由派和其他政党结盟,改造中央政府。但对经四年的整风运动,强化毛个人的理论学习,独裁地位,清洗特务(即任何与国民党有联系的人)只字未提。

一九四四年六月二十四日华莱士副总统离境,蒋介石坚持他对共产党的批评,认为中共不可信,但他说如果共产党真愿意在三民主义范围内行事,他将朝民主政府方向努力。左倾的副总统不相信蒋介石。他向罗斯福汇报称蒋介石是〝一种短期投资〞。〝不相信他有智慧或政治力量管理战后的中国〞 。

薛岳部被日军打出长沙后,撤退至周边的山中,并期望反攻。由于蒋介石怀疑薛将军与其他人结盟期望取代他,蒋介石控下军队不予支援。让薛部与日军孤军奋战。在与重庆电报争论中,一支军队陷入敌阵被消灭。蒋介石令薛部向西撤进四川,薛欲保持独立转向南撤,并由第十军攻占战略要地衡阳,六月底日军攻占衡阳机场,包围市区。陈纳德称之为〝中日战争之一场真正伟大的英雄史诗〞。陈纳德的空军放手猛击日军,因史迪威还在缅甸。

p2714462a862452816-ss3.jpg

 衡阳保卫战(网路图片)

第十军一万名将士在台儿庄战役指挥官指挥下坚守衡阳,日军由于空袭轰炸严重削弱,后勤供应中断,弹药不足。陈纳德的第十四空军大队在此衡阳保卫战中击落日军飞机二百一十架,俘虏九十名日军飞行员。七月中旬,日军反击略占上风,蒋介石仍然拒绝增兵,但他最后决定派援兵,准备发起反攻。此时国军是日军的四倍,虽然许多士兵患痢疾,每天仅有两碗饭,〝他们的精神绝对狂热〞。美军情报官报告称。但他们的装备差,仅有莱福枪和一些机枪,薛需要的是武器而不是更多的伤病士兵。怀特报告称前线一支部队仅三分之一人有莱福枪,没有装甲车,仅两台法国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大炮。黎明前,国军发起进攻但未成功。〝中国士兵们能奉献的血肉他们均已尽力,他们朝山丘上冲锋,死在阳光里,但他们没有火力支持,没有枪,没有指挥,他们是注定失败。〞

尽管蒋介石不断地从重庆发出命令,他从未组织主要的攻击战。由于日军援兵,坦克轰击城墙外围,而陈的空军这时由于缺汽油,有时三天才能起飞一次。城内守军严重缺粮和后勤供应,他们用无线电发紧急求援,陈纳德和副官向史迪威求助,他答:若投掷供应品将会创立先例,要求更多的供应而无法满足,这都是蒋介石的问题。接到薛将军的一千吨供应品的请求电报后,史答:让他们自作自受。陈纳德的军官自作主张运送了一些大米、医药和弹药从三百米低空投向燃烧的城市。陈纳德最后请求五百吨弹药用降落伞投掷,被史迪威否决,〝纯属浪费〞他说。八月七日守军发出信息〝日军已进城,我们正在巷战。我们的人全部战死,这是我的最后信息。〞次日衡阳陷落,坚守了七周后,仅三百名能勇士杀出重围,到仅两公里外的国军阵地。此时日军已摧毁一半在湖南的精锐中央军。薛岳将军是国军最优秀的将军之一,第十军将士英勇奋战的英雄史诗可歌可泣。

蒋介石与史迪威之间的冲突日益明显,他们冲突的核心问题很简单:蒋介石是否将继续统治中国,或中国是否应沿史迪威,马歇尔和美国战争部设定的路径走?

蒋介石与敌人曾数次调情,与东京和南京汪精卫政权的交通线始终未关闭。有些美国人怀疑戴立向敌人通报军情,以换取他们战后确保帮助移交占领区给国军。戴立唯一的一次参加轰炸日本预前会议,美国飞机即遭日本战机的迎接。

赫尔利被派往中国作为罗斯福的特使的使命是支持史迪威,结果却相反。他前往中国时先到莫斯科,外长莫洛托夫向他保证:毛泽东和他的同志们不是真正的共产主义者,苏联政府与他们没有联系,相似地,斯大林告诉在莫斯科的美国特使:毛泽东和其同伴仅是〝人造黄油的共产主义〞于是赫尔利将此信息当作指南,相信可以引入民主与蒋介石合作。一九四四年秋,原驻华大使高斯(Clarence Gauss)任期届满,赫尔利接任驻华大使。他相信蒋介石会同意与共产党协议,他看到将蒋介石与毛泽东联合的光荣机遇。

美国对华政策混乱不堪。支持蒋介石又想将他与他的敌人,为了民族团结的原故,团结到一块,华盛顿搅混冷热,敦促蒋介石改革却又召回力主改革的史迪威,美国将对华政策放手让赫尔利,而他对中国问题纯属半桶水一窍不通,却相信他的能力能制造奇迹。他对中国一无所知,他称毛泽东为〝摩斯丹〞,称蒋介石为〝石先生〞。美国顾问Arther Young看到的是〝一个无法集中精力关注主题的老糊涂〞。一位美国记者采访大使说他们在坐下来进餐之前,花了三个小时喝茶和酒。而他邀请美国情报官员Graham Peck进晚餐时却忘了他的客人是谁。

赫尔利对已之能力坚信不移,使得蒋介石能够象玩弄鱼似地摆布他,放长线让鱼钩深入其喉,当他试图在历史上建立奇功,授权赫尔利访问延安本是件危险的事,因为意味着默示一定程度的承认。但刚摆脱史迪威,蒋介石要显示他合作的诚意,蒋介石指望这个老糊涂会面对共产党意识形态自动知难而退。延安作了精心准备,清除了所有反蒋和反国民党的标语。赫尔利访延安当天受到周恩来,毛泽东和朱德盛情款待。次日出席庆祝苏联十月革命巨大型庆典,共产党已占领十三万五千平方公里,八路军与新四军已五十万人,另有民兵二百万人。蒋介石是共产党远比日本人更严重的敌人。毛泽东对赫尔利说:〝如果能达成协议,蒋介石自然继续作总统,共产党将不会推翻国民党或没收土地。〞

美军政治顾问John Serivice比较了延安的进步方式与重庆的即位登基行为,呼吁结束华盛顿对蒋介石的单独支持。在与政治顾问大卫(John Paton David)交谈时,毛泽东保证完全合作,如果美军从中国东部登陆,而军队足够强大,且向共产党提供援助。大卫预见到蒋介石的封建中国无法与一个现代活力的北部的大众政府长期共存。

与当时占主导地位的西方同情共产党的记者作家政客军人不一样,苏联驻延安记者(Petr Parfenovich Vladnnirov)观察到中国的现实。他发现毛泽东的有组织的讨厌苏联。一九四二年他写道:红军长期抑制,积极和消极反抗日本的行动。一九四三年一月他写道:共军被严格命令不得采取任何行动抗日。他还看到一封共军电报清楚表明中共最高领导层与日军最高司令部长期保持联系。 

p2714463a104256513-ss2.jpg

种鸦片-延安大生产运动。(网路图片)

中共在延安大种鸦片。依历史学家Chen Yungfa研究至一九四二年,鸦片成为中共最重要的财政来源。中共称之为〝外贸特殊产品〞和〝肥皂〞〝土产公司〞。一九四三年近一百万箱片出口,赢利二十亿元。次年鸦片收入增长十倍,赢利超过百分之四十全部财政收入。 当时负责鸦片种植与贸易的是任弼时,邓发则是任的上司,他曾对苏联驻延安的代表说,〝过去一车一车的粮食往外运仅换回一小袋银元,如今一小袋一小袋鸦片往外运,换回的却是一大车一大车银元〞。

毛泽东见赫尔利首日,将中国的问题归因于国民党,拒绝了蒋介石向赫尔利提出的建议。要求组建联合政府,联合军委,由美国提供军供,释放政治犯,包括张学良。

魏德迈将军在给马歇尔的多函中强调了组织混乱的程度,计划失明,缺乏现代战争训练和政治阴谋,骄傲及互不信任的毁灭性效果。许多中国高级军官要求他安排他们撤往美国。蒋介石非常敏感,几乎象女人一样富于直觉,我感觉他不是太胜任,无论是训练还是经验,处理他面临的众多问题。

一九四四年十二月十八日陈纳德的第十四航空大队77架战机攻击武汉,摧毁日军空军地面设施。后来他亦陷入一场美军内部的权力之争。他本人被排挤出局,于一九四五年夏天离开中国回美国,蒋介石授授予他荣誉勋章。一九四四年十二月日日军进攻湖南枝江空军基地,美军与中国军队配合打了一场胜战,尽管中方伤亡人数多于日军,日军承认伤亡六千五百人。一九四五年春,眼看盟军节节胜利,国民党内蒋介石的反对派考虑替换他,以免其战后继续控制中国。美国战略情报所官员Oliver Caldwell接待了一位陈先生称他代表一个大中国剑的兄弟们,要求向华盛顿转达一个信息,秘密会党准备与非蒋政治家合作,推举李宗仁将军掌权。Caldwell将该建议转达了华盛顿,在国会讨论时得到相当多数的支持。但是负责中美情报合作所的海军上将Leahy坚决支持蒋介石,当总统决定以投票决定,仅以微弱多数继续支持蒋介石。

云南军阀龙云联合阎锡山和一些四川军阀与国民党,共产党和一些其他小党联合,试图停止抗日,将日本人引向四川去消灭蒋介石,后来蒋介石通过银弹,分配给龙云三个师的租借法案军备,瓦解了该阴谋。

一九四五年二月日雅尔塔三巨头会议,未邀请中国参加且会议内容四个月后才告诉蒋介石,表明中国不是一流大国,仅是二流。〝我感到比伤害和悲哀严重得多。中国人民被置于一个从未有过的危险的困境,所以我们别无选择,唯有依靠自已的汗水,没有其他方法突破压迫和黑暗〞。蒋在日记中写道。罗斯福总统于一九四五年四月十二日突然去世,使蒋介石的前途更加不确定。罗斯福多次表现出倾向共产党,但他设置了一个底线,他死后,我担心英国仍对美国施加很大的影响,至于中苏关系,我们更应加倍警惕。

一九四五年六月日蒋与斯大林订立互不侵犯条约,承认外蒙独立,苏联可使用大连港作海军基地,大连港成为自由港。苏承认满洲属中国,苏军占领三个月。斯大林当时不相信中共夺取政权的能力。

蒋介石在日本投降前已三次邀请毛到重庆协商战后合作。蒋介石在日本投降后,提议召开政治协商会议。邀请毛泽东赴重庆,毛接受邀请时他要求俄国保证予他在苏联使馆避难,如果有必要;为确保安全他坚持要赫尔利前往延安接他同往。〝多滑嵇!从未料到共产党是如此鸡心和无耻〞。仅三天前,共产党的报纸和广播还在指责赫尔利是个反动的帝国主义者。这同一个帝国主义者却变成了毛的安全担保人。〞蒋在日记中写道。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三日至十六日毛向蒋介石连续发出三封措辞强硬的电报,但斯大林派特使到延安指示后,毛立即改变态度,八月二十五日发表宣言提出〝和平,民主,团结〞。

在赫尔利陪同下,一九四五年八月二十八日毛泽东一生中首次乘飞机抵达重庆。他的国际事务知识和判断及其对中国权力斗争的影响,用历史学家OA W的话来说:他的分析是建立在猜测和空想之上的概要和浅薄的。

p2714464a254924061-ss1.jpg

 一九四五年重庆谈判期间的毛泽东与蒋介石。(网路图片)

当晚,蒋介石为毛泽东举办了晚宴,蒋介石举杯祝酒时说:〝我们现在可以回到象一九二四年那样〞。毛象食量大的人那样大吃,〝我竭诚待他,他的胃口似乎永不满足,他毫不犹豫地利用我的友好占尽好处,制造额外的要求。〞

国共双方分歧巨大。蒋介石意图不放弃重大的政治和军事权力。在春天,蒋介石提出设立一个国会,组建一个联合政府,但他补充说,国民党决不应让位给一个不负责任的混和党。他建议大幅裁减红军的规模,并扩展其政权的权力至全国。毛泽东想要共产党管辖北方五省,任北平军委主席,加上一支实质的军队。

蒋、毛让各小组讨论双方的建议,他们在背后操纵,经十几轮讨论,九月十八日在纪念九一八事变十四周年茶会上,毛泽东高呼:〝蒋委员长万岁!〞但是他致敬的对象不为所动。一九四五年九月四日蒋在日记中写道:他凌晨起床,祈祷上帝启示毛泽东国家和平与团结的道路。在下一次会谈后,蒋在日记中写道:〝我向他承诺以公平和宽宏大量的精神,解决我们所有的分歧。他要求二十八个师。〞在另一次会谈后并与毛和赫尔利照相后,蒋介石记录道:〝周恩来把共产党的要求增加到四十八个师,这表明与共产党谈判是多么艰难,这是他们毫无诚意和口是心非!〞

在重庆三周后,蒋介石与毛泽东宣布达成临时协议,以避开内战。包括构成一个所有政党参加的政府。魏德迈强烈抗议共产党在山东用刺刀杀害美国战略情报局官员J B上尉。同时共产党在河北拘留了另一名执行任务的战情局官员。共产党危害和拘禁美国战情局官员旨在阻止他们调查共军调兵遣将发动内战的准备情况。后共产党又在陕西省拘禁另一名战情局官员。

一九四五年十月八日毛泽东作为客人出席一个五百人参加的晚宴,再次高呼〝蒋委员长万岁!〞众人鼓掌欢呼。次日毛与蒋进行了一小时会谈。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我问毛关于与国民党合作他的观点,毛避开话题,未作任何清晰的回答。我说共产党必须放弃独立领土的观念,毛表示同意。但是毛是否真正可以信任?毛是否因我的诚意而感动?〞

十月十日,蒋毛举行了两次会谈,蒋介石坚持共产党控制区必须作为国家体制的组成部分,如果中国是一个团结统一的国家。当毛次日离开时,宣布了一份协定,呼吁召开政治协商会议,确保公民自由,承认所有政党的合法地位,释放政治犯。但是未定军队,或各省行政权的分配,或国会代表如何选举产生,及如何促进民主均具体无规定。

Doon Campbell在给家信中写道:双方互不信任,谁也不愿首先让步。每一方都想控制领土,军队,民事和政治权力。然而每一方均表示赞成民主,团结,自由军队国有化。

这时,双方的军队皆在调动,共军占领了二百座城镇。美国帮助国军用飞机和军舰运送军队至东北。由于军事局势,蒋介石推迟政治协商会议至次年。

毛从重庆回到延安后病倒睡了几天,随后他主持召开了一个会议,称双十协定仅是一张废纸。斯大林指示中共寻求一种与国民党妥协解决,毛问〝是否意指我们向国民党交出武器?人民的武器每枝枪,每粒子弹都不得交出。〞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