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中共是中国问题的根本结症(音频)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正文

 

亲爱的各位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苏明。

去年共党开了个十八大,于是一群喉舌的记者们就被派了出去,到处的拦截路人,问人家幸福不幸福?共党开个会总要宣传出一个莺歌燕舞的气氛,巴望着国人们因此受到感召,于是就违心的说出几句歌功颂德的话,然后党老板们就多少感到有些底气了。

今年的两会也是如此,三月三日,一位政协的花瓶对记者们说,中国大陆生产的奶粉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合格的,而同一天中国大陆八个人在香港违法多买奶粉被查出来了,被法庭判罚每人五十万块钱,看来百分之九十九的合格率并没有感动国人。

三月的一号,《加中时报》转载了一篇新华社的报道,题目是建设三峡工程是中国人百年的梦想。内容是描绘了一百三十九万库区的移民们在新的落户地的生活是多么的幸福。谁不知道三峡大坝是个破坏生态,危及七个省及四亿多民众生命的祸害工程,当年决定动工的李鹏,近几年是拼命的写书,尽力的企图撇清自己的关系。

人民从来是共党强奸的对象,动不动就是中国人百年的梦想。一场耗资七千亿的北京奥运是中国人百年的梦想,两个星期后,奥运结束了,大梦初醒,面对的是一堆豆腐渣工程和一笔巨大的债务。似乎是中国人近百年来只是在做梦了,奥运梦、三峡大坝梦、南水北调梦,反正都是噩梦,结果都让共党给实现了。

只是不知道近百年来中国人曾否梦想过土改、公私合营、镇反反右、大饥荒、文化大革命、被军队大屠杀等等,如果全体国民们没有做这个同一个梦想的话,共党们也把这些给实现了,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同胞在做着国泰民安的梦,心里有国有民的人就是高尚的人,可是在共党的意识里,忧国忧民的人是反华敌对势力。

其实对于那些只是自保家宅平安的同胞们,也知道国不泰、民不安,自家的吉祥平安也难保。所以我们可以说,国家的兴盛经济的繁荣、吏治的清廉、政通人和,应该是绝大多数国人们的梦想和祝愿。可是耳闻目睹的事实又证明凡是民众的美好愿望和梦想都被共党打碎了。

政府的主要工作就是搞经济,中国大陆的经济偏偏就是被共党搞崩溃了。前三十年,共党把中国大陆领导的一穷二白,连人民吃饭都要凭票、凭证、限量供应;可是这后三十多年,共党一直在宣传经济腾飞,迅猛发展了,但是学者们始终怀疑这种说法。倒不是学者们要与共党唱反调,而是学者们注重的是事实,由于事实和真相都是共党的最高机密,所以共党就把学者们当作了敌对势力。

有独立人格的学者们自然就具备了独立的思考能力,所以也从不在意别人把自己划分到哪个势力范围里,更何况一个极浅显的道理就是自从国家出现了,人民就需要成立一个政府去管理国家,但是自从有了政府,却没有人去信任政府,所以监督政府的一言一行不仅仅是忧国忧民的人和学者的职责,也是只想自保家宅平安的人的职责。

中国大陆的经济究竟是发达了还是崩溃了,这是牵扯到每一位公民的切身利益的大事情,表面的靓丽未必就反映出经济的真实状况,况且靓丽的表层的下面其实是豆腐渣工程。那么巨大成就的背后又隐藏着什么呢?

我们已经知道的是截至到二零一二年年底,国家债务是九十多万亿,新印刷的钞票的总量是一百零六万亿,让我们以十六亿人口来计算,那就是人均五万多块钱的国债和人均六万六千块钱的新钞票。以人年均收入三千块钱来计算,不吃不喝十七年才能还清这笔国债,这就是说三十多年来所谓的经济成就,其实是以借债和印钞票为基础的。

那么就可以设想一下,如果不借债、不印钞票的话,经济的状况又会是如何的呢?中国大陆爆发的金融风暴那是在二〇〇七年,比全球的金融风暴早了一年,而根据就是二〇〇七年,上证综指从六千一百点暴跌到了三千点上下,二〇〇八年又是个多事之年。

今年的二月份,摩根斯坦利投资管理公司公布了一份对中国大陆的信贷投放量的调查报告,报告中说从二零零七年到二零一二年年底,中国大陆的贷款额增长了两倍,总数高达两万七千五百亿美元,折合人民币那是二十万亿,相当于一年的GDP的产值,每年维持经济运作那是靠银行的贷款,而贷款占到了GDP的百分之四十八,仅从二零零八年以来中国大陆的公共贷款和私人贷款的总量比GDP的产值还要高出两倍以上。

报告中还提到,现在中国大陆的经济状况是每创造一美元的增长就必须付出三美元债务的代价,同时私人贷款的总数已经占到了GDP的百分之十二,这是一个危险的数字,这笔巨大的私人贷款和中国大陆三分之一的银行的贷款都是一样都放在了房地产上,债务当然就推升了通胀率和高物价。

仅仅以房屋的价格为例,二零零三年全大陆城镇的平均房价是两千四百块钱一平方米,到了二零一二年平均房价就上涨到了五千八百块钱一平米,涨幅是一点四倍。就连共党喉舌新华社也报道说十年间上海的房价上涨了五倍,北京的房价上涨了三点六倍,广州的房价上涨了二点六倍,这十年间作为民生必须的商品的价格又涨了多少倍?可是人民的收入才增长了多少呢?

今年的二月,国际透明组织发表了一份对一百五十个国家资金外流的调查报告,报告中说近十年间一百五十个国家总共外流资金是六万亿美元,中国大陆是高居世界第一,外流的资金是两万七千三百亿美元,折合人民币是二十万亿,又是相当于一年的GDP产值。十年外逃了二十万亿,那么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总共外逃了多少钱,至今没有一个大致的数字。

另一个无法估计的数字是,这三十多年共党们在三公消费上,在特权享受上,在嫖娼宿妓包二奶奶上等等的腐败又消耗了纳税人多少钱,估计比这二十万亿是只多不少。十六亿人口的中国大陆应该有十亿的生产力,在污染的环境和资源枯竭的情况下,这十亿生产力每年究竟能创造出多少财富?

口口声声打算是苟利国家生死以的温家宝在他的最后的一次报告中,也承认了过时的经济增长模式,巨大的贫富差距,猖狂的体制性腐败,千疮百孔的生态环境,有毒的空气、水和食物,并且承认了日益尖锐的社会问题和不均衡、不协调、不可持续性的增长。在报告中他又几次的呼吁要改变经济增长的模式,减少浪费,扩大服务性行业,遏制污染,减少能源的消耗,但是这也仅仅就是个呼吁,他并没有提出解决的办法,尤其在腐败和环境这两个尖锐的问题上,更是轻描淡写一笔带过。

报告中只字没有提到公民的政治自由,更是对于他本人过去到处喊叫的政治改革只字不提。共党干事永远是有悖常理,一个下台的人只是总结一下自己在任期间的所作所为和功过是非,至于公正的评价那是人民做出来的,至于今后的目标和打算那是接任者的事情,接任者有自己的打算办法和目标,无需一个下台的人去为下一任制定目标。

胡锦涛下台给习近平制定了一个不走僵化的老路,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的目标,于是温家宝也在下台的时候为李克强制定出了经济增长保持百分之七点五,通胀率为百分之三点五的目标,可是在温家宝当政的二零一二年,学者们估算过,经济的增长不过是百分之五点五而已,而通胀率却接近了百分之十或者以上。

前不久在世界石油价格走低的情形下,共党们却对燃油提升了价格,没升二十二分。在替李克强制定了目标之后又替李克强发布了二零一三年的预算,军费增长百分之十点七;医疗的费用支出是百分之二十七,总数为两千六百亿;增加社会安全和就业的支出是百分之十三点九,总数是六千五百五十亿。

温家宝自以为是在施恩于民,但是比较起去年十八大期间仅仅北京一地就有三百四十多名共党的干部们外逃,卷走的钱是三千亿。支出两千六百亿为十六亿人治病是人均一百六十二块钱,这点钱不知道能治什么病,更何况再加上通货膨胀的因素,这点钱就更不值什么了。

最后温家宝还要替李克强做出承诺,例如要把农民工们置于城市福利系统当中,要保护农民土地的权利,要提高农民的家庭收入等等,同样温家宝并没有提到地方政府将如何去支持农民的教育、医疗和退休的细节,所以这些连他始终都无法兑现的承诺,李克强就更是不知所措了。最后温家宝非常谦虚的承认,自己做的不够,希望大家原谅他,然后行了四鞠躬的大礼,做报告的这出戏就演完了。

在这次的财政支出中,军费的增长是令人关注,一支两百多万人的军人竟然要花出七千多亿去供养他,官方的解释是,这表明了共党要坚决保卫国家领土的立场,这个解释不但可笑,更令人愤怒。出卖了四百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和领海的是共党,要坚决保卫领土主权的又是共党,中国的公民们究竟应该相信什么?

何况表明一个立场是不需要花钱的,不出卖国家主权就是表明了立场,既然出卖了主权又花钱去表明立场,这就使人们无法明白究竟要表明什么样的立场?况且共党腐败难道军队就不腐败吗?一支腐败的军队是毫无战斗力的,一支从乌克兰买来的旧船壳拼凑成航母,对于五毛帮闲们来说或许兴奋了一阵,但是在国防和战斗力上却是毫无意义的。

中国人抗战十四年,共党没有和日本人交过手,打败日本人的是国民党的国军,共党和同志加兄弟的越南交过手,打胜了的是越南。共党发展经济,人家也在发展经济,或许人家取得的经济成就比共党的要大,至少人家的腐败没有共党那么彻底。共党发展军力,人家也在发展军力,人家有自主的科技,更可以从西方买到先进的军事科技产品;而共党却是在八九年大屠杀后,至今始终是在受着高科技和军事敏感科技禁运的国际制裁当中。

说起来是两国为了主权之争,可是一旦开战,人家是有同盟国的支持和合作,共党却是孤军作战。这个世界上是既有法律也有正义,当人家联合起来对付共党的时候,也就说明了正义在哪一方,非正义又在哪一方。既然共党在国内都遭到了国民们的普遍的痛恨,那么共党对外国发动战争也不会得到国人们的支持,因为不享有人权的人就不太可能会去过多的关心主权的问题,更何况共党的黑幕太多,又惯于撒谎和欺骗。

对于国人们来说,不搞清楚了事实和来龙去脉就去为共党卖命的人肯定是少而又少,至于五毛帮闲篾片们痛骂日本、越南、菲律宾的话语那是英勇、恶毒,又加上了犬吠、红卫兵式的暴徒行径,那也仅仅是在国内,一旦让他们出去打仗,估计跑的比兔子还快。

共党这种政权的本性,国际社会是看的很清楚,中国大陆经济崩溃了,国际社会看到了,也做了准备,形成了各种的军事、经济的联盟来孤立共党,共党是无力摆脱这个局面的,又组织不起来自己的联盟,只能是在惯性下去宣传崛起了,强大了。年年增加军费,以表示崛起和强大,去引起国际社会的注意,但是所产生的作用却是负面的。

周边国家不断的加强军备、加强联盟、共同与共党为敌。其实年年增长的军费未必是用在了国防、军事科学和军队的装备上,而是用在了填补军官们日益嚣张的贪腐的欲望上。哪一个将军不是千万亿万的富翁,将军们如此,校尉们当然也不甘心于吃工资俸禄。

据说现在新兵入伍之前要向军队交一笔几万到十几万不等的钱,对于这笔钱军方的解释是,当了兵就可以改变今后的社会地位,对于以后的就业或娶妻成家等等好处是太大了,估计这笔钱国防部是捡不到的,国务院也见不到,都被喝兵血的军官们私分掉了,用这种军队去屠杀国内的老百姓们,或许会出现几个共和国的英雄,一旦要他们开赴战场去保家卫国的时候,恐怕英雄就没有了,狗熊就出现了。

中国大陆的社会是无公正,就是因为共党无正义,难道唯独军人们会受到公正的对待吗?看一看每年有多少起的转业军官们和复员的军人们的维权抗争事件,而许许多多的冤案可以追述到一九五零年的韩战、一九六九年的中苏之战、一九七九年的越战。

共党政权和朝鲜的金家政权完全是一模一样,只会去威胁世界和平和地区性的和平,但却没有能力去发动战争,只要这种政权对周边地区发动了军事的攻击,那就证明了这个政权已经垮台了,他们在利用军事的行动去转移人们的注意力,以掩护这个政权的罪犯们乘机外逃。

十年的时间,不过是弹指一瞬间,十年前胡温上台的时候,或许还有一些民众们梦想过胡温实行新政,但是梦想破碎了,人们不得已,退一步而求其次,梦想着胡温能够进行政治改革,这个梦想又破碎了,不怀疑仍然有人会对习李也有着新政改革的梦想,但是将人比己,替他们设身处地的想一想,习李能够活动的空间究竟还剩下多少?实行新政和政治制度的改革,那是大智大勇者的行为,梦是可以继续去做。

诸葛亮曾经有过两句诗是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明白了共党的本质,做梦都是清醒的,在后汉书这部古籍中,记载了左慈这个人的传记,其中提到了当左慈看到了汉朝末年朝野的种种乱像以后,曾经感慨的说:值此衰乱,高官者危,财多者死,当世荣华不足贪也。于是他就进山学道去了,为的是济世安民。

在当今的中国人中,抱有济世安民想法的人是越来越多了,凡是喊出了打倒共党的人、凡是举出了打倒共党的牌子的人就都是看到了中国大陆所有问题的结症就是共党。越来越多的人共同给中国大陆做一个手术,切除共党这个毒瘤,华夏民族就必然复兴,中国就必然复苏。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在线办理中英文「退党证书」

为全球华人提供在线办理退出中共党(团、队)证书。

在线办理

相关文章

《九评共产党》

此书是在人类近、现代历史上,第一次能够真正意义上精确、全面剖析中共邪恶本质的一本“奇书”。自2004年出版以来,全球华人如遇珍宝、相互传看,并由此引发了“三退” 精神觉醒运动,为迎来一个没有中共邪党的未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了解更多

《解体党文化》

落叶归根,中国人对自己根的寻求和渴望从未停止过。近几年海外流传着一句话,“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让无数海外游子燃烧起对自己民族的强烈的归属感。对党文化进行清醒的反思和抛弃,驱除马列毒瘤,解体党文化,回归中华民族正统文化,恢复民族的神韵,此其时也。

了解更多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了解更多

推荐文章

退党服务

三退保平安​

到「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党、团、队。

退党证书办理

在线办理电子「退党证书」,快捷、方便。

证书查询验证

在线查询「退党证书」信息,并验证真伪。

证书信息变更

在线提交「退党证书」信息变更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