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司徒凤:朱令—诛令 即上天对中共的诛杀令(图文)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正文

世间最残酷的事情莫过于把一件美好的事物摧毁,再摆到众人面前。而做恶者本身不仅不会忏悔,还在掩盖自己的罪行的同时,云淡风清,继续过自己的逍遥日子。谁会做这样的事情?答案只有一个,就是最邪恶的人或团体。

她是我见过的最完美的人

朱令的班长张利这样回忆朱令:“她的优秀是自外及内的,是全方位的,迄今为止,我还未曾见过如此完美的人。天生丽质的她有着明亮的双眸、白皙的面庞,加上高挑的身材、高雅的举止,举手投足间带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辅导员甚至曾经建议她参加礼仪大赛。”

“而让我真切地感受到来自她优秀的压力,则是在有机实验课上。每次她都是来得最晚,而又走得最早。在匆匆瞟过实验步骤后,她便一气呵成地开始操作。其动作熟练、麻利。我曾经试图追赶她的速度,但总是徒劳无功,即使有时在速度上接近,可是在质量上又有悬殊的差别。在她身边,我感到一种巨大的压力,我怀疑自己的能力,甚至怀疑是否选错了专业。”

朱令的同学童宇峰在2004年11月10日的文章中回忆了他第一次见到朱令的情景。“朱令第一次亮相时,带来了一架黑色的古琴。古琴由于难度高,会演奏的人很少……朱令的双手细长而灵活,她的手指在琴弦上自如而精确地滑动,让人叹为观止。乐队的指导老师都惊喜得合不拢嘴。后来听说朱令不仅会演奏古琴,还弹得一手好钢琴,学习也很好,还是游泳健将,在校级比赛中拿过名次。我对朱令的钦佩油然而生,甚至有了一些微妙的敬畏。”

10.jpg
中毒前的朱令

11.jpg
朱令所译大麦歌,远超中共御用文人郭沫若

朱令被谋害后的现状

可就是这样一个世间难见的如此完美的人,被人,甚至可以说是被某些组织直到中共顶层合力摧毁。

在给朱令海外同学的回信中,母亲朱明新这样描述女儿的情况:大脑开始萎缩,智力下降到幼童水平;体重已经达到100公斤,腰部肌肉能支撑背部,可不靠椅背独立坐着,但平衡控制功能差,重心稍有偏离就会倒;视力很糟,只可辨别不到一米远的手指数。

“现在的情况更糟,她已经查出患了糖尿病,而且肺里有一个皮球大小的囊肿。”“铊毒已经开始慢慢向她的全身器官侵蚀,走到哪里毁到哪里。”

如今的朱令生活已无法自理,全靠父母照顾,可以说朱令的一生被彻底的毁了。

12.jpg
现在的朱令

13.jpg

朱令和父母亲

事件简单回放

第一次被投毒

1994年11月24日起,朱令开始出现奇怪的中毒症状[5]:起先是肚子疼,朱令生病前(14张)吃不下饭;接着(12月5日)胃部不舒服;最后(12月8日)她的头发开始脱落,并在几天内掉光。12月23日,朱令入住北京市同仁医院消化内科病房,虽然没有查出病因,但住院一个月以后,朱令的病情得到缓解,并长出了头发,于1995年1月23日出院。

由于朱令病情缓解,事情不了了之。

第二次被投毒

1995年2月20日,寒假结束,新学期开始,朱令返校。3月6日,朱令的病情出现恶化,她的腿疼痛很厉害,并感到眩晕,朱令父母将其送往北医三院求治。

朱令此次病情的恶化,其实就是被二次投毒。

协和医院在朱令事件中所扮演的角

1995年3月9日,朱令父母带朱令到协和医院的神经内科专家门诊,主治医生是李舜伟教授。他告诉朱令的母亲“太像60年代清华大学的一例铊盐中毒病例了”,并记入病历,后主治医生改成他人——ICU实验室主任杨荫昌,见下文。

1995-03-15,朱令在协和住院,医院主要考虑为‘急性波散性脑脊髓神经根神经炎’进行诊治,无法确诊。

1995-03-22,吃东西开始呛,协和进行气管切开术救治。
1995-03-24,协和医院采用血浆置换疗法,随后令朱令感染丙肝。
1995-03-25,晚上11点,出现吸氧不稳定,幸被父亲发现。
1995-03-26,收入ICU(主任为杨荫昌)
1995-03-28,开始深度昏迷两个多月,病危。
1995-04-05,逐渐引起社会关注
1995-04-10,贝志诚在网上求助。十天内他们共收到来自18个国家的专家回信1635封,提出诊断意见的电子邮件有211封邮件认为朱令是铊中毒,占提出诊断意见的电子邮件总数的79.92%。贝志诚将译成的中文提交协和,协和均以“干扰治疗”的名义拒绝。 贝志诚回忆:时任ICU主任的大夫还说,他们这是在给院方“施加压力”。

14.jpg
贝志诚

1995 年4月18日协和医院发布朱令的病情报告认为朱令“急性播散性脑脊髓神经根神经炎可能性大”。在这段时间,协和医院通知朱令家属,明确表示可以“排除铊中毒”。朱令继续天天接受各式各样研究性检查,前来会诊的协和各科大夫依据他们的某些判断提出各色检查建议,比如“肾穿刺”或者“脑活组织”检查,有些破坏性过大的检查被家属拒绝。1995年4月18日 贝志城到协和ICU病区门口等大夫传送翻译好的电子邮件,希望能够被采纳,从早上8点等到下午5点,除了少数愿意看但是不起作用的年轻大夫外,其他人谁也不看。

当朱令父母得知北京市职业病卫生防治所的陈震阳教授可作做铊中毒鉴定后,在一位协和医生的暗中帮助下,取得朱令的尿液,脑脊液,血液,指甲和头发,于1995年4月28日来到北京市职业病卫生防治所进行检验。当天,陈震阳即出具了检测报告,认为朱令为两次铊中毒,第二次中毒后朱令体内铊含量远远超出致死剂量,并怀疑有人蓄意投毒,同时建议服用普鲁士蓝解毒。铊检测结果出来后,协和医生说“这不一定吧”。这时候朱令的家人又去找了李舜伟。李舜伟再去找的ICU,协和开始接受铊中毒的说法,但错误的用二巯基丙醇和血液过滤解毒。

多位外国专家在网上得知后,通过电话、传真等各种方式向协和医院提出意见,他们指出“二巯基丙醇不是用来解铊毒的”,“服用后可能令病人严重肾衰竭死亡”,建议协和医院为病人使用口服普鲁士蓝(一种工业染料)。协和医院在外国专家的建议下,开始为朱令服用普鲁士蓝解毒。

在服用普鲁士蓝后不到24小时内,朱令体内的铊量开始下降。10天之后,她的血液、脑脊液中铊离子的含量就降至为零。但朱令身体器官已受严重损伤。

知情医生魏镜副教授如是说:铊中毒症状非常典型,除脱发特征外,还有米氏线,表现为指甲上明显的白线,知道的医生一眼就可以看出来。协和的医生有铊中毒治疗经验,患者同样来自清华。
由此可见,他们不可能看不出是铊中毒的。

魏镜还说:按照正常治疗方案,50元就可以解决问题,医院却利用铊中毒这个特殊案例,尝试神经中枢方面的治疗,50万元的天价治疗费,不过是由清华埋单的课题研究费用,但是这个研究不过证明了神经中枢治疗这条路根本行不通,而且道德沦丧的医生的实验还造成了患者的终身残疾。

同时据朱令的辩护律师张捷所述:这个医生事后就以前经手的病例写了文章,而且采取了各种医学实验手段,……,上了很多极限手段,包括神经麻痹都有了,后来这个事引用率很高,论文的引用率很高对医生名声是很大的,我就用她(指朱令)来治,然后把我的论文完善了。

众所周知,协和医院相当于中共高层的御医。如果今天他们所面对的人不是朱令,而是中共哪个高层,我想结果一定不同。从知情医生的叙述来看,我们也会发现,在他们眼中普通百姓的生命是不值一提,可以像小白鼠一样拿来做实验,更可以为了完善自己的一篇论文,把什么手段都用上拿人来做实验。这何异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的七三一部队。日本人还是拿其它国家(中国人)来做实险,而中国的大夫居然拿自己的同胞做实验,何其的惨无人道。一位才华横溢的清华大学生下场尚且如此,更别提我们中国其他的普通百姓。

写到这里,我想起国际上曝光出的,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谋利的事情。法轮功是一个修炼的团体,以真善忍为行事准则,同时强身健体。真正的法轮功学员都变的善良正直而健康。所展现出的美好,中共是视而不见的。它从来视人民为草芥,惯于把美好的事情撕碎给众人看。而活摘器官的参与者除了中共高层的授意之外,直接下手的就是这些所谓的白衣天使——医院的大夫。所以知情医生所谈的虽然让人感觉震惊,但是在中国是很有可能发生的,正常的。

朱令从某些方面来说还比法轮功学员幸运,她蒙受的不白之冤还可以在网上得到公众的声援,可法轮功不行,不允许人讲,讲真相都是犯法。对朱令下毒的凶手只不过被中共掩盖(虽然已经是罪恶了),而对法轮功还加上全国媒体的造谣,基本不惜自导自演一场天安门自焚的丑剧。朱令得到了所有中国人的同情和关注,正在精心的护理下康复,而法轮功还继续遭受中共的迫害。

投毒犯罪嫌疑人孙维及其家庭背景

1995年4月28日晚,朱令父母向清华大学保卫科报案。但保卫科不仅没有封锁现场,却在第一时间通知了朱令室友,要她们“保护好证据”。4月28日到5月7日,朱令宿舍发生盗窃案,朱令的洗漱用品丢失。此后,朱令案未见进展。

1995年5月7日 朱明新夫妇被清华大学派出所叫去做笔录,由此了解到,朱令一案由清华大学派出所和北京市公安局14处有关人员负责调查。

警方在1995年通知朱令家属,“只剩一层窗户纸了”;
1996年,清华大学派出所所长李慕成告知朱令父母,“有对象”,“上面批准后,开始短兵相接”;
1996年2月,北京市公安局十四处有关领导对朱令家属表示案件难度很大,仍在努力之中;1997年2月,化学系薛芳渝教授告知朱令家人,校方将配合警方作一次有效的侦破行动;在1997年4月,在正式立案两年之后,北京警方对朱令案件犯罪嫌疑人孙维采取了第一次突审。第二天孙维即被家人领回。

15.jpg
犯罪嫌疑人孙维,现更名为孙释颜

而在此期间,孙维一直未被再次传唤,如果排除孙维第一嫌疑人的话,如此重大的中毒案,警方按正常情况会调查其他可能的嫌疑人。可是都没有。

2006年,曾经负责朱令案侦破的警察李树森,接到记者电话时说,“这件事在调查工作中已有一定结论,从个人来讲,我不愿意回答;从公安民警的纪律来说,我不宜发表意见。领导要求我怎么向媒体说一些事情,我只有照办。这件事情很敏感,过去那么长时间了……

从李树森对记者的回答我们可以推测,朱令投毒案是有结论的,最终没有把真凶缉拿归案是另有隐情的,因为这件事真的很“敏感”。既然投毒案有结论,当然没有必要再追查下去,这里意指的也就是孙维就是投毒的凶手,只是,公安没办法动她,不能动她。

为什么唯一嫌疑人只被审讯一天就放了出来,此后一直逍遥法外呢?我们看她的背景。

孙越崎(孙维爷爷)——曾任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副主席,参加过辛亥革命。是中国工矿泰斗、中国能源工业创办人和奠基人之一,在国内具有很高的声望。被网友认为是孙维躲过侦查的主要原因。孙竹生(孙越崎长子 ,孙维伯伯)——西南交通大学机械系教授,机车车辆专家、教育家,我国内燃机车技术发展的开拓者之一。孙大武(孙维之父,孙越崎之子) ——民革中央委员。孙叔涵(孙越崎女儿)——冶金部教授级专家。朱丕荣(孙越崎女婿)——农业部国际合作司司长,教授级高级农艺师。孙孚凌(孙越崎侄子) ——历任北京市政协副主席,北京市副市长,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副主席、常务副主席。第二至五届全国政协委员,第六届、七届全国政协常委,第八届、九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孙允文(孙越崎侄孙女,孙孚凌女儿)——中国音乐学院图书馆馆长,《歌剧欣赏》教师孙柏(孙孚凌孙子)——现任教于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影视与新媒体教研室。

孙维本人也承认他们家上书了中共高层,而据朱令的律师说中共给北京警方的批示不是全力侦破,而是尽快办结此案。所以一个清华投毒案就是这么稀里糊涂的在没有任何结论的情况下给办结了。

当年孙维家上书的是中共当年最高领导人江,这里有孙维的爷爷孙越崎与江的合影。一个有“江总书记”撑腰的下毒嫌疑犯,谁还敢再调查?而中国的公安所谓的秉公办案其实只是一句空话,一切都以中共上层的指示行事。当年刘少奇都被一夜间打倒了,区区一个清华大学生的生命算的了什么?中共建政来的数次政治运动,对无辜之人下手之毒辣,我们都是领教过的。反右时多少知识份子,包括清华大学的教授一夜之间都成了臭老九,何况朱令只不过是一个清华学生而已。

而现如今中国最大的冤案莫过于对法轮功群体的迫害,而这些追随的警察对被迫害的相关法轮功学员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这是上面的指示。我不管你是不是好人,共产党给我发工资,我就为它办事。甚至有警察在拦劫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时因为无法辨别身份,上级告诉:你看哪个看起来平和面善就抓哪个,基本错不了。何其邪恶?!当一个用着纳税人的钱的国家机构,不为公正,却沦为当权者行恶的工具的时候,何其可怕?!

另,有知情人也透露清华大学对孙维下毒案也扮演很不好的角色。在此权且不提。就朱令案所牵扯到的其它各方面势力:中共高层、孙维的显赫家势、协和医院、北京警方,无不直指中国所有的实权阶层。当一个国家所有的实权阶层合力勾结起来掩盖罪恶,无视受迫害的好人,这意味着什么?而作为国家的执政党和领导者包庇和纵容长达十九年之久,这又意味着什么?其实不仅是十九年,而是想一直掩盖下去的。这只能说它们本身就是邪恶,打击一切善的都是邪恶的。而如今在被正义人士贝志诚等人曝光出来之后,表面上虽有想重启此案的迹象,这不是说明它变好了,而恰恰是它怕人民的共愤,想继续掩盖和粉饰自己而已。

如今朱令家人的态度

看着朱令的妈妈近期采访中的回答,很多网友在哀其不幸的同时,恨其不争。朱令的妈妈在中共的强权下经历了太多太多,我想她太明白自己女儿只是一个牺牲品而已。想在如此巨大的背景下为女儿讨公道实在太难,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得到更好的治疗。只是这位可敬的老人还没有分清中共与中国的区别,中共不能代表中国。中国有渊源的五千年文化,举世瞩目。中国曾经是万国朝拜的礼仪之邦,仁义礼智信五千年来流淌在中国人的血液和骨子中。中国的目前的道德败坏的状况完全是中共篡权之后出现的,它用文化大革命截断了中华的优良传统,又用一次次政治运动迫害了几乎中国所有的阶层,让全中国百姓都屈服在它的淫威之下。然后就是现在的无法无天,作恶多端,为所欲为!

朱令,她不是一个一般意义上的普通人,从她的卓而不群的才华和高贵的不属于人间的气质,更像一位来自上界的天使。她用自己的承受撕开了中共及其一切相关组织或个人的画皮。如果说每一个生命都有其使命,而朱令,这位美好的天使,她就是在用自己的坚强和承受,向一切不明真相的中国人诉说着真相,什么才是中国一切邪恶乱相的恶根。面对如此震撼人心的事件,我们都应该拿出勇气来面对中国的现状,并扪心自问,现在到了我们每个中华儿女挺起脊梁抛弃邪恶中共,还我神洲文明的时候了!

天灭中共,退党保命

天灭中共,已经开始。朱令,诛杀令,上天对中共的诛杀令已经开始!愿所有中国人都能通过朱令事件看清中共邪恶嘴脸,明晰上天旨意——天灭中共,所有加入过中共党团队的人,快快声明退出中共组织。废除“把生命交给党”的誓言,以免在天灭中共之时,随其陪葬。

附:
大纪元郑重声明

广大的中国民众:共产党的末日就要到了。但是这个邪恶的党(魔教)在历史上却对众生、对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一定要清算这个恶魔。

如果有一天,神指使人类的谁对共产党清算时,也一定不会放过那些所谓坚定的邪恶党徒。我们郑重声明:所有参加过共产党与共产党其它组织的 (被邪恶打上兽的印记的)人,赶快退出,抹去邪恶的印记。一旦谁对这个魔教清算时,大纪元储存的记录可以为声明退出共产党和共产党其它组织的人作证。

天网恢恢,善恶分明;苦海有边,生死一念。曾被历史上最邪恶的魔教所欺骗的人,曾被邪恶打上兽的印记的人,请抓住这稍纵即逝的良机!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在线办理中英文「退党证书」

为全球华人提供在线办理退出中共党(团、队)证书。

在线办理

相关文章

《九评共产党》

此书是在人类近、现代历史上,第一次能够真正意义上精确、全面剖析中共邪恶本质的一本“奇书”。自2004年出版以来,全球华人如遇珍宝、相互传看,并由此引发了“三退” 精神觉醒运动,为迎来一个没有中共邪党的未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了解更多

《解体党文化》

落叶归根,中国人对自己根的寻求和渴望从未停止过。近几年海外流传着一句话,“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让无数海外游子燃烧起对自己民族的强烈的归属感。对党文化进行清醒的反思和抛弃,驱除马列毒瘤,解体党文化,回归中华民族正统文化,恢复民族的神韵,此其时也。

了解更多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了解更多

推荐文章

退党服务

三退保平安​

到「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党、团、队。

退党证书办理

在线办理电子「退党证书」,快捷、方便。

证书查询验证

在线查询「退党证书」信息,并验证真伪。

证书信息变更

在线提交「退党证书」信息变更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