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的神话(七十)(图文)

322

【导读】《血的神话》是一本描写文革时期,湖南道县大屠杀的报告文学。作品记录了一九六七年至一九六八年发生在中国湖南发生的一段被当局刻意隐瞒的历史。作者谭合成花了近二十年的时间,对文革期间发生在湖南道县的大屠杀进行了深入地调查。被调查者以〝一字不实,砍头示众〞、〝若有虚言愿负一切法律责任〞的保证提供了大量真实材料,在此基础上作者完成了这本五十多万字作品。由于人生际遇,作者也有机会接触到大量官方资料,并采访了几乎所有与大屠杀有关联的重要人物,这使作者兼具了官方记录者和民间采访者的双重身份,能够较完整地呈现了这一历史真相。尽管这是一段让中国人深感羞耻的历史,但是为了让这个悲剧不再重演,我们必须去了解它。

(接上期)

卷九

第七十八章 夜奔省城

还记得笔者在卷二第七章中,留下的那个口子,提到的那个人物吗?

笔者可以负责任地说:〝道县文革杀人事件中,如果没有他,道县的人头绝对不止四千五百余颗落地;如果没有他,道县‘杀人风’绝对不止蔓延到周围十县市;如果没有他,周围十县市的人头绝对不止五千余颗落地!〞

让我们回到〝杀人风〞开始的一九六七年八月十三日。

1.jpg
道县二中老教学楼。(网路图片)

道县二中。

却说此时二中里面关押着一名〝走资派〞——县委副书记兼县长黄义大,他因运动初期执行〝刘少奇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受到革命群众的冲击,〝一月夺权〞以后,被〝革联〞红卫兵抓进二中进行批斗。开始,每天除了大会批斗外,并派有专人看守,不得擅自离开房间。随着运动的深入,〝革〞、〝红〞两派的矛盾上升为主要矛盾,〝革命人民〞与〝走资派〞之间的矛盾下降为次要矛盾,这段时间对黄义大的批斗也放松了,看守也随之放松,但还是不能擅自离开房间。黄义大每天的主要任务就是,学习中央文件、〝二报一刊〞(注一)社论,读毛泽东选集、马列著作,改造思想,反省〝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罪行。

一九六七年八月十三日早饭后,黄义大按照惯例,坐到桌子前开始学习毛主席著作。关押他的房间的门打开了,负责看守的红卫兵走进来,一脸严肃的表情把黄义大吓了一大跳,因为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的脸色了。红卫兵说:〝黄义大,站起来。现在我正式向你宣布,今天‘红老保’要血洗二中,你不准乱说乱动,否则一切后果自负。〞

红卫兵宣布完后就走了。黄义大心里非常着急,面对这么严重的情况,思想斗争很激烈。怎么办?管吧,自己处于靠边站的地位,说话人家听不听呢?不管呢,打起来后果不堪设想,作为一县之长怎能袖手旁观?尽管已经靠边站了,但组织上并没有撤自己的职,怎么说现在还是县长。作为县长,他过去曾多次处理过道县农村的械斗事件,深刻了解那都是要死人的事情。由于长期与外界隔离,他并不十分了解这次武斗的具体情况,而是把它想象成一次大规模的械斗事件。实际上这种想法也没有错到哪里去。因为一直身不由己沉浮于文化大革命的漩涡中,黄义大十分清楚,作为多数派的〝红联〞实力要比少数派〝革联〞大很多,一旦开打,二中肯定要被〝红联〞打进来,(这个时候,黄义大当然不可能想象到〝革联〞总指挥刘香喜的军事天赋,而只能按常理去想问题。)一旦打进二中,子弹无眼,刀枪无情,会死多少人啊!

上午十点多钟,二中院内哨声呼呼,背枪的跑来跑去,调动频繁。黄义大心急如焚。他看到老同学蒋某从窗前经过,连忙把他叫到自己的房间里问:〝出了什么事,这么紧张?〞蒋答道:〝……‘红联’那边正在开会,马上就要来进攻二中,难道我们看到死吗?没有办法,我们只有自卫。〞黄义大说:〝请你转告刘香喜同志,不管怎么样,千万不能打呀!要想办法做工作。我有两个建议,一是赶快派人到县武装部去报告,现在只有他们说话有权威。二是请给我一个广播筒,我到大门口去喊话,我相信我在道县当了这么多年的县委副书记和县长,说话总还有些作用吧!〞

蒋某说:〝唔,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到门口去喊话,你好死得快啊?〞

黄义大说:〝那就请你赶快转告刘香喜同志,我想见一见他,有些意见要当面向他说。〞

蒋某走了以后,〝革联〞另外的一个头头朱××来了,朱说:〝刘香喜同志现在很忙,有什么事跟我说吧。〞黄义大又把对蒋××说的话说了一遍。朱说:〝你到门口去喊话就不必要了。请武装部出面倒是个好办法,我马上写封信派两个人去。〞

中午十二点左右,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枪声,黄义大感到事态严重了……他端坐在房间里,一动不动,决定听天由命了。

下午一点多钟,房门再次打开了,刘香喜带着几个人走了进来。刘香喜说:〝义大同志,蒋××把你的话转给我了……今天是‘红联’出动队伍冲击我们,又把城关粮店的两个女同志抓走了,我们在忍无可忍的情况,才开枪自卫的。〞这时蒋××走进来说:〝刚才已经打死两个人。现在附近各乡镇的民兵都在往县里集结,今天晚上不得了!〞黄义大急切地对刘香喜说:〝刘总指挥,这么严重的情况,为什么不报告武装部,请他们出面解决呢?〞刘香喜说:〝我们已经派了两个人到武装部去报告,他们听了连理都不理。〞黄义大急了, 不自觉地露出了县长的派头:〝中央刚刚下发了《七.一三通知》,明确规定不许农民进城武斗,他们为什么不贯彻执行?武装部这个态度,非出大问题不可!我想亲自到武装部去找崔部长和刘政委,请他们马上派人来解决。〞刘香喜一听,握着黄义大的手说:〝我们坚决支持你的革命行动。我马上派人护送你去。〞黄义大说:〝护送就不必了,那样容易使问题复杂化,还是我自己去好些。〞刘香喜说:〝这样更好。〞

当天下午四时左右,黄义大到了县武装部,在办公室接待他的是武装干事唐××。黄义大对唐××说:〝我刚从二中来的,估计今天那里已经发生了武斗死人的事情,听说今晚还会有大批农民进城包围二中,我怕再发生更大的武斗,想找崔部长和刘政委他们当面汇报。〞唐干事进去了一会出来说:〝崔部长病了还能见,其他领导都有事出去了,你有什么意见对我说吧,我转告他们就是了。〞黄义大说:〝根据今天下午二中发生的情况,今天晚上可能出现大规模武斗,我特向武装部领导提出两条建议:一、请在天黑以前,召开一个全县性的广播大会,讲清今天事件发生的真相,原原本本宣读毛主席亲自批发的《七.一三通知》,叫农民不要进城来搞武斗;二、请武装部领导马上到二中现场,组织两派负责人进行协商,制止武斗,商议解决问题。〞唐干事说:〝你这两条意见我给你转告领导就是。〞黄义大说:〝事情紧急,拖延不得。〞〝放心吧,不会拖的。〞

离开武装部以后,黄义大急忙赶回家里找妻子孙美姣。黄家就住在距武装部不远的县委宿舍里,当时县委领导不像后来那样有独立的小院,基本上都是和其他县委县政府工作人员一样住宿舍,只是房子稍微大一点、好一点,但也大不了多少,好不了多少。黄义大在家里见到妻子孙美姣,夫妻俩从年初〝一月夺权〞以后就没有见过面,有很多话要说,有很多事情要交代,特别是黄义大由于对前途命运的很多担忧,特别需要和妻子进行沟通。但家里现在明显不是个说话的地方,也不便久留,两个人约好了在东关的柑橘园会面,黄义大就匆匆地先走一步。刚走到距武装部不到三百米的石碑楼,就听妻子从后面追上来,大喊:〝黄义大,快跑啊!他们来抓你了。〞黄义大回头一看,只见武装部一名干事带着十几个人从后面追上来了,有的拿着棍棒,有的拿着火叉,一边追一边喊:〝抓住黄义大!抓住黄义大!打死他!打死他!〞黄义大看到这个情况,撒腿就跑,后面的人兜屁股追,追到了小西门,黄义大被堵在了城墙上面,站在五米多高的古城墙上,已无路可逃,后面喊声震天,眼看就要追上了。黄义大把心一横,闭着眼睛往城墙下面一跳,幸亏人还年轻,平素酷爱运动,是个篮球场上的运动健将,跳下去后,居然没有跌伤,爬起来又跑,一直跑到东阳良田村一个蒋姓村民家里躲起来,总算跑脱了。

因为蒋姓村民原来就认识黄县长,当晚黄义大就住在了蒋家。整个晚上,黄义大基本没有合眼,想了很多,第二天一大早,他托蒋姓村民到二中去传了一个口信,表示希望回到二中去。作出这个决定对黄义大来说很不容易,尽管通过对中央文件和〝二报一刊〞社论的学习,他认为〝革联〞的所作所为更符合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一些,但要公开表态支持〝革联〞还是很难做到,毕竟几十年来打交道的主要都是〝红联〞那帮人,有一种血肉相连的感觉,如今要站到他们的对立面上去,难呐!但明摆着的现实就是,〝红联〞那帮人已经把他当成〝道县最大的走资派〞,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连崔保树、刘世斌这些从前在自己面前,黄县长长,黄县长短,点头哈腰的人,这会都派人来要自己的命。真是逼上梁山啊!

刘香喜果然够朋友,接到黄义大的口信后,立即派手下的得力干将〝文攻武卫〞指挥部指挥长李成苟带着十几个人,荷枪实弹,全副武装,将黄义大从蒋姓村民家接进了二中。

当天(八月十四日)〝革联〞得到情报,各区社武装基干民兵在〝红联〞的组织下,正在向县城近郊的营江公社良种场集结,提出了〝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全面胜利〞的口号,准备一举拿下二中。对此,〝革联〞也提出了〝誓死保卫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口号,准备拚死一搏。一场更大规模的武斗即将来临。

黄义大与家住二中的县委宣传部长蒋全益交换意见后,找到〝革联〞头头刘香喜,向他说明问题的严重性。鉴于〝红联〞煽动组织农民进城武斗,县武装部明不反对,实为支持,这样下去必然造成更加严重的后果;目前全县到处拦关设卡,真实情况传不出送不上,道县的问题没有办法得到解决。黄、蒋两人想到省里去找省委领导当面汇报,请他们出面解决道县问题。特别是黄义大在这方面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当时主持湖南工作的省革筹副主任华国锋在车头公社蹲点时,身为县长的黄义大与他有过一些交道,另一位省革筹副主任章伯森更是黄义大在衡阳市当银行行长时的老首长(章时任衡阳地区专员),文化大革命前来往就比较密切,现在可以直接找他们汇报情况。

刘香喜一听,大喜过望,马上说:〝你们的这个想法很好,这是对道县革命人民负责的表现,我们表示坚决支持。我想派一名代表随你们同去。现在我们正处于四面包围之中,农村里到处是他们的关卡,封锁相当严,一路很危险,你们要想清楚了。特别是黄义大同志,‘红联’已经对你发出了格杀令,在哪里抓住,在哪里干掉……〞黄义大说:〝现在这个情况,已经顾不得个人安危了。〞刘香喜说:〝非常感谢你们!我会派人护送你们出道江镇,出了县城我就没有办法了……你们到了省里,请一定将我们这里的真实情况向省革筹和四十七军的领导汇报,我们是以工人和学生为主体的革命群众组织,是响应毛主席的号召造‘走资派’的反,我们在县城里组织巡逻,是为了捍卫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从没有干过打、砸、抢的坏事,他们想把我们打成‘土匪’和‘四类分子’翻天,居心何其毒也!请你们一定要如实向上级领导汇报,这关系着成千上万人的生命!〞

接着几个人在一起研究了具体行程。当晚十点四十五分,天黑以后,李成苟带着七、八条枪,趁着夜色,从二中后面,越过钢丝桥,护送黄义大、蒋全益和〝革联〞代表黄永利三人出了道江镇。到了上关,李成苟握着黄义大等人的手说:〝只能送到这里了,下面的路自己多加小心。〞告别之后,黄等三人离开护送的队伍,向小甲方向前行。李等人看着他们的身影消失在暗夜中,沿原路返回二中。

根据〝革联〞掌握的情报,当时进出道县的几条道路都被卡死了,只有过小甲到宁远水市的这条路还能走,正好蒋副部长就是小甲人,对这一带地形熟悉,所以就选择了这条路。尽管已是三伏天,为掩人耳目,三人清一色青蓝色制服,在漆黑的夜里,既没有月光,也不敢打手电筒,更不敢走大路,只能在荒山野岭和田野阡陌中摸黑疾行,若不是蒋全益从小在这里长大,早就迷路了。一夜之中,三人不知跌了多少跤,跌倒了爬起来又走,一刻不敢停留。每个人心里都很清楚,天亮之前还没出道县,会是什么后果。所以一路上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快走!快走!〞谢天谢地,终于在天亮前走出了道县,到了水市。这时三个人的腿都被荆棘野刺划得稀烂,鲜血直流。但是现在还不能说完全脱离了危险,宁远这个地方跟道县毗邻,宁远这边的〝红联〞组织和道县那边的〝红联〞组织之间联系非常紧密,黄义大等人商量了一下,觉得不能在宁远县搭车,必须走到蓝山县去,从那里搭车会更安全些。三人稍微整理了一下衣装,吃了一些东西,继续向蓝山县进发。又走了整整一天一夜,走过一百多里的山路,终于在第二天上午到达了蓝山县城,三个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在蓝山县歇了一晚,第二天(八月十六日)乘车到了郴州,马上就赶到火车站,挤上了一列开往省会长沙的火车。当时由于革命大串连,坐火车根本不要钱买票,挤得上去就坐,挤不上去就等下一列。车上没有水喝,也没有饭吃,也看不到服务员,车厢的厕所里都挤满了人,座位底下,行李架上,躺的都是人,实在挤不下了,有的人干脆爬到车厢上面去了,好像什么危险也没有似的。到处都在进行武斗,随时都有枪声响起,火车开得十分缓慢。前面武斗打起来就停下来,不打了又往前开。八月的天气异常炎热,人多拥挤,车上经常有人晕倒和紧急呼救……就这样走走停停,郴州到长沙不足四百公里的路程,叮叮哐哐地开了将近二天时间。八月十八日,好不容易开到了易家湾,眼看就要到长沙了,又停了下来。这一停好像就生了根再也不走了一样,从下午一直停到晚上,黄义大心里有事,跑上跑下打探消息,听说是省〝工联〞、湘江风雷正和湘潭〝革造联〞搞武斗,双方出动了好几万人,铁路、公路全都堵死了,什么时候能通车还不知道。听得这个消息,黄义大等人急得嘴里满是燎泡,但也只能耐着性子等。当天晚上,黄等人从车上下来,在车边的空地上伸腿喘气,又找过几张旧大字报垫在地上,在铁路边休息。夜色中只听得昭山(位于易家湾与暮云市之间的一座小山)那边枪炮声响个不停。无数的拽光弹像流星雨拖着长长的光尾,带着尖锐的啸声从头顶的夜空划过。看着这个情景,黄义大心里暗暗吃惊,这么大规模的武斗,天晓得会死多少人,原以为道县文化大革命搞得恶,比起这个阵势来,就是小巫见大巫。正在心里运神的时候,又听得一阵炮声隆隆地传来,心想这个仗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没想到响过一阵子,枪炮声突然停了。(注二)天亮以后,火车居然鸣笛要开了……

八月十九日,黄义大三人终于到了长沙。


第七十九章 华国锋的指示

黄义大等人到长沙后,马上急着去找省革筹领导和四十七军首长汇报,但当时长沙市的武斗已进入白热化状态,〝工联〞派(湖南省工人阶级革命造反派联合指挥部)和〝高司〞派(湖南省高等院校红卫兵司令部)打得不亦乐乎,到处都是荷枪实弹的武斗人员,过去最热闹的五一大道上冷冷清清,设置了不少路障,用装满河沙的麻袋堆起一个又一个武斗工事,一些武斗人员坐在汽车上呼啸而过,无缘无故地对天鸣枪,吓得人心惊胆战。省革筹和四十七军的领导整天忙得不可开交。作为省革筹第一副主任的华国锋每天身背一个黄挎包,一个军用水壶,袋内装着饼干,饿了啃几块饼干,渴了喝两口凉水,整天找两派群众组织的头头谈问题,做工作,根本没有一个固定的办公地点和休息时间。章伯森也是一样。要见到他们,非常困难。

2.jpg

华国锋(网路图片)
 

(一九六七年)八月二十四日晚,黄义大为了解道县近况,打电话到〝革联〞总部,〝革联〞副司令盘××接的电话,盘说:〝现在道县农村已经开始大杀人了!有的地方还成立了‘贫下中农最高人民法院’,不经过任何上级机关批准,将人抓起来就杀,手段极其残忍!据不完全估计,全县已被杀一千多人,潇水河里漂起很多死尸……目前事态还在发展和扩大……〞

黄义大大吃一惊,连忙和蒋全益、黄永利三人赶到省革筹办公室汇报这个紧急情况,汇报后心里还不踏实,又找到省革筹小组成员梁春阳(原省计委书记,黄义大与他非常熟悉)家里向他汇报。梁春阳也深感震惊,马上与章伯森 (原省委副书记,现省革筹小组副组长)、华国锋通了电话,章、华答覆次日上午要黄等三人到省革筹办公室见面,具体汇报并研究措施。

第二天(八月二十五日)上午八时,黄等三人到了省革筹办公室,一进屋,梁春阳主任就说:〝你们昨晚反映的情况,可能不太真实。你们走后,我叫办公室打了一个电话给道县武装部,是李永华部长接的,他说:‘根本没有那么一回事,是四马桥区靠近宁远边界的山区,有几个四类分子搞暴动跑到了山上,被民兵围住,用鸟铳打死了几个,把尸体丢到了河里。’所以此事就不必再研究了,国锋、伯森同志他们也都有事出去了。〞

既然如此,黄义大等人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当晚,黄义大心中恼火,打电话回到道县,责问盘××为何汇报假情况。盘一听就喊了起来:〝天哪!现在道县的情况,哪是李部长说的那样。整个道县农村可以说已经全面开始了大屠杀,据各方面反映来的情况统计,全县被杀的人数不会少于二千五百人。从五洲到小江口这几里路的河道里就飘了七十多具尸体。今天上午,我们在二中后面的钢丝桥上,看了一下,二十多分钟的时间,就飘下来十七具尸体。现在杀人的事态还在扩大,有的地方已形成宗派杀人,整个潇水河水臭风腥,河水已经不能吃了,老百姓昼夜都在武装部旁边的安家井排队挑井水吃。就在眼皮底下的事情,武装部怎能说不知道?明明是知道故意不管。〞

放下电话,黄义大感到事态太严重了,当即找到蒋全益等人商量,这时道县已有一些告状人员冒死从县里跑出来反映杀人情况,有人在街头贴出了〝道县杀人血流成河〞的大字报。大家一致认为一刻不能耽误,争取时间就是抢救生命,必须马上反映上去。当晚又到梁春阳家做了汇报。第二天上午,在梁的帮助下,又在省委礼堂找到黄义大从前的老领导章伯森,向他汇报道县杀人情况,揭发县武装部李永华等人的谎言。

当时章伯森正在主持会议,非常忙,挤出时间来,听取黄等人的汇报。黄义大说:〝我作为道县县委副书记、政府县长这一次冒着生命危险,跑到省城里来找你们汇报,是因为道县的武斗和杀人的情况确实太严重了,现在道县人民天天都在大流血,我们来的目的就是请求省领导和四十七军支左部队尽快采取措施予以制止。我们的责任已经算尽到头了,如果省里再不下决心,其严重后果可以说不堪设想。〞章伯森听了,说:〝义大同志,你在道县工作多年,你看道县目前的情况,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才能有效制止?〞对这个问题黄义大早已思考很久,当即提出四条建议:〝一、我们认为道县之所以发生这么严重的问题,并且日趋严重而得不到解决,首先是个领导问题。现在担任支左任务的县武装部的几个领导,原来就是站在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对立面,积极参与迫害革命群众,现在又完全站在保守派一边支持杀人,他们自身已经陷得很深,怎么能解决道县目前的问题?因此我认为想解决道县的问题,首先要撤销道县武装部的支左领导权,另派解放军部队到道县支左。二、毛主席亲自批发的‘六.六’通令(不准乱杀人)和中央的‘七.一三’通知(不准组织农民进城参加武斗),他们不宣传,不贯彻,不执行,反而利用广大干部和贫下中农的朴素的阶级感情,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在营江公社建立武斗司令部,组织农民进城武斗,为的是消灭异己,乱中夺权。现在道县广大干部和贫下中农完全受到他们的蒙蔽,听不到无产阶级司令部的声音。所以我要求省里派飞机去道县散发‘六.六’通令和‘七.一三’通知,让中央的文件和毛主席的指示直接与群众见面。三、现在道县到处拦关设卡,物资得不到流通,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得不到保证,我认为必须马上撤销拦关设卡,并宣布道县各地所成立的‘贫下中农最高人民法院’为非法,予以取缔,通令立即停止杀人,对已杀人员按阶级成分统计,如实上报省革筹和四十七军支左办公室。今后如再杀人,严惩不贷。四、要求零陵军分区和道县武装部收回散落在保守组织手上的枪支,撤出对县城的武装包围,不准农民进城武斗。对立的两大派群众组织的分歧可以在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下,通过协商谈判来解决。〞

章伯森听了黄的意见后说:〝你讲的这几条很好,我回去与国锋、黎原(四十七军军长,省革筹主任)同志商量一下,先跟零陵军分区打个招呼,要他们先下去做工作,把杀人的问题先停下来。你是个笔杆子,就把道县杀人情况和你刚才讲的那些意见替省革筹和四十七军起草两个电报稿,一份给中央文革;一份给零陵军分区和道县武装部。电报稿起草好以后,直接交给我或者交给办公室黄子林同志转我也可以,越快越好。这些意见等我与黎原、国锋同志研究后即答覆你们。〞

章伯森又叫秘书登记了黄义大等人在长沙的住处(湘江旅社)和电话号码,嘱咐他们在旅社里等候,不要外出。

回到住处后,黄义大等人马上进行研究,开始起草电报稿。

给中央文革的报告:

中央文革小组:

我省道县自八月中下旬以来,发生了严重的未经批准就非法杀人的情况,有的地方还成立了所谓〝贫下中农最高法院〞,据悉已被杀人数达二千余人,其中有四类分子及子女,也有革命群众及其亲属,性质极其恶劣,对此省革筹小组已采取相应措施,责成零陵军分区、道县武装部立即予以制止,并宣布〝贫下中农最高法院〞为非法,立即予以取缔。详细情况以后再报。

湖南省革筹小组

一九六七年八月二十八日

给零陵军分区和道县武装部的电报稿:

零陵军分区、道县武装部:

据悉道县农村目前拦关设卡和杀人情况十分严重,有的地方还成立了什么〝贫下中农最高法院〞,不经上级依法批准就随意杀人,已经造成了极为严重的后果,为此:(一)应宣布〝贫下中农最高人民法院〞为非法,应立即取缔。(二)迅速撤消拦关设卡,恢复交通,保证来往行人、车辆和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三)对于目前的严重杀人问题,望你们坚决采取措施,立即制止;今后未经依法批准,不准再乱杀人,否则要严加追究,依法惩办。(四)望你们将已杀人数分阶级成分于三日内迅速上报省革筹小组和四十七军。以上望立即执行。

湖南省革筹小组、四十七军

一九六七年八月二十八日

这两份电报稿均由黄义大执笔起草。起草完毕后,即送省革筹办公室黄子林转呈章伯森和华国锋。

第二天(一九六七年八月二十七日)中午,黄义大等人在湘江旅社接到省革筹办公室黄子林打来电话,要黄义大、蒋全益、黄永利三人在下午两点之前赶到省革筹办公室,华国锋同志要接见。

下午,三人准时到达省革筹办公室,华国锋已经等在那里了。在听取了黄等人的汇报之后,华国锋说:

你们反映的情况及意见很好。黎原同志本来要来的,因为在作报告,所以没有来,我受他的委托,代表省革筹小组说一些不成熟的意见。

党中央、毛主席对湖南的问题很重视,并已经作了决定,总的讲来现在的形势是很好的,你们道县那里,斗争很尖锐,也很激烈。两条路线也很明显,很容易看出来,问题也就容易解决。对你们所反映的问题及意见……我说以下几点意见:

你们要求派飞机到道县去散发中央的六六通令和七一三通知的问题,我们已请示了中央同意,最近就可去散发。

关于制止道县的武斗和乱杀人问题,我们已经给下面打了招呼,你们可代替省革筹和四十七军起草个电报稿,由省革筹和四十七军的名义下发,至于你们要求惩办杀人凶手的问题,只有等待以后再来解决了。

关于你们要求的野战部队到道县去支左的问题,我们请示了中央军委,同意从你们附近的部队调去。对于县武装部,你们要多做一些工作,要积极地多争取一些人站过来,对于他们愿意站出来,但态度还不够明朗的,你们就从他不明朗做起吧!通过工作可以促进他明朗化。把县武装部的工作做好了,以后对争取、团结区、社武装干部也有好处。

对于〝红联〞组织不能压,要多做思想工作,主动地团结他们,特别是你们两人(指黄义大、蒋全益)回去以后要多做领导干部的工作。要通过多种渠道,如打电话、写信,把他们找来当面谈等,要他们迅速站过来,以挽救一批干部。我们省里就有这个教训,如有的人跑到河西去成了武工队的政委和什么负责人,而陷入了不能自拔的境地。

道县现在的形势比较乱一些,待形势好转以后,就可成立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长期没有一个领导核心是不行的。以后要注意两个问题:一是内部要注意团结。二是要注意帮助受蒙蔽的群众。在严重的武斗和乱杀人中,农民受了很大的害,要组织一些物资运送下去,帮助恢复生产生活。你们三人可以先回到零陵,找找郭治安同志一并尽快地解决道县的问题。

注释

【注一】二报一刊指《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和《红旗》杂志。

【注二】此即湖南文革史上著名的八.一八易家湾大武斗。

【注三】章伯森 一九五八年-一九六六年任中共湖南省委书记处候补书记、湖南省副省长。一九六七年任湖南省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副主任,一九六八年任湖南省革命委员会副主任。一九八四年三月,因文化大革命中的错误被开除党籍,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

(待续)

来源阿波罗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