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党文化 党文化的“迷魂汤”(音频)

1257

 

方菲: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您收看“侃侃而谈”的系列节目“漫谈党文化”,今天我们是漫谈党文化的第二集。

 金然:上一次我们是和杨景端先生一起谈了党文化现象中的一个现象叫“漠视生命”,正在我们谈这一集的时候,又出现了一个新闻,就是中共苏家屯集中营它在活体上摘取器官这样的丑行,本身这个新闻就作为一个佐证,成为了一个佐证。

方菲:最近又有医生证人站出来说,像苏家屯这样的集中营在中国全国有几十处,我想很多人听上去都觉得难以置信。这让我想起,以前我采访胡平先生的时候,他说了一句话,他说没有共产党做不出来的,只有你想不到的。

金然:最近我看到我们新唐人网站上,有一则留言,他是针对最近有一部分人到美国白宫之前进行抗议苏家屯的这个恶行,要求美国政府有一个反应,他的这个留言是这么写的,我给大家念一下,他写着:真的是有病,叫外国人干涉中国自己的事,家丑为什么还得找外人。你看共产党它杀了这么多的人,有一些人还是把它作为家人来看待,另外像这种在活体上摘取器官这样一种行为,他居然只用家丑这个名词来形容。所以就是说党文化造就下,有一些人这种现象倒真是耸人听闻的一件事。

方菲:不过,我觉得可能还是很多人对党文化这个提法感到不太理解,不信我们就一起来看一看

…………

甲先生:光听说有茶文化、酒文化,那啥时又冒出个党文化来的?

乙先生:可不是吗?你说共产党是不是个玩意儿,干不少坏事,可你说整出个党文化这词儿来,啥玩意儿往里装,有点儿,那个。

甲先生:是啊!你看他们也说不清党文化究竟是啥?一笔带过,尽蒙人啊!

乙先生:再说啦!你说共产党不好,那是咱国内的事儿啊,这它整到国外电台去了,不让老外看笑话吗?这不反华吗?

………

金然:看来我们现在还真得专门谈一谈党文化的形成。

方菲:是啊!今天我们就请来了我们的嘉宾贺宾先生。贺宾先生对于党文化有独特的见解,贺宾先生您好。

贺宾:主持人好,大家好!

金然:贺宾先生您现在就跟我们讲一下,您对党文化的形成是怎么看的?

贺宾:这个世界上的政党很多,但是为什么我们偏偏把共产党的东西称为党文化,这里头就是有共产党它很独特的东西。我先举个例子吧,世界上很多人都喝酒,很多国家里面都喝酒对吧,但是真真能够把喝酒变成酒文化的并不多,中国不是搞酒文化节吗?就是因为中国人喝酒确实喝出名堂来了,他喝酒可以吟诗作画。

方菲:李白。

金然:酒仙。

贺宾:酒仙酒圣。同样的共产党它在中国确实造成了一种非常独特的东西,举个例子说吧,共产党它把自己比喻成母亲,这个是世界上其他的政党可能很少有的一种现象,所以很多人骨子里头他就把党跟母亲搅和的非常深,现在公开宣传虽然不是那么多,但是他骨子里已经把共产党跟母亲搅和的很深了,所以造成他很多思维方式上有一些不自觉的去维护党的利益。中国人口这么多,共产党它如何才能够把这么多的人能够统治住呢?这就需要一个东西,一个文化分围,这就是党文化的产生的前提条件或它的必要性。

金然:起因。

贺宾:对。它就需要一个文化让人认为党的利益就代表人民的利益,所以党文化统治那么多人就很方便了。我先举个例子,因为文化系统它通常都是双方的,比如说看一个演出,台上有演员,台下有观众,演员知道演什么,观众才看,观众一定要听的懂演员说什么,只有这样台上台下都能够互动的时候,都能够明白双方在干什么的时候,它就能形成很好的一套文化。否则的话就是曲高和寡了,就没人听了,而党文化它一定是党的文化,因为它就是要统治大众的,它不会搞的人听不懂,所以党文化的形成,我们也是从这两个架构可以来看,就是演员和观众。演员就是属于统治者,就统治着党文化,还有一部分就是被统治者,被统治者他脑袋里形成的党文化,他们两个之间的互相的配合才能使党文化在中国能够推行这么多年形成越来越顽固。中共它杀了很多人,它造了很多谣,可是它的杀人和造谣非常有艺术性。比如说它杀了很多人,可是它通过平反,搞一大堆替罪羊,通过各种方式以后它永远是伟大光荣正确,而被害的人总是对共产党感恩戴德,你家里面的人已经被迫害死了,最后多少年以后他对共产党反而是感恩戴德,中国历史上讲杀父之仇一定要报的,它们这些概念都没了,它就是对共产党反而要感恩戴德的。还有包括它的撒谎,过去我们常说中国人民日报上面,只有日期是对的,别的都是假的,这句话你对共产党邪恶本质还认识不清楚,还不深刻,因为共产党它老是这样子的话,它的谎就撒不下去了对不对,大家都知道它是假的嘛,它现在知道真真假假掺到一起,它知道掌握好这个火候,就是把那个火真的掺到什么程度,使得人们完全相信它那个是假的。

金然:怎么叫掺到一起?

贺宾:比如说,你现在去看新华网,它不再是全部都是歌功颂德的东西,它上面也有很多负面消息,可是它很会掌握这个火候,让这个负面消息,从坏变成好事,变的就是说,你看国家这么乱,这个坏事这么多怎么办,只有靠党的领导来解决,所以它曝光了很多负面消息以后,它客观上反而起到维护党的统治地位的作用。它就愿意爆了,因为它这样的话老百姓反而依赖它了,相信它了。比如说上次那个SARS,非典。

方菲:对。

贺宾:搞的很厉害,大家都觉得共产党这样脸丢尽了,它的宣传就很会搞这件事情,它最后不是承认了吗,把张文康推出来,它就说我们个别人的错误,共产党才真是为人民着想的。所以大张旗鼓这么一宣传,宣传了以后变成依靠党的领导战胜了非典,人民日报一篇文章说的,老百姓一看又是靠党的领导抵抗非典。因为它完全是在中共封闭的环境下,信息不完整的情况下,长期用灌输,所以很容易变成跟党是一样的。但是很多人不同意这一点,他觉得自己是一个思考很独立的。我举个例子,我有个朋友,也是同学,他在重庆,我跟他聊天的时候,我就跟他讲法轮功的事情,他说你不要跟我讲法轮功,我说为什么,他说我是中立的,共产的东西关于法轮功我一概不听,你们的呢我也不听。我心想很中立不错啊,接下来他就讲了很多事情,从自焚、杀人、神经病、走火入魔,中共诬陷法轮功的那些案例,他全都看了,他都知道。他还觉得他很中立,我就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我说一句话你觉得已经多的不得了,而你接受中共那么多的谎言,你一点都不觉得,你觉得都没看一样,就是他骨子里头已经很自然的跟共产党溶到一起去了。这就是党文化它的两个效应,统治者知道怎么造假,被统治者他会莫名奇妙的不自觉得去相信谎言。很有意思,中国人都不相信共产党,因为它撒了那多谎,可是在每一个现在的时刻,人们又总是不自觉得去相信共产党,而且他在说相信的时候,他还认为自己是不相信共产党的,可是他又实在的相信了。

金然:我曾经看到过您提出党文化的模型,因为我觉得这个很有意思,能不能跟我们讲一讲模型到底是怎么回事?

贺宾:实际上党文化它是利用人类历史上很多坏的东西,它不是凭空就拿一段,中国历史上也有很多糟粕的东西,它是把很多不好的东西集中到一起,包括好的坏的东西都放在一起,然后就回到炖肉这个模型,这就相当于一个高压锅里头,你放进去肉,好的东西坏的东西,道德是非各种标准,做人,好的坏的都放在一起。

金然:原来存在的东西。

贺宾:对。一锅东西放在那,接下来党干什么呢,党有很多党的因素,我把它叫做调料。比如它的无神论,把中国的传统文化都推翻,然后历史唯物主义,社会发展简史,它整个把历史都按照它的说法来说,它的说法是放诸四海皆准的真理,到现在全世界都没什么人信共产党了,它自己都不信了它还说,它教科书还这么说,所以说这是它的调味品。牛肉要调料,加党的因素,通常叫老卤,就是说你烧炖肉,就要炖个老卤,老卤就是过去积攒下来的东西,这个东西就是你已经积成的党文化。因为党文化它有一个反馈作用,你这一荏党文化,它又受上一层影响,这三样东西放在一起,我们来炖拿火烧。怎么烧呢,高压,封闭,它搞这个信息封锁,它信息不完整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我要强调一点,它是在一个信息不完整的情况下炖你,人的大脑兼听则明,所以你的思维方式如果接受东西很受限制的话,你做出的决定就会很受影响,所以它就是高压封闭这么一炖,还有很多的文艺表演形式,这也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党文化它不是就靠教科书这么宣传人们就信的,它是融合到日常生活当中的各种喜闻乐见的形式,各种电影、电视、宣传画、民间的表演都是贯穿着党文化的因素,都为党歌功颂德,包括春节晚会都是为党歌功颂德,潜移默化,从微观改变你的思想。所以它这么一炖最后就产生两个东西出来了,一个是汤,还有一个是骨头是干的。这个汤就像迷魂汤一样,就是给老百姓喝的,就是你喝了这个汤,你就会不知自觉的维护党的领导,维护党的统治。这个干的东西就是统治者用的,统治者啃了之后他就越来越学会了怎么样造谣,就是刚刚讲的撒谎的因素、杀人的因素,它这么一配合再反馈回去,下次就变成老卤了,接着炖,接着熬。比如说一个爱国,大家都有爱国心,通过它这一套东西下来以后,就变成了爱党了,就变成一样的了。

金然:也就是说把爱国等于爱党。

贺宾:它通过调味品压力这么一炖就变成爱党了。所以在国外你要是反共,你要说共产党不好的话,那你就是反华了,他思维就非常自然的这么想,就是因为有这么一个炖肉模型在那,背后起作用。

方菲:我觉得您这个模型很新颖,而且确实能够让我形象的去想这个过程,但是党文化我想它是方方面面的东西,它也是一个很复杂的形成过程,很多人都会有自己的看法,所以我想我们下面来看一看,另外一位评论家章天亮先生的看法。

金然:好。

方菲:一起来看看。

章天亮:因为中共的党文化它是完全是反道德,反传统的,它为了使自己这个党文化能够建立起来,它的前提就是说要把中国所有正统思想,我们的道德观念,包括正教给我们的信仰都要破掉,所以中共夺取政权之后,它在五十年代的时候,它就通过镇反,包括取缔会道门这样两个政治运动,在宗教同步进行的就是他对中国当时很多的异人进行思想改造。在五十年代初期,它对中国的戏曲、音乐、舞蹈,还有中国大学里面的教授等等知识份子全面进行思想改造,就是发动了一系列的思想改造运动,包括对整个旧的戏曲进行所谓的清除封建毒素的活动。一九五一年毛泽东在中国戏曲研究院有一个提词叫“百花齐放,推陈出新”。这个工作之后就是对整个戏曲进行全面的清理,当时有的地区是几百部戏曲,最后留下的可能只有不到十部戏曲可以演。就等于说,它把中国整个承载文化的文艺表现形式也给清理了,对宗教也镇压了,对知识份子思想也进行改造,到文革之前,基本上所有的中国过去正统的文化已经被破干净了,党文化也基本建立起来,这套体系虽然建立起来,但是在民间还没有那么深入到每一个人心里面去管,文化大革命这个词是非常准确的一个词,文化大革命是一个全面把党文化推向中国每一个角落的过程。

方菲:我想我们的父母他们那一辈,有一些老的电影想起来可能都比较怀旧,尤其是他们觉得稍微好一点,像这个"李双双",当然很老了。但是现在想起来,我觉得这个电影本身已经加了很多党文化的因素了,不管它是阶级斗争也好,还是对当时党的政策歌颂也好,这些东西加在一起,实际上已经有党文化的因素在,你接受了它的电影,你就不知不觉的就接受了这些党文化了。

金然:我们现在的时间好像快到吃饭的时间了,我们就谈到这,干脆我们就去喝一碗真正的、纯正的好汤。

方菲:我们非常感谢贺宾先生今天做我们的嘉宾,也谢谢我们的观众,希望下次节目再见。

金然:再见。

来源希望之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