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新敏居士:论中共灭亡的必然性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正文

当这个在欧洲上空游荡而不得落脚的幽灵,飘到万里之外的长城之内的时候,没有人能预见一种奇特而具有无匹破坏力的历史现象正在逐渐的酝酿。

共产主义,这空想理论家眼里人类社会的终极形态,在其诞生的西欧地区仿佛经历了严重的水土不服,而越往亚欧大陆以东,则越能发挥其致命的吸引力。这是一段众所周知的历史,十月革命,红色政权。而恰逢千古不遇空前民族危难的东方古国的民众,则似救命稻草般拥抱了这散发美丽光芒的共产主义。什么是糖衣炮弹,这就是糖衣炮弹。

共产主义,这外表美丽的毒蝎,却正是这东方古文明空前劫难的一个开端。一段段惨不忍睹的历史,不断的印证着这残酷的事实。而不断遭受着共产恶灵荼毒的广大人民,却仿佛已经适应这已越发不堪忍受的邪恶,只是肩上的重压,可怕的事实一次又一次地挑战他们数千年来形成的忍辱负重的底线。

共产主义,未经改良的本身已经是通向深渊的直达快车,谁要研究苏联的历史,相信不难得出这一结论。而在这饱受摧残的东方古文明大地,它更像是一场基因突变了的致命病毒,肆虐,吞噬,破坏,所向披靡。它一路自北向南,拿下一个又一个传统文明的坚实堡垒,取下人们曾经虔诚的信仰,践踏,再将地狱之火,引燃了整个中国。

与一位自小生长在共产党控制下的中国的人会面,无论此人对这自称“伟大,光荣,正确
”的政党何种认识,你都能立刻感觉到一股力量在影响着他的生活,你也不难感觉得到这种影响无分钜细,从谈吐,到走路,到眼神,可谓面面俱到。许多人,尤其是来自自由世界的人,会简单的说,这是文化的差别使然。而耐人寻味一番,你会发现,来自中华文明其他地区的人们,除了语言相通,似乎再与这位党国下成长的人无相似之处。这股控制着他的力量,其实是植根在此人脑中的一个认知,而这个认知,是通过自出生开始,在一个浓烈的环境中多年渲染的结果。这个认知是潜意识里的一个想法,不依人的意志为转移,而也正是这个认知,是共产党能够赖以控制大中国的坚实基础。

共产党是一个组织,它对一个世界上最多人口的国家进行控制,是需要通过方方面面的各种手段来完成的。它的各种手段相互结合,相辅相成,形成一个相当坚实的社会形态,可以说是一种有机分子似的社会结构。

在一个典型的共产党控制的中国社会里,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在慢慢长大成人的过程中,先是来自周围环境的耳濡目染,在还未能理解事物的阶段,周围的人们谈论话题的语气,概念中传达的感觉,媒体中不时听到的下了重药的音乐,都已经开始培养那类之前提到的共产党赖以存在的认知。当这个孩子学会了听说读写,这类夹杂了大量共产毒药的信息更是铺天盖地而来,这是共产党对一个人思想控制的开端。仅仅是童年的各类污染,还不足以将人的天性抽离,也就不足以达到构筑共产党心目中的社会基础的要求。所以在这个孩子开始上学以后,就要开始接受经过一代代洗礼而已经成熟的洗脑教材的灌输。在这一方面,共产党的阴谋因为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科举制度反而如鱼得水。当这个孩子长大到能够完全参与社会一般性活动时,一种原理和马戏团驯兽相同的人格塑造过程就开始了。

首先,在学校里,学生要分成三六九等,表现突出的,符合共产党要求的学生可以享受各
类荣誉,而生性不羁,难于驯服的,则要加以侮辱和惩戒。人类的身体是和动物一样的,
都具有避祸的天性,在学校的环境长久的作用下,自然就形成了如何表现会讨喜,如何表现会招祸的本能判断。在学校里是如此的环境,而当学生们回到家里,同样经历了相同教育的其他家庭成员不自觉的又会再次加强在学校接受洗脑教育的效果,再辅以繁重的课业压力,而当学生在艰难地获得一点课余时间的间隙,铺天盖地的仍是共产党动手扭曲过的电视,电影,音乐,新闻和各类娱乐资讯。就这样,一个个天性好奇,好动,精力充沛的儿童,少年,其独立探索,发现和思考这个世界的机会就被无情地剥夺了。通过这个教育体制,筛选出一个个政治合格的个体,再让这些个体享受少得可怜的高等教育资源,那么,仅通过这个手段,共产党的统治就已经无比的强大。

当学生完成了学业,开始要进入工作的人生阶段,无时无刻感觉不到的,仍然是党的无微不至的关怀,任何一个企业,任何一个单位,任何一个部门,都在党的领导下,要同唱一本经。在这里,说错一句话,做错一件事,导致的后果将比在学校里可怕得多,轻则受排挤,冷落;重则损失实际的利益,甚至丧失基本权利。和在学校时类似的,当这个人回到家以后,面对的是有过同样经历的其他家庭成员,相对于课业压力,取而代之的是沉重的其他方面的现实压力,比如经济,医疗,子女教育等等,而打开电视,则是数十年如一日内容相似的洗脑节目。这样,每个个体,做的是党交给的事,呼吸的是党提供给的“空气”,无论如何不能脱离党的控制,久而久之,习惯成自然,那股认知已经根深蒂固,共产党的统治就能千秋万世。

这样一个共产党极力构筑的“理想”社会,需要所有人的共同参与才能形成。共产党从建
政之初开始发动的一个又一个政治运动,实际上就是一次又一次的清洗,要把那些没有经历过党国教育的人“改造”过来,改造不成的人则必须消灭,这样的人一日不消灭,党国的社会一日不能形成,这样的人一日不消灭,党国的社会一日不能稳定。以文化大革命这个共产党社会的建设高潮为历史节点,一切具有独立思考,仍保有传承文明的个体都被消灭殆尽,这也正是党国的社会形态完全确立和稳定的时代,而从这个时代开始,任何一个新生的个体,开始接受的也是业已成熟的全方位的党国教育和渲染。

对教育和文化的控制,共产党当然不会放松。然而共产党最相信的,还是枪杆子里出政权。因此,对军队和警察的控制才是共产党最重视的立身之本。想要经营一种社会性的恐惧,那是需要真金白银的– 人们的记忆里必须有血腥,这样的人才“听话”。那么暴力机器是绝不可少的,不符合党国利益的,不符合这个社会形态的个体,有必要的要被惩戒,警察先上,假如力量不够,那还有军队。可想而知,一个正常的人类社会,不可能有比军队更强大的暴力机器。那么,当人们在谈论那些流血事件,是用一种无比恐慌的语言,伴随着忧虑和惊惧的眼神,那就是共产党目的已经达成的时候。

一个流血的镇压事件,一个因莫须有的政治错误而被剥夺生命的个体,这样的事情像落入池塘的石头,波纹会随着时间不断扩大和展开。而这样的事情不断的发生,那么人们的恐慌和忧虑就有了客观的载体。当一个历经世事的大人,用充满恐慌的语气来讨论一件事情的时候,未经世事的孩子,就不可能不受到它的影响,再配合学校的教育,各类文娱媒体的渲染,党的执政基础就是这么简单而明了的确立了。

共产党对学校和对军队,以及对其他一切的机构的控制,目的都是类似的:要让每一个个体都深切的体会到,除了党指出来的那一条路,别的路都是错误的,而这个对与错的判断,是通过血来确立的。也就是说没有是非的差别,而只有是否流血的差别而已。可以把共产党理解成一部机器,它的功能和目的是:假如未获取权力,则不惜一切代价,不论一切手段,要夺取权力;当它获得权力,则不惜一切代价,不论一切手段,要维持权力。在这部机器面前,任何牺牲都是微不足道的,为了权力,这部机器要吞噬一切需要和可能需要的,生命,友谊,亲人,道德,信仰,环境,传统,没有不可以牺牲的。共产党是人类社会发展历史中产生的一个畸变的毒瘤,它就好像一头张开血盆大口的嗜血的恶魔,为了存在而存在,没有原因,没有理想,没有方向,只为了权力的欲望,而不断的吞噬,破坏,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没有理想吗?有人要问,那共产主义不是一个最崇高的理想吗。或许是吧,但是曾经在中华大地上上演的轰轰烈烈的太平天国运动不也是貌似怀有类似的崇高理想吗,而这个天国政府的所作所为,带来的是比腐朽破败的清朝政府更为可怕的破坏。判断一个人,一个团体,一个政党,不能看它说什么,而要看它做什么。口蜜腹剑的人,人人懂得防范,那么当一个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团体出现的时候,是不是也应该要懂得如何去辨别。

一个极权政府的存在,需要特定的外部和内部条件,简单说来,在外部需要有来自外部势力的威胁(不管这个威胁是否真实存在);在内部则需要一个高度理想化的目标。这就是为什么共产党一方面要宣扬“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一方面还要提出“多快好省建立社会主义现代化社会”,或者“赶英超美”,和各种发展口号的原因。共产主义是一面大
旗,它为共产党笼络人心,或者说骗取人心,实现极权统治提供了载体。

古语有云:名不正则言不顺。其实不管此名正与不正,只要似模似样地提出来,再辅以如
上提到的各种手段,极权统治都要确立。中共极权的创建人毛泽东,发动一个又一个似乎缺乏基本常识的国家建设运动,比如“大跃进”,“大炼钢铁”。是他真的如此无知吗?
非也,正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他要的是通过发动这样不可能实现的发展运动,来动员群众,进而巩固自己的权力而已。当我以拯救民族于危亡,或是以建设现代化国家的名义发动起一批随从的时候,人心正热,半路上顺便让他们杀几个我看不顺眼的人也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而这杀人的能力,就是权力,权力对其他一切方面的作用都是以杀人为基础的,否则便不是真的权力。毛泽东可谓是人类历史上少有的弄权天才,他所留下的政治遗产将伴随共产党,为党儿党孙们提供荫庇直到他们的末日降临。也因此,毛的画像是绝不可以从天安门,这中共政权的象征图腾上取下来的,否定了毛泽东,也就否定了用无数人命换来的政治格局和社会形态。中国共产党就好像一个邪教,教主是毛泽东。

当人们听到共产党宣称“只有共产党能够救中国,只有共产党能够发展中国”,或者“伟
大,光荣,正确的共产党万岁”,或者“共产党始终代表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的时候,他们已经无力去思考,去分析,去论证这些口号的客观性和真实性了,他们脑子里想的是那鲜血淋漓的刺刀,喷火的枪口以及轰鸣的坦克车。而对少不经事的孩子来说,他们想到的则是老师的批评,学业的失败以及失望的父母。即是说,你必须听党的话,必须按照党指示的方式去看问题,你才能从党这里要回一丝本来是你与生俱来的权利。

身处共产党中国的人,除了党儿党孙们,无论身处何地,所处哪种行业,都是活在相似的
环境当中,都有相似的经历,都是党国社会的受害者和成就者,他们是党国的统治和奴役对象,同时又是党国赖以存在的基础。这是一幅相当具有黑色幽默的画面,共产党用人们提供的资源来奴役人们,因为要知道,无论是警察还是军队,冲在最前面的也是平民的子弟。当89年天安门的血腥镇压开始的时候,那些端起枪对着人群扫射的士兵们,与被他们扫射的对象,都是这个党国社会的受害者和牺牲品。这一切的牺牲,则不过是为了给党国的权力,或者说党国巨头们的权力的一次献祭罢了。

发展到今天的党国,一切仿佛如此的合理和自然,共产党的统治是那么的顺理成章,这党国经营了大半个世纪的局面,如果没有看到那些绝望的访民,赤贫的儿童和已被严重破坏的自然和人文环境,那么仿佛它也不过是一幅正常的国家图景。然而在平和的表象之下,这不过是一场权力的盛宴,获得权力的人,醉生梦死,而那些被踩在脚下的大多数,则不得不在永恒的折腾中苟延残喘。为了共产党的统治,一切的人性,信仰,道德都屈服了,所以人们能够想像的黑暗都能在这片东方大地上找到。它不是一件两件事,它不是一个两个人,它是一个文明的扭曲生态,它影响的是所有的人和所有的事。这地狱之火会有熄灭的时候吗?那看似无比强大的苏联也解体了,那么中共会不会,什么时候也会步其后尘呢?共产党真的可以千秋万世的统治下去吗?答案是否定的,共产党是必然要灭亡的,因为它是在人类社会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从中古世纪到现代文明过渡时候产生的历史裂缝中产生的,就和一切要消失的历史一样都将化作风中的尘土。

光靠暴力是无法统治一个国家的,这也是共产党需要不断提出各种目标,编撰各种理论和思想的原因,他需要全民的参与和认同。一个政权之所以能够存在,归根结底,是出自绝大多数人的认同。当认同的人数已经少于反对的人数的时候,这个政权的倒台就只是时间问题,以及如何倒台的方式问题了。翻开历史,共产党登上舞台的历史背景,那是一个中华民族正饱受苦难的危亡之际。绝望之人对甜蜜的谎言是没有抵抗之力的,藉助这共产主义的弥天大谎,共产党一朝获取权力,那就必须要把这谎言无限延续下去,一旦谎言破灭,共产党的非法性也就大白于天下。为了维持一个谎言,无数个谎言就要产生,但是谎言重复一千遍一万遍终究还是谎言,真相终究会有大白于天下的时候,这是人类社会发展的自然和必然趋势。

天道行健,世间万物循其规律而动。人类的天性都是追求自由,追求幸福和光明的,这就
好像是万物的生长那么的自然和不可逆转。当《人权宣言》问世的时候,它超越了种族,
超越了文化,跨越了不同的国度,迎来了热烈的欢呼。在共产党的统治之下,人们或许闭
目塞听了,可能在强大的洗脑机制下麻木了,但是人性中无法消除的天性,在压抑下会一点点的累积,一旦恐惧的平衡被打破,就会藉助适当的机遇释放出来。现当今愈演愈烈的各地的群体事件正好说明了这一点。

德国一位伟大的哲学家曾经说过:真理在这世界上前进的过程总是十分缓慢而艰钜的,不过幸运的是,一旦它站稳了脚跟,就不会再倒退回去。一切的文明和希望都植根在人们的思想当中,人类从上古的洪荒时代,从原始社会发展到今天,黑暗和野蛮的力量从来没有主动的退让过,只是依靠对光明的执著追求,人类社会才一点一滴的不断的不懈前进。因为哪怕是小小的一点进步,它也不会再倒退,因此再可怕的黑暗,也会有迎来光明的一天。

中华民族是灾难深重的民族,20世纪初期,革命先驱的奋斗结束了中国的中古文明,开始步入现代文明,初显黎明的曙光。当一株希望的萌芽初发的时候,面对的却是极端恶劣的内外环境。外部是虎视眈眈的各个殖民和侵略势力,而内部,后知后觉的广大民众根本还没有从天朝上国的迷梦中醒来,千百年来根深蒂固的皇权思想仍然十分强大,再加上四分五裂的军阀割据的局面。在这样的内外交困下,中国从中古文明到现代文明的过渡是不可能完成的。

让我们先来简单了解一下什么是现代文明,现代文明首先是在社会工业化的基础上建立的,西方世界作为工业革命的先驱,理所当然的最先从中古文明进入了现代文明的地区。可以概括的说现代文明是一种建立在工业社会上,个体享有各项自然权利的社会形态。所谓自然权利,是指一个自然人与生俱来的毋庸置疑不容剥夺的权利,它包括平等,自由,保有私产和免收迫害的权利。正如尽管形式有所不同,无论中国的封建制,西方的领主制,或者中东地区的政教合一制度都属于中古文明形态类似,现代文明也有各种不同的具体形式:有英国,日本式的君主立宪制;也有美国式的三权分立,以及各式各样的其他具体形式,但是它们按照以上对现代文明的定义,都属于现代文明的范畴。那么在理想的情况下,任何一个正常的国家的人民,都会选择现代文明,而抛弃过时的中古文明,这是因为人类与生俱来的追求更高生活的需求导致的,这点无需辩驳。

但是实际的情况下,任何古旧的制度都会造就一批既得利益者,而既得利益者往往就是掌握权力的人,他们害怕并且痛恨改变,在面对将要到来的历史的时候,这些人就会运用一切可以运用的手段和资源,拖延,阻止这个国家进入现代文明。

跳回正题,在中国刚刚开始要进入现代文明的时候,很不幸的,外部环境:一次和二次世
界大战的爆发,日本的侵略;内部环境:广大的群众还没有对现代文明和自己根深蒂固的
皇权思想有足够的客观认识。可以想像得到的,这个尝试夭折了。如果说这个尝试虽然初步夭折了,但是还可以卷土重来的话,那么在日本投降后,共产党通过暴力和谎言夺取政权后,中国要进入现代文明的机会就被彻底的剥夺了。如前所述,共产党建立的社会形态是一条从中古文明到现代文明之间的岔路,它打着共产主义的旗帜,把中国改造成了任它奴役和剥削的人间地狱。它利用人们对现代文明的憧憬,制造一个又一个谎言,说要民主,要现代化,要工业化,但是它所做的,无非是通过谎言和暴力不断的巩固自己扭曲的权力,就算把中华民族拖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也在所不惜。

事情是这样发生的,当共产党把国民党赶到了台湾的时候,中国人民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而距离短暂的民国梦开始的时候,已经过了30年的时间,而这30年中除了战争,混乱,就是凋敝和黑暗。这些刚刚从中古文明的黑暗中走出来的人们,既迷茫,但又对前路充满热情和希望,他们希望能够活在一个和西方世界一样乃至更为发达和先进的社会里。换做你是毛泽东,你面对的是这么一个东方最大的国度,她刚刚脱离了旧世界,正要步入新世界,而她的人民除了对旧世界的厌恶和对即将到来的新世界的满腔热忱,却对如何实现现代文明毫无任何理论和实践经验的时候,你是不是发现你可以利用他们的无知和热情来实现给自己的造神运动了。中国人民一厢情愿的把自己的强国梦交给了共产党,却不知对方的真实面目,不知道前方迎接自己的是什么样的命运。

一开始的时候,共产党说要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发动一个又一个的政治运动,这个过程的实质是要为之前所述的社会形态打基础,建立大的框架,这个过程以文革的结束为标志而完成。这个过程伴随着空前的血腥和破坏,众所周知,不加累叙。当时就算是深受洗脑之害的中国民众,也已经认识到国家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必须改变,共产主义的大旗已经收拢不住人心了。共产主义的谎言已经失效了,共产党就立马发生转变,否定了除了毛泽东本人以外的一切路线和决策。至于为什么不能否定毛泽东,之前已经论证,这是因为共产党的根本目的是建立那个任其奴役的社会形态,而这个社会形态是毛泽东一生致力建立完成的,否定了毛泽东,就是否定了整个这样的社会形态,也就否定了共产党的根本存在,共产党的具体决策可以是犯了错误的,但是毛泽东的地位则是必须不能动摇的。就算要批评,也是遵循小骂大帮忙原则。这时候,民心已经开始涣散的时候,邓小平接掌的共产党马上开始了所谓的改革开放,提出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指导思想。毫无疑问的,这是共产主义之后的第二个弥天大谎,为了极权统治合理的存在下去,这么一个大谎就不可或缺。尽管其出发点是为了维持自己的统治,这次的改革开放却确实在经济上给中国带来了发展,这个结构给共产党换来了另外几十年的寿命。

从共产党这短短的几十年执政的历史来看,人们从一开始的满腔建国热情,到文革的混乱,再到改革开放,尽管过程缓慢,但是他们对自己,对国家,对共产党的认知是在发展和变化的。他们在实践中也在学习,也在进步。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共产党根本不会也不需要改变,它完全可以靠所谓的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就能够千秋万世的统治,根本不需要邓小平理论,不需要三个代表,也不需要其他形形色色的谎言来维持。从这一点看,历史终究会发展到这样一个节点,当共产党的党头们,智库们绞尽脑汁想出来的理论也无法再愚弄人民的时候,共产党的末日就要来临了。当它的谎言破产的时候,它对政权和军队的非法掌控也就大白于天下了,那也就是人民起来审判它的时候了。还是那句话:真理的前进过程是无比曲折和缓慢的,但是一旦进步发生了,它就永远也不会再退步。袁世凯想要在已经初尝共和甜头的中国人民头上复辟帝制,他的下场有目共睹。当民众已经厌倦了共产党的谎言,而想要真正的现代文明的时候,共产党的末日也就来临了。

今天的党国,面对的是越发发达的信息技术和越发启发民智的青年人,疲于封锁和维稳的共产党已经黔驴技穷,它的谎言正在越来越快的失去听众,它的末日也在一步一步的逼近。或许五年,或许十年,或许更久一些,但是它一定会来临。而当它的末日来临的时候,共产党也势必和历史上一切反动的旧势力一样甚至更为疯狂的挣扎和反扑。亲爱的朋友们,请不要害怕,手挽起手,我们一起迎接中华新纪元的开端,让我们一起通往久已向往的现代文明世界。

新敏居士

2013年7月于加拿大温哥华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在线办理中英文「退党证书」

为全球华人提供在线办理退出中共党(团、队)证书。

在线办理

相关文章

《九评共产党》

此书是在人类近、现代历史上,第一次能够真正意义上精确、全面剖析中共邪恶本质的一本“奇书”。自2004年出版以来,全球华人如遇珍宝、相互传看,并由此引发了“三退” 精神觉醒运动,为迎来一个没有中共邪党的未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了解更多

《解体党文化》

落叶归根,中国人对自己根的寻求和渴望从未停止过。近几年海外流传着一句话,“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让无数海外游子燃烧起对自己民族的强烈的归属感。对党文化进行清醒的反思和抛弃,驱除马列毒瘤,解体党文化,回归中华民族正统文化,恢复民族的神韵,此其时也。

了解更多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了解更多

推荐文章

退党服务

三退保平安​

到「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党、团、队。

退党证书办理

在线办理电子「退党证书」,快捷、方便。

证书查询验证

在线查询「退党证书」信息,并验证真伪。

证书信息变更

在线提交「退党证书」信息变更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