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东方觉:中共之欺世谎骗术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正文

10月1日是举国同悲的国难日,是中华民族的国殇日。六十多年来,中共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苦难、灾难与劫难。中共的专制独裁统治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最残暴、最血腥、最卑劣,也是最荒谬的一。纵观中共历史,就是谎言欺骗谣言制造和暴力暴行交织的历史,二者也正是中共邪恶实质和流氓本性最根本的体现。中共十分清楚,仅用暴力夺取政权和维护政权不会那么容易和长久,所以在“坏事做绝”的同时,还要“好话说尽”,即需要用谎言欺骗为其血腥的杀戮和凶残的暴行提供某种“合理性”的解释。这种谎言欺骗经过理论的包装和华丽的打扮,显得如此美妙和貌似完备。历史上任何一个撒弥天大谎的流氓无赖,都没有像中共的谎言欺骗来的彻底普遍,无孔不入和无所不在。

经过几十年的暴虐统治和谎言欺骗,大多数国人的思想行为已经被“画地为牢”,禁锢在共产党所允许的思想范围之内。出格一步就是罪。在互联网成为信息交流主要载体的现代信息社会,老百姓连上网时都被要求自律。最近的各种封网和对大v的抓捕,就是一党思想统天下的丑恶表演。

中共的洗脑运动和谎言欺骗十分荒唐,非常残暴,极端卑鄙。它改变了中国社会的道德信仰、价值取向和伦理道德,彻底改写了中华民族的行为准则和生活方式。并不断用肉体和精神的摧残加固共产党一教统天下的绝对权威。它让人们成为党文化的囚徒与奴隶,乐于接受中共谎言谣言而排斥正常思维,正是这种不正常的思维,维系着中共的谎言欺骗,维系中共的暴力权力,维系着中国人的苦难与悲剧。

以谎言起家,以谎言夺权,以谎言治国,以谎言为民洗脑,离了谎言,中共怕连一天都混不下去。中共在对民众进行欺骗宣传、洗脑灌输和建立党文化的过程中,利用了所有的灌输手段和方法,从宣传机器到教科书,从犬儒文化到各种文艺形式。这种灌输欺骗是强制的、全面的、彻底的、高强度的、不间断的,又是狡猾的、伪善的、隐蔽的、不断变形的,以暴力为依托、以利益为诱饵的,利用一切可能的工具,在一切可能的场合,用一切可行的方法,以达到其邪恶统治之目的。

中共的欺世谎骗术主要表现在如下方面:

1.封锁信息,隐瞒真相

一方面,中共多年来不遗余力地封锁所有非官方的信息渠道,严密监控和封锁网络,并竭尽全力压制一切反对声音,不给其任何辩解机会。另一方面,中共多年来创造并维持了一个无所不包的虚假的信息环境。在这个环境里,人们和真实的世界彻底绝缘,失去了据以判断真伪、善恶的参照系统。如99年7月20日以后,中共开动宣传机器栽赃抹黑法轮功,在短短半年时间内,中共报刊在海内外对法轮功的诬陷报导和批判文章,竟然多达三十余万篇。其他宣传工具广播、电视、舞台、课堂、各种会议、集会、墙报、标语等也开足马力,除非你闭目塞听,否则绝没有可能逃脱中共的洗脑宣传与谎言欺骗。

1975年8月,河南板桥水库溃坝冲走24万人,隐瞒至今,从未报导。非典、禽流感等各种疫情,更是严密封锁,。还有各种灾难、惨案,也是大事化小、大事化了。“六•四”惨案屠杀数千人,竟说一人未死。至于几年来已有一亿四千六百五十多万民众退出中共组织,那更是绝不敢报导的。

最近的薄案公审,许多案情被中共当局封锁隐瞒。薄案六大罪行缩减成为三宗罪,仅以贪污、受贿和滥用职权三宗罪起诉,仍掩盖着薄熙来的致命罪行和核心黑幕:政变与活摘器官。这两大罪行的任何一项,都可以置薄于死地。但中共害怕倒台,为“保党”维稳大局,所以始终隐瞒真相。

在近现代史方面,中共垄断史料、封锁言路、篡改历史、颠倒是非。如有关“九•一八”事变时不抵抗政策,中共一直造谣宣传是蒋介石下令让张学良不抵抗的,张学良替蒋背了黑锅。而张学良晚年自述,“九•一八”事变发生后,下不抵抗命令者,是他自己,而非中央政府。这是对“不抵抗主义”责任最有力的澄清,也是对中共长期嫁罪于蒋谣言的痛击。中共指使编造出笼的《建党伟业》和《建国大业》,就是系统的全面的对历史的篡改和颠倒,是中共为自己树碑立传、擦脂抹粉的荒谬之作。目前在中国大陆几乎没有可能全面了解中共起家以后的真实历史。

2.重复谎言,信口雌黄

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有句名言,“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成了真理。”中共是这句话的忠实信徒和继承发扬者。“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老三篇,天天读。”“文化大革命形势大好,一天比一天好,”文革时天天喊。中共的每次重大会议,都被宣传成“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每次会议精神都要“深刻领会”,“认真学习”,“贯彻实施”。“三个代表”出笼后,更是大肆宣传吹捧,为使其“深入人心”,以至于在某农村墙壁上,都赫然出现大标语——用“三个代表”指导我们的屠宰工作,以后又出现用科学发展观做好计划生育工作。中共谎言经过千百遍的重复,成为人们根深蒂固的观念。

作为中共喉舌的新闻播报以及其它媒体工具,在所有重大问题上,无不编造谎言,重复谎言,制造谣言,欺骗民众。如对“六四”的屠杀,对非典的掩盖,对弱势群体的侵害,对异议人士的迫害,皆是如此。更有甚者,还直接策划、参与、制造假案伪案,然后栽赃陷害。如“六四”的“烧军车案”、“天安门自焚案”,别看是造假的实例,但同样欺骗蒙蔽和毒害了许多民众。

3,伪造民意,诉诸权威

中共剥夺了人民的真实声音以后,进而宣称自己是民意的代表,从而占据宣传制高点,利用人们的从众心理,强迫人民接受它的歪理和谎言。在历次政治运动中,中共都会发动社会各界、各行各业、乃至普通工人、农民“揭批”、“声讨”、“控诉”,伪造出全民表态支持的假象。反右如此,文革也如此。迫害法轮功中搞的所谓“百万人签名”,与以往的“伪造大多数”、“伪造民意”的手法也如出一辙。

除了“伪造民意”以外,中共的心理战还包括“诉诸权威”的手法。老百姓或多或少都有“崇拜权威”的心理,“专家”、“教授”的话要比小市民的话有份量得多。于是,御用“理论家”、“科学家”衣冠楚楚地走上屏幕,把“党”要宣传的内容用学术语言包装得冠冕堂皇。中共为其暴行恶行开脱,经常利用权力和金钱网络收买内外团体和政客,为自己辩护,为邪党唱赞歌,声称得到广泛“拥护”与“支持”。它有时还利用专家学者权威制作“科学”理论基础,蒙骗欺压民众。 在迫害法轮功中最先跳出来,打着关心青少年的幌子,造舆论,诬蔑抹黑法轮功的就是所谓的“政治院士”、“专家”的“科痞”小丑何祚庥。他业务上不行,出不了名,于是在政治上就想捞一把,成为迫害法轮功的先锋打手。最近,清华大学的教授专家们“名言”频出,臭名远扬。如女教授杨燕绥提出:中国应50岁退休,65岁领取养老金,中间的15年,男做园丁女给老人洗洗衣服。此言一出,遭到94%的民众的批判反对。另一教授易延友通过微薄替李双江之子李天一的轮奸强奸案辩护,说什么“即便是强奸,强奸陪酒女比强奸良家妇女危害性要小。”遭到网民痛斥。还有清华大学“客座教授”曾宪斌出言“评价一个城市好不好,主要看房价高不高,房价越低越丢人。”再有人社部专家曾凯提出:“提高物价减少福利,有利人民发挥潜能提高生产。”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刘福垣言:“中国要想成为强国,必须有三高:物价高、人价高、钱价高。”北大教授李可基更是发烧发昏:“三聚氰胺基本是无毒的物质,成人继续喝下去不会损害人体,人类排毒能力强。人类几百万年都没有灭绝,说明人类的排毒解毒能力实际上是非常强大的。”胡言乱语,荒唐之极!教授本是真才实学的代表,但在中国,却成为“惊世名言”的创造者,成为官方欺压百姓的“理论依据”。专家本是专业领域的权威,但在大陆,却成为中共官媒的辟谣者,成为官方愚弄民众的“科学依据”。

4.公开撒谎,自我吹捧

公开撒谎,这一招也可以算是中共经典,中共对这招宝爱有加,屡屡使用。

稍有历史知识的人,看了毛的“雄文四卷”,从长征、抗战到国内战争,全都是对历史真实的歪曲和颠倒,且是公开的,却也唬了不少人 ,骗了若干年。就是“毛选四卷”的大多数文章,也是他人所写,都被毛窃用占有。

江泽民以一国元首的身份,当着国际媒体的面污蔑法轮功。没有见识过中共厚黑术的西方记者,怎么能想到一国领袖会在光天化日之下信口雌黄呢?

2006年3月9日,沈阳苏家屯集中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兽行被曝光。3月28日,中共部署已毕,派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在新闻发布会上对指控矢口否认,甚至“邀请”媒体前去调查。可是,当“赴中国大陆全面调查法轮功受迫害真相委员会”调查员迅速反应,分别到澳大利亚、德国和美国的中共领馆申请去中国调查的签证,三次申请,三次被拒绝。悉尼总领馆的工作人员显然也不相信秦刚的谎话,对调查员说:“那你就找秦刚要邀请函去!”可见,中共祖传的骗术连自己人也不太相信了。中共曾多次恬不知耻地向世界宣称“目前是中国人权的最好时期”。可是看看大陆民众的毫无民主与自由,无选举权、无发言权、无信仰权,看看异议人士如高智晟、郭泉、贾甲、艾未未等人的被关押被迫害,看看山西砖窑厂对数百名包括童工的迫害,就知其又是公开撒谎与自我吹捧。

最为残忍的是中共利用各种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被折磨致死人数达数千余人,甚至发展到活体摘取学员人体器官,贩卖牟利,并焚尸灭迹,人性之泯灭,骇人听闻。中共却一直千方百计隐瞒事实真相。

对在“新闻战线”工作的中共党员来说,撒谎就是他们的职业,撒谎时脸不变色心不跳是他们的基本职业素养。人民日报说中国是法治国家;国新办说美国是独裁国家;寰球日报社评:要允许中国适度腐败(不知何为适度),民众应理解;学习时报说官员财产申报至少还需要10年时间;乳协称乳制品合格率超99%,奶粉质量历史最好;官方还称中国基本上做到了没有一个学生因经济困难失学。

长期以来,中共还千方百计掩饰自己的罪行劣迹,却无限夸大自己偶尔做的一点好事,甚至伪造历史,无中生有编造自己为国为民立下的“丰功伟绩”,自我吹捧,为自己涂脂抹粉,歌功颂德,树碑立传。什么“世界第二”,什么是“法治国家”,是“人权最好时期”,什么“和谐盛世”等等,统统都是骗人鬼话。

5.流氓无耻,贼喊捉贼

中共流氓无耻,是最大最不可理喻的卖国贼,它出卖国土领海,承认并又与邻国签订了许多不平等条约,却不敢公开报导。但又时常打着爱国、反分裂的旗号招摇过市,以国家民族利益的维护者自诩,来证明自己的专制统治与黑暗腐败的合法性。当民众不堪其暴力压迫而反抗时,它就会从台海、西藏、新疆等民族统一与分裂问题或其它藉口来找突破口,以制造谣言,伪造事实,引发争执,挑起事端,激化矛盾,藉以愚弄民众,镇压民众。

贼喊捉贼,边撒谎边反对,中共头子言行中悖谬之处频见,可耻又可笑。毛泽东说,“我们应当相信群众,我们应当相信党,这是两条根本的原理。”可是,如果群众都不相信党了,我们应当相信谁呢?

今天中共的新闻机构,一边“反对假新闻”,一边“严把政治关”;一边重申“一切从实际出发”,一边抓捕敢说真话的记者;一边说要“民主监督,言论自由”,一边又封锁网络,抓捕网民;一边制度性撒谎,一边攻击资本主义国家新闻的“虚伪性”。要想了解真实的中共,不能只听其言,更要观其行。

6.自相矛盾,出尔反尔

中共为了维护专制统治和自身利益,立场多变,反覆无常,前后矛盾,出尔反尔,无所不用而又毫无底线。中共建党90多年来,18次召开代表大会18次修改党章。对许多原则问题态度竟截然相反,南辕北辙。一边是主旋律,一边是多样化;一边是“四个坚持”,一边是“双百方针”;一边是要求“共同富裕”,一边是“允许一部份人(权贵者)先富起来”;一边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一边是贪占数亿的贪官不判死刑。一切依时间、地点、条件为转移。从消灭资本家到允许资本家入党;从“一大二公”到“包产到户”;从消灭私有制到大力发展私营经济。每一次改变都是原来的政策已经走入死胡同,再继续下去就要威胁到中共自身的安全了,所以中共根据其政治需要,不断改变或推翻它刚刚还在宣传的是非标准。

2001年中共江西省委把一本减轻农民负担的中共中央文件集,宣布为反动刊物,下令全部收缴销毁。其原因十分简单,因为这些文章不利于江西省地方政府欺压农民政策的执行。

再看对三峡大坝的抗洪能耐,官媒是怎么报导的:三峡大坝固若金汤,可以抵挡万年一遇洪水(2003年6月);三峡大坝今年起可抵御千年一遇洪水(2007年5月);三峡大坝可抵御百年一遇特大洪水(2008年10月);今年抗洪还不能全部指望三峡大坝(2010年7月长江水利委称)。中国地震局辟谣:2010年3月9日中国地震局说我国大陆暂不会发生破坏性地震,2010年4月14日青海玉树发生7•1级地震;孙士鋐研究员2010年2月25日说,全球并没有进入地震活跃期,仅过3天却又说 全球可能要进入地震活动活跃期。发改委辟谣油价上涨:国家发改委2009年5月27日辟谣说,近期成品油价格不会上调,几天后国家提高成品油价格,汽柴油6月1日起每吨涨400元。卫生部公布主要器官移植来源:2006年4月10日,卫生部新闻发言人毛群安表示,境外媒体蓄意编造中国从执行死刑的犯人身上随意器官进行移植,这是恶意诋毁中国的司法制度,欺骗群众;2012年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表示,由于缺乏公民自愿捐献,死囚器官成了器官移植的主要来源。

7.偷换概念,迷惑欺骗

中共常用的词汇十分具有迷惑性与欺骗性。比如它把中共建政前的所有年代、时期都称为“黑暗”的“旧社会”,只有它建政后几十年,害死几千万人才称之为“幸福”的“新社会”;它把国共内战称为“解放战争”,好像它把人民从“压迫”中“解放”出来了;把1949年以后称为“建国以后”,而实际在中共之前中国早已存在 ;把三年人祸造成的大饥荒称之为“三年自然灾害”;常以“稳定”之名行镇压迫害之实;各级政府大肆挥霍百姓的血汗钱,打着为民谋利的“富民工程”旗号,搞得实为自己贴金的“形象工程”和“面子工程”。

人们在耳濡目染,天天使用这些词汇时,都不知不觉地接受中共想要灌输给人的概念而很少有人去思考其真正的内涵是什么。

中共官员腐败成风,欺压民众,却把自己说成是人民的“公仆”,要“为人民服务”。而被称为“主人”的人民,却是地被抢、房被拆、女被占,为了合法利益还要跪求“公仆”官员。有时为了需要,贪官还会摇身一变,又成了百姓的“父母官”,说是“造福一方”。而许多百姓也弄不清这“主仆”关系,也从未把自己当作主人。他们当牛做马、拚命劳作,养活了中共大批官员,反过来却认为是中共发给工资,是中共提供了生活条件。真是被中共卖了还要替中共数钱。

8. 阴阳两面,各为其用

中共的官员都存在两副面孔和两套话语系统。“落实以德治国,……深入开展反腐败斗争”(贵州省委书记刘方仁,受贿660多万元,无期徒刑),“我最大的心愿是在未来5年内解决尚未解决温饱问题的160万人口的贫困问题”(云南省省长李嘉廷,受贿1800多万元,死缓),“想到广西还有700万人没脱贫,我这个当主席的是觉也睡不好呀”(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成克杰,受贿2000多万元,死刑),“反腐倡廉工作一刻也不可放松,始终头脑清醒、旗帜鲜明、态度坚决”(上海市委书记,政治局委员陈良宇,涉及数十亿社保基金案,被撤职调查)……同样,普通的民众也存在两副面孔、两套话语系统。在做政治表态,写政治学习体会时使用一套冰冷的政治话语,在生活中使用另一套比较人性化的语言。

9.口是心非,言行相背

这是中共这个邪教最流氓的手法之一。它知道邪教的教义是假的,社会主义是假的,已经破产,它自己都不信,但是还要你信,不信还不行,不信就要镇压。最荒谬无耻的是,党还把它的这种欺骗理论写进了宪法,作为立国大纲。

在中共即将崩溃的前夕,现在中共的许多高官显贵,都为其子女、亲属,甚至自己办了国外移民签证,而且大都选在西方发达国家,已逃亡美国、加拿大者人数众多。如原云南省省长李嘉廷,竟办理了五、六个国家的移民签证。前中国驻悉尼领事馆外交官证实,江泽民和曾庆红的亲属在澳大利亚都已经拿到了移民身份。他们自己对中共前途、对社会主义都失去了信心,可是还天天故作正经的唱高调,搞表演,唱赞歌。一个天天在主流媒体上号称正在快速崛起的东方大国,权贵们、精英们却纷纷将人生的归宿锁定经常痛骂的美国,不可耻可笑吗?据两年前中纪委一份调查显示,全国政协代表76.77%、人大代表57.47%有外国护照,中国人民可以说是被外国公民代表了。这份秘密调查报告还显示,“按照目前的数据来推算,84.35%的局级以上干部拥有外国护照。”10多年前,央视访谈节目中,大篇赞扬3个对中国考试应付最好的学生,以后如何呢?北大中文系女生马楠,曾在美国总统克林顿访华时,当面痛斥美国人权状况“恶劣”,引起中国人叫好。两年后她本科毕业,却选择了到“人权状况恶劣”的美国去留学,拿了美国绿卡,嫁了美国老公。刘亦婷,10年前准备报效祖国,很多人寄予希望。10年后到了美国做基金副总裁,嫁了美国人。黄思路,10年前中考高考参考书上封面都是她,在节日上歌颂中国教育好。10年后,北大毕业到了哥伦比亚,老公也是白人。讽刺吧?

10.瞒天过海,变化取巧

中共打着辩证法的名义,彻底破坏哲学的圆融思维方式、思辩能力和探索精神。共产党讲的是“按劳分配”,“让一部份人先富起来”的过程完成的却是“按权分配”。打着“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幌子,欺骗有此类美好理想的人,然后对这些人进行洗脑和全面控制,逐渐把这些人变成“全心全意为党服务”而不敢为民请命的驯服工具。

中共还滥用“特殊性”,为其反覆无常的流氓政策作了理论铺垫。 在这种流氓性的“中国特色”招牌下,中共成就的却只有荒谬和可笑:共产党革命的目的是实现生产资料公有制,搞了几十年,搞成了私有制;共产党以革命的名义消灭了地主和资本家,掠夺了他们的私有财产,现在党的新贵们贪污腐败,成了比过去资本家还更富的官僚资本暴发户;共产党讲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现实中党的贪官污吏的官僚经济基础决定着上层高压建筑,所以镇压人民成为党的基本路线政策 。中国跛足资本主义变成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失业”变成了中国特色的“待业”;“解雇”变成了中国特色的“下岗”;“贫穷”变成了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言论、信仰自由的“人权”变成了中国特色的“生存权”。

11. “平反”施伪,自唱赞歌

历史上中共犯了很多大错。但是,它总是通过“平反昭雪”把错误归到某个人或某个团体身上,不但让受害者感恩戴德,更把中共的罪恶推得一干二净。“不但善于犯错误,而且敢于纠正错误”成为中共一次次死里逃生的仙丹妙药,于是,中共永远是“伟大光荣正确”的党,永远立于“不败之地”,永远需要歌颂和歌唱。

12.寡廉鲜耻,党国错位

中共常用来警告人民的一句话就是“亡党亡国”,“党”在“国”的前面;立国方针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政府救灾,或比赛获奖,人们首先说的是“感谢党和政府”,先谢“党”,后谢“政府”;军队的口号是“党指挥枪”,军队要为党保驾护航,而不是国家的军队。 “党”在中国成为了至高无上的称呼,“国家”反而成为“党”的附庸,就是领导人出访,报导的也是“党和国家领导人”,党在前国在后,而不是相反。“国家”为“党”而存在,“党”成为人民的化身、“国家”的象征。爱党、爱党的领导人、爱国,被混为一谈,中国与中共被混为一谈。这是中国爱国主义被扭曲的根本原因。 在长期教育宣传的潜移默化影响下,很多人都自觉不自觉地把党和国家错位,认可“党的利益”高于一切。或者说,默认“党的利益就是人民的利益、国家的利益”,从而给中共流氓集团制造了很大的出卖“国家利益”的空间。

13.为了目的,不计手段

中共为了达到邪恶目的,它什么卑鄙手段都使得出来,什么坏事恶事都干得出来,而且表现得冠冕堂皇,理直气壮,毫无道德之顾忌。如“六四”为镇压学生,竟出动军队,动用坦克与装甲车;如对法轮功的迫害,采用了一切流氓邪恶手段,他们导演制造了“天安门自焚案”,却嫁祸于人,受到国际教育组织的驳斥;如搞什么窃国60年“大庆”,中共竟把百姓当成危险对手,恐惧到北京所有市场菜刀都要下架。为治安竟动员了120万“安保人员”,招募80万治安志愿者,使用10万警察和20万三军将士,花巨资进口190只警犬。同时武力驱逐民工和游客,强行限制居民的基本生活自由,使整个北京处于“战争状态”。中共如此做贼心虚和没有自信,却仍然要以“和谐盛世”自诩。如为了打击迫害异议人士和反对它的其他人员组织,中共就千方百计、不顾一切地编造谎言将其丑化和妖魔化,为其罪恶目的寻找“合理”藉口。中共的维稳经费竟超军费。

14.大事化小,丧事喜办

在各种事故、灾难和人祸面前,中共总是化不利为有利,变被动为主动,化悲痛为力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悲剧演成喜剧,抢险救灾竟成了出奇迹、创业绩的时机,追究事故责任找教训开成评功摆好的表彰大会。如四川的地震、山西的王家岭矿难和大连的石油爆炸,就是如此操作的。

15.数字神话,文字游戏

中共从出世后,为了一党私利,编造数字神话、大搞文字游戏从未停止过。窃政掌权后更是乐此不疲,从房价涨幅到居民收入,从物价水平到经济增速,从灾难事故到突发事件,从上到下的官员政绩背后,都有一个公开的秘密:数字造假与文字游戏。

数字造假,千变万化。为了利益和需要可随心所欲:收入、经济发展水平与政绩等,都是用加法或乘法,数字可翻若干倍,甚至还用无中生有法;至于问题、事故和失误,那只能用减法或除法,常用的还有变零化无法,根本就不统计不报告不报导。更无耻更可笑的是还会由负变正,搞什么坏事变好事,“丧事喜办”。那大跃进的亩产几万斤、十几万斤,就是翻几番变出来的。而矿难事故、死亡人数,还有贪腐官员及其数额,那是要大大缩水的。中共的数字造假,国内国外,从上到下,无人不知,人们早已不再相信中国的数字统计与报告。

还有那些颠倒黑白、愚弄民众的文字游戏,更是令人作呕。什么“三个代表”,什么“和谐盛世”,什么“八荣八耻”,什么“民富国强”,什么“关注民生”,什么让人民“体面的劳动”、“有尊严的生活”,等等,都是骗人的鬼话,已无人信。

无论数字也好,文字也好,都与历史一样,成了中共的“橡皮泥”,想怎么捏就怎么捏,想捏成啥就捏成啥,那都是根据中共的需要和爱好。中共是天底下最高超的“魔术师”和最疯狂的“变脸王”,是最不可思议的数字文字游戏者。正因为如此,中国大陆频频出现“被统计”、“被增长”、“被就业”、“被小康”、“被幸福”,最后通通“被和谐”了。

16.假真混乱,真假难辨

如果说49年以前,中共的宣传策略是“以假乱真”,把一种没有根基的邪说描绘成历史发展的规律,那么,49年以后,其策略可以被称为“弄假成真”——中共强行在城乡各阶层间挑起矛盾,于是其斗争哲学好像是“客观”地反映了社会现实。改革开放以后,它的策略又调整成了“以真乱假”,把事实掺杂在谎言里,虚虚实实,让人们根本无从判断究竟哪些是真话,哪些是假话,真假难辨。

17.小骂大帮,制造假相

就像反腐败一样,现在的中共喉舌也暴露一些阴暗面,制造媒体公正和言论自由的假相。但对于那些可能危及中共统治的黑幕却坚决封杀。一些媒体用报导小来小去的负面新闻积累一定的信度,在中共发动又一次政治运动的时候大打出手。如最近的薄案公审,就是典型的例子。

18.浑水摸鱼,乱中施迷

以大量低级下流琐碎无聊的新闻充斥媒体,让真实的信息淹没在文字垃圾之中;另外,中国已经被各种娱乐所包围甚至淹没,没有理性没有思辨没有觉悟没有灵魂的节目天天播放,乱中施迷。自私冷漠、萎靡放荡、脑子里塞满了信息垃圾因而无法对社会大局做出理性判断的人,是最有利于中共当前的统治的,因此它就要刻意制造出这样的个人。

19.出口内销,毒害内外。

今天的中共一方面出口谎言,毒害他国民众,另一方面直接收买境外媒体和作者,替自己粉饰涂抹。中共恶首江泽民因迫害法轮功在二十几个国家被告上法庭,为了从四面楚歌中挽回颓势,收买完全不懂中文、但在中国有生意的花旗银行执行董事库恩,与其他枪手合作,出版了臭名昭著的《江传》,不惜篡改歪曲事实真相为江歌功颂德,蒙骗民众。在法轮功问题上,一些国家的媒体和通讯社抵制不住诱惑,换一种口吻重复新华社的谎言,中共再拿这些谎言去蒙骗中国民众。

20..有打有拉,区别对待

中共还有意拉拢收买知识份子、公务员和军队。除了加薪、默许这些群体拥有某些特权和灰色收入以外,还给他们一定的知情权和言论权,以此获得他们的谅解和效忠。为此,这些人也乐于为中共辩护,中共也乐于让他们的辩护言论进入大众媒体,误导普通民众。如司马南、孔庆东、吴法天等,就是如此之鹰犬。

中共的宣传策略还包括:把谎撒到大得离谱的地步,人们从常识和经验出发,无法相信一个政权竟然会如此无耻荒唐,于是不得不姑且相信他们的说法;撒弥天大谎的时候在细节上不厌其详,因为细节最能打动人心,打消疑问;邀请不明真相的外国人登上荧幕,诱导他们说出中共想要他们说出的话;为了更好地兜售其货色,在技术和形式上“和世界接轨”,现场直播、热线电话、深度报导、“民意”调查,……花样翻新,应有尽有。

中共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宣传机构。在这些机构供职的人,即便良知未泯、想要为国为民做一些好事,可是在中共的严密控制之下,他们完全身不由己。只要中共中央的“方针政策”定下来,这支大军就会各尽所能,批量生产各种谎言。中共开动庞大的谎言机器,向中国人民灌输了几十年无神论、唯物论、斗争哲学和形形色色的歪理邪说。这些歪理邪说维持了中共几十年的邪恶统治。

经过几十年中共恶党的灌输欺骗,中国许多人被彻底洗脑,接受了中共的那一套价值观,人们开始用颠倒的是非标准,变异的思维方式,八股的话语系统,暴力的行为方式作为日常思考、语言和行为的基础。仇恨变成了崇高,残忍的党性代替了人与人之间相互关爱的善良本性,敬天信神成了迷信愚昧,一切善恶是非的标准皆被颠倒。

当今中国社会危机四伏。道德诚信全面崩溃,整个社会极度腐败,生态环境高度恶化,贫富两极分化,社会不公,民怨民愤,信仰真空,媒体钳制,人权恶化,官商勾结,警匪一家,假冒伪劣泛滥,黄赌毒流行,真是个乱象丛生。

共产党的存在,是所有灾难的根源。不揭穿抵制中共的谎言欺骗,不结束共产邪党的暴政统治,一切都是空谈。《九评共产党》的推出和《解体党文化》的发表以及三退大潮的迅猛发展,已经开辟了和平理性维护民权,反对迫害,把共产邪党驱逐出历史舞台的全新道路。

善恶有报乃不变天理,解体中共是历史必然。仍在被谎言欺骗愚弄,被暴政欺压迫害的中国民众,应该清醒了,觉醒了!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在线办理中英文「退党证书」

为全球华人提供在线办理退出中共党(团、队)证书。

在线办理

相关文章

《九评共产党》

此书是在人类近、现代历史上,第一次能够真正意义上精确、全面剖析中共邪恶本质的一本“奇书”。自2004年出版以来,全球华人如遇珍宝、相互传看,并由此引发了“三退” 精神觉醒运动,为迎来一个没有中共邪党的未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了解更多

《解体党文化》

落叶归根,中国人对自己根的寻求和渴望从未停止过。近几年海外流传着一句话,“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让无数海外游子燃烧起对自己民族的强烈的归属感。对党文化进行清醒的反思和抛弃,驱除马列毒瘤,解体党文化,回归中华民族正统文化,恢复民族的神韵,此其时也。

了解更多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了解更多

推荐文章

退党服务

三退保平安​

到「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党、团、队。

退党证书办理

在线办理电子「退党证书」,快捷、方便。

证书查询验证

在线查询「退党证书」信息,并验证真伪。

证书信息变更

在线提交「退党证书」信息变更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