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中国沦陷64年 “十‧一”国殇日全民唾弃中共(图文)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正文

“十‧一”国殇日,中共在四面楚歌中艰难迈入第六十四个年头。“六‧四”一直是中共严控的禁词,现在不得不尴尬面对,同时令世界想起中共89年“六‧四”开枪屠杀学生的罪行。这些年中共的暴政令整个中华大地天怒人怨,不管是底层民众、社会精英、还是中共体制内的官员,全都意识到中共的这艘破船已无法修补,或下沉灭顶、或随时被风吹翻。

一些原本想帮中共改良的社宪政派学者也被中共当成敌对势力,如今连他们都看清中共彻底抛弃当年夺权时所有的承诺,没有存在的任何合法性。中共大批官员借用特权,早早为自己准备后路。政治学家称中共的这部历史就是一部人民的遭殃史。全民唾弃邪党已经形成浩浩荡荡的声势,在大纪元网站上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的人数已经超过1亿4千7百万。

冤民抗争逐步升级 当局恐慌应对出台新规

中共经济发展中常引以自豪的GDP,被外界认为是血淋淋的数字,政府强拆强征下制造了数不清的家庭悲剧,而且中共六十四年的暴政持续制造了大陆的冤民,尤其目前不但高层分裂日趋公开化,各种社会矛盾危机一触即发,社会动荡急剧增加,民怨沸腾,群体抗议事件倍出、爆炸案频现。

民间从最初多采用向领导下跪、自焚、喝农药等自残方式来保卫自己财产和住所,现在更多采用自制武器如煤气瓶、燃烧瓶等阻退对方。村民集体上街游行堵路、上政府大楼前集会抗议,争取自身的权利。

广西柳州市屋主陈华芬一家为抗议强拆,9月在自搭炮楼上以汽油和鞭炮来保卫自己物业,最后迫使警察、城管、民工组成的200多人强拆队伍撤离。武汉上千村民9月21、22日连日堵路抗议,抗议政府拆迁补偿价过低,与大批特警对峙。有的地方村民集体抗暴,收缴推土机、推翻城管执法车,令地方政府最后妥协。

中国各地访民们则千方百计突破封锁上天安门去撒传单,扩大影响力。中共“八·一”建军日,众多各地访民清晨聚集在天安门广场喊冤,升旗仪式时,有访民抛传单、拉横幅,令现场警方手忙脚乱,恐慌应对。

类似冀中星在北京机场拉响自制炸药包申诉冤情想法的民众也越来越多,现在各地爆炸案频现。由于此现状,中共最高法院紧急出台新规要严惩,谎称“炸弹”犯罪,称从9月30日起,恐怖信息编造者无传播也可定罪。

7大军区复员军官、越战老兵大规模集会抗议

不仅是普通民众因各种冤情抗争升级,越战老兵、7大军区复员军官,因为悲惨现状,大规模集会抗争频率也越来越高、人数也越来越多。

“十‧一”中共窃国日前夕,云南省5,000名越战老兵穿上当年的军装,列队前往云南省政府前抗议示威,喊口号、唱军歌绕省政府游行,递交诉求,表达强烈不满。他们表示当年用生命打仗,现在生病没钱治疗。这是今年6月以来他们第8次抗议示威。

今年以来,大陆各省7大军区复员军官已经4次大规模集体进京请愿。9月23日、24日连续二天,近千复转军官聚集中共军委及总政部,高喊口号要见习近平,要求当局尽快落实答覆他们的诉求。

大陆精英无惧网络高压 专家称互联网撼动中共政权

中共对舆论的整肃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31省的中共宣传部长月初集中开会,欲抢占舆论的制高点,甚至喊出不给普世价值任何空间,引起网络强烈反弹。同时为配合公安抓人,中共两高(高级检察院和高级法院)出台网络恶法。

中共为进一步打压互联网舆论空间,通过官媒不断抨击网络上有影响力的人(微博大V),尽管公安系统抓了秦火火、薛蛮子、王功权等人,但大陆精英和普通网民无惧中共的网络白色恐怖,公开表达反对意见。

前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研究员吴伟认为:“终于图穷匕见,杀气腾腾,不可一世了。” 大陆贺耀辉律师表示,即使再严厉的刑罚,也堵不住悠悠之口,留给历史的,只是一个笑话而已。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秋风论道表示:“还亮剑呢?你看看你手里都是什么?除了票子、手表,恐怕就是二奶、房子、外国护照吧。都亮出来吧。”

就中共两高网络犯罪言论的司法解释,众多法律界人士挺身抗争,他们从专业角度佐证该司法解释违法、违宪是恶释,仅仅是为了遏制公众对各种公权违法不满的网络曝光、倾诉、监督、投诉、控告等行为,律师们发起征签活动要求废除,以及追究立释者的法律责任。还有很多律师以个人名义向人大写信,要求启动对两高网络言论司法解释的违宪审查。

中共将社宪派视为对手 将越来越多人逼上“梁山”

中共自今年五月掀起反宪政风之后,不断升级,不但中共体制内学者、官员为此互相大动干戈,就是媒体间也因此展开混战。中共意识形态达到有史以来最混乱的程度。

5月《党建》刊文《认清“宪政”的本质》,称“社会主义宪政”的主张是种似是而非的模糊认识,并定性“宪政”,“就是要取消共产党的领导,颠覆社会主义政权”。外界众所周知社宪派多么想帮中共当局找到其执政的合法性,无奈中共已经是捧不起的刘阿斗了,非但不领情,还将他们也打入敌对面,令体制内很多类似社宪派学者们反而认清中共本质。验证了古希腊的一句名言:“上帝要它亡,必先让其狂。”

纽约大学政治系教授、中国问题专家夏明认为中共早年把海外从事民运的人都当成对手,后把法轮功团体当成对手,接下来把陈光诚、郭飞雄等维权人士视为对手,前不久将网络上有影响力的大V、呼吁官员财产公开的公民全当成对手……,中共目前的许多政策是把越来越多人逼上“梁山”。

夏明教授还表示,正因为中共正在史无前例地对人民进行掠夺、迫害,所以目前左派和右派都对执政党不满而发起攻击,当局拿不出任何药方了,整个社会处于一种无解的状态,最后走向崩盘。

官员公开退党 民众上街打横幅 三退超1亿4千万

自从去年薄、王事件爆发后,中共官场引发大地震。面对薄熙来的审判,中共不敢触碰薄熙来案最核心的二大罪行,包括薄熙来密谋政变、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行。甚至薄熙来在重庆打黑中犯下的罪行也不敢提及。越来越多人从薄案审判中不再对中南海的反腐抱希望。人们还从中石油腐败窝案等中也看清中共官场腐败黑幕深不可测,中共已无药可救,国家资源被盗空。

大陆民众越来越不满中共及其统治,在网络上每天可见铺天盖地的谴责声,公开声明退党的也越来越多。南方街头运动的勇士陈剑雄、谢文飞9月30日走上街头拉横幅宣扬民主,要求废除一党专政,建立民主中国。

福建省石狮市第五届人大代表李联炮,“七·一”中共建党日在网络上发出公开郑重声明退出共产党。6月17日河南的一名副处级官员史宗伟在网络实名退党,并称“决不自杀”,与此同时,湖南省各乡镇的5千名电影放映员公开要求退党。

自2004年11月,《大纪元》推出《九评共产党》之后,越来越多中国民众认清了中共本质,选择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目前在大纪元网上声明“三退”的已经超过1亿4千7百26万。

曹长青:中共的这部历史就是一部人民的遭殃史

著名政论家曹长青表示,正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这个所谓的“十·一”国庆为标志,中共政权开始了以大规模杀害平民进行暴力统治的专制制度。无数中国人的鲜血,染红了人类历史上最血腥、残忍的一页。据前述《华盛顿邮报》记者邵德廉的长篇调查报导“毛时代的大众死亡”(据各方面调查研究的数字推算出),“自1949年中共建政以来,中国因饥饿、迫害和枪杀而死亡的人数可能有8,000万或更多。”

中共“六‧四”屠杀中,究竟有多少人丧生,至今中国政府没有公布过。曹长青认为根据纪思道书中引述美国国务院的数字是,约3,000人在“六·四”事件中丧生。他还说:“除了那些永远消失的生命之外,还有无数人成为终生残废;数不清的精神失常者;更有整整几代人荒废了青春年华。而那种残酷的洗脑和非人的环境,对灵魂的扭曲,对人性的摧残,更是永远无法用数字统计和衡量的。”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在线办理中英文「退党证书」

为全球华人提供在线办理退出中共党(团、队)证书。

在线办理

相关文章

《九评共产党》

此书是在人类近、现代历史上,第一次能够真正意义上精确、全面剖析中共邪恶本质的一本“奇书”。自2004年出版以来,全球华人如遇珍宝、相互传看,并由此引发了“三退” 精神觉醒运动,为迎来一个没有中共邪党的未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了解更多

《解体党文化》

落叶归根,中国人对自己根的寻求和渴望从未停止过。近几年海外流传着一句话,“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让无数海外游子燃烧起对自己民族的强烈的归属感。对党文化进行清醒的反思和抛弃,驱除马列毒瘤,解体党文化,回归中华民族正统文化,恢复民族的神韵,此其时也。

了解更多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了解更多

推荐文章

退党服务

三退保平安​

到「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党、团、队。

退党证书办理

在线办理电子「退党证书」,快捷、方便。

证书查询验证

在线查询「退党证书」信息,并验证真伪。

证书信息变更

在线提交「退党证书」信息变更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