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黄一龙:砍杀思想者诫(图文)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正文

中共夺权时需要迎合一切可以争取的力量,党必须和这些力量的要求“保持一致”,做到了这点则皆大欢喜,“人民拥护共产党”。而掌权以后的需要却翻了个个,要求它的各界对像通通“和中央保持一致”从而保证政权永远在手不动摇;而“中央”就是领袖,领袖每天思虑种种,瞬息万变,就是专管宣传的高官,也常抱怨领袖走得太快,他们远难跟上,何况思想的首要特性就是不可“一致”……

“还是要搞阶级斗争了”

高层决定要在意识形态领域“亮剑”了,“亮剑”一词虽然抄自同名小说,但在这里决非文学语言,更非网络谣言,因为已经言出剑随,由掌握刀剑的政法部门拿上千个网络大中小V祭刀了。其源盖出于一则最高指示:“经济建设是党的中心工作,意识形态工作是党的一项极端重要的工作。”

多少了解中共执政历史的人都不会不懂这则指示的严峻涵义。盖自中共建政以后,长期厉行“阶级斗争为纲”,搞得天怒人怨、国破民穷,这才开了一个十一届三中全会,决定“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而告别那种“无中生有”(胡乔木评语)的阶级斗争包括“意识形态”领域的阶级斗争。所以,现在的指示把“意识形态工作”作为“极端重要”的工作而与“党的中心工作”并提,不能不认为是对十一届三中全会路线的公开的修正;还是要搞阶级斗争了。

在全球现代所有政党中,极端重视“意识形态工作”即把阶级斗争引入该领域者,非列宁主义的共产党莫属,其中又以中共对它运用得最为成熟。它公开宣示传播的虽名“马列主义”,而其实际运作,则与打红了眼的仇敌双方一样,只管能否打倒杀死而不论其为菜刀机枪──这正是它在长期的“以武装的革命反对武装的反革命”战争中得以克敌制胜的秘密。为了打倒当时的专制政府而夺取政权,它毫不迟疑地对知识界宣传博爱平等自由等等“西方价值观”,说它们就是“马列主义”,而把马克思特别是列宁论着中关于“无产阶级”专政即党的领袖专政的内容淡化或隐藏起来;对于劳动群众则干脆宣传“把有钱人整下去”以及从打进城里吃大米到踏上土豪劣绅小姐少奶奶的牙床滚一滚等“通俗”主义,从而最大限度地吸引了广大反体制力量,取得革命的胜利。在取得政权以后(也包括此前在局部掌权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和陕北特区),为了达到永远保持政权的目的,就立即亮出专政之剑,不仅以马恩列斯的、而且增加从秦始皇起的历代圣君暴君的思想为指导,指向一切与它们不合的“敌对思想”。政权在握的党不仅决定在马上治天下,也敢于在马上治思想了。不过,它取得的效果却和夺权时期的不断胜利大异其趣:一再失败了。

亮剑亮到“史无前例”程度

胜败的原因其实显然。夺权时需要迎合一切可以争取的力量,党必须和这些力量的要求“保持一致”,做到了这点则皆大欢喜──“人民拥护共产党”。而掌权以后的需要却翻了个个,要求它的各界对像通通“和中央保持一致”从而保证政权永远在手不动摇;而“中央”就是领袖,领袖每天思虑种种,瞬息万变,就是专管宣传的高官,也常抱怨领袖走得太快,他们远难跟上(甚至在党内受到清洗当右派的官员,“宣传部长”占有相当的比例,直到中宣部被宣判为“阎王殿”仓皇出局。这个问题十分有趣,值得专题研究,此处不赘。)何况思想的首要特性就是不可“一致”。不说个人的主观思绪色彩斑斓各有千秋,只说思想认识的一切客观对象,总是未知大于已知,永远不可穷尽,不会对任何人显示出“绝对真理”。掌握不了绝对真理就只有各想各各说各,可以对话可以交流可以包容可以同情可以借鉴可以妥协但是无法“一致”。无法一致就妨碍专制,解决的办法就是……“亮剑”!

“剑”是什么?就是政权。中共建政以后的统一思想运动,从大中小知识份子的思想改造,到批判武训批判胡适批判俞平伯,先是掌握生杀予夺全权的行政单位组织会议、党报党刊发表文章,指名指姓批倒批臭;到了批判胡风运动,从非法搜查到的私人通信中得知他们居然恶毒地反对领袖的延安讲话,于是再亮一剑,就是国家政权的精华警察法庭监狱,把表达异端思想者说成国民党反动派的探子,实行抓捕送上法庭判刑收监。此剑从此在党的“意识形态工作”中成为主力,于反右运动中专设劳教制度把大批右派份子不经法律审判关进集中营,仅一个夹边沟就把三千教授专家革命干部饿死两千多。到了文革实行“无产阶级的全面专政”颁布“公安六条”,谁反对毛主席就依法打烂他的人头,还非法向家属收取五分到一毛五的子弹费。亮剑亮到这个程度,可谓“史无前例”了。

玩火自焚的“骗子的乐园”

问题在于思想还有一个特性,就是它只服道理却不怕刀枪,是刀枪不入的精灵,怎么也杀不死的。刀枪可以消灭思想着的头脑,头脑消灭了思想却留下来传开去,至少会连同那公开或秘密消灭头脑的罪行而一同留给历史传给后人,并且激起更加强烈的探索和联想,因而更加无法和什么领袖的思想“保持一致”了。当年因思想而消灭的头脑,王实味的林昭的张志新的遇罗克的,哪一位的思想不曾流传下来,哪一件不曾成为教育人们绝对不可和思想刽子手保持一致的教材!

当然,人非木石,刀剑架在头上,的确可以制止很多人说出自己的思想,而顺着掌权者的要求,只说“正能量”的话,让时时处处只出现统治者自己的声音。达到这样的效果,对于一个希望“长治久安”的政权,其实更是一种“负能量”:它立即导致谎话连篇,互相欺骗,村骗乡,乡骗县,一直骗到国务院。这样的灾难,在反右派“亮剑”后立即亮相,“大跃进”的层层欺骗,掩盖了错误政策的空前灾难,导致和平时期饿死三四千万人民的旷古人祸。对于那样的灾难,当局至今没有半点认真的追究,更没有增长觉悟认识到思想管制的痼疾,所以中华大地一次再次成为骗子的乐园。所谓“道德滑坡”,根源正在这里呢。思想一旦不能正常表达,将极端误导为政当局,腐蚀整个社会。这是思想的第三个特性。

对于专制帝王来说,思想还有一个更加可怕的特性,就是它对所受到的压制和欺骗,有叠加的反弹性报复性。那些在压力和欺哄下顺从了领导的意志,彻底放弃了自己的思想而以领导的思想为思想领导的好恶为好恶的人们,一旦知道了自己的上当受骗,他们唾弃骗子们的思想动能,起码与他们受骗的程度相当,并且随着受骗时间而递增。中国人民“文革”受骗十年,敲锣打鼓拥护党中央粉碎那一人领导下的“四人帮”。苏联人民受骗七十二年,干脆围观赏玩它党政大厦彻底垮台而“更无一个是男儿”去哭它一声了。像这样的结局,“意识形态工作”是很出了一番力气做出不朽贡献的;对思想亮出的那把剑,端端正正地冲着剑客自己来了。

贻笑天下的剑刺网络运动

当今的领导似乎相当钟爱历史,多次号召人们学习它,还批判“历史虚无主义”。本文讲了这么多历史,显然并不虚无,属于“历史实有主义”。可是看来他们似乎永远学不懂这门历史课,偏要在一再摔倒的地方继续摔跤。这次对思想亮剑来势更加凶猛,更无忌惮,直接把剑指向“一小撮”法无界定的“反动知识份子”,把“对党的领导、社会主义制度、国家政权”的不同观感宣布为“造谣、攻击、污蔑”。可是它马上就受到上述思想意识的四个特点中三个的抵制。首先是思想的不可一致性。不说别人,就说发令者自己,才说“宪法的权威在于实施”,马上又发动对于宪政的围剿;才说要把权力关进笼子,马上又指示把监督权力的有效工具网络关进笼子。今天说这个,明天想那个,叫人怎么跟他保持一致?第二是思想的不可剿灭性,关押了那么多的网络名人,凡属因为发表思想观点(而不是“谣言”)罹难者,有哪一个向当局呈递悔过检讨,表示一定放弃反动思想跟着领导去思想,如同五十年代思想改造运动中好多大知识份子那样?还无论这些V们的百万千万“粉丝”了。当局真会认为这些比官方媒体的读者多出好几个数量级的人们,他们“对党的领导、社会主义制度、国家政权”的不同意见会因为砍杀而变得驯服吗?第三是思想的反弹性,现在的公民早已不傻,用不着先受麻醉后来才清醒,麻醉说词一来,受众就明白那是什么东西,立即以其人之论还制其人之身。不是一时连篇累牍证明宪政不合社会主义吗?这个理论却一字不改地被受众用来证明所谓“社会主义”的不合宪政,不合现代文明社会的基本准则。这实在不是对社会主义的恭维呢。造成这种态势,绝对不是宣传部门一时的考虑不周,被人捉住尾巴。而是一切坚持专制反对民主的说词,都一定存在先天的荒谬性,尾巴是句句都有的。而更有戏剧性者,甘肃省张家川县因为响应向网络亮剑的号召而迅速抓捕了一位发表怀疑警方对一桩非正常死亡案件处理的中学生,当即掀起网络抗议的狂潮,使那个偏处西北的小县瞬间闻名全球,并且很快就被揭出主持其事的公安局长是个已被法庭判罪的行贿罪犯,害得他们只好匆匆放人,可是评判剑刺网络运动“对大大负责,从娃娃抓起”的调侃,已经迅速地传播开来且牢固地进入人心了进入历史了──其中“大大”一词,是陕人对长者的尊称,不算诽谤污蔑,可以合法引用的。

前述思想的四个特性里面,还有一个对于当局的误导和对于道德的毁损性这次尚未显现。原因或是几十年间提倡说谎的教育,早已聚集了所有愿意卖身求荣的人们并使他们堕落够了,剩下的即使不敢讲真话,也绝不加入他们的圈子;当年苏联人听了七十多年的谎言,到头来学精了,说“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他们自己也知道自己在说谎,他们也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说谎。”我们的人民和领导现在也有了这个本领,大家心照不宣罢了。也正因此,上面虽也只想听见自己的声音,但是也不会不知道人民的声音是什么。执政六十几年了,算有这点进步吧。正是因为这点进步,所以广大知识份子,“反动”的或正动的或什么的,才谆谆告诫他们要听从人民的声音,不可在它面前挥刀舞剑、自毁前程、贻笑天下、贻笑历史了。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在线办理中英文「退党证书」

为全球华人提供在线办理退出中共党(团、队)证书。

在线办理

相关文章

《九评共产党》

此书是在人类近、现代历史上,第一次能够真正意义上精确、全面剖析中共邪恶本质的一本“奇书”。自2004年出版以来,全球华人如遇珍宝、相互传看,并由此引发了“三退” 精神觉醒运动,为迎来一个没有中共邪党的未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了解更多

《解体党文化》

落叶归根,中国人对自己根的寻求和渴望从未停止过。近几年海外流传着一句话,“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让无数海外游子燃烧起对自己民族的强烈的归属感。对党文化进行清醒的反思和抛弃,驱除马列毒瘤,解体党文化,回归中华民族正统文化,恢复民族的神韵,此其时也。

了解更多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了解更多

推荐文章

退党服务

三退保平安​

到「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党、团、队。

退党证书办理

在线办理电子「退党证书」,快捷、方便。

证书查询验证

在线查询「退党证书」信息,并验证真伪。

证书信息变更

在线提交「退党证书」信息变更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