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原一九五七》(一百零五 )(图文)

272

【导读】一九五七的〝反右运动〞是中华民族的一场巨大的悲剧。作为一名〝老右派〞,本书作者魏子丹教授以他亲身的经历,真诚地反思了那段历史。他兼收各家之长,批评各家之短,〝分类不同右派,厘清还原分野〞,找出一九五七与其历史由来的必然联系,论证一九五七与其历史恶果的必然关系,真正做到了〝既能深入其中,又能跳出其外〞,从而使这部著作的真实性与历史性达到〝同一〞的境界,为还原〝反右运动〞留下了一部思想和史实并丰的佳作。一直以来魏子丹教授矢志于〝还原一九五七〞,从他开始写作此书的某些篇章,到最终出版,用了近十年的时间,真可谓〝十年磨一剑〞。

(接上期)

附录八:壮哉奉孝!

——读《梦断未名湖》

陈奉孝 着:《梦断未名湖》

劳改基金会出版

奉孝之壮,壮在浩然正气(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奉孝之壮,壮在意志坚定(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缘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南西北风。);奉孝之壮,壮在神经坚强(忍受常人难以设想之狱苦二十余载,即便活下来,精神也会崩溃、会被逼疯,会成为神经病;又怎能设想奉孝历经磨难,竟能神经健全、作为正常人出狱呢?只用指出一点,就够让你吃惊。他和另一个人,一同作为死囚犯的陪绑;枪毙死囚犯的枪声响后,另一个陪绑的人就吓成疯子了。他却依然故我。这只是指出一件事来。);奉孝之壮,壮在〝命大撞得天鼓响〞(假如一个人能有十三条生命的话,他的遭遇可以使十三条生命尽归于阴。然而他超越过十三次的〝九死一生〞,仍能昂然活在人间者,何也?曰:〝命大撞得天鼓响〞、天佑奉孝也。)奉孝之壮,壮在体魄(不说绳捆索绑、不说非刑拷打、不说超负荷劳累、不说人格侮辱、不说蚊子就咬死过人、不说漆黑前程让人万念俱灰……什么也不说,单说饥饿一项,填于沟壑者,何止个、十、千、百、万!奉孝不死,乃体魄健壮、生命力旺盛所致也。)奉孝之壮,多了去。如果不是他壮,怎能为中华民族留下这份毛、共对中国人民、对中国知识分子、对知识分子右派、对右派青年血腥迫害的历史文本呢?数以百万计的历史见证人的惨绝人寰的遭遇,都烟飞灰灭、未留只字,后人对毛、共的杀人灭口,无可奈何,只能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万世唾骂而已矣!

他原是是鼎鼎大名的最高学府、北京大学数学系的高材生,以他的天分,以他的勤奋,以他的兴趣,以他的基础,以他的上进心,十拿九稳应该是升起在世界数学天空中的一棵明星,放出灿烂的光辉,怎奈一代暴君、应该归类为冷血动物的毛泽东,竟对思想活跃、秉持良知的(不只)青年学子们进行了绝灭人性的、肉体的和精神的大血洗。从此,英姿勃发、才华横溢,刚刚二十二岁的陈奉孝就一直陷入跟死神打交道中,度过了二十二个春秋。

在我尚未列举完的〝奉孝之壮〞中,每一〝壮〞背后都有充分的事实依据。由于篇幅所限,有的点到就算,以十三次死亡为例,至少有十三个惊心动魄、气壮山河的故事,端赖读者自己去看原著好了;更多的是挂一漏万,如贯穿书中的三大运动、五大改造、反右、大跃进、反右倾、七千人大会、四清、文革,以及其他人、令人发指的遭遇,我都基本上是付之阙如;又如,有数不清的次数,劳改队的领导要打他的〝反动气焰〞,管教科隋科长下令:〝给他砸上脚镣,打打他的反动气焰!〞(页七十);又一次,管教干部下令:〝把他关起来!打打他的反动气焰!〞(页九十四)……一次一次(中间过程,我只能从略)、打尽管打,可是,直到他出劳改队的那一天,难能可贵的〝反动气焰〞非但有增无减,反而更形〝嚣张〞。在他刚一平反、就转回劳改队办手续时,骄横得不可一世的常指导员慑于他〝反动气焰〞的余威,竟吓得藏而不露。〝有人说:‘你平反,也给我们大家长了志气,你应该找常指导员问问他!’又有人说:‘他早躲起来了!’我只好笑笑,没法插话。〞(页二六三)

如果对他作一总评的话,三个字:〝硬骨头〞。他最看不起的是软骨头:〝当年我看了不少右派分子纷纷在报纸上作检讨,检举揭发别人的文章,心里十分反感,尽管这是在压力下不得已而为的,但中国的知识分子大多数犯有软骨症,这是事实。〞(页,一一六)这是他说别人的。他自己又是怎么做的呢?在反右声声急时,他在大字报中写道:〝我是这次运动的组织者,你们对我自然是恨之入骨的,那么请你们来找我吧!我知道你们会用捏造和无穷推论的方法给我制造罪名的,对于这些我都愿意承担,我只是希望你们不必再折磨那么多无辜的人,同时,我要求那些跟我接触过的人不必再顾什么情面,把你门所了解我的一切言行全部讲出来好了!我绝不会怪谁。我的态度是这样:如果有人(不管是谁)愿意共同跟我把问题搞清楚,那么我欢迎,如果有人叫我作什么坦白交待,那绝对办不到!保守派们!你们不是掌握着什么权力机关吗?那么现在你们就用吧!不必再用什么批判会的手段来欺骗群众了。保守派们!虽然看来你们胜利了,但是你们晓得吗?〝五一九〞的火种已经播下了,它迟早会变成燎原大火把你们烧尽的。〞(页三三六)多么一副光明磊落、铁骨铮铮、理直气壮、侠肝义胆的胸怀啊!这就是陈奉孝。

在狱中,有一次,孙教导员下令:〝给他砸上镣子!〞四十八斤重的大镣砸上了。〝我进一步揭穿他:‘孙得才!今天我这一百斤就交给你了,有什么本事就使吧!’他说:‘好!今天我倒要看看你陈奉孝的骨头有多硬!’接着下令:‘把他吊起来!’把我吊在了房梁上,连脚镣子都吊离了地。这还不算,又拿来一块七十二斤重的大牌子给我挂在了脖子上。那时我的体重还不到一百斤,把一百二十斤重的东西加在我身上吊起来,不到五分钟我就昏了过去。他们认为我是装的,就拿烟头烫我,见我没反应,知道我是真昏过去了,再吊着已没有什么意义,就把我放下来,用一桶凉水把我浇过来。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腰部怎么这么疼? 低头一看,左肋上起了三个大泡,我看见那四个红卫兵嘴里都叼着烟,才知道肯定是他们用烟头烫的我,至今还留了三个疤。〞(页一五四)〝过了很久以后,有一天我碰上一个参与整我的红卫兵,他说:‘陈奉孝!你这家伙骨头可真够硬的!’言语之中,对我好像还有点佩服。〞(页一五五)

在当今中国,如果说还有人保持了完满的人性的话;陈奉孝就算一个。在陈奉孝的人生历程中,体现出一条真理:除非人全都异化为〝非人〞,否则,人性就是不可战胜的。他的人性就是不可战胜的,虽然这并不是说他已战胜了共产党的邪恶,但应该说,在战略上和战役上,他用血肉之躯,确证了这种必然性的胜利前景。

人性的核心是良心。他从始至终都是秉持良心待人接物的。他向党提意见,是秉持(没有高于)党的教导,凭着良心、良知、良能,或说凭着正义感做的。对之后的反右、住监也仍是如此。他有汉子做事、有汉子担,既不自我作践,也不出卖朋友。他横眉冷对劳改领导、牢头狱霸,甚至动手真的要杀他们,但对一个十六岁的、没娘的小劳改犯陈显,破口骂他:〝你是个孬种!胆小鬼!〞(页一九三)〝他骂我,我也不往心里去,因为他是个不懂事的孩子。〞(页一九四)他身处困境,却不忘帮助附近的穷老百姓,更不忘救助劳改犯病员。尤其是对一位穷困就业人员(二劳改)老朱的以诚相助,竟感动得他以自己漂亮妻子的身体相报。〝她笑着说:‘我和老朱都知道你是好人,你在经济上经常帮助我们,我们也没有什么东西可答谢你的,只有我的身子……’我说:‘不!这事不能干!’说着我就站起来要走。她却拦着我说:‘怎么?你嫌我不好?看不起我?还是头一会害怕?你过去一直念书,没有碰过女人吧?’我非常严肃地对她说:‘不!我过去是没有碰过女人,但我跟朱是好朋友,我不能干对不起朋友的事!穿朋友衣,不占朋友妻。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她还堵着门不让我走,说:‘你放心,他不会怪你的!’我说:‘那也不行!我跟他犯的都是政治问题,不是那些犯乱七八糟的刑事罪的人,你不应该用这种办法来谢我!我也从来没有抱着让你们谢我的想法!’〞(页二四三)他说:〝我并不是柳下惠……不认罪、顶撞干部、思想反动、爱打抱不平,我是出了名的,这些我全不在乎。但这种偷鸡摸狗、男盗女娼的事,从来没有沾到我身上过。〞(页二四四)在大节上,本文开宗明义、指出的第一〝壮〞,孟子称为〝大丈夫〞;在小(?)节上,他也是一尘不染,超过了孔子所说:〝未有好德如好色者也。〞他无愧于孔孟遗风。现在官员们包二奶、三奶,这是毛泽东遗风,要铲除之,首在制度,次在官员个人品德应以陈奉孝为准绳。

凭着良心办事,凭着数学想事,这是奉孝的两大特点。在他所有言行中,成也数学,败也数学。例子多到俯拾即是,我只举出他令人哀其不幸时、又令人破涕为笑的一例。大会批判几个鸡奸犯,人家检讨说是中了刘少奇的流毒,是刘少奇的孝子贤孙。你却叫起真来:〝是刘少奇叫你们卖屁股、操屁股来?刘少奇要是知道有你们这样的孝子贤孙非把鼻子气歪了不可!〞结果,人家鸡奸犯没事,你却被捆起来,拳打脚踢,给打成〝货真价实的刘少奇的孝子贤孙〞。何苦呢?大概你觉得他们的检讨,不合乎你训练有素的数学思维方式吧!你对儿戏也太认真了!

p3978822a395393606-ss.jpg
陈破空(网路图片)

在人格(广义地说,人格并非专指道德。还有,在哲学上是指主体性;在法学上是享受权利、承担义务的资格;在心理学上是指个性;在俗话中还指身格、体态。)上,奉孝与林昭难姐难弟,而有所不逮者,乃认识之高度也。〝林昭彻底否定那个制度,那个主义,那个党,那个‘万岁万万岁’的最高领袖,凛然大义,义无反顾。她以‘极权主义’、‘暴政’、‘一个发疯的党’、‘伪法院’直呼那不可一世的政权;以‘中世纪的遗址’、‘奴隶社会’定义那疯狂年代的疯狂国度;以‘披着羊袍的真命天子’直指那高高在上的暴君;以‘公义’、‘自由’、‘民主’,昭告人类的未来。难以想象,那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林昭使用的那些名词,相对彼时的大众而言,还十分陌生。而这些名词,今天,已经蔚然流行。于是,我们看到,民主,自由,权利……早在一九五七年,‘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年代,一个弱女子,就已经发出了时代的最强音。〞(陈破空:《在〈寻找林昭的灵魂〉讨论会上的发言》)

(待续)

来源黄花岗杂志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