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洪愿:污染我们记忆的尘埃(六十一)

316

99.现行反革命遇罗克

1970年3月5日,北京工人体育场内坐满了10万人。各个单位都必须有人来参加,看台上、田径比赛场上都是人。在一片高昂的口号声中,在万人高举的毛主席语录的红海洋里,19名犯人被推到主席台下的跑道上,每五个员警押着一个。所有男犯人全被剃光头,胸前挂着大牌子。口号停止之后,主席台上的人开始宣判。他每念一个名字,就停顿一下,于是五个员警就把那个犯人向前推两步,拉住套在脖子上的绳索(防止犯人呼叫),强迫他抬头示众,然后把头压低下去。有几个犯人坚决不肯低头,其中一人名叫遇罗克。

判决书称:〝遇犯思想反动透顶,自1963年以来,散布大量反动言论,书写数万字的反动信件、诗词和日记,恶毒污蔑诽谤无产阶级司令部,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又书写反动文章十余篇,印发全国各地,大造反革命舆论,还网罗本市和外地的反、坏分子十余人,策划组织反革命集团,并扬言进行阴谋暗杀活动,妄图颠覆我无产阶级专政。遇犯在押期间,反革命气焰仍很嚣张。遇犯罪大恶极,民愤极大。经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市公、法军事管制委员会和最高人民法院批准,判处现行反革命分子遇罗克死刑,立即执行。〞判决书宣读完毕后,遇罗克被〝验明正身,绑赴法场,执行枪决〞。

那么,遇罗克当年被打成〝现行革命分子〞,并判处死刑的〝罪证〞究竟是什么呢?最主要的就是他刊载于1967年1月18日《中学报》第1期的《出身论》一文。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打地洞〞
〝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

这是在文化大革命初期的中国流行的一幅对联,被称为〝血统论〞, 它侮辱性地把人分成〝红五类(工人、贫下中农、革命干部、革命军人、革命烈士)、黑五类(地主、富农、反革命分子、坏分子、右派分子)、和麻五类〞等几大类。在它的蛊惑下,文革初期的〝红卫兵小将〞响应毛泽东〝造反有理〞的号召,高呼着〝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的口号,争相挥舞铜头皮带杀向全社会,很多人仅仅因为出身的问题就受到残酷地迫害。譬如,在当局怂恿下,红卫兵在北京大兴县杀死300多位〝四类分子〞,最年长者80岁,最年幼者竟是38天的婴儿。1967年,广西诞生所谓〝贫下中农最高法庭〞,提出〝斩草除根一扫光〞,满门杀戮〝四类分子〞及其子女。在1966年北京的〝红八月〞中,北京市第六中学的校舍变成审讯室,墙壁上就有用人血狂书〝红色恐怖万岁!〞整个中国因追究阶级出身笼罩在一片恐怖之中。

正当中国因〝血统论〞的肆虐而血流遍地、哭声震天的时候,遇罗克勇敢地站了出来,公开发表了长篇论文《出身论》,对反人权的〝血统论〞进行了猛烈的批判。他在文中指出:〝在表现面前,所有的青年都是平等的。〞〝任何通过个人努力所达不到的权利,我们一概不承认。〞在他的另一文章《谈鸿沟》中,他更是明确宣称〝无论什么出身的青年,都应该享受平等的政治待遇。〞文章的核心宗旨清晰明确,呼唤平等与尊严,吁求基本的人权。这在当时的中国显然是离经叛道的,因此而触怒了中共当局。1967年4月14日,〝中央文革小组〞成员戚本禹宣布《出身论》是大毒草。1968年1月5日,遇罗克被捕,被扣上〝大造反革命舆论〞、〝思想反动透顶〞、〝扬言要暗杀〞、〝组织反革命小集团〞等罪名。

1970年3月5日,遇罗克在北京就义,年仅27岁。

遇罗克在狱中的时候,有个名叫张郎郎的干部子弟,很佩服遇罗克的才学和胆识,问他:〝你为一篇《出身论》去死,值得吗?〞遇回答:〝值得。〞他对张说:〝你过去一直生活优越……对家庭出身问题没有体会。而我几次高考,成绩优异,都没有考上。像我这样的并不是一两个啊。可以说,从我们能奋斗的那天起,就是被社会歧视的。你不了解我们这些人的社会地位和心情。〞 〝我永远忘不了,有姐妹俩哭着找到我们,一再说:‘收下我们吧!哪怕整天给你们端水扫地都愿意。’为了他们,值得死。〞

〝文革〞结束后,遇罗克的冤案终于得到昭雪。1979年11月21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布,〝原判以遇罗克犯反革命罪,判处死刑,从认定的事实和适用法律上都是错误的,应予纠正〞,并宣告遇罗克无罪。至此,〝文革〞时代中共当局强加于遇罗克头上的一切不实之词全部被推翻,人们把他与顾准、张志新等人一起尊称为当代中国〝思想解放的先驱〞。

来源新唐人电视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