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重:司法不公到天怒人怨 如何改革?

82

今天官媒都在报导刚闭幕的全国政协会上涉司法改革的234项提案,包括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检察权、提升司法公信力。这似乎成外界关注焦点。有律师表示,中国各方面都不具备司法独立的前提。对于当局提倡将向司法独立迈步,在北京寻求司法救助的访民表示不抱希望,“官方别停留于口号的宣导上”。

为什么民众对中共的司法改革不看好?因为中国的法治状况恶劣得岂止是司法不公,已经腐败黑暗得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而造成的原因正是中共独裁专制的结果。所以中共奢谈司法改革,避免冤假错案,那不是笑话吗?

12日大陆某媒体这篇《安徽官员:贪10万和500万都判10年左右公平吗》文章,称安徽省人大副主任臧世凯指出3个发生在不同地区的案件:第一个,受贿10万元,而且只受贿这一笔,被判了10年;第二个,受贿514万元,被判14年;第三个,受贿金额为300多万,判了10年。他认为不可思议!安徽检察院检察长薛江武说,按照法律规定,贪贿10万元以上,就应该判刑10年以上了。而在实践中,贪贿几十万、几百万,基本上也是判10年以上。而金额在10万元以下的,基本都是缓刑。而且近年来有70%的职务犯罪,被免予起诉或者适用缓刑的,这意味着犯罪人不用坐牢。那些有权人和有钱人更容易获得减刑、假释和监外执行的机会。可见大陆司法的不公。

如果连中共自己的官员们,都在抱怨中共执法不公的话,那么普通老百姓所遭受的不公,就可想而知了。同一天大陆媒体《人大常委:对制造叔侄冤案“女神探”应追责》的文章,称张高平、张辉叔侄二人, 2003年从老家安徽歙县开车前往上海,途中带上了女同乡王某去杭州,次日,这名女子被发现死于野外,下身赤裸。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被法院认定犯强奸罪,处以重刑。期间叔侄二人及其家属不停喊冤,还是被关进监狱9年,直至最后从死者身上提取的DNA混合物比对结果证明真凶另有其人。

类似的冤案在大陆数不胜数。另一起发生在1994年的强奸杀人案,“凶手”聂树斌已经在1995年被执行死刑。而在2005年被警方抓获的王书金,主动供述曾强奸多名妇女并杀死4人,其中就包括聂树斌案中的被害人。在明显的“一案两凶”证据面前,已被执行死刑的聂树斌案却迟迟得不到公正。

最为可怜的是这些受害人的家属,不仅替被冤枉的亲人背黑锅,而且上访申冤无门。这些亲人们常年累月的上访,饱受中共的监视、拦截、抓捕、投进黑牢,倾家荡产不说,搭上性命的惨事时有发生,直至今日,在那些浩浩荡荡的上访队伍中,有太多的冤情要申诉。如果说中共官员因受贿被判刑不公,这些根本就无罪的百姓的被抓、被判刑坐牢、被剥夺生命,岂不是天下之大不公!

然而在中共这诸多不公中,在大陆的今天仍有一个几千万甚至上亿人的群体,还在遭受中共的残酷迫害,那就是法轮功修炼者们。据不完全统计,至今已经有上百万人被中共以各种方式害死,其中就包括众多被活摘器官后死亡的。而且,时至今日仍然有几万甚至更多的人还在中共的监狱、看守所、黑监狱等处非法地关押着。而这些人被陷害、被迫害的原因仅仅是因为相信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个好人。可见中共之荒唐,大陆社会之黑暗。

山东维权律师刘卫国对媒体表示,某些团体直接改变法律,践踏法律。政法委应该取消。法官和法院没有独立地位,实际上是警察在操控整个案件,检察院和法院都不得不作出有罪判决。

可见,只有司法独立,才有可能司法公正。而司法独立的前提,要宪法至上。凌驾于一切法律之上中共,能允许司法独立?所以今年两会最高法院院长周强的长篇工作报告中,照旧只说司法公正,不提司法独立。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