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主派元老李柱铭驳斥张德江“最高权威”论(图文)

574

在学生罢课、“占中”“去饮”,香港各界启动全民抗命抗议中共人大决议之际,身兼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的中共人大委员长张德江9月16日在北京突然高调接见建制派工联会成员,并发表强硬言论,称人大决定具有最高法律权威、不能撼动。资深大律师、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驳斥张德江,直指人大决定不合法和不智,“连香港特区立法会都可以否决,怎可以说是国家上最高权威性?”

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强调政改问题重大,关乎香港人“做自由人或是做奴隶”,鼓励青年一起改变现有制度,保护香港的文化与自由。多位泛民人士亦强调港人坚决不退让,将继续坚持争取民主普选。

1409141041552147--ss1.jpg
中共人大否决香港真普选后,和平“占中”周日(9月14日)发起第一次游行,抗议人大决定,游行人士以巨幅黑布,写上中共政权出卖港人的罪状,表明公民抗命到底,大会宣布有四千人参加。(潘在殊/大纪元)

src=/d/file/news/szps/2014-09-18/9882e31dfd4fabca91b02aa7fb1c7314.jpg

1.jpg
中共人大否决香港真普选后,和平“占中”周日(9月14日)发起第一次游行,抗议人大决定,游行人士以巨幅黑布,写上中共政权出卖港人的罪状,表明公民抗命到底,图为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参加游行。(潘在殊/大纪元)

李柱铭:人大决议不合法

中共人大委员长张德江9月16日在北京会见工联会访京团,再次就香港政改发表强硬言论,宣称人大常委对普选特首的“核心要素”作出明确规定,具有最高法律权威,是“不可撼动的”。资深大律师、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对此提出两点反驳,直指人大决定“不合法”和“不智”。

李柱铭指,中共人大在2004年释法时,将香港政改“三步曲”改为“五步曲”,现进行到第二步,人大常委会只能决定是否批准就特首选举办法作出修改。第三步涉及选举办法如何修改,则要交给特区政府自己进行。如今人大的决议就普选特首连落三闸,已违背了自己的释法,“不合符他自己的解释,即不合法”。

第二,张德江所谓的人大决定具“最高法律权威”,李柱铭直言香港可置之不理,因为在第三步进行立法时,要得到三分之二立法会议员赞成通过,而立法会有权否决,“即人大常委所谓有权威性的决定可以让立法会否决,那怎么可以说是最大权威性?连香港特区立法会都可以否决,怎可以说是国家上最高权威性?……是不智的,人大常委作出这么重要的决定可以给特区议会否决。”

(大纪元视频 中共人大扼杀香港民主 民间启动“占中”抗争到底)

 

 

陈日君吁学生改变制度

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昨日在大专生发动罢课抗争前夕,到城市大学主持“罢课为普选”祈祷会。他强调,如果香港没有民主普选,就会变成大陆一个城市,最终结果是“一个无法无天的社会,一个完全是霸王的社会,一个奴隶的社会”,港人亦迟早被洗脑,“没有洗脑的变成奴隶,被洗脑的成奴才。”

src=/d/file/news/szps/2014-09-18/0687061077102dda2748a061a42abd5d.jpg
一向敢言支持民主的天主教香港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支持学生罢课争取普选,并强调如果香港没有民主普选,就会变成大陆一个城市。(潘在殊/大纪元)

src=/d/file/news/szps/2014-09-18/dfeee5f04ae5f160daa06b2322128a32.jpg
临近9月22日学联罢课前夕,城市大学挂起抗命标语,并摆放民主女神像。(潘在殊/大纪元)

src=/d/file/news/szps/2014-09-18/f9b5e6044f03c914d6f677fa2fa132c8.jpg
临近9月22日学联罢课前夕,城市大学挂起抗命标语,并摆放民主女神像。(潘在殊/大纪元)

他说,如果没有一个由港人选出的特首来保护香港的制度及文化,就会被大陆造假文化入侵,“你看到有地沟油去到香港和台湾,到处有假的文化。”因此,要“救我们生活的制度”,香港的政改问题便非常重要。

对于今次学生发起罢课抗争,陈日君认为这是针对香港的重大问题表达不满,很有意义,“是关乎做自由人或是做奴隶”。他鼓励大专生加入改变现有制度的行列。

“做自由人或是奴隶?”

一向敢言的陈日君,经常公开支持香港民主抗争。6月份中共发表香港白皮书歪曲“一国两制”,年届82岁的陈日君发起一连七日的“毅行争普选”,呼吁港人参与6月22日民间公投争取真普选,被中共视为眼中钉。香港亲共媒体早前借壹传媒主席黎智英捐款一事大肆抹黑,据报港府廉政公署上月底更到访梵蒂冈驻港代办官邸,要求调查陈日君收取捐款的去向,被指政治打压。

src=/d/file/news/szps/2014-09-18/e7292bd29535d8bc9da913bf5b15fa72.jpg
临近9月22日学联罢课前夕,城市大学挂起抗命标语,并摆放民主女神像。(潘在殊/大纪元)

对于有人叫他只需关心教会的事,其它的不要插手,陈日君反驳说,神职人员也是公民,都要参与社会的事。他提醒港人不要以为永远有宗教自由,“现在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如果这样的制度继续下去,迟早宗教自由都有问题。只要看看在中国大陆做了什么……如果我们天主教中有个好像周融先生这样的人,我们就会有‘爱国会’了。”

港人非顺民对中共无幻想

街工立法会议员梁耀忠说,张德江的言论正凸显中共过去30多年的谎言,所谓一国两制、高度自治都是骗人的,“中共将管治权收回,反映中央政府一直以来无心遵守国际承诺、邓小平所言及基本法,让我们再一次认清中共。”

梁耀忠强调,港人不会再对中共有任何幻想,尽管中共用尽一切方式想令港人屈服,港人也绝不退让,“港人不是那么容易屈服的,港人也不会被这些言论阻吓,港人也不会害怕这种独裁的政权。我们港人仍然有心要走民主路,我们一定会继续坚持下去,我们不会放弃任何渠道去争取。”

中共高层搏击港成磨心

梁耀忠认为,中共目前在香港发动群众运动,以群众打群众,他不排除是中共高层搏击引致在香港出现这类情况,“因为文革时代,大陆掀起群众打群众的情况,当时香港也出现左派发动群众挑衅港英政府。而今次则将矛盾对准泛民主派,也搞一些人民内部的斗争。所以我不排除中共党内出现斗争,而显露在香港方面。”

他认为这是可悲的现象,“因为中共一党专政下,党内出现矛盾、纷争和斗争时,很多时候就藉由外部力量向另一派施加压力,我很担心香港成为磨心,成为代罪羔羊。”

中共要承担历史罪行

至于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黄国健引述张德江的话称,若方案不获通过,反对的人要“负上历史责任”,梁耀忠指政改方案被否决责任不在泛民,而是中共,“是他们负了历史,这个历史的罪行应该由他们自己承担,现在推卸给泛民,我相信港人的眼睛是雪亮的。”

src=/d/file/news/szps/2014-09-18/0589d506bdbdc85fc7fc863daf15bfce.jpg
参加9月14日“占中”黑布游行的时事评论家程翔,向本报透露,在人大否决香港真普选前后,据他所知,中共各派都派出大量人士来港收料,评估“占中”何时发生以及“占中”的影响,“紧张程度前所未有。”(潘在殊/大纪元)

时事评论家程翔则批评张德江的讲话,一是“倒果为因”,将政改方案不被通过的责任推卸给泛民,而不去检讨原因;二是“混淆是非”,声称人大决议受到广大市民的欢迎,“是混淆事实,昧着良心说话”,从民调来看看不出这个倾向,反而人大决议后,更多市民不接受“袋住先”;近期更有500多名来自不同政治光谱的学者联署表示对人大决议失望。

他又说,港人耐心等候这么多年换来今次人大决议的结果,相信大多数港人不会做“顺民”,一定会起来反对。

民阵“十‧一”游行戴耀廷吁做好准备

民间人权阵线发起10月1日游行,已向警方申请不反对通知书。民阵发言人杨政贤表示,游行于当日下午2时半由维园出发,前往中环遮打道,之后集会至晚上11时59分,预计有5万人参加。

至于集会是否与“占中”有关,杨政贤表示,现阶段呼吁市民做好所有准备,随时参与各种行动,又指相信社会运动会有效果。

“占中”发起人戴耀廷早前暗示“占中”已有具体日期,邀请市民游行后“去饮”(“占中”)。他昨日亦呼吁支持者,做好准备参与民阵游行及之后会发生的事。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