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龙泉墨客:解读两亿人的智慧(上)(图文)

--穹顶之下现希望

华国锋、荣毅仁、赵紫阳生前均公开要求退党(大纪元合成图片)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正文

高官求退为哪般?

二零一五年四月,三退(退党、团、队)民众突破两亿人。两亿中国人为什么做出这样的的选择?对于许许多多听说过“三退”而依然作壁上观的中国人来说,心中必有种种悬疑难解:“三退”的都是什么人?为什么?也有许多人出于“搞政治”,“不搞政治”,“搞宗教”、“无神论”等各种心态而疑虑。

回答这些疑问之前,我们还是从几则大陆媒体上看不到的新闻说起。

据香港《动向》杂志2005年11月号披露,前中共国家副主席荣毅仁生前四次申请加入中共,入党后又三次要求退党。第一次退党与“六四”有关,其后两次则因为对中共的腐败提出了尖锐批评,令江泽民很不满,荣提出退党。2005年10月19日上午,荣毅仁在弥留之际口述了一份遗言说,一个丧失信念的政党,一个不受法律约束的政党,一个脱离广大人民的政党,一个追逐金钱利益的政党,是没有希望的。

鲜为人知的是,中共前中央委员会主席华国锋也从2001年开始多次要求退党。2001年日本《朝日新闻》披露了华国锋已经退党的消息。据外电报导,当时胡锦涛曾特意就华国锋要求退党一事主持召开会议。2005年,又有多家媒体相继报导:华国锋以中共背叛农民和工人正当权益、中共代表贪官利益、代表资本家利益为由提出退党。

另据海外中文媒体《看中国》报导,接近中共高层的人士透露,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也曾两次递交退党申请书。众所周知,赵紫阳因为坚决反对“六四”开枪镇压学生,而被中共软禁。据说在软禁期间,他口述了不少历史真相,并对中共有了更为清晰的认识。赵紫阳至死也不后悔当年的选择,他说:“宁肯丢官坐牢,我也不能下令开枪。”

2005年1月17日,赵紫阳病逝。与此同时,一场很快席卷神州大地的历史风潮,正拉开序幕。此前两月,2004年11月海外中文媒体《大纪元》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在读者中引发震撼。有读者投书表示,《九评》把中国共产党伪造、颠倒了的历史彻底地归正了过来,并把中共极其丑恶的历史彻底地暴露在中国和全世界人民面前。并说《九评》的最重要的提示是:不能再对中共报有任何希望。《九评》引发大批读者要求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三退)。大纪元网站12月设立“退党网”,以便读者以化名、笔名形式公开声明三退。公开声明三退人数迅速增长,至2005年4月底就达百万,随后更滚雪球式增长。10年之后,截至2015年4月,已有2亿中国人公开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

毫无疑问,以上三名身处中共内部最高层,亲身经历过一次次“党”发起的整人运动的中共高官们要求“退党”,是因为中共的意识形态早已彻底崩溃,也是因为他们对中共的本来面目有了较深刻的认识,彻底放弃对这个体制的希望。当然,在《九评》发表多年后的今天,声明“三退”者来自社会各阶层,而在身中共高层因看透中共本质而退党的也不在少数。

早在2005年5月17日,《大纪元》收到“中共中央党校部份官员集体声明退党”的声明,声明中说,他们中有正副部级、局级、处级官员,也有一般科员和普通官员共25人,“我们大家都同意借你们的《大纪元时报》退党专栏,刊登我们众多官员的退出共产邪灵的声明。……为什么要退党,《九评》讲的很清楚,中共从起家就是以欺骗,谎言,暴力杀人为基础,……中共确实是邪党、邪教、流氓的党。它就像充满细菌、毒素、恶臭的大染缸。腐蚀着、残害着我们的肉体和灵魂。”“其实据我们知道,中央党校两千多职工中,90%党员如果条件允许都会退党。”

《大纪元》“退党网”设立有“退党服务热线电话”,在美国、加拿大有法轮功学员义务接听大陆来电。据明慧网报导,“退党热线”多次接到大陆高官要求退党,比如多伦多退党热线电话的记录显示,曾有一名自称是总参谋部高官的来电说,他有6名警卫人员,他读过《九评共产党》及其它的真相资料,他说,共产党太不像样子,他当官已经感到心虚。所以决定登记退党;中国东北部的一名来电者要求退党,他说:你知道我是谁吗?是省委书记。我实在看不惯,共产党的官,尤其是高官,有一个算一个,贪污腐败太不像样。

可以说,对中共本质认识的越深刻,对中共带给国家的深重灾难和绝境认识越深。2009年,中共“元老”,原国务院第一副总理、中共原全国人大委员长万里发表了与一个中央党校年轻教授的谈话摘录。这篇先通过多家海外中文网站发表,后又经过网络传播到内地的谈话摘录,引起许多人的共鸣。万里说道,“60年了,我们党说把国家的‘治乱’系于一身。过去那么多年的折腾,没有不起因于我们党自身的折腾的。这让我痛心,我们党的折腾殃及了国家,殃及了老百姓。这么多年了,我们告诉老百姓说,这个国家没有共产党的话,就会大乱的,老百姓真是怕折腾怕到极点了,他们对稳定的盼望,就成了我们党再单独执政下去的‘民意’,这一循环什么时候能够打破呢?”

万里的话无疑反应出中共体制内良知尚存者的绝望心态。高官退党,正是绝望者的良知选择。

穹顶之下找希望

天安门广场“一张照片,两个世界”震撼网络。有网友写道,这张照片里有两 个世界,一个是他们希望你看见的世界,一个是你看见的世界。(网络图片)

有报导披露,一项对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研究发现,204名十七届中共中央委员当中91%的人都有家人移民海外,甚至加入外籍。167名候补委员中,则有142人亲属已移居海外,占85%;即使在中纪委的127名成员当中88%的人都有亲属移民海外。

香港《前哨》杂志评论说,显然所有中共官员都心知肚明党已腐朽败坏,百弊丛生,病入膏肓,回天乏术,脚下支持急速流失,内爆迫在眉睫,每个人都在为自己准备后路。

习近平的博士论文指导教授、清华大学社会系教授孙立平在2014年搜狐博客联欢会上称,在过去几十年的停滞时期,权贵集团不仅大肆掠夺社会和民众财富,而且形成了一种系统的恶政。恶政的三大表现是维稳、强拆、纵容贪腐。由此造成两极分化、法治倒退、社会溃败、生态灾难四大灾难。

孙教授所论,均属事实。就社会动荡而言,中共自2006年公布群体抗争事件达87000起后,就选择不再公布相关数据。但据民间估计,如今每年大陆的群体抗争事件超过20万,差不多每三分钟一起,而每年“维稳”经费已经超过军费开支。有人用火药桶形容今天的中国社会,不无道理;再比如生态灾难,已经从上世纪末农村频发“癌症村”,发展到大城市人人看得见、闻得着的毒霾。早在2007年世界银行(World Bank)就发表报告,推算中国仅空气污染一项每年造成的死亡人数约为70万人(可相比较的是文革10年非正常死亡人数,按研究世界上大屠杀研究的权威学者R. J. Rummel估算有773万,大约也是每年70万,也即空气污染一项就相当于文革再来,每年死亡人数超过两次南京大屠杀),然而因为中共多番阻挠,中文版报告删去了这一数字。中国工程院院士、华南农业大学副校长罗锡文曾公开指出,调查表明中国受重金属污染的耕地面积已占全国总耕地面积的1/6。最近两年踢爆的有毒“镉大米”也许只揭开了这个冰山之一角……

孙教授所言造成种种灾难的“权贵集团”其实不是别人,就是中共。在中共自身的信仰体系崩溃之后,通过承诺权力带来的物质利益和特权,就成了中共笼络其成员、延续统治的唯一手段。没有党,就没有权,更没有权贵。正因如此,解决种种社会灾难最终遇到的阻碍也是“党”。你要真心解决任何社会问题,“党”的第一反应是解决你,因为“党”本身就是一切问题的制造者,这就是为什么在中国一切问题都变得错综复杂、难以梳理。

以毒霾事件为例,纪录片《穹顶之下》推出后2天之内就达到两亿下载量,可见中国人对环境问题的焦心关注。如果类似侵害民众的事件发生在自由社会,老百姓除了可以问责政府监管部门之外,还可以组织民间团体督查、集会抗议,可以借诸媒体舆论监督,还可以诉诸法律问责肇事者,要求巨额赔偿。这些民间、媒体、独立司法的巨大力量已经让曾经黑臭的莱茵河重见清澈,也让曾经发生光化学烟雾事件的洛杉矶找回蓝天。而在中国,民间团体监察抗议?那是被“党”视为洪水猛兽的“非法组织”、“破坏稳定”;媒体则是为“党”服务的“喉舌”,“维稳”、“和谐”乃头等责任,即使网络舆论监督也面临“跨省追捕”、转发超过500条还有牢狱之灾;而法律问责更是遥远的梦想:公检法要听命于“党委”,政法委紧紧管着一切。一些有道德勇气的中国人追寻法律公正的努力,不断遭到无情的绞杀:从为三聚氰胺结石宝宝争取法律公正的赵连海被判刑两年半,到呼吁对汶川地震豆腐渣工程调查的谭作人被判刑五年;从为法轮功上书的维权律师高智晟被判刑三年又被劳教,到“太湖卫士”吴立洪被判刑三年——只要“党”还存在,寻求法律公正之难如登青天,对中国百姓来说实在是一种奢望。

更令人心寒的是,这一次次对于社会公正的失望甚至绝望更加速了社会道德的沦丧。当文革砍断了中国人传统价值的承传,当“六四”坦克碾碎了中国人追寻自由的梦想,当高智晟们的遭遇向中国人否定了“法律公正”的存在,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民众的血腥迫害更让许多中国人感到彻底的绝望:做好人、讲真话、秉持诚信在这个社会没有立锥之地。许多中国人由此得到的“教训”是,“公正、自由、真理、信仰”都是靠不住的虚幻,只有物质利益才是实实在在的,“闷声”才能“发大财”。中共扼杀了中国人心中尚存的对善良的追求,对公正的希望;看不到希望的中国人只能迈向彻底的物质主义、拜金主义潮流。由此引发的社会道德加速下滑,更催化了各种环境、社会问题的恶化。如此恶性循环,让一切问题都变得更交错复杂。

两亿人的智慧选择:没有“你”对我们真的很重要

(网络图片)

有中国大陆学者预测中国社会问题最终的几种可能走向:一个是中共继续采用国家机器压制一切社会矛盾,不断沸腾的民怨或早或晚因为某种外因触发而造成社会矛盾的总爆发,社会大动荡;另一种可能是高压确实压制住了一切可能的宣泄,最终整个社会在沉默、麻木中腐烂;还有一种可能是中共最高层出现具有道德勇气的领导人,宣布解体中共,从此把中国带入和平转型。当然前两种都要付出极高的社会代价,是每个炎黄子孙不愿看到的结局,而最后一种结局,完全要碰运气。

其实还有一种结局,也是付出社会代价最小的结局:既然“党”制造了一切危机,“党”的存在又根本性阻碍了一切危机的解决,那么中国人最好的选择就是主动抛弃中共,亡党不亡国。套用一句流行的电影台词:没有“党”对中国人真的很重要。来到海外的华人可能会有幸在三退(退出中共、共青团、少先队)大型集会上看到这样的横幅:“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

“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

三退大潮就在和平解体中共,主动把中国社会带入和平转型。这是中国人自救的出路和希望。两亿中国人“退出中共”的宣告,表明中国人心灵和道德上的回归的意愿。这是整个民族道德重建的希望,也是从根本上解决“党”制造的一切问题。“退出中共”对每个人来说,看上去只是迈出了一小步,但对整个中华民族来说,是一大步。是整个民族从麻木开始觉醒的一大步,它实际上是整个民族发出这样的宣言:我们从此并不只是一味追求“现实”、金钱,我们不希望再麻木、冷漠,我们愿意在善恶之间做出良知的选择,我们还相信正义、善良,善恶有报。两亿人的智慧选择,是中华民族走向重生的希望。

中共从夺取政权之后,历次政治运动中导致6-8千万中国同胞在和平时期非正常死亡(法国学者考特斯和克雷默编写的《共产主义黑皮书》估算死亡人数为4450万到7200万人之间,《华盛顿邮报》记者邵德廉的长篇调查报导“毛时代的大众死亡”综合各方面调查研究的数字估算为超过8千万),超过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总和。斯大林曾说,死一个人是悲剧,死一百万是个数字。此言如实反映了共产党对生命和屠杀的看法。中共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破坏、对社会道德的戮害、对生态环境的破坏,特别是中共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的魔鬼行径,无不表明中共的罪恶超过了人类良知的底线。退出中共,也是每个有良知的中国人自然的良心选择。

中国人有句俗话,人在做,天在看。当初几乎人人举着拳头,发毒誓要为中共恶魔“奋斗终身”,或者“时刻准备”为之献身,老天在看;如今选择善良,宣布退出恶魔,老天也在看。自古以来杀人要偿命,中国人传统上相信善恶有报,相信老天有眼,作恶多端,必遭天谴。从这一点看来,“三退”是远离中共恶魔,避免与之共同覆灭,不也是为自己选择了平安吗?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在线办理中英文「退党证书」

为全球华人提供在线办理退出中共党(团、队)证书。

在线办理

相关文章

热门读物

《九评共产党》

此书是在人类近、现代历史上,第一次能够真正意义上精确、全面剖析中共邪恶本质的一本“奇书”。自2004年出版以来,全球华人如遇珍宝、相互传看,并由此引发了“三退” 精神觉醒运动,为迎来一个没有中共邪党的未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解体党文化》

落叶归根,中国人对自己根的寻求和渴望从未停止过。近几年海外流传着一句话,“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让无数海外游子燃烧起对自己民族的强烈的归属感。对党文化进行清醒的反思和抛弃,驱除马列毒瘤,解体党文化,回归中华民族正统文化,恢复民族的神韵,此其时也。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推荐文章

退党服务

三退保平安​

到「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党、团、队。

退党证书办理

在线办理电子「退党证书」,快捷、方便。

证书查询验证

在线查询「退党证书」信息,并验证真伪。

证书信息变更

在线提交「退党证书」信息变更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