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我就用真名退党”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正文

 我是二零零四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修炼后的第三年开始讲真相,在面对面讲真相的过程中遇到的几例记忆深刻的事。

昏迷的老大娘苏醒了

有一次,我学完法从同修家出来,买了点菜在手里提着准备回家。路过一个小区门口时,发现小区门口围着一圈人,足有二、三十人。我平时最怕到人多的地方,更不愿意挤着看热闹。那天不知何故,我就往人堆里凑过去了。挤进人群一看,地上躺着一个老大娘,有七、八十岁了,头发几乎全白了,穿的拖鞋撂在一边,光着脚,后脑勺着地,仰面朝天躺着,一动不动。我一下着急的扔了手中提的菜,朝老大娘扑过去,跪在大娘的身边。我一边问旁观的人:“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心脏病发作了?”一边在大娘的衣服兜、裤子兜里摸索,希望能在她身上找到速效救心丸之类的给她喂上,结果什么也没摸到。我就趴在大娘身上喊到:“大娘!大娘!”好半天了,大娘一点反应也没有。我不是医生,也不懂急救的知识,只是记得昏迷的人不能乱动,所以就不停的喊着,希望她能苏醒。这时旁观的人说:“你别动,她是刚才在门口摔倒的,已经打120了,小心把你讹上,你就完蛋了。”

围观的人这么一说,我倒冷静了,我想我是一个修炼的人,关键时刻怎么就糊涂了呢!想到这儿,我爬到大娘的耳朵边上说:“大娘,你听我的话,念‘法轮大法好’,求李大师救你!你一定什么事都没有!”我趴在大娘的耳朵边一遍又一遍的说着,围观的人好奇的静静的看着。这时我的左手握着大娘的手。

好一会儿过去了,我依然耐心的说着。突然,我觉的大娘的手好像动了一下,我就用左手把她两只手都抓着,右手准备把她的头托起来,嘴里还继续对她重复着刚才的话。又过了一会,大娘的两只手开始捏我的左手了,我就用右手缓缓的把她的头托起来。她慢慢的身子坐直了,嘴里含糊不清的喃喃自语:“我怎么了?我怎么了?”这时围观的人大声惊呼:“流血了!流血了!”全都吓的四散逃开了。

这时我才注意到大娘的后脑勺往下淌血呢,我的右手上也沾了不少。我着急的四下张望,边大声喊:“谁有毛巾什么的,赶快拿出来把伤口堵上!”一个大胆的男子走过来,远远的够着给我递了一大团卫生纸。我拿过来,就压在大娘的伤口处。我问大娘:“你怎么样?”她有气无力的说:“我没有力气。”我说:“你不要急,就默默念‘法轮大法好’。”给我递卫生纸的这人没走远,我就问了问情况。这人说,这个大娘就是这个小区的,她丈夫先前犯病了,120的车来接走了,儿子也跟上走医院了,这个大娘到门口看情况呢,一着急摔倒了,大家都不敢动,怕被讹上了。

大家聊的功夫,大娘逐渐清醒了,之前散开的人再次围过来了。有的还说:“你胆子真大,就不怕讹上。”我安慰着大娘,用手捂着伤口,等着120的车。又等了一会儿,120的车来了,我给大夫叮嘱了大娘的外伤部位。就和大夫搀扶着大娘上车,我对大娘说:“别紧张,记住我说的话。”大娘说:谢谢你。我说:“谢谢我师父吧,是我师父救了你!”

我们目送着120的车走了。我心里默默的说:师父,谢谢您!一瞬间我的眼泪流下来了:为救这个大娘不知师父又承受了多少!这个大娘为了听到“法轮大法好”这句话不知等了多少年!

往回家走的路上,我万分懊悔:应该当时借机给围观的人讲真相,还是自己怕心重,没把救人的事放在第一位。没在现场讲真相我后悔了好长时间呢!

她俩高兴连声喊:“法轮大法好!”

一次在闹市区,碰到两个八、九岁的小女孩,我紧走几步和她们搭话:两个小朋友学习好吗?她们说:还可以。我说:那好啊!我问你们一个问题,看你们能回答上吗?她俩抢着说:好,你问吧!我说:“真善忍”好还是假恶斗好?她俩抢着说:当然真善忍好啊!我说:你们知道红领巾是鲜血染成的吧,你们成天把血染的布条围在脖子上可怕不可怕呀?她们说:当然可怕呀。我就说:既然这么可怕,阿姨就给你们在网上把少先队退了吧,可以保平安。她俩齐声回答:好!我又给她们说:一定要记着“法轮大法好”这句话。她俩仔细问了我是哪几个字,我一个一个给说清楚了。我们告别后,她俩蹦蹦跳跳,手拉手高兴的连声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

我站在那里,目送着她们直到消失在拥挤的人群中。

“就盼老天爷赶紧灭了共产党”

有一次,我开车拉着我母亲到郊外去看一片新开发的别墅。走着走着迷路了,只好返回省道上的一个加油站找人问路。到加油站也没见加油的车,就把车停在加油机旁边等着。这时过来了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子。我就问附近的某某庄园怎么走?他给我指路,我耐心的听着。忽然他说:唉,快算了,我带你去吧!反正我这里也没人加油。他就上了我的车。

在路上,他说他是那个加油站的老板,当初他申请建加油站审批时,有规定的,在多远的距离之内是不能重复建的。他花了三百多万建的加油站,费了好大劲,营运还没几年呢,石油公司看上了,想吞并,但是只给几十万。他不答应,石油公司就在他对面建了一座加油站,他现在经营不下去了。因为那地方来往车辆少,过去一家还能凑合,现在纯粹快饿死了。

我们又谈了现在各地强拆的一些事。我就说现在一亿多人都退了党团队了,从共产党起事就没给老百姓干一件好事,接着又讲了贵州藏字石的事情。接着我问了他以及他家人入党团队的情况,他一一告诉了我,还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一定给他全家都退了。我说:天要灭共产党了,这是天意。他激动的说:“我就盼老天爷赶紧灭了共产党。”

“我就用真名退党”

我有个亲戚要到非洲工作,听说非洲很需要清凉油等东西,我就到一个大药房去买,买完准备出门了,突然过来一个女士挡住我推荐保健品螺旋藻。我就说:我不需要这些,谢谢!想把她打发走。谁知她拉着我的手不让走。

我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有缘人,我就说:我们在大厅说话打扰人家呢,不太好,我俩到门口的椅子上慢慢聊吧!她高兴的说:好好!就跟我出来了。我对她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法轮功是性命双修的功法,所以不需要吃保健品,请您别介意我刚才的态度。她开始不好意思了。我们就聊到失业的事、现在挣点钱不容易等等。我给她讲现在共产党的官无官不贪、吃喝嫖赌、无德无才,她句句赞成。然后她说,有次上网,看到有人劝着退党的事。我说:“你真是有缘人,你天天在这干耗,挣不上钱,就是为了等我给你三退呢。”我俩都笑了。她告诉了我她的真实姓名,还说:“我就用真名退党。”

我又讲了藏字石的事,她说回家一定上网查。我说这是天要灭共产党了。她说:“看看共产党的官员现在的所作所为,不用天灭共产党,共产党自己就把自己嘬死了。”

大家笑着说:“吐!吐!退吧”

二零零四年我得法不久,就给我单位的一个同事S处长说了,他和妻子非常反感,几乎将我从他家赶出来。此后的十年里我们再没见过面,每每想起当初错失有缘人我就痛悔不已。

今年年初,我的另一个同事小Y突然约吃饭,说S处长从老家回来了,还说我们系统的Q处长也去。我听了就琢磨怎样给对方讲三退。

到了饭桌上,大家非常亲切,海阔天空的聊着。他们劝我喝酒,我说我戒了十年了。讲着讲着他们就讲共产党官场上尔虞我诈的事了:我们系统人事处测算涨工资,给厅长涨了一大笔钱,以致我们厅长的工资都超过省长了。他们都很气愤。我就打了个比方说:共产党好比一盘狗屎,有良知有见识的人不吃还会阻止别人,即使不敢阻止别人,自己也不会去吃,即使被迫之下吃了,也会说这是狗屎。想往共产党官场钻的无耻的人,明知共产党是狗屎,自己强忍着恶心端起吃了,还假装津津有味,诱骗别人吃。我说:“我就是有良知有见识的人,我劝你们也当个有良知有见识的人,你们不但不吃,还要把过去吃的吐出来!”几位哈哈大笑,S处长说我讲的话是:话糙理不糙。我就说:“为了形容的贴切一点,不得不这样说,那我回头在网上给你们用老S、老Q、小Y把党团队退了,帮你们把狗屎吐掉吧,你们已经恶心了几十年了。”大家都笑着说:“吐!吐!退吧。”

餐后告别时,S处长对我说:“我以前误会法轮功了,你别多心,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在线办理中英文「退党证书」

为全球华人提供在线办理退出中共党(团、队)证书。

在线办理

相关文章

《九评共产党》

此书是在人类近、现代历史上,第一次能够真正意义上精确、全面剖析中共邪恶本质的一本“奇书”。自2004年出版以来,全球华人如遇珍宝、相互传看,并由此引发了“三退” 精神觉醒运动,为迎来一个没有中共邪党的未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了解更多

《解体党文化》

落叶归根,中国人对自己根的寻求和渴望从未停止过。近几年海外流传着一句话,“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让无数海外游子燃烧起对自己民族的强烈的归属感。对党文化进行清醒的反思和抛弃,驱除马列毒瘤,解体党文化,回归中华民族正统文化,恢复民族的神韵,此其时也。

了解更多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了解更多

推荐文章

退党服务

三退保平安​

到「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党、团、队。

退党证书办理

在线办理电子「退党证书」,快捷、方便。

证书查询验证

在线查询「退党证书」信息,并验证真伪。

证书信息变更

在线提交「退党证书」信息变更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