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手在股市捅出天大窟窿 习李起死回生有转机

45

中国股市在短短3周内,总体跌落近30%,蒸发了近三万亿美元市值;股民损失惨重,哀鸿一片。监管部门使出全身解数,也未能阻止住不休的跌势。如果持续下去,势必拖累整体GDP,冲击习李政府的保7%〝新常态〞,使本来不稳的政经社会局势更加动荡。

如何理解这次股灾的背景,如果从习李上台以来的政策变化轨迹来看,我们就会发现端倪。

习李上台之初,中国的广义货币供应量M2的余额在2013年3月份超出100万亿,已经是GDP的两倍;政府赤字已经达到2.1%。基于对中国经济的悲观判断,习李制定了适当紧缩性政策,采取减少货币总量,适当压发展速度的宏观治理措施,用李克强指数,来衡量经济态势,强调中央权威,约束地方诸侯经济上胡乱作为;抑制通货膨胀,以改善民生;为实体经济起死回生创造条件。

李克强认为以前的那种扩张性的货币政策很难再走下去。他曾在工会第十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作经济形势报告时说:〝池子里的货币已经很多了,再多发票子就有可能导致通货膨胀,大家都知道,恶性通货膨胀,不仅干扰或者说破坏市场,而且会给人民生活带来巨大的副作用和压力,甚至造成人心惶惶。〞当然,李克强的新经济政策势必对股市产生一定不利影响,就在李克强说完这番话后,深圳股市大跌,显示了股民对李克强的新政策表示了不满。但是,鉴于当时的情况,李克强的经济政策是抓住了中国经济的脉,是比较务实的全面的经济政策,虽然不利于股市,但对于保证人民生活,挽救实体经济,是有正面意义的。也获得了世界各国及专家学者的肯定与支持(参考《水皮:李克强公开课其实就说了不能再印钱一句话》阅读详情: http://www.backchina.com/blog/327556/article-189822.html#ixzz3fANaRBGo)。

但是,习李经济新政才出中南海,就受到了迎头痛击。习李在2013年3月正式上台,新经济政策实施刚刚两个月,资金紧张开始蔓延,逐渐演变成大面积钱荒。到六月初,两只国债由于资金不足而流拍;银行间拆借利率和国债回购利率飙升至历史新高。6月20日上海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SHIBOR )大幅上升至13.44%;银行间隔夜回购利率一度触及30%的历史高点。商业银行资金短缺,甚至发生了中国银行资金违约事件,这是闻所未闻的奇事。

纵观这次钱荒危机,来的蹊跷,原因不明,央行只能用〝结构性短缺〞来解释。根据央行公布的统计数据,2013年5月末,我国广义货币(M2)余额已高达104.21万亿元,位居世界第一;存款准备金率处于高位,大量资金被央行锁定,因此整个金融体系并不缺钱。滙丰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屈宏斌说的好:〝央行完全有能力、有足够的政策工具去缓解这种银行间市场资金紧张的状况,不管是逆回购也好,还是降准也好,都有足够空间。〞他对出现这种现象觉得匪夷所思,只能用不相干的原因解释。

从专业角度众说纷纭,但如果从政治角度,可能看得更清楚。此次钱荒,策划周密,来的快,点穴精准,力道极强,但去得也快,立竿见影,见好就收,没有留下任何人为操作证据。钱荒出现,人心浮动,经济窒息,事态严重。起到了杀手鐧的作用,扼住了习李经济政策的咽喉。从此,李克强的新经济政策逐渐转向,开始〝定向降准〞,也就是根据情况,给具体的企业或银行发放资金,其实就是改变紧缩货币供应量的初衷,变相地印钞票,采取实质上扩张性货币政策,走回习李之前的老路。2014年11月,央行时隔两年多后第一次非对称降息,宣告习李新经济政策彻底终结,李克强指数被扔进了历史垃圾堆,从此没人再提起。

如果说,2013年6月的大面积钱荒是事先策划的政治行动,以粉碎习李掌控经济的企图,那么这个操作人是谁?答案就是:全国政协副主席兼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问题又来了,这个周小川长几个脑袋,敢和习李对抗?他的背后是谁?回答是:一直隐操政局,中国的实际统治者江泽民。

周小川的父亲周建南是原机械工业部副部长,与江泽民同在机械工业系统多年。周小川本人是经济科班出身,之前任过外汇局局长,证监会主席等职。江泽民在2002年名义上退休,交班给胡锦涛温家宝之前,在中央,军队以及国务院大肆安插亲信,占领所有关键职位,为以后的垂帘听政布局铺路。他把周小川安排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为其看守钱袋。中国人民银行自朱鎔基之后,模仿美国联准会制度,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可以看出,周小川在垂帘听政的班子中是至关重要的一环。

如今我们知道,胡温十年,政令不出中南海,下定决心不作为,根本原因是江泽民在上垂帘听政,有责无权,实质上是处于傀儡状态。除了政治军事上没有丝毫权力外,经济上同样没有主导权。当时的温家宝总理多方受制,举步维艰,多次流露隐退之意。最后,只能通过救灾提高声誉,被海外异议人士称为〝影帝〞〝仰望星空〞等等,实是不得已而为之。而江泽民通过国务院几个江系副总理,以及实权部门的首脑,如周小川等,以及各大超级国企领导,控制财政金融等根本权力,掌握中国经济主导权。

周小川虽然为老人嫡系,但在央行行长的位子上,也曾取得过重大成就,为中国经济登上新台阶,做出过重大贡献。比如,几家专业银行多年积累下近万亿坏账,无法解决。从2005年开始,周小川主导下,工商行等几大专业银行逐步上市,在股市中脱胎换骨,不但自动消除坏账,而且实现大幅度增值,跨进了世界顶尖银行行列。如工商银行上市当年,就以6万亿人民币的总值,位居世界第十六大银行。这一大手笔为周小川赢得了巨大声誉。中国的股市在他的管理下,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尽管后来的股灾使大部分股民承受了巨大损失,但对于共产党来讲,挽救了许多国企,利益集团满盆满钵,确定了其金融老大地位,赢得了与格林斯潘,伯南克等一流央行行长平起平坐的最高地位。为了表彰他,江将其提拔为全国政协副主席,进入了国家领导人的行列。

习李上台,周小川的角色未变,任务更加吃重,在新的时期继续为老人看好金融后院,钳制弱势总理,保持对经济的主导地位。李克强年轻没有经验,初出茅庐,羽翼未丰,周小川怎能放在眼里?但是李克强的新经济政策,简明务实,抓住中国经济的要害,又挟总理优势,名正言顺,想推倒它,绝非容易的事。所以,在习李上台之初,周小川采取非常狠辣手段,策划钱荒危机,要新政府好看。果不其然,只一合,新总理就败下阵来,周赢得了扭转乾坤的重大胜利。

习李新经济政策的终结,以2014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为正式标志。习近平提出了〝新常态〞的概念;李克强在此次会议彻底抛弃了以前紧缩经济的宏观调控论调,提出了〝必须采取正确的消费政策,释放消费潜力,使消费继续在推动经济发展中发挥基础作用〞,〝必须善于把握投资方向,消除投资障碍,使投资继续对经济发展发挥关键作用〞。最终,以周小川为首的金融实力派,再次取得了合法地位,赢得了中国经济的主导权,随后降准降息,为推高股市造势,企图再次重施故伎,利用股市,一劳永逸的解决地方坏账,国企脱困等经济难题,由此才有了目前股市的既有局面。

在这篇文章将近完成之际,传来新消息,股市回弹乏力,全靠国家队护盘支撑;已有A股173家公司晚间申请停牌,沪深两市停牌股票达1/3。未来的牛市出现,不太可能了。

从习李对此次事件的反应来看,这样一个牵扯上亿人,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事,习大并未出面表态,虽然媒体报导总理李克强,多次召开紧急会议,扬言〝暴力救市〞,但并未获证实。只是在7月6日会见出席首届世界华侨华人工商大会的全体代表讲话时,侧重介绍深入推进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时谈到,我们有信心、有能力应对各种风险挑战,推动经济持续健康发展。李克强并未涉及金融领域,更没有谈到最近股市的情况。习李面对如此重大事件,守口如瓶,保持沉默,是非常耐人寻味的事。从最近开市两天的情况来看,股市虽因受到有关金融公司及股市监管部门的保驾护航,未出现跳水,但多次出现拉锯现象,回弹乏力,并未有如媒体报导所说的所谓暴力救市,中央政府全面介入的迹象,好像还是由金融部门自身消化。

从目前的情况看,这一次股灾,对周小川的借股市翻身的传统思路是沉重的一击,其使用了十几年的绝招不再灵验;非但如此,如果一意孤行,很有可能使中国经济彻底崩盘,产生不可预料的严重后果。所以,中国经济何去何从,需要重新思考定位。从习李来讲,这次股灾虽然给其施政带来许多问题,但对手捅出天大篓子,非此即彼,习李新经济政策起死回生,不能不说是面临一次转机的机会。

去年北戴河会议之前,就有谣传,周小川将卸任央行行长,由现任山东省长郭树清接任。后来此传说不了了之。股灾之后,可以预料的一个直接结果是,年近70岁的周小川英雄老矣,该退休了。现在球到了老人手里,央行行长换人,换谁?如何继续保持对经济的主导地位?会不会对垂帘听政产生连锁反应?就此崩盘?我们拭目以待。
 

来源新唐人电视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