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三退征文】“真理标准讨论”是中共洗脑术(6)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正文

(三)真理,还用“检验、发展”吗?

“真理标准”邪说之下,无中生有的大前提逻辑陷阱,还有个更大更深的,那就是:真理,本不
存在被检验、再发展的事儿。想想:孔子为什么说“述而不作”?用科学的眼光来看,需要检验、发展的,尚属“假说”。“真理,还用检验、发展吗?”但是,今
天彻底肃清其红毒的问题,并非这么简单。

暴力谎言,是人都烦。所以列宁说:“马克思主义不可能在工人阶级中自发产生,必须从外面灌输。”于
是,就编出一套假理。但彻底颠覆传统,亦非易事。所以他还说“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运动”。这是讲,“有了造假的理论,才有了造假的实践”。鼓吹
“真理标准”邪说的目的在于,它要通过“造假实践”这种“谎言熔炉”,强化邪恶的“造假理念”,毒化人的心灵。

但它面临的理论鸿沟,在天渊
之间,不可能逾越:假理与真理,在一般语义上是一对反义词,但在逻辑概念上是不对等的,实际定义域一天一渊。真理是天理,并非因人而有,涵盖的时空范围无
限。而假理只为骗人而胡编,眼界、“时效”有限。然而,信仰骗子不同于一般骗子,敢胡蒙大天。共产党更厉害。

其它邪教,只是局限于针对着自己所涉及的范畴,另搞出一套反向教义。从来没有谁全面否定所有正教和有神论,另搞一套“宇宙真理”。而共产邪恶主义,它就这么干,理论非常系统庞杂。

骗人的谎言,虽非其“真传”,但也有其“要点”,那就是诺查丹马斯预言《诸世纪》书中所概括的,玛尔斯(马克思)“说是让人们获得幸福生活”,即共产党所谓
“按需分配”,“最大限度地不断满足人民不断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然而不幸的是,欲壑难填,资源有限(而今“可持续发展”概念的提出,已经道破:“按需
分配”,不过是肥皂泡、黄粱梦而已)。《解体党文化》之二讲:“马克思提出共产主义理论的时候,人类正处于工业化时代的初期,对于人类与环境的关系认识远
远不足,共产党却把马克思100多年前提出的‘共产主义’理论当作放之四海皆准的真理,这本身就是愚昧和盲从的态度。”(而实际上,马克思本人把自己的著
作视为“污粪”。)在实践中碰了壁,怎么办?

修正呗,它不,那叫“修正主义”,它反对。怎么办呢?“说是”嘛,又不是当真做,——继续胡编
邪说,设置理论骗局。这就是所谓把“强盗实践”作为“真理的标准”,以“检验、发展真理”,不断“理论创新”的奥秘。也就是所谓“一切随着时间、地点、条
件为转移”,“一切从实际出发”,“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等,玩弄“特殊性”,排斥“普遍性”,否定普世价值的由头所在。中共的“国情论”、“特色论”在这
方面走的最远。

“共产党宣传‘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意味着什么?1921年中共建党到1949年共产党夺取政权,都证明没有共产党的血
腥和狡诈,就没有它的天下。中共不同于历史上的其他任何团体,它随心所欲地解释马克思和列宁编造出来的理论,把一切任意的行动都置于冠冕堂皇之中,蒙蔽、
煽动、或利用一部份群众,做出强力的解释,通过每日每时的各种宣传,将中共的政策和策略披上理论的外衣加以实施,以证明其永远正确。”(《九评》之二)其
理论骗局是怎么设的呢?

其一,“真理标准”的实质之一——造假:用邪说假冒科学,冒充真理,以“科学”“真理”双重包装蒙人。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白居易吟向长江碧波的这千古词句,千年之后,回声竟然是悲怆的惊叹:“长江被斩腰,黄河第二条!”

有谁或许说,这也是千年的积淀所致。然而,千年积淀,红潮最烈。千年悠悠,当代忧涸。严酷的现实在于,三峡工程的目标:防洪、发电、航运、南水北调与“排浑蓄清”的运行方式,互相矛盾。专家早已断言,除了发电,其它目标无法实现,或不可行。工程的危害和隐患,远远超出了江水清洁度的范围,而且不知严重多少
倍。著名水利专家、环境专家王维洛博士认为,三峡工程毁坏的不仅仅是母亲河长江的生态系统,而是立国的基本原则。因此,2006年5月三峡工程竣工典礼,
现任中共领导人竟没人去。——那黑锅谁都背不起。

2015年12月18日,中共《人民日报》突发《详解三峡工程四大效益》一文,为三峡工程唱赞歌。有人认为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式的“辟谣”。而其它媒体转载时,大多将其小标题《汶川地震和极端天气与三峡工程无关》作为文章主题。有人说涉嫌“高级黑”。

由于中共决意要藉此跨世纪工程“全面展示改革开放成就”,展示中共驾驭自然的能力,为自己执政的合法性作注解,因而在三峡工程论证过程中,挂的是科学、民
主、依法决策羊头,卖的是独裁狗肉:舆论先行误导,排斥持反对意见专家,可行性论证者兼任审查者,干预论证报告撰写的独立性,违反科学报告的审查程式,强
逼三峡工程对生态环境影响方面的“论证”结论“弊大于利”改成“弊大于利”,江泽民直接开会要求全国人大党员代表赞成票,等等。

其实这并不奇怪。中共的所谓“科学决策”,从来都是党妈的“科学领导艺术”恶作秀。“尽管中共把自己打扮成科学的卫道士,而且还特别豢养一批御用的‘反伪科学’专
家,“反对迷信、反对伪科学”由政府出资大力宣传,其高调甚至超过科学发达的任何一个西方国家,但却无法掩盖中共在理论和实践上都处处违背自然规律的实
质。”“几十年来中共好大喜功,为了狂热的政治目标做出无数违背自然规律的蠢事,最后遭殃的却都是中国百姓。比如三峡工程的上马就是中共导演的一个政治高
于一切的‘科学决策’表演。”(《解体党文化》之二)

因为中共的本质是独裁,组织原则是绝对服从。它自称其民主集中制是“最科学的决策制
度”。且不说“民主集中制”名字本身就反科学,其“民主”完全是假的。毛泽东毫不避讳:“民主是手段,集中才是目的”。邓小平只干不说,弄几个离休老人一
嘀咕,就把胡耀邦、赵紫阳两任总书记给废了。前面已经说到,迫害法轮功的决策,更离谱“四‧二五”万人和平上访,明明时任总理朱镕基已经处理好了,安民
告示报纸都登了:“政府从来没有反对群众炼功”,“群众有选练任何功法的自由”,“法轮功不要相信谣言(指“迫害”传言)”,国内外一片赞扬声。可江泽民
只当没那么回事(实际也包含冲着这事来的成份:妒忌法轮功和朱镕基由此赢得的声誉)。七个常委,六个不同意,民主集中制就给扔了。个人拍板,部门法令,照干。没顾上定性、定罪,人都给抓了不少,难以推进,江泽民就跑到国外,通过洋记者把生米做成熟饭。

还有,不说政府(红朝还是山寨)没有资格
确定邪教,就是中共自己政府规定的十四种邪教,也跟法轮功不沾边。而迫害,打的旗号却是“依法治国”、“崇尚科学”。而法轮功,本是合法团体:“中国气功
协会法轮功研究分会”,于1966年自动退出。直到被迫害前,并没有组织,只是自发性的修炼活动群体,形式上跟其他群众业余健身活动群体一样。


所谓“崇尚科学”,一是用“科学”的大棒打:把信仰“真善忍”打成“封建迷信”。二是用现代化科学舆论工具和技术骗:在烧书、禁止上访、禁止律师辩护的同
时,封锁消息,屏蔽真相(防火墙就是由此而设的);采取科技手段栽赃陷害,铺天盖地地造谣污蔑。“最著名的例子之一,是把李洪志先生在一次公开场合表示
‘所谓地球爆炸的事情是不存在的’中的“不”字剪掉,并以此诬蔑法轮功宣传‘世界末日’。更有甚者,以移花接木等手段,把普通刑事罪犯的犯罪行为移植到法
轮功学员头上,以欺骗世人。如京城疯子傅怡彬杀人、浙江乞丐毒杀案等等神经病、杀人犯都栽赃到法轮功头上,然后利用媒体煽动不明真相的民众对法轮功产生无
端仇恨,为不得民心的血腥迫害寻找藉口和支持者。”(《九评》之五)

所谓法制,也是骗局。红朝这种全方位控制社会的政权,在政治学中被称之
为“全权式政权”。其维系的先决条件之一,就是虚假的信息环境。中共深谙此道,不仅创造并维持了一个无所不包的、把人与真实世界彻底绝缘的、虚假的信息环
境,特别是还有庞大的不断翻新的造假理论队伍。同时,还将其整个政权系统建构成了一部高效能的“造假机”。

不仅科学、法制旗号,全是假的,
连其政党外衣、政府招牌也是假的。可以说,中共的所谓“党天下”、“红色江山”,是一个“骗子乐园”。今天的大陆,“只有假货是真的”。说真话,成了“祸
苗”。“造假”,成了“生存之道”、“发财之术”。中共则是骗子“大本营”、“先锋队”,其内部上面一级一级往下骗,下边一级一级往上瞒。互相之间,张口
就是谎言。

何以至此?“假冒”是共产党的“祖传秘方”。鼓吹“实践是唯一标准”,实际干的都是造假勾当。正是瞅准了这一点,江泽民这个“二
奸”(日伪汉奸、苏联间谍),又鼓捣出“二假”(假地下党员、假烈士子女),却连连得手。在“六四”屠城的血泊中,就一下蹦上了中共的头把交椅。怪不得林
彪讲,“不讲假话办不成大事”哩。这是因为,“假”,乃是中共的一大邪恶遗传基因。“在许多最邪恶的时刻,共产党的最高领导人败下阵来,因为他们的邪恶劲
儿都不够水平,只有最邪恶的才能符合党的需要。党的领导人都是悲剧收场,党自己顽强的活着。能生存下来的领导人不是能操纵党的,而是摸透了党的,顺着党的
邪劲儿走,能给党加持能量,能帮助党度过危机的。”(《九评》之二)

所谓“真理标准”这一伪命题能蒙人,一个直接原因,就在这儿。共产党的根儿,就是“假”的。

共产邪恶主义,就是从冒充“科学”起家的。冒充“科学”,按说,那就得按科学规矩来吧,那就得先藉以“假说”的形式起步,经“检验”之后再等着“确认”吧。
不,它没这样做,等不及,嫌麻烦,怕露馅,它明白,虽然不是“标准”,但通过实践,可以验证:证真或证伪。所以,它直接以“科学学说”的面目蒙世,而且自
封为“最高的科学”、“科学的顶峰”。因为共产邪恶主义,连“假说”都算不上。所以,从一开始,它也就没有以“假说”的形式接受“实践的检验”。

“假说”那套程序,并不是完全没理会,它也走了三步。说是走了三步,实际一步没迈,只是在坐那儿开牙的时候,用鞋底蹭了三下地板:第一,给其前的“共产主义学说”戴上“假说”的帽子,称之为“空想共产主义”;第二,把“进化论”假说吹捧为“科学学说”;第三,把“科学学说”抬高,与“真理”混为一谈。这就算解
决了两个问题:一个是,那么一套它就“免检”了,就算是“科学共产主义”了;一个是,它对人家的剽窃,就被掩盖了,就好像不算剽窃了(它叫“扬弃”、“批
判的继承”)。瞧,这流氓耍的,多溜儿!

共产党把“进化论假说”抬高为科学,为的是将之当作其理论来源和基石。既可生搬硬套出社会达尔文主义——唯物史观,又可借风自吹“进步”。其实,进化论早已被证伪(按佛家“成住坏灭空”之说,现正处于“坏灭”时期,即“退化”阶段。这还姑且不论)。

应该说,将“科学”视为“真理”,并把“真理”称为“科学真理”,其实是一大谬误。它虽非始于共产党,却是被它推向极端的。因为这种谬误,正符合共产党用其
邪恶教义冒充真理的需要。假冒“科学”,对假冒“真理”而言,是一条最便捷的“盗路”。而“科学学说”,作为“地球公论”,仅仅一时。从长远着眼,实质上
都是“假说”(爱因斯坦“相对论”否定了牛顿“力学”,而现又被新学说否定了)。

而共产邪恶主义假冒“科学”,还有一个原因:实证科学,作为认识世界的一种方式,实属“术”的范畴,系“生产技术”、“军事技术”、“生财之道”。“科学是一种强有力的工具。怎样用它,究竟是给人类带来幸福还是带来灾难,全取决于自己,而不取决于工具。”(爱因斯坦语)。

对此,共产党清清楚楚。马克思是“工具主义”:“最好把真理比作燧石——它受到的敲打越厉害,发出的光辉越灿烂。”看,“真理”如同点火家什;列宁是“手段
派”:哲学就是认识论,也是方法论(而哲学,实质上,是认同天理,即真理的道义“意识”、道德“理念”问题)。马克思主义哲学是“伪哲学”。)说白了,
“科学真理”(共产党称“哲学是最高的科学”),对中共来说,不过是手段;中共叫“理论武器”。——“一切皆手段”。

马克思讲“怀疑一切”,但其枪口完全对外,只拿别人是问。说是“是问”,也不是动真的,不是真的去“检验”(当然它也没资格“检验”)真理,而是要践踏、焚毁“真理”。

它公开讲,马克思主义本质上是批判的、革命的。

“恩格斯说过:‘中世纪及以前的一切都要在人类理性审判台前辩护自己存在的理由。’说这话的同时,他已把自己与马克思当成了审判台前的法官了。无政府主义者巴库宁是马克思的朋友。他这样形容马克思:‘他俨然就是人们的上帝,他不能容忍除了他之外,还有什么别的人是上帝。他要人们像神一样崇拜他,把他作为偶像顶礼膜拜,否则就大加挞伐,或阴谋迫害。’”(《九评》之四)它根本不理会几千年“实践”的见证,就一口全盘否定人类文明,诋毁“道”理,以共产邪恶主义歪
理、邪理、假理顶替天理、真理,用马恩列斯毛等代替神。

旅德著名政治学家仲维光指出:“就是因为有一些人利用了那些个人间世俗骗人的思想,来取代过去思想地位的神。也就是说,像共产党这样的,它是用一种世俗的宗教(其实这才是真正的邪教——引者注),用一种人来取代了神。”

就是说,共产党要取代“老天爷”,重起炉灶,搞邪教“一言堂”,要独霸天下真理的版权和免检权。真理不是商品。而共产党蛊惑人心的无神论、唯物论、进化论、
斗争哲学这些歪理邪说,如同货物,还尽假货、毒品,所以,它就得另搞一套兜售假货、毒品的传销邪道和广告词。它“兜售”时,一上来就自吹“放之四海而皆准
的真理”,“人类最高的科学”。而其所谓的“发展”,不过是其假货的科学“货色”及其“科学包装”花样的变换。

岂止如此。冒充了科学,它不
但没有改假归真,只是一味地利用科学,甚至用作打人的棍子、狼牙棒。钱学森支持气功活动,并提出了“人体科学”的概念。可是,随着法轮功的被打压,他也被
销声匿迹了,直到逝世。何故?江泽民曾几次请他出面支持对法轮功的迫害,但钱学森一直未应。最后一次,江泽民竟然发狠说,他要不是钱学森,我就不叫他活过
今天。

而与此同时,何祚庥一类科痞、文痞,却倍受器重。他们以科学的名义“打假”,“反对伪科学”,招摇过市。可是,对于“毒奶粉”之类,
置若罔闻,甚而推波助流;狂舞“破除封建迷信”的大棒,矛头所向,只是传统文化(屠呦呦因受中医启发所研发的青蒿素获得诺贝尔奖后,他们还进行诽谤、追
打)。结局是,假冒伪劣泛滥,而今吃的、喝的、呼吸的,没有没毒的。为挑起“四•二五”万人大上访事件,何祚庥写了篇造谣文章。这里不说它内容里有对法轮
功的污蔑,就说其题目:《我不赞成青少年练气功》。看起来,似乎没什么问题。可是,想想:凭什么?这位把气功和中医贬损为“落后文化”的假冒院士,真在讲
科学吗?真在关心青少年吗?不是。他只是拿青少年说事。有多少青少年修炼了法轮功之后获得身心健康,甚至出现奇迹,成为神童?享誉全球的天下第一秀的神
韵,绝大多数演员都是青少年,他(她)们都是法轮功学员,而且是在修炼法轮功之后方才获得那样的成就的。而在大陆,又有多少青少年因为修炼法轮功而被开除
学籍、惨遭囚禁、流离失所、被打伤残,甚至失去生命,被活摘器官?——中共真的是在用科学杀人啊!

“其实这正是因为,中共灌输现代科学,并
不是为了发展中国的科技,其实质是为了压制信仰,钳制思想自由,而科学创造所需要的正是自由的思想环境。中共的灌输方式,却极力把科学和信仰对立起来,在
民众头脑中形成一种僵化的思维定势,以为对神的信仰必定导致‘愚昧’、导致‘反科学’,把宗教信徒都描绘为一群没有多少文化而寻求心灵安慰的受骗者。”
(《解体党文化》之二)

其实,无神论才是真正的愚昧、最大的愚昧。爱因斯坦曾经这样描述人的视野圆圈与感知的关系(大意):视野越大,与未
知领域接壤的那个圆圈越大,对未知感触越多。视野越小,与未知领域接壤的那个圆圈越小,对未知感触越少。无神论,就是把人的视野框定在感官(工具是感官的
延伸,也可以叫“外感官”)所及的小圈子里,让人如井底之蛙,夜郎自大。从这个意义上看,江泽民与中共扮演的,就是这等小丑。

“在爱因斯坦
看来,科学对人类是福还是祸,不能由科学本身来解决,只能由人自己来解决,在这一点上他想不出,除了传统宗教之外,还有什么能与之相媲美。他说‘如果我们
从先知者们所建立的犹太教和耶稣基督所教导出来的基督教中,把所有后来附加上去的东西,特别是那些传教士所附会上去的那些东西统统除掉,那就留下了能够医
治人类社会一切弊病的教义。’在此,爱因斯坦已经认识到了现代科学由于将精神和物质分离而带来的局限。”(《解体党文化》之二)

随着九评的广传,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意识到,造假成性的红潮是实祸公害之源,;也意识到天正在灭它,好人均应顺天而行,弃共漂红。

更加有幸的是,法轮大法正在全球洪传,“真善忍”是真正的福音,已经、正在并将继续给人类带来全新的希望。

长江,经历这场红劫之后,也必崭露出全新的美姿。到那天,如果白居易已经再世的话,或许将面对“胜于蓝”的江水写下空前瑰丽的诗句。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在线办理中英文「退党证书」

为全球华人提供在线办理退出中共党(团、队)证书。

在线办理

相关文章

《九评共产党》

此书是在人类近、现代历史上,第一次能够真正意义上精确、全面剖析中共邪恶本质的一本“奇书”。自2004年出版以来,全球华人如遇珍宝、相互传看,并由此引发了“三退” 精神觉醒运动,为迎来一个没有中共邪党的未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了解更多

《解体党文化》

落叶归根,中国人对自己根的寻求和渴望从未停止过。近几年海外流传着一句话,“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让无数海外游子燃烧起对自己民族的强烈的归属感。对党文化进行清醒的反思和抛弃,驱除马列毒瘤,解体党文化,回归中华民族正统文化,恢复民族的神韵,此其时也。

了解更多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了解更多

推荐文章

退党服务

三退保平安​

到「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党、团、队。

退党证书办理

在线办理电子「退党证书」,快捷、方便。

证书查询验证

在线查询「退党证书」信息,并验证真伪。

证书信息变更

在线提交「退党证书」信息变更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