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退征文】“真理标准讨论”是中共洗脑术(7)

188

(三)真理,还用“检验、发展”吗?

(其一,“真理标准”的实质之一——造假:用邪说假冒科学,冒充真理,以“科学”“真理”双重包装蒙人。)

其二,“真理标准”的实质之二——行恶:理论上否认“因果报应”,实践上反向“奖惩赏罚”,以“利益标准”取代“道德标准”、“真理标准”。

天,真的要变了。

周子瑜事件一出,“现世现报”,戏码连台:举报者旋即变为地球村的过街老鼠(他自己说像“狗熊”,中共也转眼翻了脸,斥其为“闹事者”),被吓得不敢回老家台湾,说回去要受黑社会白狼的保护,并面临官司。那个韩国娱乐公司也因为制作传布令16岁少女被迫“道歉”视频,可能要被告上法庭。台湾大选中,遥遥领先的民进党又因此暴增50万张选票,而使国民党输的更惨。中共将周子瑜所有活动封杀后,没几天,又不得不让她继续在中央电视台露面。而周子瑜被“活摘灵魂”之灾,瞬间化为祥云,人气骤然剧增,化多少广告费都买不来。

这些,在昭告天下:沾红者黄,亲共者败,靠共者输。

这,实际也是上苍的慈悲垂悯,对良知的再次呼唤。因为由于中共一直极力摧毁人类的正信
,“因果报应”是迷信的歪理,经过千百遍灌输,业已溶入人们的脑海与血液之中,形成了固有的“观念血栓”。

比如,目前大陆仍然有不少人真的把未成年的那个小姑娘当成了危险的“台独份子”,尽管她举摇的并不是所谓“台独”的旗帜,而是青天白日旗。因为他们已经形成了没有道德标准,没有道德底线的“反台独”条件反射。只要党妈一吆喝,就一拥而上,一哄而起,而连“台独”到底是怎么回事,打的什么旗帜,都不一定知道,还不在乎。显然,这是中共长期洗脑的结果。‘一个正常人的行为是根据自己的判断而进行的。这种判断需要以准确的资讯和普世的道德准则作为基础。人之所以不同于机器,就在于人的自主行为和判断能力。但在中共的宣传里,却时时提倡“党叫干啥就干啥”,而且把这当成“党性强”、“觉悟高”、“组织纪律性强”表现。’(《解体党文化》之五)

“因果关系”,在马克思主义哲学教科书里,也被当作一大范畴。但它只讲“有因有果”,“一因一果”、“一因多果”、“一果一因”、“一果多因”。平时,即使原则上承认“有什么样的原因,就有什么样的结果”,也不讲“善因善果,恶因恶果”。比如,其“革命京剧样板戏”《红灯记》里就有这样一句唱词:“栽什么树苗结什么果,撒什么种子开什么花”,可那只限于喻示“革命自有后来人”。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中共偶尔也说,但那不过是当作斗争“话锋”,诅咒别人。例如,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的一次记者招待会上,时任红朝外交部长的陈毅骂“美帝国主义”的时候,就拍着桌子吼过。但对“因果报应”,中共一直持否定、批判态度。尽管中共推销的是其自行“免检”的假理,可就连这样的假理也只是幌子、“迷魂阵”而已。下面,还是陷阱:

实质上,“真理标准”是“道义水准”、“道德标准”。因为真理是“道”理,在人身上,直接体现为道义,人的纯真天性、善良本性,即日常所说的“天良、理性、佛性、良知、正念、善心”。自古以来,“中国人非常重视‘道’。古时暴虐的帝王被称为‘无道昏君’,做事不符合公认的‘道德’标准叫做‘没道理’,就连农民造反还要打出‘替天行道’的大旗。”(《九评》之四)也就是说,真理人心,原本相通,正所谓“人人心里有杆秤”。并用不着过多的解释,因而还有一句话:“有理走遍天下”。

事实上,“世界上每个民族在历史上都是信神的。正是对神的信仰,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人们才会在内心约束自己,才能维持社会道德的水准。古今中外,西方的正教,东方的儒、释、道都告诫人们:信神敬天、从善惜福、感恩知报,才能获得真正的幸福。”过去,在中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妇孺皆知。而“共产主义的中心指导思想就是鼓吹无神,无佛,无道,无前生,无后世,无因果报应。由此,各国共产党都鼓励穷人,流氓无产者无须信神,无须偿还业力,无须安分守己,反而应该巧取豪夺,造反发家。”(《九评》之四)

可是,信仰骗子“共产党一贯善于祭起‘道德’的大旗,但那些道德口号的内涵完全是以服务中共为终极目标的。”(《解体党文化》之五)“共产党的价值观最核心的一点是权力和利益”。“在这里,超越世俗、权力和利益的原则和价值观消失了,剩下的只有赤裸裸的权力和利益,为了目标可以不择手段。”(《解体党文化》之一)毛泽东说,世界上一切革命斗争都是为着夺取政权、巩固政权。邓小平讲,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就是物质利益原则。也就是“利”:“高于一切的党的利益”,其一党独裁的特权和私利(不过,它自称为自己所代表的“无产阶级的利益”、“最广大的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可见,它表面讲的“真理”、“道义”、“道德”,实际是“实利”。通常,中共还称之为“党的需要”。

因为:“这样一个邪教,遭到一切有良知的人的反对,所以它就一定要设法消灭人的良知善念,才可能让人信服它的邪说。所以共产党要保证自己的生存,首先就是要破坏人的良知善念和道德准则,把人变成驯服的奴隶和工具。”“它把传统、道德、人伦说成是封建、迷信、反动,以革命的名义而铲除。”(《九评》之八)

猫腻在于,“唯物主义直接否定了良知的作用。信神的人做了恶后都会良知难安,恐惧于神明鉴察、因果报应。而无神论者行恶却没有任何顾忌,正如毛泽东所说‘彻底的唯物论者,是无所畏惧的’。如果没有了神,能够惩罚人的只有人间的暴力,特别是当一个人或组织本身就是人间暴力的掌握者,那么还有什么恶事是不敢做的呢?“而更重要的,是善恶道德等价值评判,从超越人类世俗存在的神和天意那里被剥夺,而完全成为世俗权力的一部份,再随着世俗权力的堕落和声名扫地,最后完成了以个人利益来判断善恶好坏的价值观转变。”(《解体党文化》之一)

而中共的“革命实践”,正是这种没有任何顾忌的“行恶实践”,即实现这种转变的“大熔炉”。事实上,“因果报应”,无处无时不在,大量的体现在奖惩赏罚方面。中共否认“因果报应”,可它无法摆脱“因果报应”这一天规的支配。但由于它逆天而行,这在其“革命实践”中体现为,奖善惩恶的倒置,赏善罚恶的反向。主要是三个层面,一是对人的社会角色的控制,不服从恶党,就划为敌对势力,作为专政对象,打击对像;二是对饭碗的控制,不跟着党干,不开饭,跟着党行恶,才有饭吃。三是对名利地位的控制,跟着党作恶越多,给你好处越多,反之亦然。在这种境况下,说“实践”是“真理标准”,还是“唯一”,就等于把少女推进妓院,并告诉她,“别人怎么办,你就怎么干。这里边的实践,就是唯一的真理标准。”

人们心中的良知理念,就是这样被中共颠覆的。“共产党抑制人的善良本性,鼓动、纵容和利用人性中恶的一面来强化统治。一次一次的运动,有良心的人也畏惧于暴力陷于沉默。共产党系统地把宇宙中普世的道德概念破坏殆尽,以图彻底颠覆人类维持了千万年的善恶廉耻。”(《九评》之四)而如此反向操作“善恶报应”,教人作恶的直接结果,便是把表面上的工作中的竞赛,变成了在为邪党事业的奋斗中的行恶竞争。而所谓“无所畏惧”,却是把邪党排除在外的:“天不怕,地不怕,一见党妈就趴下。”

因为,中共之“恶”,非同一般的“恶”,而是“邪恶”,空前的“邪恶”。周子瑜事件的举报者、视频的制作者,固然有其自身的问题,但此事件的罪魁祸首,显然是中共。言此,不是为谁开脱,而是要彻底揭露真相,彻底揭露中共的邪教本质和流氓本性。

“假如美国因为台湾海峡冲突对中国进行军事打击,那么中国必须以核武器对付美国。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方面准备牺牲西安以东的全部城市。同时,美国也要准备有几百座美国城市会被中国毁灭。”

这番话,不是“逗你玩”的单口相声,而是时任中共国防大学防务学院院长朱成虎少将在2005年7月14日对一些国际媒体的记者说的,当时也刮得满“球”风雨。

其实,那番话无非鹦鹉学舌而已。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毛泽东在有关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几次秘密讲话(被收入《毛泽东选集(内部)》本)中,说的更令人毛骨悚然。其梗概是:

1)世界大战并不可怕。第一次世界大战打出来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第二次世界大战打出来一个社会主义阵营。第三次世界大战如果爆发,就可以实现世界大同。

2)第三次世界大战应该早打,大打,打核战争,在中国打。

3)第三次世界大战如果爆发,我建议苏联假装坐观,由我来带领中国人民把美国军队吸引到中国战场,我们同美国军队打常规战。

战争扩大滚雪球,然后我们假装败退,逐步把美国军队引入中国大陆,使美国军队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从而迫使美国向中国战场投入主力军队。

当美国将主力军队投入中国战场后,请苏联向中国战场突然投射原子弹,将美国主力军队一举歼灭在中国的战场上。

4)这样的一场世界大战中国可能会死掉四亿人口。但是中国用三分之二人口的牺牲,却换来一个大同的世界还是值得的。(当时中国的统计人口是六亿)

5)死掉四亿人,还剩两亿人,用不了多少年,中国就又可以恢复到六亿人口了。

也许谁说,这是忒邪恶,可都是老黄历了。问题正在这儿。中共的说辞,老在变。但其邪恶本性从未变。而它这一招,就是故意给人造成错觉,让人误以为它“说法”一变,它也变了,好像它在变好,至少往好里变了些,变了好了点儿似的。

是的。它早就不喊“解放全人类”、“反对和平演变”等的口号了,不搞像支持红色高棉四年内杀掉200多万(占其国内人口四分之一)包括20多万华侨的“革命输出”了。可是,那只是因为喊不下去了,搞不下去了,不得不变招了。可是,变的,也仅仅是招数罢了。而后来搞的“订单外交”、“大文宣”、“大统战”等,都是其“贪战”战略的新战术,都不外是其所谓“解放全人类”、“反对和平演变”的新版本而已。而周子瑜事件,则正是其中的一场小仗,只是因为它已面临末日,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

这还因为,‘中共在几十年的屠杀中不但摧毁了无数的生命,更摧毁了中华民族的精神。许许多多的人,已经在残酷斗争中形成一种条件反射。只要中共举起屠刀,这些人立刻放弃一切原则,放弃一切判断力,举手投降,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的精神已经死亡。这是比肉体死亡更可怕的一件事情。’中共“杀人的另一个模式是‘先杀灵魂,再杀肉体’。历史上最残暴的秦王朝也没有出现过精神屠杀,而中共却绝不给人慷慨就义的机会。所谓‘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只有低头认罪才是唯一出路’。一定要让人放弃自己的思想和信仰,像狗一样没有任何尊严地去死,否则慷慨赴死的气概会激励来者。只有死得卑微而可耻,才达到了中共‘教育’后来人的目的。中共现在迫害法轮功极其残暴的原因就是法轮功把信仰看得重于生命,在无法摧毁他们的尊严时,中共便竭尽所能地折磨他们的肉体。”(《九评》之七)

正是因为有了残酷屠杀造成的恐怖基础,加之各种新的制约条件,尤其是它比之以前需要更多的人作为其廉价劳动力,它才不像以前那样大规模的屠杀了。但是,对法轮功的迫害,精神摧残和肉体折磨的惨烈程度,却都是空前的。尤其是活摘器官,更是从来没有过的邪恶。而单从周子瑜事件中“文革”式游街和伊斯兰国斩首示众式的活摘灵魂的邪恶毒招,就不难看出,中共的邪恶本性,“爱国主义”的虚伪性,用“利益标准”替代“道德标准”伎俩的险恶性,却明显的是以一贯之的。而中共是“窝里横”。对大陆人,包括其邪党领袖人物,下手更黑、更硬。这方面的例子数不胜数,举不枚举。

如上所述,它否认“因果报应”,却无法摆脱“因果报应”这一天规的支配。中共的领导人,为其卖力越多,下场越惨。红色英模也没有善终的,非积劳成疾,就英年早逝,为邪党贡献越大,结局越坏。就说眼前吧,在所谓反腐败中,那些“老虎”的被打、“苍蝇”的挨拍,甚至被连窝端,其实都是恶报,都是现世现报。原因不仅仅是贪腐,“恶果”也不会仅仅是如此,下面还会继续遭到清算。比如,最近就有消息人士放料,血债帮的“政变罪”,将被追查。而对民众包括对法轮功的迫害,特别是活摘的罪责,是无论如何也逃脱不了的。

从这个意义上说,周子瑜事件中“现世现报”的集中展现,又不失为“天灭中共”的再次警示。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