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退征文】一位老板和1352名员工的神奇经历

420

离上班的时间只有半个小时了,我急切地想结束今早的这最后一通电话。可是,又实在不忍心按下鼠标,因为那位老板在电话的那头一个劲儿地感谢我,说要
替他的1,352名亲人报答我的辛苦。我不得不用很快的语速告诉他,接下来还会和他继续联系,需要完成还没有来得及完成的程序。  

           

这位老板说的“1,352名亲人”,除了一人是他在接听我的电话时正在办公室与他聊天的一位朋友,其他的1,351人都是他公司的员工。他之所以如此称呼,是因为不仅他本人在我第一次与他通话时就很爽快地声明了“三退”(退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而且在随后我与他的几次长时间通话中,他完全认同了我说的:“您的朋友和手下的员工都与您很有缘份,说不定以前都是您的亲人,”以致于最后他乐观促成了他的公司全员三退。

如果这个故事不是自己亲身经历,我还不能如此深切体悟生命的邂逅是如此神奇,无法真正理解和感受如今中国大地人心的巨变和人的觉醒。

还是从我做的一个梦说起。

我不止一次地做同一个梦,可从来都没有做这么长的一个梦。那天晚上,刚入睡就进入梦境,梦醒时刚好是定时起床的闹钟响起。梦中的景象,时而朦胧,时而清晰,不仅目不暇接,而且惊天动地。

记得那天起床后,心里久久不能平静。我不顾一贯早上时间的紧张,坐在沙发上静静地过了一遍仿佛刚刚看过的电影:

还是通往我童年时代老家的那条青石板路。很清楚,就是它。青山依旧,但物是人非。


我坐着一个仿佛缆车似的飞行物在它的上空急速前行,我俯瞰着脚下一片广袤的土地,突然看见一大片黑压压的人沿路边横七竖八地躺着,从高空无法判断他们是否
还有生命迹象,只是隐约感觉在路的尽头有一条万丈深渊,稍有不慎,就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全部的人马就会滚落下去。我除了焦急,还有自责:怎么会这样?我之
前怎么没有一个一个地去他们的房子里找到他们?

我使出浑身力气,想给他们做人工呼吸,可是,人数众多,即使有回天之力,也难免顾此失彼。我一下灵感突发,想起了一个绝招:告诉他们快喊救命的九字吉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可是,我又担心,茫茫天地之间,我的声音会不会微乎其微?

情急之下,我还是镇静地清了清嗓门,将声音调整到唱歌使用的美声唱法的那种状态。当我用强大的共鸣音只喊出“法轮大法好”中的前两个字时,瞬间见到这群人齐刷刷地变成了翻身抬头的姿势。

我备受鼓舞。这时,我被源源不断地输送来了能量的补给。

时间仿佛一会儿急速穿越,一会儿又瞬间凝结。当我底气十足地喊完“法轮大法好”时,刹那间,所有的人又一跃而起,全部起身笔挺地站立,既好像面面相觑,又好像彼此相依,等待着我接着发出什么“指令”。

当我一鼓作气地喊完“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时,天地间传来了跟着我喊这九子吉言的整齐合声。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像从来没有听到过如此撼人心魄的声音:似雷?似电?似雷公电母破长空,震耳欲聋。

而伴随着这震撼天宇的声音,我热泪盈眶,微微地向他们点头示意。接着,这群人向我俯身鞠躬,挥手道别。我与他们相约,在今后温暖而甜美的春风里。

我被这梦境感动和震撼了,醒来后久久不能平静。

我是一个法轮大法修炼者,我明白:一群濒临死亡边缘的人,就因为跟着我喊了一声我的师父教我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瞬间就变成了得救的生命。

我深信:这绝不仅仅是梦。

虽然我并不知道这个梦所对应的现实路径,可是,每天忙碌的生活提醒自己,不必为此思虑,可能其中包含着我的某种使命,也许“功到自然成”。

放下了一切想法,甚至刻意尘封了对这个梦境的记忆。我按照每天的时间惯例,来完成我当天的必修课之一,给大陆民众拨打真相电话劝三退。

这天早上,不知不觉间拨打了快三个小时,虽然马上临近我的上班时间,但当天的八包号码还剩下最后一通,我不想留下这个小尾巴。于是,我火急火燎地拨通了这八十个号码中的最后一个。

很顺利,电话那头很快传来接听的声音。由于两地时差的原因,我略带歉意地说,“这位先生,晚上好!这么晚了给您打来电话,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跟您说。”

“哦,我还没下班,不晚。什么事啊?请讲!”我一下感受到了对方的涵养、善心和诚意。凭藉在海外四年多三退义工的经验,觉得这人三退“有戏!”


是,我的时间很紧,没法循序渐进,只好开宗明义:“我跟您说的是“三退保平安!因为中国的巨变就在眼前,天要灭共产党了,这是谁都挡不住的了。您如果入过
共产党,或者年轻的时候入过共青团,小时候入过少先队,快点退出来了吧!不是找组织或单位退,而是在心里退,用个化名退就管用了,因为神佛看人心,就是希
望您平平安安的。”

看到时间越来越接近临界点,我不得不趁热打铁,着急地询问:“请问您有没入过党、入过团呢?”抛出问题后,我下意识地想
在事先备好的一堆化名中为他挑出自认为最好的一个。结果,还没来得及选好,爽快的回答已传到耳边:“这事我知道,共产党太坏了。我都加入过,麻烦你帮我
退!”为了方便记忆,他重复了一下我送给他的化名,解说连连说感谢我。

虽然心里着急时间,我还是放心不下,又用最简洁的语言跟他讲了法轮功
真相。我说,“现在中国的局面就相当于古罗马时期迫害基督徒,让强大的古罗马帝国经历了4次大的瘟疫,淘汰了三分之二的人口。中国因为江泽民与共产党之间
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把全中国人都绑架了。那个栽桩陷害法轮功的录像《天安门自焚案》把中国人往火坑里推呀!”

他打断我的话说,“你等等,
你说怎么往火坑里推啊?”我说,“您看,这个录像全是造假的。多少人看了这个录像,至少是误解法轮功,然后仇恨法轮功,仇恨佛法,这都是天理不容的。法轮
功修炼真善忍,教人做好人,现在洪传到全球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得到很多褒奖,可是只有在大陆是不能炼的,您想想难道全世界其他国家的人都是傻子吗?”说
到这,他又插了一句:“对,我们应该弘扬法轮功啊!”

最后,我又匆匆忙忙地加了一句:“您有机会一定要将‘三退保平安’的消息告诉您的亲朋好友,特别是家里人。您如果告诉他们,让他们也同意三退,记住九字吉言,就是在救他们,这将是功德无量的事!”

他突然回应我说,“我的公司有一千多人,全部退!”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当听到这突如其来的消息。


自己过往做三退义工的经历中,虽然也有群退的案例,譬如有亲朋好友一起聚餐的9人全部退,同一间大学的8名大学生聚会时都爽快退,部队同一个班的11名士
兵全部退,同一个车间加夜班的35名工人全部退……这是他们本人都同意过,都亲自表过态的。可是,这一千多号人,怎么能做到这一点呢?

虽然有点高兴,但当时更多的好像是忧虑。我掂量着:这可不是老板说了能算的事啊!多么严肃和神圣,每个人都得自己对老天表态,任何人都代替不了别人。即使再牛的老板,哪怕能说服他的所有员工,但是人数如此之多,该怎样去操作?

想到这个操作的细节,我真的有些犯难。

当天上班,我有些走神,甚至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焦虑。

我思量着,即使这位老板手下的员工都同意三退,且不说操作的困难,就算我手头长期积累的这不到200个化名,怎样承担这1,000多人的声明?

尽管我对过程和细节毫无把握,但我还是一边请身边的朋友帮我尽量收集到够数的化名以备之需,一边按照当天的约定不断与那位老板联系。

第二天,我如约又打通了那位老板的电话。有了前一天电话中对话的铺垫,第二次接电话显得就如老熟人一般。电话中,他首先向正在他办公室聊天的一位商界朋友介绍我是海外的退党义工,并且成功劝说这位朋友退了党,这就构成了本文开头提及的他那“1,352名亲人”之一。

接着上一次电话中的话题,我告诉他能让公司的员工三退,真是他的那些员工的福分,我发自内心的说,“您的朋友和手下的员工都与您很有缘份,说不定以前都是您的亲人。”他听了,非常感慨地说,“回想起来,真觉得就是这么回事。”

同时,我也向他阐明三退的严肃性,“老板您不能强迫,只能说服。每个员工必须自己表示同意退出,才能把入党团队的时候举着拳头发的那个不吉利的誓言作废,天灭共产党的那一天,所有的天灾人祸才跟我们没有关系。因为神佛看人心……”

他表示,他听懂了我说的话。他还透露说,他公司现在的业绩被政府人员紧盯,由于经济形势不好,共产党想尽各种办法收取各种苛捐杂税。他说,他“看透了共产党的邪恶,此前读过的《九评共产党》句句都是实话”。

他还向我透露,他毕业于大陆一所著名的大学,毕业后自己创业,现拥有一集团公司,员工百分之八十以上是大学毕业生,基本上加入过党团队。由于他给员工的福利超好,算得上是一个“厚道老板”。因此,他很自信地表示,他有他的办法让每个员工自己表态同意三退。

我当然为他感到高兴。一个生命能在这严峻的时刻做出这样的承诺,不知他有多大的福分。

但是,我一边听着,一边对人数众多的操作难度照样耿耿于怀。我甚至生怕对他的“办法”进行任何设想会坏掉了他的一盘好棋。

而我唯一的办法,就是始终不放弃与他继续联系。

过了几天,我给他的电话又通了。他照样显得很愿意听我讲。事业,家庭,人生;道德,知识,视野;大陆的时局,古今中外的预言,科学的最新发现;未来,天象,平安……,共鸣连连。我几乎将多年来做三退义工讲的所有内容都浓缩在这里。

兴致所至、海阔天空一番后,我意识到自己讲得太多,占用了对方太多的时间。当我为此向他表达歉意时,他好奇地询问了我的学历和背景,说我讲得特别好听,这也让我备受鼓舞。我深深体会到:这应该就是人们所说的缘分!

在接下来的两次通话中,他都不厌其烦地倾听我给他反覆说做三退声明的一些具体要求,每次他总是静静地听着,不多言语,偶尔插一、二句话。我反覆强调每个人都必须自己表态同意,最后他很明白也很认同我所说的“心到佛知”的道理。


说,他虽然是理工科出生,没有研究什么哲学,但他知道,“现在中共官场已经腐烂透顶,电视和报纸新闻没有真话,全是愚弄百姓。中共治下的中国人,普遍不信
神佛、不信天地,所以就无法无天。撒谎、偷盗、抢劫、包二奶,都成了家常便饭,什么坏事都敢干,不问良心,不讲道德,一切向钱看……”

我发自肺腑的感叹:他怎么那么明白!

当我再一次通过电话过问这件事的进展,甚至照样向他表示很忧心这件事的繁琐操作时,传来了这位老板自信满满的声音:“很简单了,这件事已经全部搞定!”

在电话里,我再一次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迫不及待地想知道,是怎么可以如此神速,解决这么繁琐的一个问题。

这位老板娓娓道来:两天前,他的公司按照惯例召开了每月一次的员工大会,没有像以往一样谈工作讲效益,就只做了这么一件事。

由于我依然带着一种畏难情绪,还是不敢相信。但是,又迫不及待地想追问个究竟。

“就是按照你说的,每个人都在现场表态,同意退出党团队!”他比前几次电话中说话要利落得多。

我明显感受到了对方的那种兴奋和喜悦。他继续与我分享他那一千多个员工一个不落地表态的细节和过程。

没等他说完,我泪如泉涌,但尽量克制自己的激动和喜悦。

我无法想像:在中共红色恐怖遍及的大陆,这该要冒多大的风险,才能显出如此胆识。我相信:他真的是冒着天胆下来听我讲真相的可贵的中国人!

他向我介绍说,他的公司有一千多人,因为会议厅只能容纳八百人,每次的员工大会必须分两拨进行,此次分两次开会共花六个小时才做完了这件事。

他很得意地表示,以前开会,都是由他和中层以上干部讲话,可这次他只讲了一个开场白,然后就开始传话筒,将话语权交给每个人。


对我说,“我告诉我的员工,十二天前,国外一名退党义工打来电话,没要我一分钱,为了我的平安,帮我用××化名退了党。共产党是个什么东西,大家心里都清
楚。人家讲的很有道理,之前我也看过相关资料,我相信就是真的。所以今天我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大家。你们有缘成为我的员工,我相信上辈子都是我的亲人,今
天我知道了这件事而不告诉你们,我实在于心不忍。咱们福利要发,这件事也要做。我理解,做这件事甚至比钱还重要……”

“以前,咱们加入党团
队的时候都是举着右手发誓,说要为它奋斗终身,把生命献给他;今天,咱们同样要举着拳头对老天表个态,在心里退出这个魔鬼的组织,将以前发的那个毒的誓言
作废,天灭共产党的时候,所有的天灾人祸就跟咱们没有关系了。就这么简单!这是一份不花钱的生命保险……”

我除了感佩他的明白,更钦佩他的勇气,还敬佩他的好记性。

他几乎将我说给他听的话,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的员工。

他认真地告诉我,员工在听清了他对会议的要求后,就按照就坐的顺序,一个一个传话筒,一个一个表态,以前加入了什么,现在就说退什么。有话则长,无话则短;有发表点感言的;有只说一句话表示退的,没有任何人有任何异议,所以很顺利,分二场进行共花了6个小时。

描述完后,他有点卖关子地说,“你肯定猜不到,最后我们的会堂出现什么情景?”我当然觉得,那么善良和明白的老板,会堂一定不会出现不好的事情;就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也不至于告诉我。

于是,我尽力往“拥抱”或“握手”这方面猜,可这位老板很诙谐地说:“胆大点!”

突然,我想起了我的那个梦,让那一大批人得救的梦,“我猜想,可能你有员工在传话筒的过程中喊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还不够胆!”他带着善意的嘲笑。

不等我再进一步猜出答案,他道出了与我那个梦中相似的景象:话筒传完后,其中一个人喊出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所有的人都跟着高喊,整齐洪亮的合声在会堂上空久久回荡。

虽然一直到今天,我都忽略了向这个老板查实,那个带头喊九字吉言的人是不是他自己,但我记得我跟他讲过我的母亲和舅舅关于念九字吉言的故事。

七年前,我的母亲经医院几次复查后确诊为肺癌晚期,当时就是因为告诉了她九字吉言,在不到二个月的时间里,她都在心里诚心诚意地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结果没花一分钱的医药费,神奇般地恢复了身体,一直到现在都安然无恙,虽然年迈仍精神矍铄。


我的舅舅在六年前同样被查出罹患肺癌,当时周围的人都相信他得的是他们家族的遗传病。我的表妹,就是我舅舅的女儿,也是一名法轮功练习者,着急地告诉她的
父亲快点念九字吉言。遗憾的是,他不相信,他说他身为党员干部,怎么会相信这种“迷信”。结果,他在四年多前去世了,即使是他至亲的女儿也感到无能为力。


想起我对这位老板说,“每天都可看到海外明慧网有大量的因为诚念九字吉言而得福报的故事,有人说不相信,因为是别人说的,自己没有看到,怀疑其是否真
实。”我说,我也曾将家里发生的这件事见诸明慧网,那么这件事对别人而言,也是属于没有看到的事情。那您说,“这件事即使别人不相信,那我该不该相信
呢?”

为了表示认同我的观点,他还是对我说了一句好像从来都是复制粘贴的话:“还真是这个道理!”

听着他描绘的一起高喊九字吉言情景,我仿佛又回到梦里。

我好奇地问:“那些员工怎么会那么服你?”

“因为他们都知道我是为了他们好,不是要陷害他们。”他很肯定地说。

“他们能体会到我是为他们好,他们才信任我;就像我能体会到你是为我好,我才信任你一样。”他的解释非常朴素,但很有力。

“其实,是我的师父在救我们所有的人,包括你、我和他们!”我非常直白地告诉他这件事情的真相。

虽然我说的很简洁,但他明显感受到掷地有声。他很感慨地说,“明白,我相信神在人间,有机会请一定转告对你们师父的问候!”

我向他表示感谢。当我告诉他,每年有两次全球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我都有机会聆听我的师父亲临现场讲法。他很生羡慕,告诉我,他通过我传给他的自由门软件,已经在明慧网上看教功录像,他希望他的员工们今后都能炼法轮功。


后,他还向我透露了二个信息:其一,传了自由门软件给几个商界朋友,他们使用之后都感到震惊并热议,“法轮功一定会平反,一定会弘扬(洪传)!”其二,两
天前公司的人事主管招收一名新员工,在其它条件都符合的情况下,遇上他附加一条,问求职人敢不敢喊“打倒共产党”?这位年轻的大学生斩钉截铁地回答:“当
然!”

我确认,我经历的就是一次实实在在的梦幻之旅。在自己做三退义工的经历中,从来没有这么顺溜和爽快,让我心旷神怡。

自2011年7月来到加拿大,迄今四年半如一日拨打电话的过程,从感到惊心动魄,到苦乐参半,再变成现在每天都很乐意为之和很享受的事情。


些年,曾经给中共邪党的党委书记、政府的副市长、厅长、大学副校长、公安局长、财政局长、县委书记等做过退党声明,曾劝企业主、大学教授和博导硕导、大中
小学生、部队士兵、农民工、家庭妇女等各阶层的几万人摆脱中共的邪恶组织,其中有爽快同意三退的,也有从破口大骂转为明白真相后道歉致谢的。大多数是一个
一个地讲,一个一个地劝退,至多是三十多人的小型群退。

这通给这个老板的电话,虽然经历了上十个来回,时间跨度近一个月,备上了1400个化名,但扪心自问,我好像并没有对他们多付出什么。我感到,是天象使然,是中共的气数已尽,是这些可贵的中国人良知道德的抉择。

就如那位老板说的,中共已经腐烂透顶,罪行罄竹难书,就像一个苹果烂透了,那么是不是该毁掉或扔掉呢?这不就是天意吗!这不就是任何人力都无法阻挡的趋势吗?

中国的历史走过了漫长的五千年。大戏将要谢幕了,在这最后的历史时刻,希望所有善良的中国人能赶快了解真相,认清中共的邪恶,从被其邪恶谎言的迷惑中清醒过来。

人生苦海有边,生死在于一念。神佛是慈悲的:只要从内心摆脱中共邪灵的控制,就能为自己铺就光明的未来。

风云日渐清,真相道声声。三退浪潮涌,人心觉醒明。已经退出邪恶党团队组织的二亿二千多万中国同胞,都在静候新纪元来临的佳音。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