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48) (图文)

(《九评》之七)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正文

助毛下毒的是金大夫,帮毛阻止王明去莫斯科的是周恩来。那时苏联飞机来往延安,得请蒋介石点头。周对潘友新大使说:〝国民党不让王明同志离开延安。〞当时也在重庆的林彪告诉潘友新,周根本没向国民党提出王明去苏联的事,原因是毛的指示。

周提出的要求,是要苏联飞机送岸英回延安。蒋介石一口答应。这一年,岸英在军事学校学习,已加入苏联共产党。他热情积极,给斯大林写了三封信要求去苏德前线。他不仅是毛泽东的长子,也是毛唯一可能的继承人,因为次子岸青精神有问题。

岸英要求毕业后返回祖国。他通过季米特洛夫打电报告诉父亲,毛很快回电说蒋介石已同意飞机送他回来。岸英收拾好行装,又给国际儿童保育院院长写了信,请他照看岸青:〝请多关照我的兄弟……他是一个诚实的人。只是听力不好,神经有问题,这一直在折磨着他。〞

可是岸英未能成行。八月十九日,他正待起程,突然被叫去见季米特洛夫。飞机到延安时,下来的人中没有岸英。这是莫斯科暗示毛:你放王明,我们才放岸英。

毛就是不放王明。孙平写道:〝医生们受命说王明的病使他受不了坐飞机〞。〝机组人员在延安等了又等,最后还是〔毛〕胜利了,他们等不及走了。〞

十月二十日,又一架苏联飞机来了,等了四天,带走了几个苏联情报人员,还是没有王明。王明一看见阿洛大大夫就哭了起来。他依旧卧床不起,人们都躲着他。他患病住院已整整两年,从吃毒药到现在也十九个月有余。在这段漫长艰难的日子里,只有妻子忠实地看护他。当着他的面,孟庆树总是显得镇定安宁,但她的儿子告诉我们,有一次,他看见母亲关上门在屋里土地上又踢又滚,一面用布堵住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这个痛苦的场面深深地烙印在年幼孩子的脑子里。

Y大夫说,在延安,〝好多人传说王明汞中毒,是有人要害他。〞不光是高级干部知道,一般党员跟医院有关系的也听说了。私下议论多了,毛想出个〝辟谣〞的办法,让不敢得罪他的王明家人自己当众否认。

十一月一日,第二架苏联飞机离境一个星期后,毛召开延安高干大会,自己坐在主席台上。没让王明参加,只由孟庆树代表。会上一个叫李国华的干部被从关押中弄到台上,揭发说,孟庆树头一年曾对他说〝王明同志之中毒是中央某某人所为〞,意思就是毛泽东。孟庆树接着登台坚决否认她说过此话。十五日,她又给毛和中央写信,说李是〝撒谎〞〝造谣〞,表示〝再一次以十万分的热忱感谢毛主席〞。给王明下毒这桩案子就这样画上了句号。

莫斯科两次派飞机,都空机而返。在延安的苏联人也受到粗暴对待。他们的电台被损坏,专门带来防狼报警的狼狗被打死。毛敢于这样跟莫斯科对抗,因为他知道斯大林需要他,无法不要他。这段时间,苏联给中共的武器大大增加了。

当季米特洛夫十一月十七日再次要毛放王明去苏联时,毛根本就不理他。季只好在十二月十三日给王明发电报,无可奈何地说:〝至于你们党内的事,你们自己去解决吧,我这儿一时鞭长莫及。〞季提起王明过继给他的女儿很好,要王明勿念。

但斯大林显然又决定不能让毛太为所欲为。九天后,他授权季米特洛夫发给毛一封极不寻常的电报。电报说:〝不言而喻,共产国际解散以后,★它的领导人不能干预中共内部事务。但是从私人友好的角度我不能不向您谈谈我对中共党内状况的不安。〞〝我认为不打外国占领者的政策在政治上是错误的,目前脱离民族统一战线的步骤也是错误的。〞他说康生〝很可疑〞,在〝为敌人效劳〞。还说正在延安开展的整王明附带整周恩来的运动〝在政治上是错误的〞。(★共产国际于一九四三年五月二十日解散,这不过是个幌子,以安抚斯大林的西方盟国。)

最意味深长的是电报的开篇第一段,特别提到毛的儿子岸英:〝关于您的儿子,我刚把他送进了军政学院……这个小伙子很有才干,我相信他会成为您的一个可信赖的好助手,他问您好。〞

岸英本来决定要回国的,怎么忽然又留在苏联了?回国的事就不提了?而且把他跟王明的事相提并论。季米特洛夫的含义很明显:跟从前蒋介石的儿子一样,毛的儿子也成了人质。

一九四四年一月二日,孙平把季米特洛夫的电报翻译给毛听了以后,毛当场大怒,拿过纸笔当着孙平一挥而就,写了封回电,针锋相对一条条反驳。
致季米特洛夫同志:
1 我们并没有削弱对日斗争。恰恰相反……
2 我们与国民党合作的路线没有任何改变……
3 我们跟周恩来的关系是好的,我们毫无把他开除出党的意思,周恩来已经取得很大的进步。
4 王明一直在从事各种反党活动……
5 我向您保证并且可以担保,中国共产党热爱并深深地崇敬斯大林同志和苏联……
6 王明人不可靠,他在上海时被捕过,好几个人说他在监狱里承认了自己的党员身份,这之后才被释放。也有人谈到他与米夫的关系可疑……
康生是可靠的……
毛泽东

毛是个感情冲动的人,但通常他能控制住自己的脾气。一次助手师哲说佩服他〝沉着冷静,有涵养〞,他回答道:〝我不是不生气,有时气炸了肺。但我知道应该尽量克制容忍,勿现于辞色。〞
毛这次却一触即发,原因是莫斯科头一次这样吓唬他。但毛马上就后悔了,他得罪不起莫斯科,特别是眼下苏德战争局势正朝苏联胜利的方向发展,苏联不久就会进入中国,帮助他夺权。第二天毛找到孙平,说他〝反覆考虑了〞给季米特洛夫的回电,说要是电报还没有发出,他〝一定要改变里面的内容〞。

但电报已经发出。此后几天,孙平注意到毛明显地惴惴不安,努力向他表示友好。一月四日,毛破例请孙平看京戏,〝见面后他一句客套话也没讲就马上谈起他对苏联、对斯大林的尊重。毛说他真诚地尊重在苏联受过教育或工作过的中国同志。〞五日,毛又来拜访孙平,〝显然他明白他一月二日给季米特洛夫的电报是粗鲁欠考虑的。〞六日,毛设宴招待在延安的苏联人,席间〝一切都礼仪周全,友好备至,甚至带巴结性。〞七日早上九点,毛通常睡觉的时候,毛随员也不带,一个人来见孙平,〝突然说起王明——口气迥然不同,几乎可以说是友善!〞说完后他坐下来,给季米特洛夫写了另一封电报,请孙平〝立刻发出去〞。〝毛显得心情烦乱,举动里透着紧张不安。他看来疲惫不堪,好像一夜没合眼。〞

毛这封电报是恭顺奉承:〝我真诚地感谢您给我的指示。我将深入地研究,坚决贯彻执行。〞〝关于党内问题,我们的目标是团结。对王明也是这个政策。〞〝我请求您放心。您的一切思想、一切感情都紧贴着我的心〞。毛随即两次拜访王明,跟他长谈。

季米特洛夫二月二十五日来电,说他很满意毛的第二封电报。接着莫斯科又有若干电报来,口气俨然都是〝我们可以合作〞。

三月二十八日,毛请孙平给岸英发封电报,要他不要还想着回中国。电报说他对儿子的〝学习成绩很高兴〞,要儿子不要挂念他的身体,他身体很好。毛要岸英向曼努伊尔斯基和季米特洛夫转达他〝热烈的问候〞,〝没有他们就没有中国同志和他们的孩子的教育,抚育和成长。〞毛这番话是说给莫斯科听的,等于告诉莫斯科他并不介意他们把岸英扣下作人质。

季米特洛夫同时也要王明对毛妥协。王明虽然争辩说他跟毛的矛盾不是他的错,但还是答应努力跟毛合作。他只是孤立无助地恳求莫斯科管束毛。

毛、王双方各自让步,归根到底是毛得胜。他把王明扣在延安,要怎么整治他就怎么整治他,只是不能毒死他。他依旧在党内攻击、丑化王明,延安整风的主要内容之一就是把王明塑造成头号坏蛋。干部们天天谴责王明,大多连王明的面部没见过。毛怕雄辩的王明在大庭广众下开口,总是不许王明出场。在一个声讨王明的大会上,孟庆树跑上台去说那些指控都是诬蔑,提出用担架把王明抬来,让他澄清事实。在座的当然没人动,孟庆树哭着扑到毛的膝盖上,要毛主持公道。毛坐在那里,任她痛哭流涕,毛像石像一样纹丝不动。

王明谈不上再与毛争雄了,可毛还是不放心。五年后的一九四八年,毛准备访问苏联,那时他与斯大林矛盾又起,怕王明趁他不在时作乱,于是又一次对王明下手。王明因便秘需要灌肠,一名医生就给他开了给尿缸子消毒的、会烧坏肠子的〝来舒(Lysol)〞。王明痛得大叫,给他灌肠的妻子立刻停止,他才侥幸活了下来。当时的结论说这是〝医疗事故〞,可是这样的事故从来没有出现在中共其他领导人身上,更不用说一而再,再而三发生。那个开〝来舒〞处方的大夫以后一直是毛的主要医生之一,官至卫生部副部长。

一九四三年,毛在给王明下毒时,还整治了周恩来。毛不满足于周听话、忠实,还要再大大恐吓周一番,使他不敢有丝毫二心。在整风中,毛把周领导的地下党打成特务集团,周面临当特务头子的危险。毛召他从重庆回延安时,他踯躅着不敢回去。毛六月十五日发给他暗带威胁的电报:〝成都、西安两地望勿耽搁,一则求速,一则避嫌。〞周七月份一到延安,毛劈头给他一顿指责,还甩出一句:〝不要身在曹营心在汉!〞

周胆战心惊,马上在〝欢迎〞大会上连篇累牍地歌颂毛。十一月政治局会议上,他一连骂了自己五天,说自己〝犯了极大的罪过〞,是王明的〝帮凶〞,说自己从前当领导是〝篡党篡政篡军〞,还称自己〝猥琐〞,有〝奴性〞。他在党内到处演讲,大讲他本人和其他领导如何给党带来灾难,毛又如何从他们手里挽救了党。自此,周恩来完全被毛驯服,以后三十多年,直到行将就木,他都是不时自掌嘴巴的毛的理想奴才。

毛最后整治的人是彭德怀。彭在三十年代就反过毛,一九四○年他违背毛的意志打百团大战。他让毛恼怒还有别的原因,比方说把〝自由民主〞看作真正的理想,而不是宣传的口号。毛曾针对彭的一篇谈话,指责他不该〝从民主、自由、平等、博爱等的定义出发〞,而应该从〝政治需要出发〞。彭提出奉行〝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中国传统宗旨,毛说应该是〝己所不欲,要施于人〞。毛多年容忍了彭,是看在彭卓越的治军能力上。(彭领导下的八路军根据地跟延安很不相同,少有延安那种高压气氛,跟老百姓的关系也好得多。)

一九四三年秋,彭奉召回延安。毛一向不搞四面出击,所以没有马上打击他。彭对延安感到格格不入,对请客吃饭中的浪费看不惯。有次席间端上来一盘海参,他脸一沉,放下筷子算了一笔帐,问主人:〝一盘海参要吃掉几个农民一年的劳动?!〞彭还直言不讳地反对毛正在制造的个人崇拜,说〝偶像崇拜不对〞,不赞成党章中提以毛泽东思想作指针。一天,刚从监狱里放出来的年轻党员李锐因公事找彭,彭问起他的境遇,然后若有所思地说:〝光荣的孤立是很难的。〞

一九四五年初,轮到彭德怀挨整了。毛召开〝华北座谈会〞,旨在破坏彭的威信与声望。会上毛的钦定人物一个个朝彭身上泼污水,用彭的话说是〝操〞了他四十天〝娘〞。会一直开到日本投降前夕,停下来是因为毛急需能干的将领打蒋介石。至此,毛已经挨个儿整治了中共领导人中所有曾经反对过他的人,强使他们在不同程度上屈服了。(待续)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在线办理中英文「退党证书」

为全球华人提供在线办理退出中共党(团、队)证书。

在线办理

相关文章

《九评共产党》

此书是在人类近、现代历史上,第一次能够真正意义上精确、全面剖析中共邪恶本质的一本“奇书”。自2004年出版以来,全球华人如遇珍宝、相互传看,并由此引发了“三退” 精神觉醒运动,为迎来一个没有中共邪党的未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了解更多

《解体党文化》

落叶归根,中国人对自己根的寻求和渴望从未停止过。近几年海外流传着一句话,“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让无数海外游子燃烧起对自己民族的强烈的归属感。对党文化进行清醒的反思和抛弃,驱除马列毒瘤,解体党文化,回归中华民族正统文化,恢复民族的神韵,此其时也。

了解更多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了解更多

推荐文章

退党服务

三退保平安​

到「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党、团、队。

退党证书办理

在线办理电子「退党证书」,快捷、方便。

证书查询验证

在线查询「退党证书」信息,并验证真伪。

证书信息变更

在线提交「退党证书」信息变更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