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06)(图文)

图明慧网:宝镜漫画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正文

54 尼克松上钩 1970~1973年 76~79岁

毛刚掌权时,为了让斯大林放心的帮他建设军事大国,他没有同美国建立外交关系。斯大林死后,毛希望建交了,但由于朝鲜战争,美国不愿理睬中国。虽然两国开始了大使级谈判,整个关系仍处在冻结状态。毛选择了剑拔弩张的反美姿态,把它作为〝毛主义〞的标记。

一九六九年,新上任的美国总统尼克松为了抗衡苏联,结束越战,公开表示有意与中国改善关系。毛没有接话,跟美国和解会使他的〝反帝领袖〞形象受到损害。一九七○年〝五.二○〞反美声明石沉大海后,毛才决定主动邀请尼克松来中国。毛并非要同美国和好,而是想向全世界显示,尼克松有求于他,找上门来,他代表世界反帝力量和美国对谈。

十一月,周恩来通过跟中美双方关系都不错的罗马尼亚发出讯息,说欢迎尼克松来北京。这个邀请于一九七一年一月十一日抵达白宫。尼克松在上面批道:〝我们不能表现得太积极〞。基辛格后来说,他一月二十九日覆信时,〝没有提总统访问的事〞,〝现在还谈不到这一步,谈这事可能引起麻烦〞。

毛继续等待机会。

三月二十一日,中国乒乓球队到日本参加世界锦标赛。这是文革以来首次出国的体育团体之一,由毛亲自批准。为了不显得离奇,球员们经特许不必挥舞小红书。但他们有严格规定:不和美国队员握手,不与美国人主动交谈。四月四日那天,美国球员科恩(Glenn Cowan)偶然上了中国代表团的大巴士。世界冠军庄则栋看见大家都用不安、怀疑、冷漠的眼光注视着他,车上没有一个中国人和他说话搭讪,便走过去同他说了几句话。这两名运动员握手的照片登时成了日本报纸的头条新闻。当毛的护士兼助手吴旭君把登在《参考》上的这条消息念给毛听时,毛眼睛一亮,笑着赞许说:〝这个庄则栋,不但球打得好,还会办外交。〞

这时,美国球队表示希望访华,中国外交部按照既定政策决定不邀请。毛批准了外交部的报告。
毛显然对自己的决定不满意,整天都心事重重。那天晚上十一点多钟,他先吃了安眠药,再由吴旭君陪同吃晚饭。毛的习惯是同身边一两个工作人员一道吃饭,晚饭前吃安眠药,吃完就睡觉。毛的安眠药药力极强,有时他吃着饭就发作了,一头栽在桌子上,工作人员需要从他嘴里把没咽下去的饭菜掏出来。为此毛晚饭不吃鱼,怕鱼刺。吴旭君回忆道:
吃完饭时,由于安眠药的作用,他已经困极了,趴在桌子上似乎要昏昏入睡了。但他突然说话,嘟嘟哝哝的,我听了半天才听清他要让我给外交部的王海容打电话,声音低沉而含糊地说:〝邀请美国队访华。〞……

我一下子楞了。我想,这跟白天退走的批件意思正相反呀!……毛平时曾交代过,他〝吃过安眠药以后讲的话不算数〞。现在他说的算不算数呢?我当时很为难……

过了一小会儿,毛抬起头来使劲睁开眼睛对我说:〝小吴,你还坐在那里吃呀,我让你办的事你怎么不去办?〞

毛平时一般都叫我〝护士长〞,只有谈正经事或十分严肃时才叫我〝小吴〞。

我故意大声地问:〝主席,你刚才和我说什么呀?我尽顾吃饭了,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于是,毛又一宇一句、断断续续、慢慢吞吞地把刚才讲过的话重复了一遍。……

〝你都吃过安眠药了,你说的话算数吗?〞我急着追问。

毛向我一挥手说:〝算!赶快办,要来不及了。〞

毛一直硬撑着等吴办妥了这件事才安然睡去。

毛的这一决策在西方造成了轰动性的效应。中美敌对多年,破天荒突然邀请美国团体,而且请的是体育团体,人人都感兴趣。美国人来了以后,魅力十足的周恩来使出浑身解数,让他们感到〝令人眩目的欢迎〞(基辛格的话)。美国报纸天天充满兴奋激动的报导。一位评论员写道:〝尼克松目瞪口呆地眼看着这条新闻从体育版跃上头版。〞毛就这样制造了诱惑尼克松访华的环境。在这样的舆论气氛中访华,对尼克松在政治上有百利而无一弊,尤其是第二年就要大选。

周恩来不失时机地在四月二十一日再邀尼克松访华,尼克松马上在二十九日表示同意。据基辛格说:〝尼克松简直兴奋得不能自己,甚至想不先派打前站的去中国,生怕这会减少他访问的光彩。〞

毛不仅钓来了尼克松,还钓来了喜出望外的见面礼。基辛格七月秘密来华为尼克松访问铺路时,主动提出,要是尼克松一九七二年再度当选总统,就在一九七五年一月之前承认北京,全面接受北京的条件,把台湾一脚踢开。尽管美国跟台湾有共同防御条约,周恩来对基辛格说起台湾来好像这个岛子已经正北京的口袋里了。基辛格只做了个软弱无力的姿态:〝我们希望台湾问题能和平解决。〞他没有要周答应不使用武力。★
(★基辛格这次访华的档案直到二○○二年才解密。在这之前他写的回忆录里,基辛格声称那一行〝只是略略提到台湾问题〞。档案解密后问起他时,他承认:〝我那样说是非常不幸的,我很后悔。〞)

尼克松还提出帮中国马上进入联合国。基辛格说:〝你们现在就可以占据中国席位,总统要我先跟你们讨论这个问题,我们然后再决定公开的政策。〞

基辛格的礼品盒里装的不止这些。他提出要把美国同苏联打交道的内容都报告中国,说:〝你们想知道我们跟苏联谈些什么,我们就告诉你们什么,特别是限制战略武器的谈判。〞几个月后,基辛格对中国使者说:〝我们告诉你们我们跟苏联人谈些什么,可是不告诉苏联人我们跟你们谈些什么。〞洛克菲勒(Nelson Rockefeller)副总统在听到美国告诉了中国什么情报时,简直〝惊呆了〞。情报之一是苏联军队集结中国边境的情况。

在印度支那问题上,基辛格做出两项重大承诺。一是十二个月内撤出所有美国军队,二是抛弃南越政权。他说:〝一旦和平到来,我们将在一万英里之外,河内仍在越南。〞意思是,越南将是越共的天下。

基辛格甚至主动许诺在尼克松的下一任期内把〝大部分,乃至全部美国军队〞撤出南朝鲜,对共产党国家是否会再度入侵南朝鲜只字不提。

这些见面礼是不要回报的。基辛格强调说他不要求中国停止援越,连希望毛政权少骂点美国也没提。从会谈纪要可以看出,周恩来用的是对敌的口气:〝你应当回答这个问题〞,〝你必须答覆那个问题〞,〝你们的压迫,你们的颠覆,你们的干涉〞。基辛格不但不为美国辩护,连周说的中国因为是共产主义国家,所以不会侵略别国这样一个可笑的逻辑也接受了。基辛格在跟越共谈判时,对方稍微提了提美国政府的不是,基辛格一口给他顶回去:〝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代表的是这个星球上最暴戾的政权之一。〞可是周说美国在越南〝残酷〞时,基辛格没问一句:〝你们对自己的人民呢?〞对周的声讨,基辛格的事后感觉是〝非常动人〞。

第一天谈判完,毛一听汇报,自大心理立刻膨胀起来。他对外交官们大剌剌地说美国是〝猴子变人还没变过来,还留着尾巴〞,〝它已不是猴子,是猿,尾巴不长。〞〝这是进化嘛!〞周呢,形容尼克松是〝梳妆打扮,送上门来〞。毛看出,他可以从尼克松那里得到他想要的东西,无须付出代价,既用不着收敛暴政,也没必要降低反美调子。

基辛格秘密来访之后,尼克松即将访华的消息向全世界公开了。一九七一年十月,基辛格再度来华为总统做准备。那正是联合国每年一度辩论中国席位之时。美国是台湾的主要保护人,国家安全顾问自己都在北京,等于为中国开了绿灯。十月二十五日,北京取代台北进入联合国,接管安理会的否决权。

这时距林彪出逃刚一个月,毛还沉陷在沮丧之中。进入联合国和尼克松来访这两桩大事驱散了阴霾,使毛情绪高涨。对着聚集在他周围的外交官们,他又说又笑,兴致勃勃地一连讲了近三个小时。他拿起联合国提案表决表,一边指,一边说:〝英国、法国、荷兰、比利时、加拿大、意大利,都当了红卫兵……〞

毛当即指示去联合国的代表团,继续把美国当作头号敌人谴责:〝要旗帜鲜明〞,〝要点他们的名,不点不行〞。以反美领袖的姿态登上世界讲坛的一天到了。

尼克松到来的九天前,毛突然休克,差一点死去。尼克松就要来了,这给了他迅速恢复的精神激励。他那时身体肿胀,特别做了新衣新鞋。因为治病需要大量的医疗设备,这时毛睡在建在游泳池之上的大会客厅里。要在这里见尼克松了,医疗设备被挪到大厅一角,连床在内用屏风隔开。会客厅四壁都是书架,摆满了旧书,使美国人为毛的学识赞叹不止。

尼克松到达的那天早上,毛急不可耐地不断询问美国总统到了哪里。听说尼克松到了钓鱼台住地,毛马上要见他,一刻也不愿意等。尼克松正准备淋浴,据基辛格说,周恩来〝有点不耐烦〞地催促他上路。

在这场一共六十五分钟的会见中,尼克松努力要跟毛讨论世界大事,而毛总是把话题扯开,顾左右而言他。毛不想有把柄落在美国人手上。为了严密控制会谈纪录,中方拒绝美国翻译在场。对这一违背外交惯例的要求,尼克松未表示异议就接受了。当尼克松建议讨论〝台湾、越南、朝鲜这类当今大事〞时,毛不屑地说:〝这些问题不是在我这里谈的问题,这些问题应该同周总理去谈。这些麻烦事我不想管。〞〝我可不可以建议你少听点汇报?〞当尼克松继续按自己的思路谈〝找到共同点来建立一个世界结构〞时,毛答也不答,转头问周恩来:〝现在几点了?〞接着说:〝吹到这里差不多了吧?〞

毛特别注意不说赞赏尼克松的话。尼克松、基辛格一个劲地奉承他,比方尼克松说:〝主席的著作推动了一个民族,改变了世界。〞毛只以居高临下的口气说过尼克松一句好话:〝你的《六次危机》(Six Crises)写得不错。〞

尼克松又说:〝我读过主席的诗词和讲话,我知道主席是个哲学家。〞毛没理他,反而把话题扯到基辛格身上。

毛:他不是个哲学博士吗?
尼:他是个大脑博士。
毛:今天叫他来当主讲人怎么样?

尼克松讲话时,毛不时打断他,说:〝我们两人不能垄断整出戏嘛,不让基辛格博士发言是不行的。〞等到基辛格加入进来,毛又并没有真要听他的意见,而是在跟基辛格瞎扯,谈什么〝用漂亮姑娘做掩护〞。(待续)

──转自《大纪元》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在线办理中英文「退党证书」

为全球华人提供在线办理退出中共党(团、队)证书。

在线办理

相关文章

《九评共产党》

此书是在人类近、现代历史上,第一次能够真正意义上精确、全面剖析中共邪恶本质的一本“奇书”。自2004年出版以来,全球华人如遇珍宝、相互传看,并由此引发了“三退” 精神觉醒运动,为迎来一个没有中共邪党的未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了解更多

《解体党文化》

落叶归根,中国人对自己根的寻求和渴望从未停止过。近几年海外流传着一句话,“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让无数海外游子燃烧起对自己民族的强烈的归属感。对党文化进行清醒的反思和抛弃,驱除马列毒瘤,解体党文化,回归中华民族正统文化,恢复民族的神韵,此其时也。

了解更多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了解更多

推荐文章

退党服务

三退保平安​

到「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党、团、队。

退党证书办理

在线办理电子「退党证书」,快捷、方便。

证书查询验证

在线查询「退党证书」信息,并验证真伪。

证书信息变更

在线提交「退党证书」信息变更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