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揭中共外包教育 全美学者协会吁关孔子学院(图片)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正文

继2014年后,美国再次响起关闭孔子学院的呼声,全美学者协会发布对12所孔子学院历时两年的深度调查,揭示中共通过孔子学院向海外输出其意识形态﹑干预美国高校学术自由的现状。

王茱莉(Julie Wang)在宾汉姆顿大学(Binghamton University)担任图书管理员,专门负责亚裔、亚裔美国人的图书管理工作。她与设在该大学校内的孔子学院有一些项目上的密切合作,比如在图书馆展厅展示中国戏曲服饰等。

王出生在中国,她的朋友中有人亲历了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她本人也在办公室里保留了坦克人(Tank Man)的照片。她指著那幅照片说:“这是我的伤疤。”

“我确实看到很多(中国来的)学生不知道(天安门屠杀)。我订购了有关学潮话题的书籍,几乎全部有关的我都有定。当中国学者来这,我会带他们到图书馆参观,并展示这些书籍。”王表示她知道这些书籍在中国受到审查,所以她会告诉这些中国人,“你有机会在这读到,(他们中)一些人对天安门屠杀和文化大革命(的真相)很震惊,我能看出来。”

这几年来,她经办孔子学院中国总部——中国国家汉语国际推广领导小组办公室(简称“汉办”)赠送的上千册图书,她表示汉办的赠书非常慷概,可惜这些书用处有限,且书中有删除历史上的一些重要事件,这让她感到失望。王说,孔子学院不给机会教授这些听课的华人学生,他们国家过去发生的斑驳历史。

全美学者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cholars)日前发表一份关于孔子学院情况的调查报告,这是其中一个小采访。作者彼得森(Rachelle Peterson)展开对12所美国大学的孔子学院(纽约10所以及新泽西2所)历时两年的深入调查,发表题为“外包给中国:在美国高等学府的孔子学院及软实力”的报告。该报告揭示中共通过孔子学院向海外输出其意识形态、干预美国高校学术自由的实际状况。

报告作者全国学者协会(NAS)研究主任Rachelle Peterson,用两年时间对美国12所孔子学院进行调查。(李莎/大纪元)

首次曝光的孔子学院的“保密”合同

孔子学院一直很神秘,部分因为它们的教学方针、师资控制、资金投入以及组织结构都受控于中国总部汉办,而汉办由中国12个部委共同管理。

作者彼得森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让一个外国政府进到美国的大学及学院的教室里,这种事是独一无二的,这令人惊异,也很奇怪。”

“我们想知道中共政府到底得到多大权限来影响原有的教学,我们发现它对老师、对教科书、甚至对其他在美国教授类似课程的教授,都有很大的影响力。中国在美国的高校有这样的影响力,令人非常忧心。”

彼得森通过申请信息自由法获得部分学校与孔子学院之间的合同,这是首次曝光的在美孔子学院合同。她发现孔子学院的很多条款都是空白或没有明确界定,最令人费解的有:不能损害孔子学院的名声。

孔子学院在和大学签订合同时,均要求校方及员工“不能损害孔子学院的名声”,否则将终止一切合作,并让校方对合同保密。此外,还有汉办要求孔子学院员工“不违反中国法律”。但究竟哪些代表“损害孔子学院名声”?哪些代表“违反中国法律”?作者发现美方存有截然不同的理解。

纽约州立奥尔巴尼大学东亚系教授何瞻(James M. Hargett)跟该校的孔子学院联系紧密,他表示不知道孔子学院要求老师遵守中国法律;但认为中国政府要给中国来这的人强加这些规定毫不奇怪,因为这是中共政府控制它国民的另一种方式。

而佩斯大学的孔子学院外方主管李榭熙(Joseph Tse-Hei Lee)说,孔院老师不是大学里的教师或组织成员,而且他们也不跟学校签署教员合同,所以不会有正规的要求学术自由的教师规定。但他表示如果汉办限制言论的尝试将是“绝对荒谬、愚蠢的”,因为这些规定在美国很容易被发现。

天安门屠杀、法轮功等都是敏感话题

自我审查、避开“显著”外在筛查,是孔子学院遏制对话的最基本方式。新泽西大学的孔院中国主管殷秀丽(Xiuli Yin,音译)说她知道有些特定的议题是不会在孔院讨论的:“我们避开敏感话题,像台湾和法轮功——我们不会碰。”

但是外在的规定上绝不会出现这些。经过查阅汉办的各种语种的教师人员申请表,彼得森发现中文、英文都没有对法轮功修炼者的限制条款,但是在西班牙语的申请表格中还存在这一条。

而且受访的孔子学院的主管、教师甚至与孔院有关联的教职员都说他们没有接到什么外在的规定,禁止他们谈论天安门屠杀,或者批评中国的一党专政等等。但是他们都表示他们只是知道不要提这些话题。除了天安门屠杀、法轮功,还有台湾以及西藏问题都是不可以触碰的红线。

报告指,但是这种微妙的压力后果很严重。他们相当于诱使教师自律,然后中共政府可以自由地声称(它)没有从事任何不恰当的行为。他们把大学变成了执行中共政府隐性言论的代理人。

普林斯顿大学东亚研究名誉教授林培瑞(Perry Link)表示自我审查是个大问题,尤其是对那些宣称没有禁忌言论的孔院主管来讲。“常见模式是美国主管进行自我审查。当他们说没有压力,那就是高度模棱两可;因为在进行自我审查后,(他或她)不会去谈论法轮功或台湾独立或其它事情,当然也就没有压力,也不可能在自身与汉办之间有什么冲突。”

作者彼得森对比其它国家政府送老师到美国教授语言与文化,“他们送老师来教授的是个别的课程,中国则是把老师送进高校的教室”。她形容孔子学校的作法像是盒装授课,把授课所需,包括老师、教科书、经费等,整体送过来,然后这个课程在高校里还计入学分。

图为2014年6月11日,民众在多伦多教育局(TDSB)办公楼外请愿,反对孔子学院进入多伦多。(大纪元资料室)

校园的两极反应 捍卫自由或自保求利

在调查中,彼得森发现大学校园里出现的两极反应。“我们发现有勇敢的教授或教职员工正在不留余力地捍卫学术自由,他们无惧可能的报复。但是也有一些出于自身利益对敏感话题保持策略性的沉默,以便能继续保持关系或保留获得的资源。还有些人相信随着时间推移,西方大学的孔子学院能慢慢地产生新的中国学者,愿意站出来捍卫学术自由。”

维吉尼亚大学东亚研究系教授罗福林(Charles Laughlin)曾在2015年,参加在北京中国人民大学、汉办赞助的孔子学院会议。他说最深的印象是,“孔子学院对成为国际汉学研究的支撑、甚至说引导非常有兴趣。与他们合作,他们就能提供大量资金。”他表示:“不管真的或伪装的,有一种感觉孔子学院渴望让大家对中国文化形成一种固定的思维方式。他们想要能够仲裁中国文化要如何展现给学生。那是违背美国及其它国家的学者本质的。总的来说,我还没有遇见许多学者站出来捍卫汉办和孔子学院。”

但他也表示,总有些机构想要合作,他也是其中之一,他倾向于合作而不是被隔离。他说自己有一条不会跨越的底线,比如当同事以“伤害中国人民感情”为由要他修改教纲,他会拒绝。但他也承认自己有选择性地批评中国,这样可以让他保留访问一些档案和研究资料的权限。

孔院自我审查:大学吊灯中的蟒蛇

报告援引普林斯顿大学东亚研究名誉教授林培瑞(Perry Link)在2002年《纽约书评》(New York Review of Books)中的形容:中国的自我筛查就像吊灯中的蟒蛇。

他写到:“通常那条大蟒不动,它没必要动。它不断地发出沉默的消息,你可以自己决定,但是在它阴影下的每个人都会进行或大或小的自身调整,就像本能一样。”他说苏联是第一个追求精神条件反射,但在现实中仍比不上中共取得的心理条件反射。

作者表示孔子学院就像大学的吊灯中出现的蟒蛇,它们对美国及各地的学术自由以及进行中国研究的诚信度形成巨大威胁。尽管林培瑞的文章写在第一所孔子学院开办前两年,但外界认为孔院项目是中共政权这些年来的自然延伸。从表面看,中国的孔子学院相对温和,也可以说他们隐藏很深。

报告中发出这样的担忧:中共已经控制了绝大多数坚定的中国公民,现在它们在同样地针对下一代美国学生;而等他们长大后,是可能成为我们国家的驻华专家或外交政策顾问。

不到三天就诞生一所孔院或学堂

中共政府自2004年开始,投入巨资在世界各地设立数百家孔子学院。根据汉办网站的信息,截至2016年12月31日,全球140个国家(地区)建立512所孔子学院和1073个孔子课堂。平均不到3天时间就有一所海外孔子学院或孔子课堂诞生。

目前,在美国共有103所孔子学院和501个孔子课堂,汉办为每一所孔子学院提供资金、书籍以及教师。汉办为每所孔子学院提供10-20万美元启动资金,并支付每年数万至数百万美元的活动经费。官方资料显示,孔子学院项目经费来自中共政府财政拨款,自2004年成立以来总花费超过20亿美元。

但是孔院作为有中共政府背景的外包学院,教育界人士担心孔子学院对本国教育系统的影响。纽约州立大学水牛城大学国际教育部副教务长邓奈特(Stephen Dunnett)正呼吁纽约州提供更多的教育资助,包括对纽约州立大学以及K-12公立学校系统,以替代当地的孔子学院。

“在水牛城教育学区,我们唯一能够提供中文教育的方式几乎破产,所以我们不得不跟中国要,这是耻辱、悲哀。”他问到:“我们会求法国吗?”他无奈地表示:“谢谢中国纳税者支付三千名美国学生(免费)学习中文。”

作者调查孔院遭遇从未有过的阻力

作者彼得森提到采访孔子学院的进展非常不顺利,“他们经常拒绝或不回应,甚至有些最初答应采访,随后要求重新安排或取消。”

尤其是纽约州最老的大学阿尔菲德大学(Alfred University),彼得森首先联系上一位孔子学院的华人老师,后者同意他们进入周三晚上的课堂旁听。在课堂进行到一半的时候,该大学的教务长史蒂芬斯(Rick Stephens)穿着连帽衫和篮球短裤出现在教室,中断教学把皮德森叫了出去。

他解释收到孔子学院主管的担心电话,所以命令记者马上离开,然后他与另一位孔子学院的老师一边一个,“护送”作者到几个街区外的汽车旁边,直到看到她上车。

史蒂芬斯禁止彼得森进入该校校园,并说要采访的话得先问他。随后彼得森给他发了多封电邮,都没有回复,而就此事询问该校校长时,仍然是不回应。

作者在报告中写:“总的来说,孔子学院给人最大的感受就是,要么他们在隐藏什么,要么他们完全漠视美国的透明度规范。”随着西方国家对中共政府巨资投入的海外孔子学院的质疑,未来料想跟孔子学院有关的争执会更加激烈。(未完待续)

Share on facebook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Google+

在线办理中英文「退党证书」

为全球华人提供在线办理退出中共党(团、队)证书。

在线办理

相关文章

热门读物

《九评共产党》

此书是在人类近、现代历史上,第一次能够真正意义上精确、全面剖析中共邪恶本质的一本“奇书”。自2004年出版以来,全球华人如遇珍宝、相互传看,并由此引发了“三退” 精神觉醒运动,为迎来一个没有中共邪党的未来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解体党文化》

落叶归根,中国人对自己根的寻求和渴望从未停止过。近几年海外流传着一句话,“要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让无数海外游子燃烧起对自己民族的强烈的归属感。对党文化进行清醒的反思和抛弃,驱除马列毒瘤,解体党文化,回归中华民族正统文化,恢复民族的神韵,此其时也。

《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共产主义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它的终极目的又是什么?共产主义为什么似乎处处与人类为敌?人类的出路在哪里?

推荐文章

退党服务

三退保平安​

到「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党、团、队。

退党证书办理

在线办理电子「退党证书」,快捷、方便。

证书查询验证

在线查询「退党证书」信息,并验证真伪。

证书信息变更

在线提交「退党证书」信息变更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