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伯渠的第四任妻子朱明自杀之谜(图文)

1276
中共元老林伯渠和他的第四任妻子朱明

林伯渠与董必武、徐特立、谢觉哉、吴玉章并称“中共五老”,一生共娶了四个妻子:第一任妻子叫伍复明,是他的家乡人,据说有两个女儿;第二任妻子叫范乐春,红军“长征”前刚生下一个儿子,几年后病逝;第三任妻子叫李俊,俩人1937年在延安结婚,4年后因感情不和离婚。朱明是他的第四任妻子,跟她共同生活了15年。

朱明,原名王钧璧,安徽省定远县人,1919年出生,比林伯渠小34岁,出身于官宦家庭。1939年春,王钧璧到延安,就读于延安女子大学,改名朱明。1945年,59岁的林伯渠与26岁的朱明结婚。1960年,林伯渠病逝。时隔一年,1961年,朱明自杀身亡,年仅42岁。朱明为什么要自杀?

朱明的自杀和一个女人有关,和一封匿名信有关。这个女人就是在十年文化大革命中红的发紫、一人之下、亿万人之上的毛泽东的第三任妻子江青。这封匿名信则是在1954年的时候她收到的,内容是关于她上世纪30年代在上海当三流演员时乱搞男女关系的风流韵事以及曾被国民党抓捕后变节的情况,写的非常清楚具体。当时,江青已经是中共的第一夫人,这些陈年往事自然不能让人知道,更不能宣扬出去。

1953年12月27日,江青随毛泽东到杭州,1954年3月14日离开,住了70多天。1954年3月7日,江青收到从上海寄给她的一封匿名信,是由浙江省交际处处长唐为平转交的。江青看到信之后,异常恼怒,根据信的内容,她判断,写信人知道她的过去,也深知中共高层的情况,此人很可能是中共高官或文化界名人或他们的夫人。第二天,江青找时任浙江省公安厅厅长王芳谈话。据王芳回忆,江青“把匿名信递给我看。我瞄了一眼,就不想再往下看了。江青一脸严肃地说:‘你不看谁看?这是一封反革命匿名信,你公安厅长看清楚了,要给我破案。有人编造谎言诬陷我,醉翁之意不在酒,矛头实际上是针对主席的。’江青给我看了匿名信后,突然问我:‘你熟悉扬帆吗?’我随口就说:‘他在上海当公安局局长,我们来往比较多,关系较密切。’听我这样一说,江青有点不高兴,半阴半阳的说:‘你知道他过去叫什么名字?他过去不叫扬帆,叫殷杨。在国民党南京剧专工作过。’江青又问我,‘你认识覃晓晴吗?’覃晓晴当时是浙江省妇联福利部副部长,20世纪30年代上海的中共地下党员。我说:‘我知道她,但不是很熟悉。’后来我了解到,1934年江青在上海被捕时,覃和江同住一个牢房。覃回忆自己被捕的原因是因为江青首先被捕,在敌人面前供出了她。”

回到北京后,江青将收到匿名信的情况报告了毛泽东,说这是一起性质严重的反革命案件,要公安机关立即组织侦破,得到毛泽东认可。于是,号称“18号案件”的专案侦破拉开序幕。不久,中共华东局在上海召开专门会议,由华东局第三书记谭震林主持,华东局第二书记陈毅出席,浙江省公安厅厅长王芳、上海市公安局局长黄赤波参加,确定把这封匿名信事件作为一个“特大案件”来侦查。同时宣布:“18号案件”由公安部部长罗瑞卿负总责,上海市由黄赤波负责,浙江省由王芳负责。会议之后,侦查工作在非常秘密的情况下进行。

由于匿名信封上写的是“华东文委”的字样,信又是从上海发的,江青要求侦查部门将重点放在上海市党、政部门和30年代曾经在上海文艺界工作过的人身上。案件一时未能侦破。1954年,柯庆施调任上海市委书记后,亲自负责案件侦破,抓得非常紧,专案组100多人,每隔几天就开一次碰头会。专案组先后收集了800多嫌疑人的笔迹,凡是过去和江青关系不好或议论过她、说过对她不满话的人,都作为嫌疑对象,其中,包括东海舰队司令员陶勇的夫人朱岚,30年代江青在上海住的房东家的女佣秦桂贞等。受侦查时间最长、被怀疑最多的是原上海市文化局局长赖少其的妻子曾菲。原因是赖少其在上海市第一届党代会上提过一个议案,要求中共当局对毛泽东前妻贺子珍在生活上给予照顾;曾菲和贺子珍关系密切,同情贺子珍的不幸遭遇,又在上海市文委工作。柯庆施在专案组会议上说:曾菲有重大作案嫌疑。专案组曾秘密提取曾菲的笔迹,经过鉴定,笔迹相似。但是,专案组经过大量的秘密调查,没有掌握到可靠的直接证据,仅凭相似笔迹,还不能定案。

江青多次过问案件侦破进展情况,怀疑专案组里有人捣鬼,几次对公安部部长罗瑞卿、副部长徐子荣表示不满。案子一时破不了,但专案组对此案一直没有放弃侦破。公安部门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直到1961年,犯罪嫌疑人“自投罗网”。

 

1960年5月29日,中共元老、中共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林伯渠在北京病逝。他的夫人朱明,一度非常悲伤,情绪低落。1961年2月,朱明向中央办公厅提出想去南方休假,得到批准。在南方度假期间,朱明给中央写了一封信,反映林伯渠逝世后的一些历史遗留问题(主要是文稿处理问题)需要解决。时任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看到信之后,发现其笔迹与8年前寄给江青的匿名信的笔迹很相似,于是,打电话告诉公安部副部长徐子荣。经过公安部专家鉴定,这两封信的笔迹为同一人所写。

 

杨尚昆和徐子荣立即找朱明谈话,了解有关情况。朱明痛快的承认8年前给江青的匿名信就是她写的。朱明深知此事暴露,江青百分之百要置他于死地。于是,在江青对她下毒手之前,就在家中服用过量安眠药自杀身亡。不久,朱明之死被定性为“反革命畏罪自杀”!

来源希望之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