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年初心不改 前大陆企业家海外广传真相(图文)

74
大华府退党点义工王春彦在中国大连曾是一位拥有一定规模的外贸、国际物流公司的经营者。因修炼法轮功,两次被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共七年。迫害中她的丈夫离世,家破人亡。(林乐予/大纪元)

十数年的时间,在漫漫历史中如沧海一粟,可对于王春彦来说,却是历历在目、刻骨铭心。她从一名遵纪守法的成功企业家,一夜间变成了当权者的敌人,经历了家破人亡、身陷囹圄的剧变,仍然不改初心,坚持信仰;她的居住地从中国变成泰国、继而变成美国,然而不变的是,无论在哪里,她都是一名“退党义工”。

生活在美国华府地区的王春彦,来自辽宁省大连市。11年前,她被中共判刑五年,原因是“传递《九评》、劝三退”;如今生活在自由的国度,她依然坚持为中国人讲真相、帮助他们退出中共。王春彦说,自己“正在做着一件具有历史性最伟大的事情”。

在2月3日大华府地区举办的研讨会上,王春彦女士讲述了她十多年来坚持做退党义工的心路历程。

参加研讨会的部分嘉宾合影。左一为王春彦女士。(林乐予/大纪元)

以下是发言稿全文:

我是来自中国大连的法轮功学员,在大法中修炼19个年头了。持续19年的迫害里,我和所有大法弟子们一起,冒着随时都有被囚禁、酷刑甚至活摘器官的危险,投身于讲真相中。这其中有艰辛也有欣慰、有痛苦也有喜悦。大法弟子没有敌人,我们所做的一切,只为唤醒人的善念,明辨正邪,免于在人类走向最后的时刻被淘汰。

回想起2005年春天,大陆的大法弟子就开始传《九评》、讲真相了。一次,我们原来的辅导员交给我一个信封,告诉我这是“三退”名单,让我上网。因为当时手上的活挺多,我就耽搁了几天,后来名单就找不到了。我告诉辅导员让她给补一份。她见到我后很严肃地说:“这是农村同修转来的,都是在集市上卖鸡蛋、卖菜的时候退的,没有弥补的机会。”我怔住了,同修讲真相的艰辛、众生得救的希望、我们的责任……我不敢想下去了。立即回家找遍了所有的角落,找到了名单,将其上传。这件事情给我的影响非常大,之后每一次我接到名单后,这一幕就呈现在我的面前。我不敢怠慢、小心翼翼地反复校对,直到准确无误,并在次日跟踪查询发表结果。

我原是一名拥有一定规模的外贸、国际物流公司的经营者,收益可观,生活悠闲,家庭美满。因修炼真善忍,两次被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共七年。迫害中我的丈夫离世,家破人亡,承受着无名的苦难。2007年8月14日,是我第二次被绑架的日子。中共警方以我传递《九评》、劝“三退”为由将我抓捕。他们以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我五年监禁。对此,全球退出中共服务中心发出严正声明,立即释放作为退党义工的我。中共邪党对有正信的人,从来就没有手软过。在狱中,我被迫害成随时死亡的“高心病”,监狱医院每每让我签字,我的生命会随时会因脑梗和心梗死亡。在这样的情况下,监狱仍将我关押至刑满释放。虽然我人离开了监狱,但我每时每刻都处于警方的监控之中,借助一个阴雨濛濛的天气,我逃离了让我伤心至极,而又恋恋不舍的故土。

来到泰国,我在Pattaya码头讲真相。一次遇到一位小伙子,在一群观光的游客中,他听到我在讲真相,冲我喊起来了:我是党员。我也大声地回应他:那你还不快退出来?他喊道:我退,我早就想退了。我问他:你知道中共是多么残暴吗?他说:我知道,快给我退了吧。我说行,你在用你的行动取得了光明的未来,你保平安的名字就叫“光明”吧。他高兴地说:“太好了,我喜欢光明,我叫光明!”两个小时后,团队返回到码头,小伙子在很远处就喊了起来,阿姨,光明回来了。听到他爽朗的声音,我抑制不住喜悦的眼泪。我赞扬他:“小伙子,好样的!”这时,他揪住身边左右的两个年轻人,把他们推到我的面前说:“给他们都退了,他们是我的铁哥们。”我想到应该让他们在中共与法轮功之间有一个选择,于是我指出了中共迫害善良,也包括迫害修炼真善忍的人,是注定要毁灭的,选择三退不与邪恶为伍,就会报平安、保命。他们乐呵呵地向我挥手告别,光明喊到:“阿姨再见!”我开心地喊著“光明再见!”

在美国,我很快地投入讲真相中。尤其是近来在送《大纪元》报纸的时候,更觉得“三退”是民心所向。这些大纪元的读者,通过阅读《九评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后,对中共的邪恶认识更加清晰。一次在“大中华”超市放报,一位上了年纪的男士帮我递报纸。他问候我说:“辛苦了。”又说,我在这里就等《大纪元》。我说:没错,好人都喜欢《大纪元》。我萌生了给他“三退”的念头,接着他的太太过来了,也高兴地做了三退。他们离开时,一位女士冲着我笑,我明白她这个时候凑过来的意思,也给她退出了团、队。

这一周送报,在韩国店门前,一位40多岁的女士见到我,就高兴地叫了起来,说我就在等《大纪元》,朋友让她帮忙带。我问她,看大纪元明白真相吧?她说:“是,我明白。但我还没有退。”她说:“我早想退了。共产党把我的全家害苦了,我恨死它了。”我想得让她从本质上认清中共,就讲了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真相。中共的残暴使得她更加激动,她告诉我她姓戴,我用她的姓起了名。她说:“法轮功干得好,老百姓就指望法轮功了。”她问我下周什么时间来,希望还能见到我。

就连送其它报纸的中国人,也都退出了中共的团、队组织。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写道:“当一个人道德败坏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元神就会在无尽的痛苦中被彻底销毁,那才是最可怕的、生命真正的死亡。‘共产邪灵’就是要​​使全人类都跌入这样万劫不复的深渊中。”现在,正是世人认清中共邪灵,摆脱它、唾弃它的时刻。作为大法修炼者,我深深的感到自己的责任重大。顺应历史的巨变,向民众讲清真相,挽救被中共绑架的世人,这是上天给人开创的唯一机会。我们下达上天的旨意,上传众生的选择,我们正在做着一件具有历史性最伟大的事情。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