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如此恼怒 纽教授到底揭露了啥(四)

——隐瞒中国军方间谍背景 杨健入国会堪忧

356
在各方强大压力下,国家党国会议员杨健不得不承认他在申请新西兰公民身份时,使用了“伙伴关系学校”的名字,并承认自己曾经给中共间谍做过英语技能培训,及自身的中共党员的身份。(视频截图)

近日,新西兰各大主流媒体纷纷报导,新西兰著名中国问题专家、坎特伯雷大学教授安-玛丽‧布莱迪(Anne-Marie Brady),在最近两个月中家中和办公室多次被破门打劫的事件。很特别的是,被盗走的物品都是与她的工作有关的——她用来写研究报告的电脑、手机和内存卡,而其它更贵重的东西却原封未动。

这些打劫事件都是在去年9月份她发表了震撼西方社会的研究报告《魔法武器》之后发生的,再联系到她上周还收到匿名信,恐吓她将是遭到各种报复手段的“下一个”,并且她在中国的同事,也在同一时间里被中共国安官员讯问“喝茶”,布莱迪教授认为这是中共在报复,以此来阻止她揭露中共近年来在全球的大规模、全方位的渗透。

其实,在《魔法武器》研究报告里(https://www.wilsoncenter.org/sites/default/files/for_website_magicweaponsanne-mariesbradyseptember2017.pdf),布莱迪教授就已经描述了几年前,中共官员就多次对她所在大学、基督城市政府及新西兰驻中国的外交官等,进行威胁和施压,试图干扰和阻止她对中共全球扩张战略的研究。

主流媒体的报导也都认同中共与这些打劫、恐吓事件的联系,新西兰总理嘉欣达‧阿丹(Jacinda Ardern)也已经承诺,将责成新西兰情报安全部门进行调查,如果发现证据,就会“评估并采取因应行动”。国家安全局也已经开始对整个事件进行调查。

布莱迪教授对中国问题的研究报告到底揭示了什么,会让中共如此恼羞成怒,不惜撕下面纱、赤膊上阵对她进行恐吓和报复呢?

布莱迪教授去年9月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学术会议上发表了这篇名为“魔法武器”的研究报告,该报告以新西兰为具体实例,揭示了中共近年来利用“统一战线”这个“魔法武器”,以金钱开道,通过输出“软实力”、“大外宣”等战略,对西方国家政治、经济、社会及基本价值等领域进行多方面、全方位和大面积的渗透,报告指中共“试图指挥、收买或者胁迫,以施加其在海外的政治影响力”。

报告中列举了多达几十种中共在海外渗透的手段,主要手段包括:

– 对居住在其它国家的中国移民和留学生施加影响(目前有6000多万中国人居住在中国境外,其中有1000万是中国公民)。

– 用中共控制的媒体来取代或整合当地华人媒体。

– 鼓励接受中共的当地华人在所在国从政,如果当选就让他们来促进中共的利益。

– 聘用当地能够接触到政治权力的前国会议员等知名人物,让他们在中国企业或当地中资机构中担任高调角色。

培植当地的政治代理人
布莱迪教授在报告中说,新西兰国会中的两位华裔议员——国家党的杨健(Jian Yang)和工党的霍建强(Raymond Huo),以及前行动党议员王小选(Kenneth Wang),都与中共在新西兰的统战组织以及中共大使馆有着不同程度的联系。而中共大使馆则一直在这些合法的统战组织的掩盖下推动中共的议程。

布莱迪教授表示,国家党议员杨健隐瞒中共军方间谍背景并通过国家安全检查、进入到国会的核心机构——外交、国防和贸易特别委员会,直接影响新西兰对中国的政策,这非常令人担忧。

杨健在2011年成为国家党名单议员(非民选议员)。自从进入国会以后,杨健就一直是促进和帮助新西兰国家党政府塑造对中国战略的核心人物,并负责他们与新西兰华人社区的合作。特别是在2014年到2016年,杨健成为议会的外交、国防和贸易特别委员会的委员,这让杨健在影响新西兰政府对中国的政策方面,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另外,杨健还陪同新西兰前总理约翰‧凯伊(John Key)和他的继任者比尔‧英格利希(Bill English)到中国与中共高层会面。这个职位使他有特权接触到新西兰对华政策的简报和立场。

刻意隐瞒中共军方间谍背景
去年9月,《金融时报》香港报社和新西兰Newsroom新闻网率先披露,杨健刻意隐瞒了自己在两所中共军方大学学习和工作十几年的经历,其中洛阳外国语大学直属中共总参三部,是专门培养中共军方间谍的学校。在各方强大压力下,杨健不得不承认他在申请新西兰公民身份时,使用了“伙伴关系学校”的名字,并承认自己曾经给中共间谍做过英语技能培训,及自身的中共党员的身份。

布莱迪教授说,“在正常情况下,像杨健这样有中共军队特工背景的人,是不允许出国的,除非是中共官方特派出国才行。”

布莱迪教授说,“虽然杨健强调自己从1994年离开中国后就不再是中共的活跃分子。但是,任何人一旦加入中共,经过了那种极其严格的政审过程,不管他自己怎么样认为,他都会被认为是中共党员,除非他被正式开除出党。但这种情况非常少见,除了在叛党或严重违反组织纪律的情况下才会发生。”

杨健积极参与和推进中共统战活动
报告中还披露,杨健移居到海外后就一直积极地领导和推动中共在海外的统战活动。在1994年到达澳大利亚国家大学学习后,不久就“深入地”参与到当地的统战活动中,他在堪培拉担任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主席多年;到了奥克兰以后,又开始领导新西兰华人的活动。从2006年开始,杨健就开始参与亚洲基金会的“第二外交途径”(即非官方外交)项目的活动。

布莱迪教授在报告中强调,在正常情况下,像杨健这样有着中共军方间谍背景的非民选议员,是无法获得在新西兰国会参与外交事务的安全许可的。只有民选议员才不需要申请安全许可。

媒体报导说,不管是杨健的工作履历还是政治履历中,都没有他在中共军方间谍学校十几年学习和工作的经历。媒体还挖掘出,杨健在申请新西兰公民身份时,也把这两所大学的名字,换成了非军方的“伙伴关系学校”。

新西兰顶尖经济学家和分析师罗德尼‧琼斯(Rodney Jones)也说,“一个确定做过军事情报工作的人不能成为国会议员;一个代表中共利益、而不是代表新西兰华人社区和当地社区利益的人,也不应该成为国会议员。”

在报告中,布莱迪教授还提到另一位非民选的华裔议员霍建强,指他公开地与中共在新西兰的统战组织合作,并用英文和中文来推广它们的政策。

霍建强在2008年到2014作为名单议员进入国会,后因工党支持率下跌而跌落到名单议员之外。去年9月份大选后再次进入国会。他与中共在新西兰的代理人密切合作,在新西兰国会推广中共的政策。

报告举例说,2009年,霍建强作为议员在新西兰统促会组织的一次活动中说,作为“中国人”,他将在新西兰国会推广中共的西藏政策;他还与中共统战部控制的致公党联系密切,还与致公党领导人一起,推广新西兰一带一路基金和一带一路智库。

布莱迪教授简介
安-玛丽‧布莱迪(Anne-Marie Brady),是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政治学和国际关系学教授,20多年来对中国问题进行了广泛的研究。她共出版了10本书、发表了40多篇学术论文,她的研究涵盖中共的现代宣传系统、中共的媒体控制、中共的本质和特点、中共的外交政策、中国和新西兰的关系、在华外国人管理,以及中共对南极和北极的兴趣和竞争政策等等。

布莱迪教授精通汉语,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她曾经到中国进行实地研究,并与中国同事合作,获得第一手信息。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