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四‧二五” 芝加哥法轮功学员忆述上访经历(图文)

777
4月21日,芝加哥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领使馆外举办集会,纪念“四‧二五”十九周年。(David Yang/大纪元)

大芝加哥地区的部分法轮功学员4月21日下午来到中领馆外,举行纪念“四‧二五”和平上访19周年集会。19年前,万名法轮功学员进京请愿,呼吁释放天津被抓被打的法轮功学员。

21日,芝加哥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打出“纪念‘四‧二五’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十九周年”、“解体中共制止迫害”、“法轮大法好”等横幅,也有部分学员在路边的人行道上静静地炼功,或派发真相资料,呼吁人们关注在中国发生的这场持续了19年的迫害。很多行人接过传单仔细阅读,并对法轮功和平反迫害表示支持。

4月21日,芝加哥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领使馆外举办集会,纪念“四‧二五”十九周年。(David Yang/大纪元)
4月21日,芝加哥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领使馆外举办集会,纪念“四‧二五”十九周年。(David Yang/大纪元)

当天法轮功学员代表丁先生和宿女士分别发言。丁先生发言回顾“四‧二五”的经过,并强调,自从1999年中共镇压法轮功至今,法轮功学员所作都是为了社会福祉,而非个人目的。无论是四二五和平上访,还是起诉迫害恶首江泽民、呼吁社会关注其人权恶行,都是因为他们相信,有道德准则和信仰的社会才是一个可持续的社会,正因为此他们才坚持信仰不放弃,即使面临严酷迫害。

4月21日,芝加哥法轮功学员在中国领使馆外举办集会,纪念“四‧二五”十九周年。图为丁先生发言。(David Yang/大纪元)

宿女士则发言强调,“四‧二五”之所以了不起,是因为“四二五展示给中国人:和平反映情况,讲出真相,就是人类的天性和自由”。从1999年至今19年来,法轮功学员一直坚持向全世界讲清真相,“也是在践行中国人的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由”。

行人与法轮功学员合影表示支持。(林明亮/大纪元)
行人阅读法轮功关于活摘器官内容的展板。(温文清/大纪元)

亲历“四‧二五” 法轮功学员回忆上访经过

当天参加活动的法轮功学员中,有的亲身经历了“四‧二五”和平上访,他们回顾了当时发生的经过。

北京法轮功学员程女士当年在自发组织的花园村中学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1999年)4月24日大家炼完功后,有(法轮功)学员说何祚庥写文章诬蔑我们,天津学员去出版社反映情况被打被抓了。大家说这怎么办呢?”

她回忆道,当时有人说要写文章发到报纸上,另有人建议当面找何祚庥澄清,也有人提议到信访办找政府反映情况。“我们几个同修商量后,大家第二天就骑自行车去了信访办。我们到那儿大概是早上八九点钟,现场已有不少同修,我们就加入了(上访)队伍。 ”程女士说。

“当时脑袋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想,就是希望我们提出的要求能够得到解决。我们周围有军人、名演员、学生、医生,大家站在那里都静悄悄地,离开时地上一点垃圾都没有。 ”程女士回忆说。

“四‧二五”上访后,程女士表示周围的亲人、朋友反应特别好,都称道法轮功学员的勇气,“我们给北京地区的人留下了特别好的印象”。

当时住在清华校园的杨先生回忆道,天津抓捕法轮功学员的事情是一位当时正在天津的北京同修传回去的。“这位同修当时也被抓了,打电话回来说天津抓了45名学员,警察告诉说,天津解决不了,要大家到北京去反映,这就是大家第二天去信访办的原因。 ”

他回忆说,25日下午,时任总理的朱镕基与法轮功学员见面,法轮功学员提出三点要求:一是释放天津被抓的学员,二是给大家一个合法的炼功环境,三是允许《转法轮》正常出版发行。“当天晚上大约9点多我们被告知问题已经解决了,大家就散去了。警察看到学员这样秩序井然,他们也很赞佩。 ”

当天杨先生身边还站着一位德国的学员,她和她的妈妈原来身体不好,炼功后身体都变好了。她回北京探母,赶上这件事情,也来参加。

唐玲女士(化名)是来自长春的法轮功学员。她回忆说,天津事件发生后,她所在的炼功点很多人都想去北京,由于人多,临时买不到火车票,于是她和先生24日下午到旅游公司租了大巴,大家连夜开往北京。然而车还没开出吉林省,就被吉林公安和市府人员拦在了高速公路上。

唐女士回忆说,“当时路边的一间屋子里坐满了公安,一名杨姓男子说他代表市府,询问学员去北京干什么?”唐女士作为代表说想去北京说明炼功受益的情况,希望释放天津法轮功学员并给我们一个公平的炼功环境。杨姓男子随后说问题已在解决当中。当时是晚上9点左右。学员商量后表示相信政府,于是各自折返回家。

然而,令唐女士没想到的是,4月25日以后,她家成为重点监视对象。大约在5月4日,国安找上门警告她先生说,“你这是叫颠覆国家政权罪,我们轻饶不了你的。”(国安原话)。之后两人多次被传讯、骚扰和抓捕。

1999年4月25日,部分法轮功学员秉持“真、善、忍”的理念,本着对政府的信任和尊重,抱着让政府了解法轮功、释放在天津被抓学员的愿望,以和平、理性的方式自发到北京信访办上访。他们没有标语、没有口号、安然有序,离开时街道片纸不留,连警察、过往民众扔的烟头都捡得干干净净。“四‧二五”事件在当天的和平解决,开创了专制制度下,平民百姓与政府和平对话的先例。法轮功学员展现的勇气和真诚、善良的风貌震惊全世界,被称为“中国上访史上最理性和平、最圆满的上访。”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