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4.25修炼法轮功 朱婉琪喜见3亿人退出中共(图文)

362
台湾法轮大法学会4月22日举办全球声援三亿人退出中共党、团、队暨纪念“4.25”中国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19周年活动。图为台湾法轮功人权律师团发言人朱婉琪发言。(陈柏州/大纪元)

19年前,美国纽约州律师朱婉琪在台湾的报纸看到“四.二五”事件,从而走入法轮大法修炼。1999年7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朱婉琪成为法轮功人权律师。她受访分享19来年参与包括起诉江泽民等反迫害的部分历程,以及4月22日法轮功学员在中华民国总统府前举办声援并庆祝三亿中国人退出中共党团队的时代意义。

朱婉琪:3亿人三退数字是脱离中共邪恶组织的获救名单

以前在台湾金融业任职高管时的朱婉琪拥高薪,然而身体多病的她并不快乐。1999年4月25日逾万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国务院信访办上访后,地上竟然没有留下一点纸屑的报导,让对于中国人的公德心缺乏信心的她,认为法轮功学员能如此地自律简直难以置信。她接触法轮功后知道其最高修炼原则是“真善忍”,“我当时觉得真是太好了,炼功不到1个星期,身上数个肿瘤消失了,没想到就脱胎换骨重生了。”

1999年5月1日朱婉琪开始修炼,“但我却万万也没有想到在7月20日,江泽民竟然展开了对于上亿法轮功学员铺天盖地的灭绝性镇压”,她说,这么好的一个功法,法轮功于1993年赢得北京东方健康博览会唯一最高奖项“边缘科学进步奖”,李洪志大师荣获“受群众欢迎气功师”的称号。她不能接受法轮功被中共污蔑,“为什么会在一夕之间变成国家的敌人,变成被灭绝的对象,我十分震惊”。

朱婉琪当天写了一封英文电子邮件,向时任美国总统的柯林顿陈情,“这件事台湾媒体当时有做过报导,她写信给柯林顿要求协助法轮功学员去跟江泽民谈停止迫害”。朱婉琪说,柯林顿当时有回复一封信,上面写“谢谢你的来信,我们会关注此事”。

就朱婉琪所知,柯林顿并没有对于法轮功受迫害进一步的表态。她提到,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我们知道全中国各地都有法轮功学员和同情法轮功的人给江泽民写信,海外也不断有华人写信,要求中共中央重新审视“法轮功是对社会、国家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实际情况”,但在江泽民一意孤行下,中共迫害法轮功是愈演愈烈。

2001年9月9日她被服务的公司调派到美国参加年度法务主管年会一星期 ,“我到了美国出差开会,进入到当年双子星大楼,见证911恐怖攻击的险象环生,一个台湾的女律师差点成为恐怖主义暴行下的冤魂,这对我来说实在是很大的刺激。事后就决定花更多的时间来从事人权工作,因为感悟到身为一个有良知的律师,我了解法轮功的善良及江泽民的邪恶,绝不能坐视中共恐怖主义对法轮功的人权暴行”。

那时朱婉琪在金融机关当副总经理,放弃了每月高达新台币25万元(约美金8,000元)的薪水,劫后生还的她全身心投入义务参加的法轮功人权律师工作,此后担任台湾法轮功人权律师团发言人。

台湾法轮大法学会4月22日举办全球声援三亿人退出中共党、团、队暨纪念“4.25”中国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19周年活动。图为法轮功学员在台北游行。(陈柏州/大纪元)

朱婉琪表示,2002年法轮功海外的律师学员,包括她及西方律师学员组成了法轮功人权律师团,他们决定采取法律手段,开始在世界各国有反对酷刑、反人类罪法律规定的国家,对迫害法轮功元凶犯下的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及酷刑罪暴行,除了要求中共停止迫害之外,“从2002年一直进行到2013年左右,在16个国家对江泽民进行了刑事控告及民事诉讼,同时还对40个严重参与迫害的中共官员,包括周永康、薄熙来、刘京、郭金龙等追随江泽民的人权恶棍,在世界各国提出控告”。

朱婉琪律师分享,在全球五大洲30个国家,对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官员所提出的诉讼案件中,香港诉江案的意义非凡。该诉讼案的原告朱柯明、付学英,作为香港永久居民,在香港提告后,能够迅速获得受理,而香港律师有勇气站出来为法轮功辩护,令人深感敬佩。

“香港的诉江律师一开始不愿意接受委托”,她说,因为他们觉得接下这个案子,可能以后就没有生意了,所以要求非常高昂的律师费,“当然我们表达付不起,希望能把律师费往下调降。后来两个律师回去商量后,他们来告知已经准备好后路了,后半生自己想办法解决,所以只跟你们拿10万港币(律师费),当时我们吓了一跳,这段话也让人非常感动和感受到鼓励。”

朱婉琪说,两个律师中的英国律师要她问香港诉江案的两位原告,在关押期间有没有写过放弃修炼的保证书,这两位原告说都没有写过,结果两位律师起身向两名原告敬礼,并说:“我很荣幸代表你们(在香港起诉江泽民)。”她说,这也是香港诉江案让人非常感动的事情。

她还表示,日本诉江案的律师也很了不起,“当时我问要多少律师费用,他说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案子,如果拿钱的话,老天爷会不高兴,你们只要负责缴给法庭的诉讼费,律师费他一毛钱也不收。”日本律师还说,能够和法轮功学员一起诉讼江泽民等中共官员,他感到非常荣幸。不仅日本人民需要和平幸福,中国人民一样需要和平幸福。

台湾法轮大法学会4月22日举办全球声援三亿人退出中共党、团、队暨纪念“4.25”中国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19周年活动。图为法轮功学员在台北游行。(陈柏州/大纪元)

中共迫害法轮功19年来,全世界的法轮功学员挺身而出讲真相。朱婉琪表示,“尤其当2006年知道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活体摘除器官,这对于法轮功人权律师团来讲,简直是晴天霹雳,因为在历史上从未听过有活摘器官的暴行,即便在纳粹二次大战期间,犹太人也没有被挖心、挖肺,被当成器官移植的供体。”

“因此法轮功学员加大力度制止迫害”,她说,不止在海外提起诉讼,同时也跟医生学员一起做活摘器官调查,在2012~2014年间在台湾推动通过“人体器官移植条例”,禁止台湾人成为反人类罪的帮凶,不要到大陆去移植很可能是法轮功学员的人体器官。

她表示,“即便我们做了很多对江泽民等人权恶棍起诉的工作,他们也都在担心遭法轮功控告,就不能够到海外置产、入境,这些虽然有震慑中共官员的效果,但到目前为止活摘器官罪行并没有停止”。她也说,“人权律师工作不求名利,其实是做最大爱的事情,尤其是对抗中共庞大的政权,我们就连自己的人身自由也受到威胁”。中共恐惧法轮功坚持反迫害,朱婉琪被列入黑名单,在2002、2003、2007年总共有3次遭到港府强制暴力遣返,没有办法进入香港参加游行及法轮功集会发言。

台湾法轮大法学会4月22日举办全球声援3亿人退出中共党、团、队暨纪念“4.25”中国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19周年活动。图为法轮功学员演炼功法。(陈柏州/大纪元)

在4.25前夕,台湾法轮功学员22日在台北街头举办声援3亿中国人退党大游行,有部分法轮功学员约5,000人在总统府凯达格兰大道前举办记者会。朱婉琪表示,很高兴从2004年《大纪元》发表《九评共产党》以来,至今已有超过3亿名勇士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这是中国人重获新生的精神觉醒运动。

台湾法轮大法学会4月22日举办全球声援三亿人退出中共党、团、队暨纪念“4.25”中国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19周年活动。图为法轮功学员在台北游行。(陈柏州/大纪元)

朱婉琪强调,“自《九评共产党》问世”,波澜壮阔的退党大潮,让他们燃起了一丝希望,“因为我们了解法律的手段,已经没有办法促使中共政权变好,而国际政治及国际间的利益,也促使了中共竟然还能够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占有一席;我们发现中共的不可理喻、邪恶本质是不可能改变的”。

台湾法轮大法学会4月22日举办全球声援三亿人退出中共党、团、队暨纪念“4.25”中国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19周年活动。图为法轮功学员在台北游行。(陈柏州/大纪元)

她说,法轮功律师团认为,真正要让反人类罪的中共官员伏法,最重要是先要让在中共组织内还有希望的人能够先得救,因此对于推动中国人退出党团队,律师团表达非常大的声援及支持,而且很多主流的社会人士,不管政治界、法律界都愿意站出来声援中国民众的退党。

台湾法轮大法学会4月22日举办全球声援三亿人退出中共党、团、队暨纪念“4.25”中国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19周年活动。图为天国乐团在台北游行。(陈柏州/大纪元)

她说,据不完全统计,从2005年9月10日到2018年1月31日,台湾退党义工在景点以及利用简讯、电话、传真、网路方式协助了3,190,676名中国民众退出中共邪恶组织。她表示,今年九评编辑部推出钜作《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清楚揭示中共毁灭人类的终极目的,引起各界震撼。

台湾法轮大法学会4月22日举办全球声援三亿人退出中共党、团、队暨纪念“4.25”中国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19周年活动。图为仙女队在台北游行。(陈柏州/大纪元)

朱婉琪表示,《大纪元》网站上有太多的退党声明,他们感谢退党义工、法轮功学员,让他们能够对中共有清醒的认识,并且自由的脱离邪恶组织,但3亿人三退的数字还是不够,“我们向朝野各界提出呼吁,声援中国民众退出中共。”

来源大纪元
分享